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三十一章、处之泰然!

            逆鳞 第一百三十一章、处之泰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一章、处之泰然!

                三人并不熟悉前往星空图书馆的道路,不过一路上都有灰衣杂役可以询问。

                当他们在一名灰衣杂役的带领下站在星空图书馆的大门门口,李牧羊因为惊诧而张开的嘴巴可以塞下一个大大的鸡蛋。

                星空图书馆建造在断山东侧的山崖边沿,是一个庞大高耸的建筑群体。尾部悬空,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要掉下去一般。

                此时有阳光拂照,将其染上一层金色的光圈。有流云浮动,有群鹤飞舞。

                巍峨壮观,极其震撼。

                “好漂亮。”李牧羊情不自禁地出声说道。

                千度和林沧海虽然也震惊于星空图书馆的宏大耀眼,却没有李牧羊表现的那么惊讶。他们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和而又从容的打量着眼前的景观。

                李牧羊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之处,赶紧把嘴巴合上,让表情变得自然,一幅看起来这星空图书馆不过如此我们家门口就有好几座的笃定模样。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是有着难以掩饰的期待,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好啊。”千度笑着点头,说道:“里面一定有很多好书。在这山下呆几年也不会觉得无聊了呢。”

                “是啊。”林沧海笑着点头,说道:“希望能够找到几本好的剑诀。”

                星空图书馆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带书出来的时候需要向门口的图书管理员登记。

                有身穿流云袍的学长在门口忙碌着,只需要向他们出示一下自己在报道时领取的号牌就行了。那是自己住宿的凭证,也是自己借书的凭证。在星空学院的这三年时间里,那将是李牧羊最重要的身份识别物件。

                进入之后更是让人眼花燎乱,李牧羊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藏书的图书馆。

                他张嘴又想说‘哇’,但是看到千度和林沧海一脸坦然的模样,他又强行的忍住了自己的不合群行为----要淡定,要表现出自己是见惯了大场面模样的男人。

                站在图书馆一楼大厅,看着眼前纵横交错仿若没有尽头的书架以及各种珍藏典籍,千度笑着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一个时辰后在图书馆门口汇合。”

                “好的。”李牧羊心潮澎湃,说道:“正好我想去找几本书看看。”

                “姐姐,我跟你一起。”林沧海一脸笑意的说道,看起来很是黏千度这个‘便宜姐姐’。

                李牧羊就对林沧海有些不满了,心想这小子总是扮可爱来吸引女孩子的关心,还有没有一点儿男子汉的气概?你以为女孩子会喜欢你这样的小受男吗?

                再说,不就是扮可爱吗?谁不会啊?

                我妹妹李思念比你可爱一百万倍。

                李牧羊挥了挥手,和千度林沧海告别。然后一头插进了书山学海里面。

                星空图书馆藏书颇丰,但是杂而不乱。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诗词歌赋,诸子百家。绘画音乐,甚至还有春耕秋收,无所不包,无所不有。

                有布帛,有竹笺,有纸张,甚至还有树叶、石头、瓦片----

                就连记载文字的载体都是琳琅满目,让人叹为观止。

                李牧羊每看到一个新鲜的种类,嘴里都会发出‘哇’的声音。

                反正千度和林沧海不在身边,周围又没有人认识自己,他一个人可以‘哇’个痛快。

                他一个江南城的布衣少年,见过最大的书店也不过是江南城城主府旁边的汉源书店。

                当然,那个时候的他对书店也没什么概念,纯粹是被李思念拖着去逛街以及和她的那些小姐妹‘偶遇’----虽然她的那些小姐妹总是很容易就把自己给忽略掉。

                于是站在书店里摇摇欲坠的李牧羊就总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来,还不如在家里好好地睡上一觉呢。

                李牧羊觉得千度和林沧海有点儿装,有点儿‘虚伪’。这么大的书店,你们以前见过吗?

