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零八章、为他而战!

            逆鳞 第两百零八章、为他而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零八章、为他而战!

                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一刻楚浔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气,他们都不明白平时温文尔雅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为何对李牧羊有着那么大的恨意。

                繁星点点,第一次星光炸裂开来的时候,李牧羊就实实在在的承受了这一击。

                等到他一拳轰出,拳劲引发了接下来更大一波的气劲爆炸,他更是首当其冲。

                连续两次的冲击波,将他整个人都给包裹在其中。

                李牧羊明显受了重伤,人在空中的时候嘴角就已经溢出鲜血。

                身上衣衫褴褛,状若乞丐。

                脸上和手上也破了不少口子,那是被那些炸裂开的星光剑气给割伤的。

                铁木心的嘴巴大张,额头大汗淋漓,嘴里念念有词,不停的说道:“快反击啊-----一拳轰破他的脑袋----”

                “一剑摧城是《繁星剑》的第二剑,更加凌厉也更加霸道的一剑。第一剑主伤,第二剑主杀。一剑摧城,剑至城灭。当然,假如楚浔能够将这一剑练至化境的话------。这是杀人之剑意,这是杀人之剑决。”林沧海低声向站在旁边的千度解释着说道。他是剑道高手,对天下剑决都有或多或少的涉猎。他知道千度关心这些,所以才在如此紧张的时刻为其分析局势。“楚浔想杀李牧羊。”

                林沧海的头顶上空悬浮着一把漆黑铁剑,那把铁剑的剑刃蠢蠢欲动,颤抖个不停,随时都有可能冲出去给予敌人致命一击。【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千度的拳头握紧又松开,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战场,脸上却是平静如初,说道:“楚浔不敢。”

                “可是-----”楚浔不服气。他能够看到楚浔眼里的杀机,以及手中长剑的剑意。

                杀机可以是伪装,但是剑意却难以作假。

                至少在这一瞬间,楚浔的剑是杀人之剑,是嗜血之剑。

                陆契机的手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球,光球里面探出一个小小的火鸟脑袋。

                那只火鸟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振翅而出,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压在了掌心。

                她在等待着。

                她也在犹豫着。

                羊小虎的脸色也平静了下来,右手缩在衣袖里面,所以右边手臂的衣袖便呼呼的鼓起,就像里面纳藏着一个微型的炬风似的。

                他听到了千度的话,他听到千度说‘楚浔不敢’。如果楚浔敢在这里当众杀人的话,怕是自己的一生也要毁掉了。就是西风皇室也保不了他。

                像他这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孩子,是做不了那种将自己逼向绝路的事情的。他们拥有了太多,心魔也就越发的强大。

                李牧羊的身体在空中倒飞,楚浔的身体在急速追赶。

                他手里的长剑在快速的接近李牧羊的胸口,三寸、二寸、一寸-----

                他刺破了李牧羊的衣衫,刺破了李牧羊的皮肉。

                他的剑刃之上出现了血水。

                啪----

                李牧羊的脊背最先落地,身体重重的砸在石板之上。

                嚓----

                楚浔的双脚也同时跟着落地,手里的长剑仍然刺在李牧羊的胸口位置。

                “呕------”

                因为背后那么一次重重撞击,憋在胸口的一股子瘀气一下子就通畅了。

                喉咙一甜,然后便吐出一大口鲜血。

                “李牧羊-----”众人惊呼。

                李牧羊躺倒在地上看着楚浔,楚浔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牧羊。

                “李牧羊,你已经死了。”楚浔声音冰冷的说道。

                “怎么会呢?”李牧羊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死人怎么能够听到‘你已经死了’这样的话呢?”

                “如果这次比武切磋是逞口舌之勇的话,你倒也不会输那么惨。”楚浔用李牧羊在比赛之前讽刺他的话来攻击,说道:“如果是生死搏斗的话,我手中的长剑再往前刺上一厘-----你就死了。你的心脏会被刺穿,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呢?”

                “你-----”楚浔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笑着说道:“李牧羊,你是输不起吗?一直以来,大家都不知道你的修为境界。我以为,你至少应该比我想象的更加强大一些-----如果知道你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甚至都没办法挡下我的第一剑的话,我也就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张的和你约战了。欺负弱小的事情我是不愿意做的,这和我所受过的贵族教育不符。”

                楚浔的身体蹲了下来,压低声音对李牧羊说道:“李牧羊,你就是个废物。”

                “我一点儿也不怕别人欺负,更不怕别人骂我是个废物。”李牧羊笑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还真是有点好奇。”

                “因为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家都是这么对待我的。他们欺负我弱小,骂我是废物。当然,这还算是仁慈的。更难听的话我也听过不少。”李牧羊说起过往时表情平静淡定,就像是在说一些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悲惨人物。“生下来就成了那幅模样,我也很无奈啊。”

                “看来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楚浔讥讽的说道。

                “说实话,我想过要放弃。在我衡量过自己所会的那一点武道知识之后,我想过随便找一个借口来推掉这场决斗,说自己肚子痛,或者脑袋有些不舒服,临时长了痔疮------为此我想了无数个理由。”

                “如果你当真那么做了的话,确实要比现在要更加体面一些。”楚浔看着李牧羊的脸说道,他喜欢胜利的感觉,他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他喜欢居高临下的看着别人,看着那些弱者在自己面前求饶的感觉。“李牧羊,你知道你躺在那里像是什么吗?像是一条受伤的狗,胸口被人捅了一剑的牲口----”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啊。”李牧羊轻轻的摇头,声音坚定的说。“我自己可以认输,可以求饶,可以不要脸,但是------他是一个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家伙。在他漫长的人生长河之中,从来没有认输或者求饶这样的字眼出现过。它从来都没有做过那么丢脸的事情。我如果在这个时候退却,他一定很愤怒吧?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绪。我知道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自己是个小人物,我的身体不堪一击,我的命运风雨飘摇。我只想好好的活着,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我的家人好好活着------”李牧羊眼神里面绽放出神光,那是一种看起来和信仰类似的东西。“可是,我得为他而战。即便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你,还是要端端正正的站在这里,认认真真的和你打一场。-----这该死的尊严,该死的面子。”

                李牧羊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长剑,沉声说道:“你要再往前刺一些吗?”

                楚浔的脸色阴沉,这样的李牧羊是他所不喜的。

                自己明明才是胜利者,凭什么要看他云淡风轻的笃定模样?

                他有什么好威风的?他只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把长剑拔出来吧。”李牧羊笑着说道:“刚才躺在地上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一招,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拯救一下。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把你打飞了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