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两百九十六章、星空弃子!

            逆鳞 第两百九十六章、星空弃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两百九十六章、星空弃子!

                你的鸟咬了我却说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哪有这样的道理?

                要是自己的鸟让别的女孩子怀孕了也说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肯定会被全世界的女人骂渣男吧?

                林沧海自己长得好看,所以他也是典型的颜控代表。

                颜即一切,颜即正义。

                他看到这个野人的长相,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因为他养了一只不是什么好鸟的大雕。

                打狗看主人,被鸟打也同样要看主人。鸟仗人势都知道出来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主人还能够是什么良民?

                行走江湖,如果打不过别人的时候就尽量的和人讲讲道理。万一对方傻逼了呢?

                林沧海决定和野人讲道理,他指着那只虎视耽耽的盯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把自己撕成碎片吃掉的蛊雕,说道:“它是不是你养的鸟?”

                野人看了蛊雕一眼,说道:“我们是朋友。”

                “朋友?”林沧海冷笑连连,说道:“你的朋友把我抓到这里来,差点儿把我吃掉------你竟然说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吗?”野人眼神呆呆的看着林沧海,反问着说道。

                “肯定是你指使它干的。”

                “指使它去把你抓来,然后任由你在我的褥子上舒服的睡饱醒来给你吃烤好的鹿肉?”

                “--------”林沧海竟然被这野人给反驳的无话可说了。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这野人说话越来越流利了。刚才那种奇怪的发音在逐渐的消失,吐字也越来越快。他的学习能力倒是很强,或许是因为久不说话,遇到自己这个人之后才开始迅速恢复语言能力。

                野人指着蛊雕抹满火山岩浆的脊背,说道:“按照你的理解,它被人伤成这样,作为它的朋友,我是不是也要下去把那些人全部都给砍杀了?”

                “那是它自己作恶,怪得了别人?”

                野人轻轻摇头,说道:“万事万物,皆有宿命。【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我在这里是宿命,你被蛊雕抓来也是宿命。自由自在的捕猎是它的宿命,被人所伤或者被更加厉害的禽兽给杀掉吃掉是它的宿命-------我不影响它,它也不影响我。只是荒野之地的互相依偎而已。”

                野人拍拍蛊雕的脑袋,说道:“它来,我欢迎。它走,我不送。它消失不见,我也不会想念。我想它对我也是如此。”

                那被誉为神洲十大凶兽之一的蛊雕竟然在他面前温顺如羊,脑袋低垂着任由其抚摸,还不停的用自己的身体去蹭野人的大腿。

                野人与野兽,这画面却很和谐。

                林沧海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这个时候还是逃命要紧。

                他眼神警惕的盯着野人,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既然你说它把我抓来是它自己的主意,证明你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当然。”野人出声说道。“我不吃人。人肉味一点儿也不好吃。”

                林沧海心中微惊,这个野人云淡风轻的说人肉味一点儿也不好吃,证明他吃过人肉-------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停留在这水之幻境的无名山洞里面?

                看这个山洞的装扮摆设,看起来这野人在幻境里面生存很长一段时间了。他为什么不出去?

                带着诸多的疑惑,林沧海小心翼翼的朝着洞口走去。

                他可不敢提以轻心,他怕那个野人和那个野人养的野鸟会给自己一个致命的攻击,那样他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野人也不说话,只是一脸沉默的看着林沧海朝着洞口挪动。

                蛊雕看到自己捕来的猎物竟然想走,它的翅膀‘哗啦’一声张开,嘴巴里面再次发出‘嘎嘎嘎’的难听叫声。

                “安静。”野人出声说道。

                那蛊雕便收起了翅膀,停止了喊叫,收起了攻击之势,乖巧听话的站立在野人的身边。

                林沧海跑到了洞口,发现这山洞在一座山峰上面,山峰海拔极高,脚下冷风呼啸,云雾缭绕,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无底深渊。

                林沧海不知道这山到底有多高,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一时间竟然有些犹豫,不是知道自己是不是就这么跳下去。

                好不容易逃跑了,跳下去却摔死了,这种事情林沧海可不愿意干。

                像是看到了林沧海的犹豫,野人出声说道:“能够将蛊雕伤成这样,而且一刀又一刀的刺其脊背,证明此人是骑坐在蛊雕的身上出手------此人实力不凡,这一届的星空学子倒是很让人期待。”

                林沧海一脸吃惊的盯着野人,出声问道:“你知道星空学院?”

