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五十二章、桃红柳绿!

            逆鳞 第三百五十二章、桃红柳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五十二章、桃红柳绿!

                电光火石!

                也只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快得只能够让人眨一下眼睛。

                等到他们发现尘埃落定,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地时,却发现崔小心已经躺倒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不会吧?”李思念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她把李牧羊拉过来,原本就是希望李牧羊能够和崔小心更加亲近一些。她清楚哥哥对崔小心的感情,也知道崔小心当年的离开对哥哥而言意味着什么。

                原本自卑封闭的少年,在遇到一个女孩子之后燃起了内心深处隐藏的激情和奋发向上的动力。他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的优秀,希望自己能够离那个女孩子更近一些,近到足够和其匹配。

                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孩子实在是太过卓越,身世又太过显赫,即便他拼尽全力也仍然遥不可及。

                有些事情不是你足够努力就能够梦想成真的。

                布衣少年想要娶世家豪门的女郎,这是多么艰难的一桩事情啊?

                更何况要娶的是崔家的女郎。

                她嘴上说让李牧羊保护着自己,实际上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保护,她希望李牧羊能够近距离的保护崔小心。

                当然,那只是一个未雨绸缪。

                没想到的是,就像他们俩人是已经配合好了似的,崔小心一脚踏空,其它人都反应不及,然后他们没羞没燥的当众拥抱在一起。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好朋友好闺蜜出现什么事故,因为这种危险是任何人都不可控的。

                但是,看到将崔小心搂在怀里的是自己最爱最爱的哥哥。她样的结果又是她能够接受的。

                “这是什么情况?”

                宋洮的眉毛微拧,审视着一脸惊慌地抱着崔小心的李牧羊。这小子是有心还是无意?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

                一个小小的马夫而已,即便他是有心为之,又能够怎么样呢?

                难道崔家会允许将自己家里的‘明月’嫁给一个无名小子?

                倘若让崔家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怕是这小子就要倒大霉了。对于崔家而言,碾死这种没权没势的小人物和摁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一掌下去让他人间蒸发,任谁也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护卫们纷纷围拢过来,却又不敢太过靠近。

                崔小心千金之躯,岂是他们这些下人可以染指的?

                桃红和柳绿也终于反应过来,桃红眼眶湿润的奔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石阶之上,急声喊道:“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

                柳绿也奔到跟前跪了下来,惊慌失措的说道:“小姐,柳绿该死,柳绿该死,请小姐重罚-------”

                倘若崔小心当真摔倒下去,脸上刮花了或者身体哪里摔断了,更糟糕的是直直的就朝着这百步天梯向下滚落-------她们这两个贴身丫鬟非要被杖罚而死不可。

                这就是她们的命运。

                即使小姐被人救了下来,如果身边的管事向家里报告一声,她们俩个也要被重重惩罚。所以她们又急又怕,赶紧就跪倒在崔小心的面前求饶。

                崔小心脸色苍白,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将自己救下来抱在怀里的李牧羊。

                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她确定在今日以前自己从来都不曾见过。

                也是一张平凡的脸,平凡到掉落在人群中就会被忽落不见。

                可是,却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名字呼之欲出,却又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到底是谁呢?是以前见过的什么人吗?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李牧羊也同样在看着崔小心。

                清彻明媚的眼眸、翘挺可爱的鼻翼,吹弹可破的肌肤,红润娇艳的小嘴--------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过去。

                他呼吸的是崔小心呼吸出去的热气,他听到的是崔小心激烈的心跳。

                他就这么抱着她,就像无数次梦中的场景一样。

                宋洮走了过来,看着崔小心说道:“小心,你没事吧?”

                崔小心这才将视线从李牧羊的脸上转移,看着宋洮说道:“我没事。谢谢三哥。”

                宋洮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

                然后,他一脸笑意的看着李牧羊,问道:“怎么称呼?”

                “李目。”

                “李目。”宋洮伸手拍拍李牧羊的肩膀,一股大力传来,李牧羊不敢反抗,用身体之躯去硬扛,膝盖一软,差点儿没有栽倒在地上。

                当然,宋淘也只是试探而已。见到李牧羊的身体里面没有任何反击的力度,也就顺手将他的肩膀给拿住,使他不至于当场跪倒。

                “眼疾手快,手脚敏捷。比那些废物要好用多了。小伙子你很不错。”宋洮笑着说道。“谢谢你救了小心。你可能意识不到你自己刚才做了一件什么事情。我会着人赏你一百金币。会干事的人,就是应该得到赏赐。”

                周围的护卫们眼睛发红。要知道,他们一年的薪水可都没有这么多啊?

