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四十一章、未来女婿!

            逆鳞 第三百四十一章、未来女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四十一章、未来女婿!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李牧羊在枫林渡口和家人告别踏上远去星空求学的路途时,那时候春光明媚、花红草绿、弱柳拂风、空气里挟裹着泥土的气息,西湖里有游鱼蹁迁。

                此番回到天都,已经是数月之后的时辰,天都的冬天已经降临。树叶枯黄,菊花绽放,冷风凛冽如刀,腊梅在院子里经受风霜,冒出一颗二颗嫩芽。

                公孙瑜和丈夫陆清明站在廊檐下说着话,见到在睛儿的带领下,一个身穿白袍头戴冠玉的翩翩美少年朝着这边走来,两人都有片刻的呆滞。

                眼如星辰,眉如利剑。

                五官如刀削斧劈,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宽袍大袖,在青衫少女的带领下穿过园林,如谪仙下凡,让人惊艳。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他们以前得到李牧羊的消息,都是说此子其黑如炭,奇丑无比。属于那种你看了第一眼就不愿意再看第二眼的类型。

                刚才自报身份的时候,他们夫妻俩心情激荡,只顾着消化内心的喜悦和掩饰彼此的身份,没有特别注意到李牧羊的容貌。

                再说,那个时候就算有心想要仔细看个清楚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李牧羊在幻境之中饱受磨难,出境之后又和不死无常以及怪道人一番火拼,随后便换上一位将士的褐袍跟着数十黑骑一起风雨无阻的奔行了十几天回到天都---------

                担心路上再次遇袭,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和耽搁。每天都是稍作休息吃点儿干粮就立即上路,更不用说沐浴更衣这种奢侈的事情了。

                “太像了。”公孙瑜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朝着他们走过来的美少年,左手紧紧的抓着丈夫的胳膊,声音激动的说道:“太像了。太像了。清明,像极了你年轻的时候。”

                陆清明也是一脸的欣慰,说道:“如松如竹,温润君子。得子如此,人生何求?”

                “清明,这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儿子。我这做娘的--------看着心里真高兴。”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陆清明感叹不已。想起刚才和父亲的那一番对谈,眼神又多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阴霾。

                李牧羊走到陆清明和公孙瑜的身边,双手作揖,深深鞠躬,说道:“让陆叔和陆姨等久了,牧羊实在是心中愧疚。”

                公孙瑜走下台阶,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说道:“不久。不久。饿坏了吧?我们这就吃饭。”

                陆清明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把李牧羊当作自己的儿子来对待。

                “再这么下去,怕是事情就隐瞒不住了吧?”陆清明心中不无担忧的想道。

                经过这一路上的相处,陆清明对李牧羊的性格多少有了一些了解。这是一个外表嘻嘻哈哈但是内心深处极其骄傲又敏感的年轻人。他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但是骨子里又极其的传统和重孝道。一路走来,他无数次的提起过自己的父母,当然,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他的父母就是住在陆府的李岩和罗琦。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原本是陆家长子,因为天生残疾而被陆家舍弃换了一个健康的女娃,他对陆家将是如何的观感?对陆府又将是如何的观感?

                那个时候,怕不再是温情脉脉,而是仇恨和嘶吼吧?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陆清明在心里深深的叹息着说道。

                李牧羊满身的不自在,这个陆夫人-------实在是太过份了。

                哪能这般的拉拉扯扯的呢?

                而且,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完全像是在看亲儿子。不过,李牧羊倒是见过他们的亲儿子,她看那个小胖子的眼神也没有自己那么溺爱。

                李牧羊突然间冷汗嗖嗖,心中有了一个极其荒谬的念头。

                “他们不会是以为--------自己和陆契机是什么不正当的同学关系,把自己当作未来的女婿看待吧?”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越想越是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自己和陆契机是不可能的,可是李牧羊又没办法把这样的话说出来给他们听。

                公孙瑜将全部心思全都放到了李牧羊的身上,拉着李牧羊坐在小几上,然后自己也跪坐在旁边帮他切肉倒酒。

                西风帝国招待贵宾时施行的是分餐制,每个人都有一张小案,案上摆着肉食酒水等事物。

                陆清明坐在李牧羊对面的小几上面,看着跪在李牧羊那边忙活的妻子,轻声说道:“小瑜,让牧羊自己来吧-------你这样他都不自在了。”

                李牧羊赶紧端起酒杯,说道:“陆叔,我敬你一杯。”

