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三十四章、画者十境!

            逆鳞 第两百三十四章、画者十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三十四章、画者十境!

                李牧羊笑眯眯的看着楚宁,说道:“真是为难啊。要是找了一个公主做奴仆,我到底是要让她给我洗衣做饭还是按摩揉肩呢?要不让她去给我跳一个脱衣舞也行----不过我听说公主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怕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吧?这么说来,我可是亏大了。”

                “李牧羊-----”楚宁的脑袋凑到李牧羊的面前,脸上带着和煦迷人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杀意凛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想杀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李牧羊也跟着笑,只是心中的戾气却在迅速的上升。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现在很是讨厌别人盛气凌人的跟他讲话,更讨厌别人动不动就把杀啊死啊之类的字眼挂在嘴边。

                他总觉得自己才是最骄傲尊贵的存在,是强大无敌的龙王,这些渺小的人类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讲话----

                李牧羊赶紧收拾心神。

                真是糟糕的体验啊,他现在动不动就把自己代入成为龙王,容易受那位老人家睥睨天下老子天下第一你们谁都不被我放在眼里的臭屁性格所影响。就连面对西风公主时也难以收敛起这种让人看起来很白痴的霸气,继而说出一些很不得体和惹人生气的诨话出来。

                都是龙王的错!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楚宁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笑着说道:“我是老几。”

                “老三?”

                楚宁不再和李牧羊争口舌之利,而是走到画案之前,提起一支萱州笔,沾足墨汁,开始画自己心目中的画作。

                在刚才和李牧羊说话争执的过程中,她的心中就已经打好了腹稿。

                学画多年,也不知道画过多少回桃花。每到春天桃花盛开的季节,她就会组织天都的一些王卿贵族家的子女去郊外桃园踏青饮酒作画。无论是实景勘察还是动手画画她都极有经验。

                她只需要把自己之前画过最好的一幅当着众人的面临慕一遍,定然可以折服李牧羊这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

                楚宁此番临慕的是之前作过的一幅《童子争春图》,那是一次游园会上的获奖作品,并且得到天都多位国手名师的点评和称赞。按照那些宫廷画师的意见,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一些小小的修改。

                随着楚宁的手臂挥动,笔墨渲染,洁白的萱纸之上开始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粉色桃园。那桃花妖艳炽烈,铺满宣纸的边角,让人有种这桃园无边无际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宏大辽阔感觉。

                桃花树下,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正在嘻戏玩闹。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雪白#粉嫩的童子手里握着刚刚采摘的桃花朝着人群跑来,另有两个童子在后面挥舞着花枝追赶------

                因为胸有成竹,所以楚宁画画极快,用笔极密。一会儿的功夫,她面前的萱纸之上就已经被那景色人物给填满。

                这是楚宁故意为之。

                她不仅仅要比李牧羊画的好,而且要比李牧羊画的快。

                她要以碾压姿态将李牧羊给击败,让他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地。

                在楚宁落笔如雨的时候,李牧羊还在构思。

                他在画案前走来走去,铺开的萱纸上面还雪白一片,没有落下一点墨迹。

                “王姐,李牧羊会不会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落笔?”林沧海看着李牧羊凝神苦想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担心。

                千度摇头,说道:“牧羊同学虽然言语犀利浮夸,但是为人处事极有章法。既然他愿意接受别人的挑战,证明他心里已经预见了各种可能性。或许他正在构思作品的主题意境。”

                林沧海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你倒是信任他。”

                “他确实值得信任。”千度说道。

                “总是感觉你们俩之间藏着什么故事。就好像以前认识过一般。”林沧海用极其细小的声音说道。

                千度笑笑,并不接话。

                楚宁的作品即将完成,李牧羊那边还没有落笔。所以,几乎半个画院的学子都聚拢到了楚宁的画案旁边。

                李牧羊身边门可罗雀,偶有人将视线投放过去,发现李牧羊还在那边走来走去,一幅我没有灵感的憋屎模样,然后就很快的把视线收回,专心欣赏西风公主楚宁的大作。

                毕竟,美女总是要更受欢迎一些。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用笔繁琐,用线紧劲连绵这是顾三绝的铁线描画法-----”

                “顾三绝是我们顾师的先祖辈,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楚宁深得顾氏铁线描风韵,顾师心里怕是也要加分-----”

                “西风公主名不虚传,怕是已经提前锁定战局了----”

