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一十九章、星空院长!

            逆鳞 第三百一十九章、星空院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一十九章、星空院长!

                薄雾如纱,红海沸腾。

                陆契机站在后院竹丛,看着远处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红色海潮而久久沉默不语。

                怒江不怒,却自有一股难言的悲壮。

                陆契机心想,正如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水之幻境彻底崩塌,在他们那一行人出来之后,羊师曾经想要入境寻人,可惜幻境之门关闭,再次开启不知是何年何期。

                李牧羊死了!

                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呢,李牧羊就死了。

                在她的心里,李牧羊也不是不可以死的。可是,那一定是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倘若他当真继承那黑龙遗志,想要毁灭人族。那么自己肯定是要与其有一场生死之战。

                可是,李牧羊怎么就那么容易死了呢?

                陆契机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神洲浩大,山河壮美,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前尘往事一场空,万般皆休。

                “唉。”

                陆契机轻轻叹息,然后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嘎吱!

                院门被人推开。

                一身黑色劲装的楚浔站在门口,看着陆契机出声问道:“契机,你要出门?”

                “回家。”陆契机面无表情的说道。

                临时起意,内心深处却又觉得坚定无比。

                她本是为了李牧羊而来,星空种种与她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现在既然李牧羊不在,她也就跟着离开。此地没有她存在的理由。

                甚至这神洲又与其何干?

                “回家?”楚浔眉毛微挑,出声问道:“回哪个家?”

                “天都。”

                楚浔大急,说道:“你要放弃学业放弃星空?”

                “放弃”陆契机若有所思的看着楚浔,说道:“不曾拥有,何谈放弃?”

                “不曾拥有?”楚浔的脸色阴睛不定,出言质问:“你和我们一样,同为星空学子,同在星空读书,说什么不曾拥有?星空愿意招你入校,纳你之才,你便已经是星空之人。你和星空原为一体,现在又轻言将其剥离?星空可曾亏待于你?”

                陆契机若有所思的看向楚浔,轻声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是因为李牧羊而走?”楚浔知道陆契机的性子,婆婆妈妈反而被其所厌,不如直说。“因为李牧羊死了,所以你对星空不再有任何的留恋,宁愿退学归家,是不是如此?”

                陆契机想了想,点头说道:“是。”

                她确实是因为李牧羊而退学,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也不喜欢隐瞒。

                楚浔的脸色更加的难堪,俊逸雪白的肤色抹上了一层浓烈的火焰色。

                虽然他知道自己想的便是事实,但是当陆契机亲口说出之时,仍然如利箭穿心,让人悲伤之极。

                原本以为李牧羊死了,自己和她的关系会更加和睦一些。没有了李牧羊这个‘第三者’的存在,他们又可以恢复未来星空之时的状态。

                他实在想不明白,好好一个姑娘,为何见过了李牧羊一眼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说是爱吧,却又尽然。因为楚浔好几次见到陆契机对李牧羊杀机乍现。以他对陆契机的了解,他知道她对李牧羊是有着敌意的。

                说是恨吧,也不全对。她屡次护着李牧羊,现在李牧羊死了,她竟然因此而伤心欲绝,放弃眼前的一切回到天都。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楚浔眼神灼烈的看着陆契机,声音低沉而哀伤,出声说道:“你说要去西风,我便想着要去西风。你说要来星空,我便想方设法的来到星空。我们为你而来,结果你却-----你却弃我们而去?我们相识多年,相知多年。感情自当非比寻常,为何你却到了星空之后就如变了一个人一般?”

                陆契机注视着楚浔受伤的表情,沉吟良久没有说话。

                “李牧羊已经死了。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都要面对这个现实。幻境塌陷,李牧羊死了,他不可能再回来了。我们必须要继续勇敢的走下去。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理想没有完成。神洲大荒,九国风情,我们说好了要一一体验。难道你现在就要半途而废吗?”

                陆契机秀眉微挑,眼眸微寒,出声说道:“我来是我的事情,你来是你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而不是让别人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顿了顿,双接着说道:“我知道李牧羊已死,我也不曾想过他还能回来。我只是觉得星空无趣,想要离开而已。”

                她抬头看了楚浔一眼,说道:“祝君学有所成。”

                说完,轻抬脚步,身上的白衫猎猎,从楚浔的身边跨了过去。

                楚浔面寒如冰,脸色几多变化,怒声喝道:“陆契机--------”

                陆契机止步,却没有转过身来。

                “你为何如此残忍?”

