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六十二章、浩瀚如海!

            逆鳞 第一百六十二章、浩瀚如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六十二章、浩瀚如海!

                自古以来医道不分家,道家人深谙养生之术,可以称之为半个医生。

                甚至有些道士本身就是很高明的医生,譬如给李牧羊看病的紫阳道长,就连李牧羊被雷劈了这种怪病都能够冶好,足见他们的厉害之处。

                此时置身于夏侯浅白的药庐,室内香烟缥缈,掺杂着药材的清苦和成品丹药的芬芳味道。

                那烟雾不会让人头晕昏眩,反而让人神清气爽,精神奕奕。

                夏侯浅白看着一脸憋屈的李牧羊,说道:“既然我愿意助你筑基,自然有过这方面的考虑。因为你前期修习过紫阳师叔的《破体术》,所以你的身体里面是有一定的气机积累的。这样的话,我只需要用气机引导你体内的真气来凝固筑槽就好了,而不是完全依靠我个人的力量。这对你的影响是最小的。”

                “麻烦夏侯师了。”

                “我难以理解的是,你怀揣《破体术》这等绝世秘籍,那么多年怎么就只有这么点儿修为境界?连自我筑基都做不到----紫阳师叔要是知道你愚蠢于此,一定后性当初自己的选择吧?我道门绝学浪费至此,实在令人痛心愤恨。”

                “------”

                夏侯浅白看着坐在对面的李牧羊,说道:“双腿盘起,凝神守一。”

                李牧羊赶紧听令,将双腿盘起,闭上眼睛,排除想要把夏侯师掐死的想法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杂念,脑域进入完全空白的状态。

                夏侯浅白也同样双腿盘起开始打座,右手从宽大的衣袖中伸出来,手掌中间浮现一道淡淡的白光,白光很快又凝结成一个犹如实体的琉璃光球。

                夏侯浅白的手掌悬空在李牧羊的头顶,那颗琉璃光球便缓缓下移,然后从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位置钻了进去。

                一道青色的光芒,就像是琉璃光球的尾巴,连接着夏侯浅白的手掌和李牧羊的脑袋。

                “嗯-----”

                李牧羊闷哼一声,身体一个激灵,当即便出了一身大汗。

                就像是头顶的天灵盖位置被人给浇了一盆开水似的,烫得李牧羊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烂掉了。

                然后那股热水通过血液流敞全身,他的整个身体都变得暧洋洋的。

                这个时候,李牧羊才觉得舒服起来。

                从极致的痛苦到极致的舒服,这只是一瞬间功夫达到的效果。

                “放松下来。”夏侯浅白出声说道:“不要做出抵挡,让你体内的真气顺从我的引导。”

                “怎么样让真气顺从你的引导?”李牧羊尽量的让自己的身心守一,身体处于最柔软舒适的状态。把自己相象成正置身于江南城外风景秀丽的象山之中,他和妹妹李思念找到一处天然温泉,在妹妹李思念的蛊惑下,他们一下跳进池子里泡了个痛快,妹妹不停的把散发着硫磺气息的热水往他身上泼他躲避了一阵子后也开始回击-----

                真是想念李思念啊,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充满了乐趣。

                最重要的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李牧羊才忽略了自己是个病人的事实,也不会在意自己的学习成绩是不是垫底,在学校里有没有被人欺负----因为李思念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很难想到这些伤心的事情。

                “算了。”夏侯浅白感觉到了李牧羊的身心放松下来,这正是他所想要的状态。“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等着我引导你来就行了。你的气机太弱,只要我把真气灌输进你的身体,在里面快速的奔跑几圈,你的气机就会被跟着带起来跑。”

                “------”李牧羊觉得很哀伤。自己被人欺负,就连自己体内的真气也没有自主权,被人带着跑两圈就叛变了---

                正如夏侯浅白所说的那样,他通过那道青色的虹桥将一股强大的气机渡入李牧羊的身体。

                然后,那股子真气仿若一条长蛇般在李牧羊身体里面的大小经脉快速流窜起来,循环一个周天之后,李牧羊体内那少得可怜的真气便已经被它给融合,被带动,成为那条长蛇身体的一部份。然后,它们一圈又一圈的奔跑,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的循环。

                大多数时候,这样的奔跑和流窜让李牧羊感觉到非常的舒服。【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那股子暧洋洋的气体在李牧羊的体内流动,让李牧羊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变得温暖舒适起来。就像是寒冷冬天里面的一杯热水,就像是冰天雪地里面的一堆野火。

