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章、一声爷爷!

            逆鳞 第三百七十章、一声爷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章、一声爷爷!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陆行空将一杯清茶放至李牧羊面前,然后做了个请茶的手势,笑着说道:“今年的雪要比往年更大一些,从千佛寺归来,路上应该不太好走吧?”

                “是不好走。”李牧羊一点儿也不奇怪这位老爷子为什么知道自己才刚刚从千佛寺归来,怕是这整个天都城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他的耳目吧?“风大雪大,去时的道路都被大雪淹没了,只能够靠探马不停的在前面探路方可前行。”

                陆行空点了点头,说道:“都说瑞雪兆丰年,看来今年西风的老农们会有一个好收成。”

                李牧羊点头,说道:“希望如此。”

                心里却觉得奇怪,这陆行空用日理万机来形容都不为过。位重权重,每日要处理的文牍事务怕是有千百件,却偏偏把自己邀来说这些闲话。

                听说高人说话字字都有玄机,难道说,他表达出了某种自己还没有想明白的意图?或者他已经表达了对谢意自己却没有听出来?

                陆行空端起茶杯,仔细的品尝着杯子里的香茗,沉声说道:“这场见面应该更早一些。”

                李牧羊笑,说道:“陆老不要太过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陆叔和陆姨已经谢过我了。再说,家父家母还有幼妹都靠陆家照拂,如果没有陆家伸手援助的话,恐怕家人将遭遇宵小暗算,性命难保。这份恩德牧羊铭记在心,莫齿难忘。”

                陆行空抬头看向李牧羊,似笑非笑,说道:“你当真感谢陆家?”

                “千真万确。”李牧羊一脸郑重。

                陆天空凝神打量着面前的李牧羊,心里轻轻叹息。

                “这就是自己的孙儿,是被自己送出去的孙儿。当年身如焦炭几无生机的初生儿,却已经成了眼前这位白衣飘飘美少年————————天意弄人啊。”

                陆行空看着李牧羊,笑着说道:“希望以后不会有悔意。”

                “怎么会有悔意呢?”李牧羊以为陆行空是在怀疑自己的真诚。

                他放下茶杯,退到一侧对着陆行空所在的位置深深磕拜下去。

                陆行空坦然受了这一拜,说道:“我是你的长辈,这一礼我倒受得。”

                李牧羊不明其意,抬头说道:“即是长辈,又有阖家救命之恩,自然受得。”

                李牧羊磕拜之后,重新跪坐在蒲团之上,看着陆行空说道:“有一事我想不明白。”

                “什么事情?”

                “为何陆老会保下我李家?”李牧羊出声问道。

                “为什么?”陆行空眼神狐疑的打量着李牧羊,以为被他发现了什么。但是看到他一脸的坦然,不像是知道真相的模样,便笑着答道:“你可知道许达将军?”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李牧羊一脸的苦笑。

                他登上楼船的时候,只是一个懵懂学子,并不知道被监察司缉拿的重犯许达也在船上。更不知道崔照人身负皇命,一心想要将战火从边关引到京都。

                自己机缘巧合下和崔照人发生冲突,又被那头该死的黑龙附体,竟然一不小心就把崔照人给杀了——————-

                虽然李牧羊很不愿意接受诛杀崔照人的罪名,因为那个时候的李牧羊还没有和龙王的眼泪进行融合,他是在失去意志的情况下被黑龙龙魄操纵身体行此杀招。

                他愿不愿意承认不重要,落在大江上的人可都是亲眼看到自己将崔照人给斩了。

                这样一来,崔家的仇恨便落在了李牧羊的身上。皇室的怒火也同样的落在李牧羊的身上。

                在这种危急时刻,陆行空却愿意站出来力保李家,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什么隐藏的秘密?

                李牧羊知道许达,知道自己是因为无意间救下了陆行空的手下爱将许达将军,所以陆家才投桃报李,强行将李家以及自己给保护下来。

                可是,李牧羊不相信事情是如此的简单。

                李牧羊并不怀疑陆行空的铁血和情义,也不怀疑他对那些为其用命的将士的深厚感情。但是,归根结底,他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政客。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是懂得取舍。

                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刚柔并济的道理?