                陆清明端起酒杯,遥举之后和李牧羊一同饮尽。

                父子同席饮酒,却又难以相认,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看到李牧羊喝过酒后嘴角的酒渍,公孙瑜赶紧取了丝帕帮李牧羊揩去酒渍,说道:“空腹喝酒易伤身,赶紧吃点东西垫垫。”

                李牧羊真是欲哭无泪。

                心想,他们一定是将自己当作未来女婿看待了。

                万一他们向母亲提亲,怕是父母都不会反对。

                不行,一会儿回去就得和父亲母亲打声招呼,无论如何都得硬着头皮拒绝--------

                公孙瑜突然间想起什么,伸手招来一个麽麽,在她的耳朵边悄声耳语了几句。

                那个麽麽看了李牧羊一眼,转身迅速离开。

                等到再次返回时,身后还跟着一个双手举着托盘的小丫鬟。

                丫鬟跪在地上,将托盘举到公孙瑜的身边。

                公孙瑜将托盘上的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一块环型玉诀,将其递给李牧羊说道:“一直觉得少了点儿什么。现在才想起来,牧羊腰间少一件挂饰。这块玉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现在把它赠送给你。牧羊把它挂在腰间,就当是一个饰物吧。”

                “-----------”

                李牧羊的心冰凉冰凉的。

                这是在下聘礼了吗?

                ------------

                ------------因为天气寒冷,所以人们习惯性的早早吃过晚饭,泡了个脚后窝在被窝里睡觉。

                因为母亲生病的缘故,这些天一直没有什么胃口。

                父亲还在前院值班,李思念将中午剩下的鸡汤热了热,然后端到母亲罗琦的床头。

                罗琦摇了摇头,说道:“思念,你把鸡汤吃了吧。不要浪费了。我没有胃口。”

                “母亲,你就吃一点吧。”李思念看着母亲消瘦的面孔,心里难受的不行。不过,外表上却没有任何的异常,和往常一般古灵精怪的模样,笑嘻嘻的说道:“我可不敢喝汤了。再喝汤就要胖成猪了。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比之前胖了许多?”

                罗琦一脸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笑着说道:“胖些好。胖些健康。”

                “哼,我才不要胖呢。胖了就不好看了。我今天和小心见面了,她比在江南的时候还要瘦一些。脸蛋就跟那瓜子似的。可漂亮了。”李思念撅着小嘴说道。

                果然,听到李思念提起崔小心,罗琦来了一些兴致,声音虚弱的问道:“今天又和小心去哪里玩了?”

                “今天去了灵鹫寺,那里面有好多鸟儿,可漂亮了。母亲,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看。”李思念一脸笑意的说道。

                “好。”罗琦点头,说道:“要是你哥也在的话,咱们一家人就一起去看。”

                李思念的心脏有种被人攥紧在手里的感觉,笑着说道:“母亲,我和小心已经约好了,明天一起去千佛寺给哥哥祈福。听说千佛寺的菩萨可灵验了。我们俩诚心去求,菩萨一定会把哥哥送回来的。”

                “这是好事啊。”罗琦点头说道。“为显诚心,明日我跟你们一起去。”

                李思念大急,说道:“母亲,去千佛寺路途遥远,你的身体又不适,怎么能行远路呢?你放心吧,我和小心去一定会把哥哥求回来的。”

                “走几步路算什么?要是能够让你哥哥回来,就是让我爬过去也行。”罗琦一脸坚定的说道。

                “母亲---------”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罗琦无比固执的说道。“我的身体不碍事。咱们早点儿向菩萨许愿,你哥哥也能早点儿回来不是?”

                “那你先把这碗汤喝了。”李思念把汤碗送过去,说道:“不然我可不许你去。”

                罗琦这次不再拒绝,端起汤碗就咕咚咕咚的把一碗汤给喝了下去。

                “这下可以去了吧?”罗琦满脸期待的看着女儿问道。

                “可以。”李思念只得点头同意。心想,母亲得的病是心病,倘若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或许对身体有好处。

                李思念又陪着罗琦说了一阵子话,看到罗琦昏昏欲睡,就服侍她睡下,吹灭了灯走出房间。

                站在廊檐下面,看到窗前站着一位身穿白衣的俊美少年。

                李思念一脸戒备的模样,暗自蓄力于拳,出声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夜闯陆府。不想活命了吗?”

                (PS:感谢克里斯骐小朋友的十万赏,成为我们近卫军的第三十六位萌主。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