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九十四章、撑爆烧着!

            逆鳞 第两百九十四章、撑爆烧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九十四章、撑爆烧着!

                神洲有句古谚语叫做:言多必失。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当你说话过多的时候,很有可能就会失去自己心爱的女人。

                李牧羊这个时候才真正的了解了这句话的真谛。

                他只要晚上那么一点点,晚上那么一瞬间,有可能他就要面对一个让人难以拒绝也不愿意拒绝的诱惑。

                当千度对她说‘我愿意’的时候,你只需要红着脸点了点头‘我愿意为你奉献我的身体’。于是,干柴遭遇了烈火,一下子就会燃烧出让比这火焰山的温度还要更高的激情火焰。

                李牧羊也不是一个不懂得变通的男人。

                和他一起入境的小伙伴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刻,别说是奉献自己一次的身体,就是奉献出自己一年的身体,他也绝对不会退缩躲避。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绝不会像阵风东飘西荡在温柔里流浪

                好男人不会让等待的情人心越来越慌

                孤单单看不见幸福往来的方向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

                为相爱的人受些苦又何妨”

                西风帝国著名的流浪歌手张镐哲也曾经这么唱道。他的歌声为无声迷茫无助的男人指明了努力打拼的方向。

                李牧羊愿意奉献。

                当然,长白七耻也想奉献,都被他给喷死了。

                他的内心有一丝的焦虑,脸上却异常的温柔平静,一幅我尊重你任何决定的模样,说道:“你先说。”

                千度羞涩之极,身体里面那如洪水般汹涌如浪花般荡漾的欲望也没能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

                她拼命的咬着自己的舌头,舌头再一次被他咬出血来,声音虚弱的说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了吗?”

                你看看,这就是‘言多必失’。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金刚不坚是一种很独特霸道的毒药,一时半会儿我也找不到解毒之法。而且,就算想到了,怕是在这荒野之地也找不到与其相克的药材来配药------”

                “到底-------”千度的眼波流转,脸颊如盛开的桃花一般妖艳。她真得有些承受不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感觉到李牧羊的身体对她有着疯狂的吸引力。如果不是她从小就受到最好的王族教育,如果不是她有着常人难比的坚持和骄傲,怕是早就被这春药给征服了。“是什么办法?”

                “以毒攻毒。”李牧羊说道。

                “好。”千度立即应道。这个时候她也顾及不上到底是什么办法了,只要能够帮她解了身体里面的毒素,任何办法她都愿意去尝试。

                “会有一些后遗症,还需要你的配合-----”李牧羊看到千度眼神迷离的模样,轻轻的叹了口气。现在再和她商量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来替她作决定,反正自己也是一心为了她好,绝对不会害她。

                李牧羊宁愿伤害自己。

                他用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划开一道口子,大股红色的血水渗了出来。

                李牧羊把手臂伤口的位置送到了千度的嘴边,说道:“喝吧。多喝一些。”

                千度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做到。

                她还在拼命的拒绝,说道:“为什么------”

                “龙血本热,而且对普通人来说是巨毒之物。喝了龙血的人会导致本身的气血沸腾,甚至有可能直接烧毁全身的血管经脉五脏六腑-------你体内的春药也是大热大毒之物,用龙血之毒去克那金刚不坚的毒,应该会有奇效。”李牧羊出声说道。“快喝吧。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希望你有事。”

                千度不再犹豫,张开嘴巴拼命的去吸食李牧羊手臂上渗出来的大量鲜血。

                龙血入喉,就像是一注滚烫的开水或者说是那火焰山谷底的岩浆一般进入体内。

                它烫得人身体发抖,感觉自己的喉咙都会被那气血给毁掉。

                当它进入身体,和身体里面的气血进行冲突,然后拼命的吞噬和融合,千度的身体就烧得更加厉害了,全身浓烟滚滚,就像是江南城的小巷子里面在烤肉串一般。

                “李牧羊------”千度的身体拼命的挣扎和扭动,不停的呼喊着李牧羊的名字,说道:“李牧羊------李牧羊------”

                李牧羊的另外一只手伸了过去,抓住她的右手给予她足够的信心和力量。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李牧羊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朵边一声又一声的安慰着说道。