                年轻人嘛,要坦率直接,要勇于表达出自己----对周边事物的新奇和惊喜。

                李牧羊一路查阅,一路前行,终于在木牌牌上面写着‘神兵利器类’的木架前停了下来。

                羊师说过,《宝器》这本书是没办法拿出来给大家查阅的,也就是说这应当属于谁有的私藏或者说星空图书馆的密藏,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见到。

                李牧羊倒是不奢望自己能够借到《宝器》,但是他想总有一些其它的书会介绍到龙王的眼泪这种神器。

                李牧羊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自己身体的变化,他以前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傻小子,是学校的倒数第一,是被人欺负的废物----那个时候的自己别说是考上一所好学府,就是有没有学校愿意招录自己都是一个未知数。母亲罗琦就无数次地对自己说道,实在不行,以后就接我的店,总要有个能够养家糊口的一技之长才行。

                包子店老板李牧羊,或许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定位。

                一个月的时间,他的学习成绩突起猛进,他夺得了西风帝国的文试第一,他考取了星空学院。他不仅仅变聪明了,而且变得壮实了。他能够一拳破敌,他能够持剑杀闲云上境的强者,他能够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李模样知道,自己的身体变异了。

                他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起那样一个梦,梦里有一头黑色巨龙用那种悲伤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它无声的朝着自己冲锋,然后将自己的胸口撕成两半,它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

                李牧羊觉得自己被神龙附体了,虽然这种事情实在太恐怖也太玄奇,说出去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他自己都不信。

                羊师今天提到龙王的眼泪时,李牧羊有种心灵受到触动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对那种东西很熟悉,就像是自己小时候曾经拥有过又不小心丢掉的一个水晶球。

                李牧羊很想搞清楚,那个龙王的眼泪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

                还有,它和自己有什么样的关系。

                这些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不能向任何人求助和分享。

                他就像是一个藏满秘密的人,就算是最亲近的人,包括他的父母和妹妹都没办法分担-----这样的生活还很漫长,而且有可能会持续一生。想到这种可能性,李牧羊的心情就沉甸甸的。

                一个安全长寿混吃等死的废物和一个跌宕起伏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天才,你会选择做哪一种?

                “第二种。”这是李牧羊选择的答案。

                在骨子深处,他是不安份的,他是心存野望的。

                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他也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够出现在那些吟游诗人的嘴里,成为那无数个传说中的男主角之一。

                李牧羊!

                他希望这个名字有耳者皆可闻,有眼者皆可见,有心者皆会感恩。

                “想得太多了。”李牧羊摇了摇头,开始在书架上面翻找起来。

                《神州神器谱》、《兵器分类详解》、《名剑录》,《无名者记器》-----

                李牧羊一本本的查阅,最后视线停留在那本《无名者记器》的古卷上面。

                古卷是由牛皮所制,颜色泛黄。看起来很有一些年头。

                不过内容保存完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丢弃的字迹。

                李牧羊之所以对这本书特别关注,是因为书卷上的字迹让他感觉到熟悉。

                就像是一个多年老友的题字,虽然自己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却一眼就能够把它认出来。

                他翻开书页,那种熟悉感就更加强烈了。

                苍劲有力的小字,记录着自己对世间神器的所感有悟。

                ‘龙王之泪,世间神器,亦为世间凶器。继承龙王的神通能力,也将继承龙王的意志和信念。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处之泰然,四字可解。’

                “处之泰然。”李牧羊嘴里咀嚼着这四个字。然后,他有些恼怒地骂道:“到底什么样的是龙王的眼泪?它是什么形态?隐藏在什么地方?发病时----不是,发威时又是如何表现的?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从哪里可以知道它就是龙王的眼泪而不是鳄鱼的眼泪呢?什么内容都不写不记,还不是典型的灌水吗?这样的人怎么好意思出书?”

                李牧羊把那本《无名者记器》拿在手里,准备借出去好好审核,日日批判。

                李牧羊继续寻找有关龙王的眼泪有关的书籍,可惜这些书里面记得都是普通的神兵利器,像是龙王的眼泪、惊龙弓还有弱水之心之类的宝器却极少收录。就算是有也只不过是一笔带过,并不详解。

                显然,那些著书之人对那些宝器也是一知半解。

                李牧羊看了看窗外,感觉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他记起自己和千度林沧海约好了一个时辰之后在图书馆门口汇合,时间匆匆,自己进来之后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他也并不着急,这是一座宝库,是神州千万年来天才人物们的知识思想集中地。他会每日前来向他们请益。

                李牧羊准备出去和千度林沧海汇合时,却听到前面有人争吵的声音。而且说话人的声音还非常的熟悉。

                (PS:前几天咳,现在是冻病了------

                感谢悦悦悦悦Moon小朋友的三万温暖包!)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