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一百六十七章、高山流水!

            逆鳞 第一百六十七章、高山流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百六十七章、高山流水!

                红的黄的白的五颜六色的野花零星密布,点缀着青色的油草草丛。大棵的铁荆棘树丛遮天避日,看起来有千百年的树龄。

                森林深处,有叮当作响的清泉,泉水里面有白如初雪的游鱼在快乐的游来游去。

                有鸟鸣兽吼,有稚狼呜咽,有鹿群饮水。

                脚下云雾缭绕,仿佛腾云驾雾,遨游在仙神府邸。并不炽烈的光线穿过树丛,照在游山玩水的年轻学子身上,让他们的笑容都带着一股子阳光的味道。

                “不识断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李牧羊一脸笑意的感叹着说道。“以前只是听说断山很大,但是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感受。等到你真正的走进来和它们融为一体之后,才发现它竟然浩大到如此地步。”

                “断山原为无名山,是花语平原最壮阔宽广的神山。数万年前,有屠龙仙人游行于此,见之心喜,挥剑斩山腰,然后汇集九国之力建了这星空学院----我们在山脚下看上来的时候,这断山只是高耸入云的孤峰,只能见其高,不能见其大。现在亲自用脚步量了一番,方能够领略到他的雄壮之美。”俊美如仙童的林沧海一脸笑意的应和着说道。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千度黑衣劲装,飒爽美艳。她伸出嫩白如玉的小手,指着这周围让人迷醉的风景,说道:“我以大地为席,以甘泉为酒,以飞禽走兽为食,款待两位良友嘉宾。如此良辰美景怎么能少了音乐?”

                说话间,千度从怀里摸出一支短笛出来。

                短笛碧绿如玉,表层有荧光闪硕,水波荡漾如鲜活一般,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也不知道是何材料制作而成。

                “荒郊野外,准备不足,难以鼓瑟吹笙,就以一首笛曲来表达心意吧。”

                千度把短笛放在唇边,轻轻的吐呐呼吸,美妙的音符便从笛孔里面流敞了出来,响彻在他们走过的山林。

                “《凤求凰》。”林沧海一脸迷醉的模样,看着千度惊呼出声,说道:“这是百年难遇的《凤求凰》。”

                《凤求凰》的名声极大,和《广陵散》、《相思引》为神州三大名曲。

                但是因为《凤求凰》的原谱失传百年,只有一些零散的记忆和碎片化的音节,极少有人能够吹奏出完整正宗的《凤求凰》。

                林沧海是爱音乐之人,一听此曲就心旷神怡,激动不已。

                《凤求凰》曲谱失传百年,林沧海能够听得出来这是什么曲子已经足够让人觉得诧异。

                更加让人觉得古怪的是,李牧羊竟然也觉得自己听过此曲。

                不仅仅是听过,而且觉得非常熟悉的样子。好像听过千百遍似的。

                他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被誉为神州第一曲的《凤求凰》。”

                林沧海脸上的笑容就变得玩味起来,看着李牧羊问道:“难道牧羊兄以前听过此曲?”

                “好像听过-----”李牧羊说道。他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可是又有些不太确定。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以前答题的时候,有很多答案他都觉得自己没有看过-----是几乎所有的答案他都没有见过,但是偏偏就下笔如有神,能够交出完美的答卷。

                “呵呵。”林沧海笑笑,便不再接李牧羊的话茬,而是专注的欣赏起千度的音乐起来。

                在他的心里,李牧羊这种行为就是一个不懂装懂打肿脸充胖子的二百五。

                这《凤求凰》曲谱失传百年,普通人根本就难以知道它的音符曲调。

                自己通过特殊渠道听过,这情有。李牧羊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渠道?

                不过,他的性格温和,却也不会当面戳穿人的假话,伤及人的自尊。

                毕竟,在他的心里李牧羊还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李牧羊并不知道林沧海在想些什么,他的心神完全被千度的演奏给吸引。

                当那优美的笛声响起时,他觉得自己神游天外,忘记了身在何地,现是何年。

                他喜欢这样的音乐,因为他在倾听的时候是快乐的,是愉悦的。是带着美好幻想的。

                就像是听到了一首儿时的老歌,又像是想起了一位孩童时的伙伴,或者是一段美妙无忧的时光----

                隐隐约约的,他还想起了一个人。

                那是一道白色的影子,她逆着光亮向自己走来。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是却能够看到她窈窕曼妙的身材,以及自己嘴角难以掩饰的笑意-----

