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五十七章、不做和尚!

            逆鳞 第三百五十七章、不做和尚!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五十七章、不做和尚!

                “牧羊同学应该不喜欢吃素食吧?”崔小心就那么云淡风轻的说道。

                就好像她所说的那个李牧羊就在对面,只需要稍微抬头就能够眼神对视。

                一石惊起千层浪,一语惊破有心人。

                李牧羊正看着眼前的食物发呆,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却想的是以前和崔小心相处的点点滴滴。

                “烂泥上面之所以能够开出鲜花,这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它表面上微不起眼,其实内部有着丰富的可以提供鲜花生长和绽放的能量——————”

                “李牧羊,争争就能赢,试试就能行,你不能就这样放弃——————-”

                “这道题还有另外一种解法,但是看了你的解法之后,已经不需要了————————”

                ——————————-

                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漫长,甚至可以说相当的短暂。

                但是,每一个瞬间都能够让李牧羊记忆深刻。

                因为正是她把李牧羊从寒潭冰窟中拉扯出来,因为正是她陪伴着也见证着李牧羊这滩烂泥绽放出动人的花朵。

                李牧羊时常会想,假如在那样一个关键的时间,没有崔小心这样一个关键人物的话,他当真能够做到那种程度吗?他会为了那原本都不敢想象的梦想去努力吗?

                如果没想着跟崔小心一起去西风大学,他就不会考出西风第一的成绩。

                如果没有西风第一的成绩,或许就不会被星空学院录取。

                如果没有被星空学院录取,他就不会那般的引人瞩目,也不会在路上发生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

                如果没有崔小心,他会不会就那么永远的沉沦,甚至永远都没想过要去翻动一下逐渐腐朽的身体?

                李牧羊正触景生情的时候,听到崔小心的问题后不由得一愣。

                李牧羊?

                难道说,崔小心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红袖的易容技巧天下无双,就连声音都已经发生改变。而且自己在星空学院苦修半载,身高体格也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李牧羊呢?难道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不对,这里面有诈。她是故意套话,想要让自己主动表明身份——————-以自己对崔小心的了解,她倘若知道自己是李牧羊的话,定会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或者无人知晓的场合揭开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不会像现在这般当着丫鬟和马夫的面说起这件事情——————除非她对自己有什么歹念。不然的话,她是不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人前。从她远赴千佛寺为自己祈福就知道她的心思了。”

                李牧羊抬头看向崔小心,崔小心也正眼神明丽又坚定的看着自己。漆黑的眸子闪闪发光。

                “你就是李牧羊。”崔小心的眼神里传递出这样的信号。

                其它人也满脸震撼。

                要知道,李牧羊是天都的名人。

                崔照人是天都的风云人物,而李牧羊却杀了崔照人,那就是杀了风云人物的风云人物。

                据说崔家一直想要报复,崔家一方的势力更是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而另外一个和崔家不太对付的陆家却又跑到江南城接走了他的家人,因为这个,崔陆两家大大小小发生过十几次的矛盾。

                能够同时牵动着崔家陆家这两个庞然大物的敏感人物,怎么会不被人知悉?

                更何况这个房间里面除了李牧羊一人,其它人都是崔家的内部人士。即使他们身份卑微,也能够感受到崔家对李牧羊的态度是多么的激烈痛恨。

                “李牧羊喜欢吃鱼,不喜欢吃素食。”李牧羊强行压住内心的悸动,出声说道。

                “你很了解他?”

                “时常听思念小姐说起。”李牧羊尽量的保持情绪的平静,而且言语简洁,不能让崔小心从他的话里面找到更多的破绽。

                他一直都很清楚,崔小心是一个秀外惠中的女孩子。聪明睿智,心思细腻之极。

                她的名字叫做‘小心’,是提醒自己小心谨慎,更是在提醒别人要小心谨慎。

                无论如何,李牧羊现在是打死不承认自己就是李牧羊。

                “以前没听说过李牧羊有什么堂兄表弟这样的亲戚。”崔小心说道。

                李牧羊腊黄的脸上浮现一抹淡笑,说道:“我们是远房亲戚。很多年都不相往来。倘若不是李叔一家到了天都投靠陆府这座大靠山,大抵我的家人也不记得我们还有这样一门亲戚吧。”

