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七十章、与狼共舞!

            逆鳞 第两百七十章、与狼共舞!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七十章、与狼共舞!

                “你欠我一个承诺。”狼王这样对李牧羊说道。

                这在千度林沧海等人听来,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刚才还打死打生恨不得你死我活的敌人,现在却喊着找别人要一个承诺-----这到底演得是哪一出啊?

                那些三流吟游诗人的滥情小说也不好意思这么写好不好?读者会骂娘的。

                也只有李牧羊明白它这句话的意思,它不是要找自己要承诺,而是想要找那头老龙要承诺。

                可是,那头老龙欠下来的债凭什么要让自己偿还啊?

                还有,人死债消,那头老龙都已经不在了,债也应该要消掉了吧?哪有龙债人还的道理?

                “我不认识他。”

                李牧羊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他才不会愿意无故的就往自己身上增加债务呢。他是一个很谨慎又有点儿小心眼的男人。

                可是,稍微犹豫,李牧羊还是决定搞清楚这到底是一桩什么事情。

                谁知道是不是要求那头老龙收它做小弟或者想要把自己洞里的万千财宝献给龙王结果龙王答应了却一直没有时间去取------

                好吧,李牧羊一直是个爱好幻想的孩子。当年他还曾经想过要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

                他把自己写好的小说拿给李思念看,李思念很是嫌弃的说了一句‘难看的要死’之后,他的作家梦才就此破灭。

                “我欠你一个承诺?我可不记得有这回事情。”李牧羊看着狼王说道。

                “你休要抵赖。”狼王满脸愤怒的模样,狠声说道:“你的先祖当年借我狼珠入弱水,说等他拿到弱水之心后,就会借我洗髓炼体三年。我以红月之光华为食,原本是火性之体。倘若能够得到弱水之心的洗礼,就可以得到水之精华。那样的话,水火兼修,我的威能将会更加强大。”

                李牧羊心神微动,一脸笑意的看着狼王说道:“原来还有这回事儿,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既然是我先辈找你借过东西-----这个债自然是要还的。男儿一诺值千金,我们家没有借钱不还的男人。”

                狼王朝着前面伸出一只巨大的爪子,说道:“既然你要还债,就把弱水之心给我。”

                “李牧羊,你哪里有什么弱水之心?”林沧海急声阻拦。别说是弱水之心那种神器了,就是弱水他们都没见过呢。“再说,你的先辈都在江南城,哪里可能跑到这水之幻境找一头狼王借东西?你别听它胡说。狼性狡诈,它一定是在对我们使诈。”

                林沧海觉得李牧羊疯了,这头狼也疯了。

                他在古书中读过弱水之灵的典故,到了星空学院之后,羊师也特别讲过屠龙三大神技之一的弱水之灵------

                那种闻名于世的神器,岂是一般人能够觊觎的?

                这一人一狼却像是在讨论大白菜似的,一个要讨一个说还,把人当作白痴吗?

                “你这愚蠢的人类-----”狼王气愤之极。竟然有人冤枉说它在使诈,如果是它在使诈的话,一笔债务需要等到数万年时光还没能讨到吗?

                “不要担心。没事的。”李牧羊小声安慰。“它认错人了。所以我就将错就错。”“我没有认错人。”狼王又有种胸口被人插刀的感觉。那嗡嗡嗡的声音在耳朵边尖锐的响起,让人听起来极度的不舒服。“我平日都是隐居在狼山洞府修炼,每日吸食红月之光来对抗天劫。上次出府是在数百年之前,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族家伙闯进我狼山洞府,我才出来和他打了一架。你以为就是几个人类的小喽啰,就值得本王亲自出来应付?”

                “那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因为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狼王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说道:“虽然相隔万年,但是我知道,那就是我熟悉的气息-----沧海桑田,时空变迁。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忘记。”

                “------”

                李牧羊相当的无语。难怪智慧的人类总是说,想要让一个人记住你,要么让他爱上你,要么让他恨上你。要么找他借钱。

                这么一想,简直是世间真理啊。

                那头老龙欠下了狼王一个承诺,竟然相隔万年都没办法让这头狼王忘记。闻到它熟悉的一丝气息就放弃修炼跑出来找人讨债----每个讨债者都有令人心酸的往事啊。

                “既然你是出来向我讨债的,为何又要杀我呢?”李牧羊出声问道。

                “因为当我出现后发现,你并不是我要找的人-----越是靠近,那种气息反而越淡。我以为我被人欺骗了,所以才将愤怒加诸于你等人类身上。”狼王倒也光棍,有什么说什么,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李牧羊明白了,当他和千度同时演奏起那首《十面埋伏》的时候,狼王感受到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秘气息。

