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六十九章、陆家家主!

            逆鳞 第三百六十九章、陆家家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六十九章、陆家家主!

                喝了鸡汤,吃了肉饼,李牧羊胃里的饱嗝还没有来得及打出来呢,罗琦就已经麻利的收拾好了残羹冷炙,将洗净的水果和温好的梅酒放到窗台边沿。

                她推着想要帮忙的李牧羊坐到椅子上,说道:“来,坐下来陪你爸喝上两杯。你爸之前就一直说,儿子长大了,父子俩还没来得及喝杯酒就出去读书了。以后相见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之前盼着你回来过年,结果突然间就传来那样的消息-----”

                罗琦的眼眶泛红,说道:“你说这要是回不来,他连杯酒都没机会陪你喝。”

                李岩皱起眉头,沉声说道:“大好的日子,说这些做什么?儿子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就是。我哥不是好端端的?说我哥哥回不来的人是别有用心,我哥活蹦乱跳的回来就是打他们的脸-----”李思念也帮着帮腔。

                罗琦狠狠地瞪了这父女两人一眼,说道:“我这不是感叹一下吗?你哥哥好不容易回来,我心里高兴。”

                “高兴你还哭?”

                “你这死妮子,我还不能说话了是怎么着?”

                李牧羊很是享受这温馨的一幕,李思念和母亲罗琦吵吵闹闹的就像是在江南城的时候一般。

                游子出门在外,对家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思念。就算是以前极不耐烦的母亲唠叨,此时听起来也犹如天籁。

                从温水里持起酒壶,给父亲李岩倒了一杯梅酒,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酒杯说道:“父亲,我敬你一杯。让你担忧了。”

                “说什么话?”李岩不善言谈,平时只知道默默付出,一句关心的话都说不出来。但是,在李牧羊病重的那些年里,无数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都能够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正在忙碌。他不会哭泣,不会抱怨,甚至连声音都很少发出来,却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对李牧羊的情感。

                看到那个男人在身边,李牧羊才能够真正的安心。他知道,父亲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李岩端起酒杯,父子俩的酒杯重重的碰在一起。

                李岩仰头一饮而尽,李牧羊亦是如此。

                相对而笑,心意尽知。

                一壶梅酒喝了一半,父子两人还没有尽兴,外面叩门声音响起。

                罗琦用脚尖踢了李思念一下,李思念翻了个白眼,放下手里的柑桔朝跑出去开门。

                “人家都说女孩子要娇养,外面风大雪大的,你们就不怕我冻坏了?”李思念跑到门口,转身对着母亲抱怨。

                “这么几步路就能够把你给冻坏了?”罗琦就想冲上去撕这丫头的嘴,说道:“赶紧去开门,别让人家等久了。”

                “哼。这种事情就应该让我哥哥去。”

                “你没看到他在喝酒吗?”

                “你没看到我在吃柑桔吗?”

                李思念一边抱怨,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很快的,院子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罗琦侧耳听了听,赶紧站了起来,对李岩说道:“李岩,快出来迎接-----是陆叔来了。”

                陆叔也姓陆,跟在陆行空老爷子身边多年。以前是陆家的大管家,整个陆家大小事务都由他来管理。后来年纪大了,选择了更加年轻力壮的人来处理这些事务,他退居二线,只为陆行空老爷子一个人服务。

                但是,整个陆府前后院的人都对这个老人极其尊重。包括陆清明和公孙瑜这两位少主人在内,见到他时都称其为叔。

                老人家平时都在陆老爷子身边服侍,这个时候主动找上门来,自然不是寻常之事。

                李岩大惊,来到陆府多时,知道陆叔其实很多时候是可以代表着陆老爷子的。陆叔亲至,那就是这陆府的一家之主亲至。

                虽然他们家深受陆清明公孙瑜这两位旧主的照顾,但是陆老爷子可从来没有和他们有过任何接触。那位传说中的人物,可不是寻常人可以接触得着的。

                于是,夫妻俩人快步朝着院门外迎了过去。

                陆叔正在和李思念聊天,老人家看起来非常喜欢李思念的模样,笑着说道:“思念小姐越长越漂亮了,个头也高了一些,都说江南的水土养人,看来我们天都的水也不错嘛---------”

                “陆爷爷,天都的水土当然好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契机姐姐这样的大美人呢?”李思念一脸天真的说道。自从到了天都之后,她对这种迎来送往的场面话真是越说越顺溜了,甚至比父亲李岩母亲罗琦还要更加的游刃有余一些。

                陆叔哈哈大笑,说道:“你叫我陆爷爷,叫家主也叫陆爷爷-----我们俩人怎么分得清哟?”