                崔小心撑着下巴的手掌终于挪开,有气无力的说道:“大家用餐吧。”

                说完,自己率先提起筷子开动起来。

                李牧羊跟着吃了几块用豆腐做成的素鸡,然后抬头看着崔小心,问道:“崔小姐也认识李牧羊吗?“

                崔小心眉头微皱,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主动和自己搭讪。

                她用绣帕擦拭嘴角,说道:“我们是朋友。从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朋友的影子,所以忍不住出声询问一声。”

                “原来如此。”李牧羊点头说道。

                李牧羊猜测的不错,崔小心也确实只是想要诈上一诈,看看面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马夫。

                她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影子,他的存在让自己的心境有一些起伏。

                但是,影子过于模糊,情绪波动也无迹可寻。

                既然面前这个男人不是李牧羊,她也就失去了和其说话的兴致。

                崔小心不再说话,其它人也就不敢说话。

                所有人都沉默吃饭。

                李牧羊的肚子倒是真饿了,而且这千佛寺的素斋味道还相当不错。李牧羊吃完一盘之后,又唤来小和尚又帮他装了一盘。

                崔猛也饿,但是因为有自家小姐在旁,他只能强装斯文,小姐吃一口,他才跟着吃一口,一块蘑菇都要咬上好几口才吞下去。像他这样的大块头,如果晚上没有加食的话,怕是很快就要饿得受不了了。

                崔小心吃的少,她的两个丫鬟桃红和柳绿也吃得少。两个丫鬟吃饭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抬眼打量李牧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牧羊刚刚放下筷子,就看到李思念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

                崔小心起身迎了上去,出声问道:“思念,怎么了?”

                “他们想让我做和尚。”李思念火气未消,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股子的怒气。“老娘还想着要嫁一个如意郎君呢,谁想着要去做和尚啊?”

                “什么?”崔小心大惊。“妙心大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不信你问他们。”李思念坐到崔小心的案几前面,说道:“我先吃点儿东西。刚才我还在陪着几个老和尚喝茶呢,就听到他们对我说这个,一口茶水倒灌,差点儿没有把我给呛死——————-”

                李思念正在狼吞虎咽的时候,妙心主持带着一群老和尚追了过来。

                “思念小主,思念小主——————-你听我们把话说完,你听我们解释,我们并非无端放矢————————-”妙心一脸焦灼的看着李思念,出声说道。

                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千佛寺的老和尚们诱惑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来做和尚,外人会怎么想?

                他百岁高龄,德高望重,外界倒还不会把他给想成什么坏人。

                但是,千佛寺的形象可就要毁掉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把这桩因果给解了方是妙事。

                “我不听我不听。”李思念拼命摇头,拉着崔小心的手说道:“小心姐姐,我不想要做和尚。我不想剃光头,我也不想穿那么难看的衣服,我也没有天天吃斋食,我要吃烧鹅,我要吃松子鱼,我还想吃烤羊腿——————我还没有恋爱过呢,我要谈好多场恋爱。”

                “————————-”

                李思念每说一句话,跟在妙心后面的老和尚都要皱一次眉头。

                杀生也就算了,情缘未了,六根也不得清净。

                可是,说来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偏偏可以点亮出那数百盏的佛灯,让千佛寺多年沉静的铜钟无风自鸣呢?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妙心双手合什,出声说道。“佛不在表像、不在言语,而在骨血,在内心。”

                顿了顿,又看着李思念一脸的和蔼笑容,出声说道:“小姑娘之所以说这些,也只是想要打消我们的追逐劝说。我们岂会被表象所蒙蔽?”

                李思念真是有些害怕这个妙心老和尚了,她站了起来,对着老和尚深深鞠躬,说道:“大师,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人,想要你们保佑我哥哥平安归来。但是你们不能拿这个来要求我也成为你们佛家人吧?要不这样,我也不向你们提要求了。我不向菩萨许愿了,我哥哥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我也不勉强你们帮忙——————咱们两清了好不好?”

                李思念眼眶微红,满脸的委屈,语带哭音的说道:“我不想做和尚。”

                (PS:感谢死仁小朋友的万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