                陆家和崔家是世仇,现在又因为左相之位而争得面红耳赤。

                陆家可以不给崔家面子,这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是你们想要杀人作恶在先。

                但是,陆行空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在西风君主楚先达屡次提出要严罚杀人凶手李牧羊,将其以叛国罪来处理的时候,却被陆行空给强行顶了过去——————

                在面对崔家和皇室的联合夹击下,他仍然行此险招,无疑是将矛盾激化。这样看起来极其不理智,也不符合陆家的利益。

                可是,陆行空仍然这么做了。

                要知道,李牧羊行的可是大罪啊。

                崔照人不仅仅是崔家的崔照人,而且是西风帝国的崔照人。他是西风君王的心腹人物,是帝国监察司的一把手。

                这样的人被李牧羊给一剑杀了,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天都的热门议题。

                李思念人在天都,自然是将这些情况给打探得清清楚楚。

                李牧羊远在星空的时候便听说了一些事情,回来之后又听母亲和思念给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更是惊得脊背生寒,暗呼侥幸。

                要是陆家没有顶得住这压力,李牧羊被以叛国罪处罚,他躲在星空学院可以暂时保住一命,但是自己的家人却都是叛国者的家属——————那个时候,谁还能够保得住他们?谁又敢站出来保他们?

                也正是因为知道事情凶险,行之极难。所以李牧羊又开始思考,陆家为什么这么做?

                仅仅是因为自己救下了一个许达将军?

                或者说,一个许达将军能够让陆家不惜和崔家撕破皮和皇室掰腕子?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成熟的上位者所行使的手段。

                “许达出身布衣,是我一步步给提上来的铁血将军。以前他是我的先锋,也不知道在战场上替我挡下多少明刀或者暗箭。我视其为子,你救下许达,便是我陆家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岂能不报?英雄的家人,又怎么能够不尽力尽力相护?”

                “再说,你的母亲罗琦和小瑜姐妹情深,得知你们家的情况后,小瑜远赴千里,亲自赶到江南把你家人给接到天都。竟然已至天都,我们自然要护住你们一家人周全。不然的话,天都人将如何看待我们陆家?天都人将如何看待我陆行空?”

                “是这样吗?”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怎么?你不相信?以为我另有所图?”陆行空膺目一挑,出声问道,表情略显不悦。

                李牧羊慌忙道歉,说道:“牧羊并无此意。只是————-想到此等大恩大德,不知以何来报答才是。因为牧羊所行之事,将陆家给拖入如此险境。牧羊心中愧疚之至。”

                “何愧之有?”陆行空大笑,出声说道:“倘若你见死不救,任由他们屠杀国之栋梁,这就是侠义之道?星空应该没有教你们如此行事吧?”

                “情义为先,这是星空存在的意义。”李牧羊连忙替星空学院解释,说道:“我并不后悔自己所行之事。如果再有一次——————-我仍然会这么做的。”

                虽然上一次不是自己做的,但是下一次,李牧羊怕是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激烈对抗状态下,为了活命也只好做一回屠夫了。

                “既然不悔,又何需愧疚?”陆行空出声劝慰着说道。“因为此事,倒是让你们有了牵连,陆李两家合二为一,融合为一体——————-难道这样不好吗?”

                “自然是极好的。”李牧羊笑着说道。陆行空把李家和陆家并排摆在一起,那可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李家就是他们几个人,怎么能够和千年巨阀陆家相提并论?

                再说,自己仍然要去星空学院学习,在自己学习的这段时间,父母妹妹居住天都有了陆家来照顾,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陆家这么粗的大腿,不紧紧抱住那简直不是李牧羊这‘抱腿狂魔’的风格。

                心里这么想着,李牧羊再次对着陆行空深深作揖,说道:“那就有劳陆老了。”

                “思念见到我可是亲热的叫我爷爷的。”陆行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李牧羊正想着如何拉紧双方的关系能够让他们李氏更好的抱上陆家这根大腿呢,却没想到李思念已经把工作给做到了最前面。

                “李思念无敌。”李牧羊在心里呼喊着。

                于是,李牧羊一脸的羞涩,不好意思的说道:“倘若陆老不嫌,那我也就厚着脸皮叫你一声——————爷爷——————”

                陆行空表情微僵,端着茶杯的手腕轻抖,点点茶水渐落桌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