                李牧羊不确定狼王之前有没有听过那头老龙演奏过《十面埋伏》这首曲子,但是,想必自己在演奏这首曲子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气息和那头老龙是相通或者相同的。

                所以,狼王才一步步的走来想要找自己讨债。

                那个时候它还比较含蓄,虽然心中很愤怒,却也不敢太过火-----因为它知道龙族比它更加的强大。

                但是,当它发现自己找的人并不在这里的时候,心里的那股子火气就压也压不住了,又是腾空又是喷火的,一定要把面前这些将它从狼山洞府里面引诱出来的家伙给消灭干净才解恨。

                当自己施展出惊龙拳的时候,那股子让狼王熟悉的气息就再次出现了-----

                李牧羊有种深深的担忧,他以后还要不要施展龙族秘技啊?

                不施展吧,怕是打不过人被人欺负。譬如刚才,他就被一头狼给欺负了。

                施展吧,又容易被那头老龙的故人或者一些渊博似海的人类给发现端倪。

                “做个小龙人真难啊。”李牧羊在心里感叹着想道。

                他看着狼王,说道:“我现在没办法给你。”

                “你又要骗我?”狼王暴跳如雷。如果不是识得惊龙拳法的厉害,再加上它对李牧羊的身份有了错误的认知,以为他是那条老龙的后人-----所以才强忍着没有对李牧羊野蛮。

                狼再凶猛,也不如龙的血统更加高贵啊。

                狼被称之为畜生,虽然它们自己不这么认为。可是,龙却是半神之体,有大威能,是世间主宰。当然,因为这头狼王平时很少出门,几乎是与世隔绝,并不知道神州之内发生的事情,所以也并不知道它的欠债人的种族几乎被人类给屠杀干净。

                让红月之狼这等上古神兽畏惧的强大种族,却被它所看不起的粗卑弱小的人类给干掉----不得不说,这是绝妙的讽刺以及体现了人族战斗力的强悍。

                “我没拿到弱水之心,又如何给你洗髓炼体三年?”李牧羊反问着说道,并不在意狼王的态度。反正自己有惊龙拳,而且看起来对方很忌惮这个。大不了再和它打上一场,把狼杀掉之后取走它的狼珠好了。

                虽然李牧羊现在还不知道狼珠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的真实用法是什么。

                不过,就连那头老龙都来找狼王借狼珠,足见它的重要作用。

                还有,弱水在哪里?为什么那头老龙也想要去夺得这弱水之心呢?

                李牧羊努力的思索,却发现自己的记忆里面并没有关于这头狼王的影像,甚至都没有关于弱水之心的存在。

                也就是说,这是那头老龙心目中微不足道的存在?

                还是说,对那头老龙来说,因为记忆太过久远,所以它自己也记不起来-----龙王的眼泪虽然是龙一生的知识技能和记忆缩影,却也仅仅是缩影而已。它没办法在短暂的时间里将所有的信息都包裹进来。只会将它记忆最深刻或者它最在乎的一些东西放进去。

                “弱水之心不在你们手里吗?”

                “不在。”李牧羊摇头,说道:“弱水之心应该仍然在弱水里面。”

                “你没有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我们此行,正是为了寻找弱水之心而来-------”

                李牧羊对着林沧海眨了眨眼睛,林沧海恍然大悟,心想,原来李牧羊刚才说那些话就是为了哄骗狼王送他们去寻找弱水之灵啊。

                他们此行来到水之幻境,更是为了历练寻宝而来。大家各有各的奇遇,但是倘若自己这群人能够得到上古神器弱水之灵--------一定会成为所有学生中收获最大的一个队伍。

                “你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弱水之心。”狼王冷笑不已。

                “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忙。”李牧羊笑起来的模样比狼王还像一条狼。“你把狼珠借给我,我去找来弱水之心-------这样,我就可以偿还当年欠你的债务,你觉得如何?”

                “你当我是白痴吗?”狼王冷笑。“你要是不借我怎么办?”

                “你想想,当年我的先祖已经欠你三年,倘若我拿到弱水之心,就可以再多借给你三年,也就是说,你只需要把你的狼珠借我用一用,我就可以把弱水之心借与你六年------你想想,这个生意是不是你占了大便宜?”

                “----------”

                “当然,如果你不借也行。那样的话,我就拿不到弱水之心。我没办法替先祖还债,所以,你什么都得不到-------你的数万年等待就白白浪费了,上次借狼珠的情义也没有了。”李牧羊很是认真地给狼王分析着眼前的情况。“怎么样?要不要借?”

                (PS:感谢Black餐具小朋友的万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