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一章、一损俱损!

            逆鳞 第三百七十一章、一损俱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一章、一损俱损!

                李牧羊从千佛寺回来之后,就已经换下了杂役衣服,卸下了妆容。【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泡了个热水澡之后,穿上公孙夫人送给他的数套华服之中的一套,戴上玉佩,又变成了翩翩浊世佳公子。

                丰神玉郎,清新俊逸。

                气宇不凡,温文尔雅。

                这就是自己的孙子李牧羊,这就是被自己送走的孙子李牧羊------

                陆行空注视着李牧羊,久久的沉吟不语。

                良久,他将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得此佳孙,上天实在待我陆行空不薄啊。”

                李牧羊也跟着傻笑,心想,我就是礼节性的这么一喊,你也就礼节性的这么一答,用得着高兴成这个样子?

                再说,你老人家不是已经有孙子了吗?难道他没有我优秀?

                想到这种可能性,李牧羊就笑得更加开心了。

                “肯定是这样。天都的这些纨侉子弟有几个比自己更加优秀的?就是那个宋家的玉树宋停云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哈哈哈------”

                陆行空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看着李牧羊问道:“李牧羊,你想要什么?”

                “什么?”李牧羊一愣,然后自以为已经明白了这话中的隐意,摆手说道:“爷爷,你真的无需再谢了。陆叔和公孙姨已经谢过我,我身上穿着的衣服就是公孙姨送给我的,我身上戴的玉佩也是,还有四个漂亮丫鬟------公孙姨已经送给了我很多很多东西,爷爷实在不用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再是如此,就是见外了。”

                陆行空哈哈大笑,看着这个憨厚孙儿说道:“你救下她的丈夫,她理应如此待你。再多谢意也不过份。”

                李牧羊一脸羞涩,说道:“实在是太多了,让人受宠若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以后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陆行空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出声问道。

                “牧羊别无所求,只希望一家人平安喜乐。”李牧羊出声说道。

                以前他希望自己的皮肤能够变白一些,脑袋能够变聪明一些,才华能够提高一些------现在这些他全部都有了。所以就无需再奢望其它的,只希望自己一家平平安安的。

                在幻境之中经历了生死,更是体会到了生命的难能可贵。

                如果能够像今天这般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没有比这个更加让人幸福开心的事情了。

                “如果有人不愿意让你一家人平安喜乐呢?”陆行空出声问道。

                李牧羊眼神微凛,说道:“爷爷,你的意思是?”

                “譬如崔家,譬如崔家的众多附庸,譬如和崔家有共同目标的那些势力----倘若陆家倒了,你们李家当如何自处?”陆行空脸色平静,却丢出来一个极其现实残酷的问题。

                陆家现在正在被各方势力夹攻,倘若陆家抵挡不住,庞然大物‘轰’的一声倒塌,有人来割肉,有人来喝血,还有人来抽取骨头煲汤-----到了那个时候,躲藏在陆家脚下的小小李家又当如何自保?

                李牧羊表情凝重,说道:“牧羊从来不曾想过要招惹谁,得罪谁,更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望。我不求名达天下,更不想裂土封侯。一心所求,无非就是个人自由,家人安康。但是,倘若有人想要谋我性命害我家人,牧羊自然是宁死不屈,拼死反抗。”

                “好一个宁死不屈,拼死反抗。为了家人,理当如此。”陆行空笑呵呵的说道:“世人皆言我陆行空霸道蛮横,架空皇权,其实我所求者,无非就是和你一样个人自由家人安康而已。哪有其它?”

                李牧羊轻轻皱眉,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如此,爷爷为何不退一步呢?”

                “退一步?”陆行空冷笑一声,说道:“倘若能退,我早就退了。你退一步,别人发现你胆怯了,你后退了,于是就会逼迫你后退第二步,后退第三步。等到你退无可退的时候,那就是取你性命谋你家族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手无寸铁,身无死士,如何自保?又如何来保护自己的家人亲友?”

                陆行空看向李牧羊,沉声说道:“我陆行空一人死不足惜,但是倘若让阖族之人与我陪葬,此事非我所愿。那样的话,我死不瞑目。再说,行步至此,立身高位,你身后羽翼众多,附从者众,树倒弥猴散,倘若弥猴只是散了,这还无妨,但是这些为国为民的百战将士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个未知之数。这种情况下,我如何能退?如何敢退?”

                陆行空看着李牧羊,说道:“许达将军,不就是一个实例吗?倘若这次你没救他,我不保他,他还有命活着?他的家人,轻者男性充军充奴,女性沦为娼伎,重者,一刀砍头,诛灭九族。这是一个身经百战血洒边疆者所应得的报应吗?”

                李牧羊有种呼吸急促的感觉。

                他没想到自己当年的无意举动,竟然就救下了一位将军的性命,包括那位将军身后的全家老小的性命。

                也难怪陆老爷子会如此的看重自己,倘若没有那件事情的话,他手下的这个重要将领怕是已经身首异处了吧?

                “只能向前?”李牧羊看着陆行空,出声问道。

                “只能向前,唯死战尔。”陆行空眼神坚毅,沉声说道。

                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如此这般,就成了无解之结。”

                “结有百种解法,谁解谁死而已。”陆行空轻轻叹息,说道:“为家小计,为家族计,只能够坚持到底。别人持刀冲锋,你却猝然后退,胜负立判,生死立断。”

                “李家受陆家恩惠太多,日后仍然需要陆家之庇护。此时两家应同为一体,一损俱损,一亡皆亡。”李牧羊仔细思量,斟酎着用词。虽然父亲李岩才是他们李家的家主,但是,李牧羊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有些事情是自己应该肩负起来的责任了。“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够效劳的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