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三十六章、泄了春光!

            逆鳞 第两百三十六章、泄了春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三十六章、泄了春光!

                李牧羊很纠结!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林沧海看过他的画作之后却说他没有准备好-----出于对自己技法的怀疑以及对林沧海专业的信任,所以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准备好。

                他知道自己是半道出家,哦,还没有出家,连头发都还没来得及剃掉呢,对绘画一道还没有入门。而林沧海一看就是出身富贵人家,看起来也是颇通丹青之道的模样。以他专业性的眼光来看,自己画出来的作品应该是不堪入目的吧?

                不然的话,他为何看过一眼就犹如见鬼,然后表情惊慌的用身体挡在前面不让别人去品评欣赏?

                说到这里,李牧羊就得批评一下林沧海的演戏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优雅从容镇定自若的走过去挡住,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李牧羊还有最后一笔没有完成,点睛之笔’,顺手帮自己给修改了----

                你那种跟做了一场噩梦的模样,白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你是想帮忙掩饰还是在告诉别人‘这个家伙画的真烂’啊?

                可是,他明明是按照脑海里那道白色身影的画法来画的啊。

                难道说,那头老龙的绘画技巧也只是一个三流水准,和擅画的人族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李牧羊开始后悔自己接受楚宁的挑战了。

                他把全部的希望押在了那头老龙身上,在他看来,那头老龙活了那么大的岁数,而且平时又喜欢写写画画的,自己只要把它的得意之作复制一份丢出来就可以啪啪啪打脸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惊艳赞叹连称自己是绝世天才。

                情况不妙!

                李牧羊的回答让顾荒芜很是不满,横眉竖眼,生气的说道:“你到底是准备好了还是没有准备好?‘应该准备好了吧’是什么意思?”

                李牧羊看向林沧海,林沧海对着他拼命摇头。

                李牧羊的心再次下沉,说道:“要不,我再改改?”

                楚宁看不到李牧羊的画作,但是林沧海的表现已经让她知道答案。

                她走到顾荒芜身边,说道:“顾师,时间已经到了----”

                “就是。你要是说一直没有准备好,谁有耐心等下去?”围观群众都开始不满了。

                “愿赌服输,不要再遮丑了----”

                顾荒芜也跟着点头,看着李牧羊说道:“既然画作已成,就交给大家点评吧。无论输赢,都已成定论。不可随意更改。”

                李牧羊无奈,只得把林沧海拉开,对着众人连连作揖,说道:“初次作画,难免技法生疏。还请顾师和各位同学多多担待。”

                顾荒芜摆手示意让李牧羊让开,说道:“好便是好,不好便是不好。有何需要担待的?”

                李牧羊苦笑,只得让到一边,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请。”

                众多学子围拢了过来,朝着李牧羊的画案看过去。

                惊诧、沉默、然后便是哄堂大笑。

                “李牧羊,你这画得是什么啊?天啊,真是笑死个人了-----”

                “幼稚之极,实在是幼稚之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自顽童之手-----”

                “画得最好的就是那条狗,画得可真像是一条狗啊----哈哈哈-----”

                -----

                和楚宁的待遇相反,每个看到画卷的人都大肆攻击,笑声不绝。就像是看到了世间最荒谬的画作一般。

                也不怪他们笑话,因为李牧羊的画看起来确实是-----充满乡土气息。

                幽静的溪水旁边,用粗线条勾勒出一些粗壮的树根。那些树根的根须伸进河水里面,就像是和溪水连成一体。

                溪水清清,一片两片三片无数片的花瓣散落河面,看起来落英缤纷,极是好看。

                一条大狗卧在树枝下面,对着远处吐出自己的舌头。就像是吃饱之后在打盹休息想着往事。一只黑色的蝴蝶停留在大狗的鼻尖上面,飞翔累了做短暂的停留。

                溪水里面有着那条大狗和蝴蝶的影子,以及大头头顶上满树桃花的倒映。

                整幅画里面看不到一棵完整的桃树,只能够看到桃树粗壮的根颈。

                看不到满树桃花,只能够看到那溪流上面漂浮着一片片落红。

                没有人物来点缀,只有一头发呆的大狗和大狗上面刚刚落下的一只蝴蝶。

                整幅画看起来简朴粗陋,没有气象、不讲意境和格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初学者强行将几处原本并不相连的画面给硬凑到一起,然后作出一幅诡异之极的画作一般。

                这样的画作和楚宁的画作相比较,高下立判,所有人心里都有了答案。

                楚宁内心得意不已,面上却不动声色,走到李牧羊的身边,用手捅捅他的手臂,说道:“李牧羊,你这画得是什么啊?可有名字?”