                它能够给人带来光明,带来温暖。

                带来充实和强壮的感觉。

                当那股子真气在李牧羊的体内时,即使他清楚那不是自己的,只是暂时在自己体内,很快就会被人收回去----他还是喜欢那样被人填满的感觉。

                每个人都想成为英雄,成为掌控一切的强者。

                李牧羊觉得这一刻他终于做到了。

                他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

                当然,有时候也会很不舒服,很痛。

                就像是沟渠里面有一块石头,水流想要冲破石头跨过去,但是石头太大又太坚硬,无论水流如何努力都难以做到。水流和石头较劲,最终受伤的却是沟渠。

                “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夏侯浅白出声说道。“忍一忍就过去了。”

                李牧羊觉得这句话很耳熟,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它的出处。还在江南城的时候,每次母亲出手帮他拔火罐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他又想母亲了。

                九九八十一小周天,再九九八十一大周天,李牧羊全身的经脉全部都疏通了,不仅仅疏通,很多部位还进行了加巩。

                夏侯浅白的脸色这才变得严峻起来,说道:“现在,我们开始筑基-----我会带着所有的真气冲击你的气海,然后形成山谷。可能会比较痛,你忍一忍。”

                李牧羊慷慨激昂,说道:“谢谢夏侯师,你尽管放手使为,我什么痛苦都可以忍耐。”

                轰----

                一股子磅礴大力冲击而来,李牧羊感觉到自己的膀胱被撕裂了一般。

                李牧羊只觉得眼睛一黑,然后便晕倒过去了。

                “这个白痴,你是木头做的吗?”夏侯浅白一只手撑着李牧羊的身体,另外一只手仍然保持着灌顶筑基的方式,正用那股子由自己的气机为主机,李牧羊的真气为辅助组成的大蛇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李牧羊的气海。

                把气海冲开,才能够形成真正的山谷。

                轰-----

                轰-----

                轰----

                -----

                一次又一次。

                -------

                -------

                李牧羊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倒在他之前居住的药庐里面。

                窗外鸟语花香、床头光线明媚。这又是美好的一天。

                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

                李牧羊伸手握了握拳头,感觉拳头比以前更加的有力一些。

                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膀胱位置,发现那里除了有一点点不适之外,不再有那种让人晕撅过去的疼痛感。

                那突然间袭来的痛感就像是一个不太真实的噩梦,睁开眼睛之后,已经不留任何残渣。

                李牧羊从床塌上面跳了起来,上上下下认认真真的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他这才放下心来,不管筑基有没有成功,至少自己是安全的。

                可是,自己到底有没有筑基成功呢?

                嘎-----

                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宽袍大袖高傲华美的夏侯浅白端着一个药碗进来。

                看到李牧羊站在床前,眼神怪异的审视了他一番,把手里的药碗递了过去,说道:“把药喝了。”

                “谢谢夏侯师。”李牧羊接过药碗,一口气就把一碗药给灌了下去。

                喝完了药汁之后,李牧羊这才出声问道:“夏侯师,我刚才喝的是什么药?”

                “补药。”

                “谢谢夏侯师,又要劳烦夏侯师了。”李牧羊高兴的说道。他端着药碗站在窗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夏侯师,我现在----筑基成功了吗?”

                夏侯浅白眼神玩味的打量着李牧羊,出声问道:“现在有什么感觉?”

                “感觉?”李牧羊仔细的想了想,说道:“感觉拳头有力道一些了。其它的感觉----还不明显。”

                “下丹田处呢?”夏侯浅白问道。

                “下丹处?”

                “道家称人体有三丹田:在两眉间者为上丹田,在心下者为中丹田,在脐下者为下丹田。”夏侯浅白解释着说道。

                “现在不痛了。”李牧羊一脸憨厚的笑着。“一定是夏侯师帮我用药了吧?”

                “没有。”

                “那我的山谷----形成了吗?”李牧羊心里着急,再次出声问道。这可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啊。他受了那么大的苦楚,又喝了一大碗的苦药,不就是为了筑基成功吗?

                “形成了。”夏侯浅白点头说道。

                “大不大?”李牧羊激动的眼眶泛红,自己终于筑基成功了?终于不再是武道之门外面的门外汉了?自己终于可以向着更高的山峰攀登了,现在是空谷,很快就是高山,然后是闲云、枯荣,直到屠龙----他已经具备了成为一名星空强者的基本条件。

                “浩瀚如海。”夏侯浅白沉声说道。

                直到现在,他还仍然难以消化那一幕的诡异和震撼。

                (PS:感谢悦悦悦悦Moon小朋友的万赏,黄金萌真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