                “名满神洲,自然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沧海还是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

                野人转身朝着火堆走去,声音里面有无限惆怅,说道:“星空弃子。”

                --------

                ---------

                有了琉璃镜的保护,李牧羊和千度一路上没有再遭遇什么危险。

                倒是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巨大禽类看到这透明的光罩飞扑而来,结果狠狠地撞击在光罩上面栽倒在地。后来它们对这光罩望而生惧,大多数都飞远不再骚扰。

                不知道是休息得当还是喝了龙血的缘故,千度的精神状态极佳,体内真气不绝,琉璃镜也能够发挥出巨大的保护领域,千度自己也没有丝毫疲态。

                李牧羊就更加省事了,完全是被千度给拖着走,一丝一毫的力气都不用耗费。

                不过李牧羊也不敢松懈,他抓紧时间恢复体力,用《破体术》的内功心法来运行真气,让它们快速的在体内奔走十八大周天十八小周天。幻境之中,步步杀机。谁也不知道他们即将要遭遇什么样的危险和对手。

                不过,一路行来,李牧羊和千度都没有说话。

                偶尔眼神对视,两人都是快速的将目光挪开。

                李牧羊清晰的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

                以前的千度从容大度,做什么事情都泰然自若,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现在的她------很明显掌握不了自己的感情。

                李牧羊也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尴尬,毕竟,他们可是坦诚相对过的人,而且自己还把从钟雨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洗干净给她换上-------除了李思念,他还从来没有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如此接近过。

                李牧羊只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当然,千度那样聪明的女孩子,一定是什么事情都能够想象的到。想要隐瞒谈何容易?

                扑--------

                光罩之上,有着轻微的响动声音。

                李牧羊抬头看去,见到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兽爬在那光罩之上。

                红鼻大眼,粉嫩可爱。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狗。

                因为光罩太过光滑,小狗的身体不停的下滑。那只小狗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于是它拼命的扑动着四只小爪子向光罩的上面爬。

                李牧羊被它的憨态给逗乐了,忍不住笑出声音。

                那小兽瞪大眼睛看到李牧羊的笑,竟然也学着李牧羊微笑的样子‘咯咯咯’的笑出声音。

                简直把人的心都给萌化了。

                李牧羊激动不已,看着千度问道:“能不能让它进来?”

                千度虽然也很喜欢这小兽,但是却面露警惕之色,说道:“琉璃镜是世间神器,风雨不能浸,刀枪不能入。万物不可靠近,就是一片鹅毛落上来也会被弹开---------刚才那些大鸟冲上来都被琉璃镜的反冲之力给撞晕。外力越大,琉璃镜的反弹之力就越强。可是为什么这只小兽却安然无恙看起来什么异状都没有?”

                李牧羊也心生疑惑,说道:“对啊。为什么它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按道理讲,只要它的身体落在上面时,就会对琉璃镜产生压力。这些压力足够把它的身体弹飞出去-------它不仅仅没有被弹飞出去,还能够顺着琉璃镜向上攀爬。实在奇怪之极。”

                李牧羊抬头看向那只雪白小兽,出声问道:“你是什么怪物?跑过来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企图?”

                小兽眨着湛蓝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看到对方也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然后再次咧开嘴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牧羊苦笑,对千度说道:“它会卖萌。根本就没办法审讯它。”

                千度看着小兽,说道:“那就暂且不用理会。它应该是被琉璃镜的光辉吸引而来,等到我们到了那山脚下面收起琉璃镜时,它就自已会离开了。”

                李牧羊叹息,说道:“可惜不能带回去养着,思念一定很喜欢。她一直想养一条宠物狗。”

                千度不说话,心想,李牧羊真是在意自己的妹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提起她来。

                琉璃镜疾速前行,在光罩里面的李牧羊和千度看不到的地方,一条条水流尾随在它们的身后,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窥探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PS:感谢段子王小朋友的万赏。感谢悦悦悦悦Moon小朋友的十万赏,好像已经成为金光闪闪的钻石萌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