                “此画名为《春光乍泄》。”李牧羊脸色羞红,一脸尴尬的说道。

                这不是他取的名字,而是那头老龙取的名字。在他画这幅画的时候,脑海里会浮现白衣飘荡的男子正在泼墨作画。瞬间功夫,这幅画就呈现在笔端。

                白衣男子又用行书在画卷上端题了四个大字《春光乍泄》。

                又落了款,用了印。然后满脸笑意的欣赏极久,最后收入宝库。

                李牧羊在脑海里回想的时候,还能够感受到那头老龙骄傲的表情和自负的心情。

                “老子的画天下第一,其它人画的都是垃圾。”他当真是这么想的。

                难道说,这全部是那头老龙在自娱自乐?

                李牧羊伤心不已,他觉得自己被岁数大的龙给蒙蔽了。

                “《春光乍泄》?名字取得倒是不错,不过,这画嘛----”楚宁满脸嘲讽的看着李牧羊,说道:“拙劣之极。”

                “看来这一局是楚宁胜了。”宋停云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看着李牧羊说道:“我记得输家要给赢家彩头的吧?”

                林沧海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表示安慰,事已至此,他也帮不上忙了。

                千度却是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走近几步,更加仔细的欣赏着李牧羊的这幅《春光乍泄》。

                和她有同样反应的还有顾荒芜,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对李牧羊的作品说出任何的点评之语。

                却又不是嫌弃厌烦已然放弃的模样,而是双眼迷惑脸上带着思索表情在打量着那幅作品。

                就好象看到了自己看不懂的东西,却又觉得这东西是个好东西。

                那些攻击李牧羊的话都停了下来,现场死一般的沉寂。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按照顾荒芜的性格,他看不顺眼的就会当众骂出来,觉得有瑕疵的地方也会当众讲出来。就算是西风公主楚宁,他也不留情面的说她画的童子眼神不够生动灵活,不够写实-----如果李牧羊当作画得不好,他是没理由给他留面子的。

                可是,现在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说,李牧羊的画很难看懂?

                “顾师,你也点评几句吧?”楚宁有些心虚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轻声提醒着正在看画的顾荒芜说道。

                顾荒芜提起手里的酒壶想要喝酒,到了嘴边却发现酒壶里面空空如也,里面的酒都已经被自己喝光了。

                “打酒来。”顾荒芜出声喝道。

                自有随身侍候的童子跑了出去,很快就提着一壶烈酒回来。

                顾荒芜接过酒葫芦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口,这才指着李牧羊的《春光乍泄》问道:“这是你画的?”

                “正是。”李牧羊点头说道,心里又升起了一些渺小的希望。难道说,这幅画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

                “你说你是初次作画?”顾荒芜再次问道。

                “是的-----”李牧羊再次应道。“以前看过一些,不过从来都没有亲自动手去画。所以----可能会存在一些瑕疵。”

                “不只是一些瑕疵,而是有很多瑕疵。”顾荒芜怒声喝道。

                “-------”李牧羊的心开始往下沉。果然,这个酒鬼被西风皇室收买,现在开始攻击自己的作品了。

                “用笔粗陋,用墨不匀,线条歪歪扭扭,简直不堪入目,说是初学者的肆意涂抹都是抬举你-----”顾荒芜灌了一大口酒后,出声说道。

                楚宁脸色大喜,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

                李牧羊连连鞠躬,说道:“是是是,顾师训斥的对-----”

                “训斥?我哪有资格训斥你?”顾荒芜生气的说道。

                “顾师-----”李牧羊的心脏直往下沉。就算是自己画得极其不堪,你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啊?我就是想着跟你学上几笔,你没理由说这种----反话来嘲讽自己吧?

                “我学画学十年,却不如一个初学幼子,真是气死我也,气死我也------难道这个世界当真有天才之说?难道我不是这个世间的天才?”顾荒芜越说越气,再次提起酒虎咕嘟咕嘟的灌起酒来。“《春光乍泄》,泄了一池春光啊-------”

                “------”

                众人哑然。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疯疯癫癫狂吞鲸饮的顾荒芜,难以相信他说出来的那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