                -----

                顾荒芜同样站在旁边欣赏楚宁作画,每看到精彩处都会提起葫芦灌一口酒。

                一幅画还没有看完,一葫芦酒倒是先喝了个精光。

                “顾师,你看楚宁作品如何?”宋停云出声问道。他一直守在顾荒芜旁边,看到顾荒芜不停的喝酒,便知道他喜欢楚宁的画作。为了帮楚宁扬名,也让众人知晓楚宁在顾师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他才主动出口询问。

                要是顾师再当众夸奖楚宁几句,那楚宁立即就声名远扬,立即成为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不错。”顾荒芜出声说道。

                宋停云心中有些着急,仅仅是一个‘不错’的话实在太敷衍了些,他需要顾荒芜确切的夸奖词语。那样的话,才容易编撰故事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

                “学生愚钝,看不出优劣。敢请顾师为我们指点迷津。”宋停云再次出声问道。

                顾荒芜又灌了自己一口烈酒,倒也不吝啬称赞之词,说道:“用笔如春蚕吐丝,春云浮空,流水行地,自然流畅。”

                顾荒芜又指了指那几个互相追逐的孩童,说道:“景好画,意难求。此幅的精华就在那几个互相追逐的孩童身上,他们手里的数枝桃花比那满园的桃花更加生动活现,也更能够代表百花盛开的春天-----画龙点睛,落叶知秋。此画甚妙。”

                “原来如此。”宋停云的视线顺着顾荒芜的手指看了过去,连连点头说道:“之前看不明白,听了顾师的点拨之后,再看那数名孩童竟然有栩栩如生的感觉。可爱活泼,跃然纸上。”

                宋停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用笔如春蚕吐丝,春云浮空,流水行地,自然流畅’,就凭这几个词语的点评,楚宁就已经挤身神州一流画师的行列。

                他在心里琢磨着,要让宋家人把这件事情给传播出去。宋家人帝国文库之称,府里人才济济。让他们将今日的比拼编排成精彩刺激的故事,楚宁立即就可以名扬整个帝国。那样的话,楚宁心里一定会很感激自己吧?就是西风皇室也乐见自己的公主成为让人仰慕的大画师。

                “观画要用眼看,用心去品。但是,当你看得多了之后,就看第一眼的感觉。看第一眼的气象、意境、格调。画者十境,第一境为虚幻之境。眼前的人或者桃花,都有半虚半实的一面。虚虚实实,虚实相间。虚处如何处理,实处如何呈现。处理好了这个,作品才能够真正的进入品级。有此境者,神州无数。”

                “第二境为画外之境。一幅好的作品不仅仅能够体现画卷所呈现出来的景象,而且还能够让人浮想翩翩,影响深远。画内之境可描,画外之意难寻。入此境者,神州过千人矣。”

                “第三境为拙丑之境。美与丑,巧与拙,如何界定?老子说‘大巧若拙’。有些美是丑,有些丑是美。过巧成拙,大拙是巧。入此境者,神州不足百人。”

                “画者第四境为寂寞之境,水不流,花不开。春风不吹,冬雪不融。整个世界一片死寂。此情此景,最能让人伤感。入此境者,神州不过数十人。”

                听到顾荒芜在点评楚宁的画作以及讲述画者十境,无数学子都围拢了过来,认真倾听,还有人拿出纸笔做起笔记。

                就连李牧羊唯二的两个铁杆支持者千度和林沧海也被顾荒芜的讲述给吸引,他们抛弃了李牧羊,朝着人群这边围拢而来。想要听听顾大师所言的画者十境都是哪十境。

                顾荒芜讲完寂寞之境后,就像是相当寂寞似的提起葫芦开始灌酒。

                “顾师,第五境是什么?”有人着急的问道。

                “第五境为萧散之境。曾巩诗云:我亦本萧散,至此更怡然。当作潇洒自然解。而作为美学概念的‘萧散’,指的是精神上无拘无束,氛围上萧瑟清逸、散淡疏朗,超越一切秩序。以萧散著称的诗人有陶渊明、孟浩然、王维、韦应物等名传千古的大家。画家也有倪云林、黄公望、董其昌等国师。他们悠游山林,自由喜乐。他们自称为山人,我更愿意称他们为仙人。”

                “都是让人仰慕的人物。”有人感叹着说道。

                “我的画作好了。”李牧羊激动的喊道。

                转身过来时,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