                -----------

                那似血的月盘变淡了一些,由以前的深红变成了现在的淡红。月光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的耀眼夺目,而是以更加温润的姿态照耀着大地。

                红月距离人们越来越远,看起来很快就要消失在人们的眼帘。黑暗即将来临,而红月消失的时候却是白昼到来之时。

                那是一天的开始。

                “天要亮了。”千度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远的红月,低声说道。

                “你醒了?”李牧羊走到千度面前,将火上烤着的半只红嘴鸟递了过来,说道:“吃一点东西吧。味道还不错。”

                千度没有伸手去接鸟肉,一眼就看进李牧羊的眼睛里面去,说道:“我不饿。感觉全身都很温暖,也很有力量-------谢谢你。”

                “你不吃我就吃了?在这里面可不能浪费。”李牧羊出声说道,撕了一条鸟腿就开始咀嚼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谢我什么?还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去游览学院吗?当时我落到了寒潭里面,是你一次又一次的跳进寒潭里面去打捞我。那个时候情况那么危险,你也没有放弃不是?沧海可都告诉我了。”

                提起林沧海,李牧羊的心情就变得沉重起来。

                林沧海被蛊雕抓走,生死未卜。

                蛊雕受伤逃走,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心中的怒火报复到林沧海身上。

                原本他们应该及时迅速的去把林沧海给找回来,却没想到遇到了长白七耻,一番恶战把他们全部喷死之后,千度却又中毒了-------

                李牧羊用龙血喂养千度,结果千度又晕倒了过去。李牧羊又不能丢下她独自去寻找,就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都怪我。”千度满脸愧疚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中毒的话,我们就可以早些把沧海找回来。”

                她从躺倒的石头上面起身,说道:“走吧。我们去找沧海。不把沧海找回来,我是不会离开这幻境的。”

                水之幻境每一年才会开启一次,如果等到天亮之时没能出去,那就只能等到一年之后再出去。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你要时时刻刻的浸泡在这无处不在的活水里。你要承受红月的阴冷,你要走过像是火焰山一样的险地。随时都有蛊雕或者其它的什么神洲凶兽来将你视为猎物,你将和那无处不在的月光之狼作伴,因为他们才是这块领土的主宰。

                你将永远看不到天日,你将永坠黑暗和深渊难以自拔。

                以前也有人想着留下来,但是他们都死了。

                就连星空学院的老师们也说,很难有人能够在这幻境里面呆上一年。

                当然,能够呆上一年的都能够成为星空强者或者-------疯子。

                李牧羊一点儿也不怀疑千度对这水之幻境的了解,说实话,论起知识渊博,她可以在星空学院的学子之中排前几名。

                当然,除了陆契机那样的变态和自己这样的天才。

                可是,她明明知道幻境的凶险,仍然毫不犹豫的愿意留下来寻找林沧海,这岂止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李牧羊把最后一块小鸟屁股也塞进嘴巴里,说道:“你不出去,我也不会出去。我们三个人组队一起入境,就我一个人回到学院-------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们给毒害了呢。”

                “牧羊-------”

                “就这么决定了。”李牧羊环视四周,说道:“在你睡着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打探过周围的地形。往那个方向还有一座高山,虽然没有火焰山那么高,但是应该也属于蛊雕喜欢居住的环境------而且距离此地又不是太远。蛊雕受伤不会远走,或许它把沧海给放到了那里。”

                “这就出发。”千度出声说道。

                她打量着李牧羊身上破烂脏污的单衫,出声问道:“你的衣服呢?”

                他们进来的时候,每个人都穿着星空学院特制的星云袍。现在李牧羊身上的星云袍不见了,只有一件血迹斑斑还有多处破洞的衣服。看起来和乞丐无疑。

                “撑爆了。”李牧羊不好意思的说道。当他的身体化龙的时候,没来得及脱掉身上的长衫以及里面的衣服,然后全都消失不见了。“还是在长白七耻的钟雨身上脱下来一套衣服出来给我们俩换上,其它几个人都被喷没了-------”

                “我们?”千度低头看过去,发现自己身上的星云袍极其宽大,很明显不属于学院为自己特制的那一套。更要命的是,自己里面空空如也,除了这套星云袍之外,没有其它的衣服打底。

                “你被烧着了。”李牧羊赶紧解释着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