                心里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他们也跟在崔家小姐的身后就好了。便宜占了,钱也拿了。世间哪有如此好事?

                “不用------”李牧羊出声说道。

                “不用?”宋洮眉毛微挑,眼神玩味的看着李牧羊,说道:“什么不用?是不用谢谢?还是不用赏赐?”

                “我是说-----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用赏赐。”李牧羊抬头看向宋洮,出声说道。一百金币对普通人而言不是一笔小数字,倘若自己当真只是一个马夫的话,那就更是一笔天文数字。可是,对现在的李牧羊来说,那却是可有可无的。

                “是你应得的。你就不用推辞了。”宋洮强硬的说道。他的视线看向李牧羊抱着崔小心的双手之上,说道:“不过,你的这双手还好吧?”

                李牧羊一愣,瞬间便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他的这双手自然是极好的。但是如果再不知趣的话,就会被他给砍了下来。那个时候就不好了。

                李牧羊心潮起伏,热血上涌。

                终究还是把崔小心放了下来,拾起地上掉落的包裹退立到一边。

                “小心,不碍事吧?”宋洮上前搀扶着崔小心,然后冷冷地扫了桃红柳绿一眼,冷声说道:“你们这两个蠢婢,还不快爬起来扶着小姐?”

                桃红和柳绿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崔小心。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崔小心双脚落地,身体还有些酥麻。

                那是刚才过于危险而被吓的,倘若当真就这么沿着台阶滚落下去的话,怕是自己不死也要摔成残疾了。

                她等到心情稍微平静,然后走到李牧羊的面前,对着李牧羊深深鞠躬,说道:“谢谢李目先生,倘若不是你伸手相助的话,小心现在已经遭殃。这份恩情,小心定会铭记在心。它日如有所需,让思念通知我一声,或者你直接去崔府找我。我定会回报此番情义。”

                李牧羊面无表情的看着崔小心,沉声说道:“谢谢小心小姐。刚才宋少爷已经赏赐给我一百金币。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多了。”

                “那是他赏给你的。这是我赏给你的。不可一慨而论。”崔小心固执说道。“切记我说过的话。”

                “是。我记下了。”李牧羊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李思念走了过来,伸手握紧崔小心的手,问道:“小心姐姐,你没事吧?”

                崔小心抿嘴轻笑,说道:“谢谢思念。幸好你让李目先生跟在身后保护自己。要没有这一出的话,我怕是就要滚落下去了。”

                “不会的。”李思念笑着说道。“就算他不出手,我也是要出手的。原本我也想着要救人的,就是被他给抢了而已。”

                崔小心知道李思念的跳脱心性,笑着说道:“那下次再让你来救。”

                李思念连连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太危险了。可不能再有下次。从现在开始,我就在身后陪着你。一步也不远离。”

                “那就谢谢思念了。”崔小心笑着说道。

                崔小心李思念手牵着手走在前面,桃红柳绿紧随两侧。

                宋洮跟在身后护卫,看到李牧羊和他并肩而行,眉头细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不过,这终究只是小事一桩,他不愿意把人赶走,那样只会在两个女孩子而前失了风度。

                “李目是哪里人啊?”宋洮主动和李牧羊问话。

                “江南人氏。”李牧羊出声回答。

                “哦?思念小姐的亲戚?”

                “是的。”李牧羊做出一幅善言谈的木讷模样。

                “好好做你的马夫,这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宋洮笑着说道。“思念小姐的父亲当年也和你一样,是为人赶车来着。但是后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娶了公孙家小姐的丫鬟-------”

                李牧羊的拳头握紧。

                李思念的父亲李岩同样是他的父亲,父亲也确实是因为给公孙夫人做车夫而娶了同样给公孙夫人做婢女的母亲为妻。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而且父亲母亲是夫妻恩爱的典范。但是,从宋洮的嘴里说出这句话时,他明显的看到轻蔑和嘲讽的味道。

                “思念和小心交好,倘若你一直能够给思念做车夫的话,或许也有机会娶到小心的一个丫鬟也说不定-------桃红和柳绿都很不错,怎么样,你更喜欢哪一个?”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