                “残忍?”陆契机嘴里咀嚼着这个字眼,轻声说道:“我没感觉。”

                “--------”

                香风渐远,佳人远去。

                --------------

                --------------

                悬崖之巅,云海之心。

                一灰袍老者坐在巨石之上,手里提着一根细小的竹竿。

                竹竿小拇指粗细,数尺之长,竹竿之上还有细叶,看起来是老者随手从竹林里面折下来的。

                竹竿稍微向前伸出,灰袍老者闭目养神。

                竹竿下面是万丈悬崖,悬崖底下是红色怒江。

                竹竿上没有鱼线,更没有鱼钩鱼饵。

                老翁却是一幅悠然自得的模样,静等鱼儿上钩。

                羊小虎奔行至此,看到老翁的模样就是一阵气结,远远地作了一揖,出声说道:“院长------”

                “嘘。”老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别吓走了我的鱼儿。”

                “院长。”羊小虎朝着那怒江下面看了一眼,气道:“你就是坐在这里一百年一千年,也休想钓得一条鱼来。上古大贤姜尚虽然以直钩钓鱼,但也无非是炫技取巧而已,他钓得不是鱼,而是人心。院长也要钓人心不成?”

                老者摇头,说道:“不,我来钓鱼。”

                “你就一小竹枝,鱼线鱼钩鱼饵一样没有,如何有鱼咬钩?”羊小虎很是无赖的跑到老者身边坐下,一脸忧虑的说道:“院长,你就帮帮我吧。”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谈过了吗?”院长的视线一直盯着鱼竿,仿佛随时都会有鱼儿上钩一般,说道:“各有都有各人的造化,正如孔离所言,那李牧羊不似早夭之相,定然还活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你且安心,看我钓鱼。”

                “那孔离妖言惑众,说起话来神神叨叨的。他说李牧羊不似早夭之相,我要和他打赌他怎么不肯?他说李牧羊还活着,却又不知道李牧羊到底去了哪里------幻境塌陷,大门紧闭。能不能开都是未知。”羊小虎越讲越急,眼眶里面含着泪水,说道:“院长,李牧羊是我屠龙系最优秀的学生------"

                “最优秀的不是那陆契机和千度吗?”

                “我是说男生里面。”羊小虎解释着说道。“他的悟性极高,而且又极其勤奋好学。虽然暂时实力还不够强悍,但是假以时日,定是我星空学院的翘楚领袖。院长,这样的弟子出事,你心中就不觉得遗憾吗?”

                “遗憾?”灰袍老者点了点头,说道:“确实非常的遗憾。不过,这样的事情每年都有之。学院有学院的规矩,幻境也有幻境的法则。如果这次破戒,以后又当如何处之?再说,现在幻境大门关闭。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你没办法进去,难道星空堂里的那几位就能够进去?”

                “院长,我的意思是说让你老亲自走一趟------”羊小虎一脸尴尬的说道。“幻境之门关闭,别人或许没有办法进去。但是院长可以啊。世间险地,哪里又能够困得住院长呢?”

                “你这书呆子。”灰袍老者怒声喝道:“你没看到我在忙着嘛。”

                “院长-------”羊小虎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倒在老者的身边,表情激动的说道:“为了我星空学子,你老人家就走一趟吧。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今天就跪在此地不起来了。”

                灰袍老者看了羊小虎一眼,说道:“你喜欢跪?”

                “我只是------”

                “那就跪着吧。”老者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个白痴在旁边逗逗乐也是件好事。”

                “----------”

                羊小虎看到院长当真不为所动,难过之极,说道:“院长,在你的心中,是不是每一个学生只是代表一个数字?从一百零七人减至一百零六人,或者从一百零六人减到一百人,或者更少---------仅此而已。”

                灰袍老者脸上的笑容敛去,看着竹竿上的一片绿叶,轻声说道:“我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羊小虎大喜,说道:“那院长何不---------”

                “可事实正是如此。”

                “------------”

                “死一个,那是生命。死的人多了,那便是数字。亘古以来,何曾有变?”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