                “那我以后叫你小陆爷爷,叫家主大陆爷爷?”

                “你怎么就知道家主比我大了?”

                李思念的脑袋凑到陆叔面前,压低嗓门说道:“从面相上看出来的。”

                陆叔再次开怀大笑,百般满足的满意。

                陆行空功力通玄,早已踏入枯荣境,容貌返老还童,一点儿也不显老。从外貌上看过去,陆行空和陆清明的年纪都相差不大的模样。

                但是,李思念却偏偏这般故意歪曲事实,简直是让陆叔心里跟喝了蜜一样的甜滋滋的。

                “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陆叔伸手抚摸着李思念的脑袋,一脸溺爱的说道。

                李岩和罗琦迎了出来,两人恭敬的向陆叔行礼,李岩说道:“陆叔,快请进屋喝茶。天寒地冻的,你老人家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让人招呼一声不就得了?”

                “我这是请贵宾来了,自然要做足礼数。”陆叔一脸笑意的说道。

                “陆叔要请的贵宾是?”

                “牧羊少爷在吧?”

                “李牧羊------他在。”罗琦有些紧张的看着陆老,说道:“陆叔,您找牧羊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我找他,是我代家主来请他过去聊聊。”陆老笑着说道。

                “----------”罗琦和李岩对视一眼,心里都有种极其慌张的感觉。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李牧羊跟在老人身后,看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前院的梅园走去。

                大雪纷飞,白雪已经将眼前的飞檐灰瓦全部覆盖。整个世界一片莹白,不用灯笼也可视路。

                李牧羊的心里有些忐忑,因为他将要去见的是整个帝国都极有影响力的人物。

                陆行空,是这个帝国的最强者之一。他的名字如雷灌耳,就是远在江南的时候就时常听人听起。

                “陆行空又打跑了大武国人,听说杀敌十三万-------”

                “陆行空进入了枯荣境,据说可以长生不老--------”

                “陆行空架空皇权,是个奸臣--------”

                ---------

                以前,他觉得自己和那个人遥不可及,对于他的故事也只是当作话本小说来听。

                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够和其面谈。

                “他要见自己,要和自己聊什么呢?”

                “因为自己救下了他的独生女儿,所以他才要亲自来感谢自己吧?”

                “他知道我是李牧羊,应该不会把我交出去吧?肯定不会,如果他要是把自己交出去的话,就没必要一直护着自己的家人-------可是,听说他现在压力极大,就连皇帝都在找他的麻烦,万一扛不住------”

                ----------

                李牧羊边走边思考,等到前面的老人停下脚步,对着他微笑说道:“牧羊少爷稍等,我进去看看老爷忙完了没有。”

                “谢谢陆爷爷。”李牧羊也学着李思念叫他爷爷。卖萌耍宝讨老人欢心这件事情,没有李思念干得更漂亮了。自己只需要有样学样就行了。

                陆老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推门走进一间木屋。

                李牧羊呆滞当场,难道是自己长得不够可爱吗?

                很快的,陆老就退了出来,笑着说道:“牧羊少爷,快请进去吧。老爷在等着你呢。”

                李牧羊推门进屋,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天气寒冷,屋子里面正烧着炭火呢。

                消瘦的脸颊有几分坚毅、浓密的眉毛竖起如剑、眼神犀利而具有穿透力,仿佛一眼就能够看清人的五脏六腑。

                这是李牧羊对这个权倾天下的老人的第一印象。

                老人身穿一身简朴灰衣,正坐在窗前的茶台前泡茶。

                当李牧羊进屋时,他手里的动作没有停顿,一双如鹰般的眼睛却朝着李牧羊所站立的位置扫了过来。

                凝神静视,沉默不语。

                室内落针可闻,只有茶水潺潺如小溪。

                李牧羊开始紧张起来,面前这位可是枯荣境的高手啊。

                万一他要是对自己有什么歹心,怕是挥手就将自己给拿下了。

                可是,自己才救过他的儿子-----他为什么这般的看着自己啊?

                良久。良久。

                陆行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示意李牧羊坐在他的对面,笑着说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刚才喝过-----”李牧羊出声。被这样一个老人盯着,总觉得呼吸都不顺畅走路都不自在了。

                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这句话有歧义,便解释着说道:“刚才喝过酒,现在可以陪你喝杯茶。”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