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六十三章、欲拜名师!

            逆鳞 第一百六十三章、欲拜名师!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六十三章、欲拜名师!

                正如夏侯浅白给李牧羊普及的武道七境一样,空谷境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山谷,或者说是一个水槽。真气将这个山谷给填满,逐渐堆高,成为巍峨高山,然后便升级成高山境。

                不同的是,这山谷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的如鸿沟,有的如浅仓。因为这大小深浅的不同,修行者以后所能够取得的成绩也不同。

                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影响因素。并不是说如鸿沟者便能够成为星空强者,这种曲解会让那些一辈子都没办法填满空谷的修行者很愤怒很受伤。也不是说那些空谷面积小的就难以有大成就,只不过比空谷大的概率小一些,升级的步伐慢一些-----那些原本没有空谷,一夕悟道成就星空美名的强者也不在少数。

                所以,全凭机缘。

                可是,夏侯浅白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空谷。

                更确切的说,那不是山谷。

                那是一片海洋,是一片蔚蓝大海。

                巍峨壮观,一眼看不到边际。

                水波浩荡,和天上明亮的星空相对照。天有多大,那海便有多大。海天一线,天海融合为一体。你不知道它们的分隔线在那里,好像从起源处便难以分离。

                红日从海的尽头升起,月神又从海的尽头落下。

                大海是它们的睡床,是温暖的怀抱。将万千星辰揽入怀里,那在天上照耀世人的星光也不过是大海的一个又一个乖宝宝而已。

                “这算是什么?”夏侯浅白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非常的愤怒。他觉得李牧羊这个家伙很叛逆,总是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来反驳他说的每一句话-----其它的事情也就忍了,但是这武道七境,是整个神州的武者都遵循的修行法则,怎么偏偏到你这里就难以应正了呢?

                “你什么意思?因为我说空谷像是峡谷,所以你就搞一片海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你说啊有什么话你当面讲出来不要耍这样无良的小手段-----”夏侯浅白很想对李牧羊吼出这么一大堆的话。

                当然,他是一名贵族。这样失礼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浩瀚如海?”李牧羊这个菜鸟自然听不出来夏侯浅白话中所蕴涵的深意,甚至都没留意到他说这句话时的古怪表情。当然,就算他注意到了,也只是以为那是夏侯浅白的-----羡慕。毕竟,徒弟的空谷比他当年的空谷还要大一些,做老师的面子上终究是有些不太好看。

                李牧羊高兴坏了,满脸喜悦的说道:“这么说来,我的空谷一定很大了?”

                “非常大。”夏侯浅白说道。其实‘非常’两个字根本就难以形容它的大。他想了极久,‘浩瀚如海’算是比较贴切的四个字了。

                “太好了太好了。夏侯师讲过,空谷大一些,能够蕴藏的真气也就多一些。底子深厚一些,以后破境的机会也就更大一些,也能够走得更加长远一些-----夏侯师,我一定能够成为星空强者的,对不对?”

                夏侯浅白沉吟良久,说道:“这个----要看机缘。”

                夏侯浅白倒不是在敷衍李牧羊,而是他真的没办法对李牧羊现在的状态做一个理性的分析,就连一个不靠谱的猜测都没有。

                他的空谷境是蔚蓝大海,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看起来是挺特别的,也挺酷炫的。

                可是,那可是大海啊,以后的路怎么走?以后修行的步伐怎么来设定?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多少真气才能够把大海给填满?

                “我明白。我明白。你们这些道门中人就是不喜欢说一句肯定的话。”

                看到夏侯浅白瞄过来的眼神,李牧羊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无比愚蠢的话。

                为了补救自己的错误,他又说了一句更加愚蠢的话:“和尚也一样。”

                奇怪的是,今天夏侯浅白并没有和他纠结在这种小失误之中,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的解释一般。

                他仍然用那种极其诡异的眼神在李牧羊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的,说道:“李牧羊----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李牧羊啊。”李牧羊努力的保持着平静,甚至连心跳的速度都得极力的控制。因为对于夏侯浅白这样的高手来说,只要息有一些细微的情绪变化,都难以逃脱他的眼睛。

                他自然是李牧羊,却不再是以前的李牧羊。

                他现在是一条龙啊。如果这个秘密被人给知晓,夏侯浅白会不会出手把自己给屠了?

                那些整天做着屠龙梦的家伙,譬如铁木心、蔡葩、千度,甚至羊小虎------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吧?

                李牧羊活得真是很有压力。

                夏侯浅白察觉到了李牧羊的紧张,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多想些什么,还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筑基状态不够理想。

                “我是说,你的身体----和其它人不太一样。或者说,和很多人都不一样。”

                “我知道。”李牧羊脸色黯然,说道:“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被雷劈过,差点儿就死掉了。后来道士爷爷去给我治病的时候,说我是天雷入体,能够保命已经是奇迹-----从小到大,我的身体就一直没有好过。好几次心跳微弱,差点儿就-----活不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学校里面的同学也都看不起我,他们都骂我是废物,猪猡----”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夏侯浅白赶紧解释,说道:“英雄不问出处,英雄也不问过往。以前的已经过去,你现在已经是星空学院的学生,那些耻笑过你的人一定会为自己的短视行为后悔-----”

                “谢谢夏侯师。”李牧羊满脸感激的说道。

                李牧羊把手里的药碗放到几上,认真的整了整衣冠,‘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夏侯浅白的面前。

                “你这是作甚?”夏侯浅白冷眼旁观,并不见有任何惊慌之处。

                “郑谷在袁州,齐己因携所为诗往谒焉。有《早梅》诗曰:前村深雪里,昨夜开数枝。开谷笑曰:‘数枝’非早也,不若‘一枝’。则佳。齐己矍然不觉兼三衣叩地膜拜。自是士林以谷为齐己‘一字之师’。古人有一字之师的故事,被世人传为美谈。而夏候师却助我筑基,这绝非修改一字可以相提并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学生此时无以为报,只求拜得夏侯师门下,早晚问候,端茶倒水-----”

                夏侯浅白打断李牧羊的话,拒绝说道:“早晚问候误我修行,端茶倒水自有药童。我收你何用?”

                “------------”李牧羊的脸火辣辣的生痛,这一记耳光还真是凶狠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