                就像是,那是自己的生死爱人。

                千度边走边吹,那音符便如阳光一般一捧捧的洒落下来。

                落在李牧羊的眼睛、唇角、发梢、耳朵里,最后掉进心脏----

                李牧羊的心脏便一阵阵的颤动起来。那颤动极其微小,像是微风吹过麦田,像是蜜蜂在震动翅膀。

                李牧羊的心跟着哼唱,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跟着舞动起来。

                林沧海眼神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转身,视线停留在千度的身上不肯离开。

                李牧羊实在是高兴极了,快乐极了。

                “这家伙,越装越过火了-----”林沧海在心里不悦的想着。大家都是朋友了,就算你直言自己没有听过此曲,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毕竟,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过。

                可是,你装腔做势的来掩饰什么?难道还不相信我们的人品吗?

                因为存了这样的误会,所以林沧海对李牧羊的品性就看低了许多。

                李牧羊喜欢极了这首《凤求凰》。

                极力的想要靠近这音乐,然后和它融合为一体。

                他伸出手来,从头顶摘下了一片绿色的树叶。

                他把树叶放在了唇边,‘呼’的吹出了响声------那是他大力吹出气泡的声音。

                千度被他的声音所影响,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身看了过来。

                林沧海愤怒极了,这个家伙装作自己是个行家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敢来打扰别人的演奏,这真是难以原谅的事情。

                他伸手握了握腰间的剑柄,终究没有拔出剑来。

                李牧羊歉意的笑笑,面红耳赤的说道:“刚才没准备好-----”“李牧羊,你不要----”

                林沧海正想要出声阻止,却发现李牧羊已经再次把那片树叶给放在了唇边。

                熟悉的、优美的、让人惊掉眼球的音符从那片小小的树叶上面传了出来。

                “《凤求凰》。这竟然是《凤求凰》-----”林沧海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

                这个家伙,他竟然真的能够吹出《凤求凰》,而且是原汁原味的《凤求凰》。

                真正的《凤求凰》古谱没有见过,但是,林沧海知道,这和他所听过数次的那曲《凤求凰》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他还吹得相当不错,技术相当的精湛。

                以一片小小的树叶来发音,竟然能够达到和千度用魔音笛同样的效果。

                这怎么可能?

                千度也同样的瞪大了眼睛。

                原本就是大眼睛美女,当她再作出一幅惊讶表情时,那眼睛就瞪得更大更圆,也更加可爱了。

                俏丽中带着可爱,可爱中带着性感,这个女孩子身上混和着各种各样的元素,让人一见惊仙,见之忘俗。

                那支魔音笛还在唇边,千度却没有吹出音符出来。

                她的眼神看向林沧海,那是探究和询问。

                林沧海对着她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刚才还觉得他是装腔作调故意捣乱呢,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孤陋寡闻不识英雄了。

                千度想想,然后微笑释然。

                她调整了心态,微微的呼吸,那美妙的音符再次从魔音笛里面散发出来。

                一个黑衣靓丽,一个白袍俊逸。

                一个用树叶,一个用短笛。

                两人吹着同样的音符,演奏同一首曲调。

                在这一刻,两人的音乐是融合相同的,两人的心意也是融合相通的。

                李牧羊仿佛能够知道千度的心思,千度也知道李牧羊每一个眼神所代表的含意。

                他们眼神对视,便有阳光清香的味道弥漫心田。

                他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久,他们说话的次数加起来也屈指可数。他们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甚至连深交的朋友都算不上。

                可是,他们觉得认识了对方好几百年一样。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有美丽的蝴蝶飞了过来,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边翩翩起舞。

                鱼儿从泉水间露出脑袋,拼命的去追寻音乐的出处,一次次的跃起,又一次次的落下----

                那呜咽的稚狼停止了哭泣,瞪大眼睛朝着这音乐所在的发向看了过来,脸上露出比哭更难看的笑意-----

                饮水的鹿群围拢过来,它们就像是一个个虔诚的信徒似的,亦步亦趋的跟随在李牧羊和千度的身后。

                他们走,它们也走。他们停,它们也停。他们踩过大石,它们也跟着踩过大石。他们跃过河流,它们却被河流所挡,然后奋不顾身的朝着那河流跳了下去拼命的游动-------

                (PS: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无数个对不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