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儿!

            逆鳞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儿!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五章、丫鬟女儿!

                这就是欺人太甚了。

                宁心海是车夫,他把马车赶过来,立即就有下人迎过来接走了缰绳。自己同样是马夫,主动喊他们叫做‘兄台’请他们帮忙,他们却对自己冷嘲热讽。这是什么道理?

                想起外界称呼妹妹李思念为‘丫鬟的女儿’,和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李牧羊的心里更是愤怒之极。

                他不怕自己被人欺负,反正他已经被人欺负惯了。他怕的是李思念被人轻视侮辱。

                宁心海在旁边看着,李牧羊不想惹出事端。

                强忍着心中怒火,看着他们说道:“我们同样是被邀请来参加静水凝露雅集的客人,凭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可以?”

                一群青衣杂役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马脸汉子,他冷冷的扫了李牧羊一眼,说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人家宁管事是崔家管事,而且是给崔家的小心小姐赶车。崔小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宁管事也是我们的熟人。你呢?你是谁啊?你们家小姐又是谁啊?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我们家小姐是李家李思念。”李牧羊正色说道。“思念小姐是宋三少亲自发帖邀请来参加雅集的客人,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轻视怠慢的?”

                “李家?”马脸汉子和身边的几个同伴对视一眼,然后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真是笑死人了。李家?哪个李家啊?天都还有个李家吗?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马哥,天都还真有个李家。户部李侍郎家不就是李家吗?不过,他们家的那位公子哥可没机会来参加咱们的这静水凝露雅集吧?”一个大块头笑呵呵的说道。

                “那是当然。我是没见过李家那位来过。能来参加咱们静水凝露雅集的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马脸汉子咧嘴冷笑。“思念小姐我们是知道的,既然是主子亲自发帖邀请,我们自然不敢轻怠。倒是你------”

                马脸汉子在李牧羊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笑呵呵的说道:“你又是什么东西?自己就是一个马夫而已,竟然敢让我们兄弟来给你牵马?怎么着?你还想着比我们兄弟高人一等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的主子进去参加雅集,你一个车夫还想跟着进去不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守着马车吧,马跑了车丢了,我们兄弟可就不负责了。”

                “你-------”

                “我怎么了我?不服气啊?”马脸汉子脑袋一扬,说道:“不服气就打我啊。”

                啪!

                李牧羊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马脸汉子的马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记,脸上留下了一道紫红色的手掌印。

                马脸汉子捂着脸颊,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真打啊?

                其它人也全都呆住了,一个马夫敢打他们兄弟?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宋家的杂役。宰相门前三品官,其它家来参加雅集的车夫哪一个不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剧烈的疼痛感袭来,让马脸汉字终于恢复了一抹神智。

                他盯着李牧羊,恶声说道:“你敢出手打人?兄弟们,给我操家什上。”

                说话之时,一群杂役便将李牧羊围拢中间准备动手。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

                原本在小楼门口就下车的李思念和崔下心朝着马场这边走来,出声喝止的人正是挽着崔小心的李思念。

                李思念眉头紧皱,出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动手打人。【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那些杂役都识得崔小心,却不认识李思念。不过,既然是和崔小心一起来的,自然就是李家的那位小姐了。对于这位小姐,他们可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丫鬟的女儿嘛,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是他让我打的。”李牧羊指着马脸汉子,出声说道。

                “怎么可能?”马脸汉子大怒,说道:“有哪个白痴会让别人来打自己?”

                “你就是那个白痴。”李牧羊说道。他看到这些人对李思念的轻蔑,这比当众抽他的脸还要让他心里难受。他心里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早日成为星空强者,再也不要让自己的妹妹被人如此的怠慢和侮辱。

                崔小心看向宁心海,问道:“宁叔,李目说的是真的吗?”

                “正是如此。”宁心海点头说道。“他们辱骂李目,并说如果李目不服气可以打他------想来李目是不服气的。”

                关键时刻,这个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心佛倒是选择了帮李牧羊一把。或者说,他心里清楚,自家的小姐是希望自己给出这样一个肯定的答案的吧。

                啪!

                崔小心一巴掌抽在了马脸汉子的脸上。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你们能够辱骂的?你们骂了他,就等于是骂了我,我倒是要问问三哥,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崔小心冷脸说道。

                “小心小姐-----”马脸汉子一下子惊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丧着脸说道:“小心小姐,我们没有骂他,只是这小子-----只是这人极不讲礼,对我们吆来喝去的,本身就是一个马夫,却要让我们来给他看管马车------所以我们兄弟几个心气不顺,就和他争吵了几句。”

                其它杂役看到崔小心生气,也都跟着跪倒下来。他们想不明白,只不过是一个马夫而已,怎么两家的小姐就这么卖力的替他出头?

                “这自然不是我的待客之道。”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身穿浅银长衫的宋洮一脸笑意的迎了过来,说道:“正在陪梦疆他们说话,迎接迟了,倒是让几个狗奴才把两位漂亮的小姐给气着了-------”

                宋洮根本就不看那些跪倒在地上的杂役一眼,说道:“把他们拖出去杖击二十。”

                立即冲出来几个黑衣部曲,将这些杂役给拖着朝远处拖去。

                那些杂役心中害怕之极,却不敢吭声,更不敢求饶。心想,这才是主子对待奴才的态度-------那两位小姐也太仁慈了吧?

                宋洮向崔小心和李思念道歉,说道:“别和这些狗奴才一般见识。他们就是狗眼看人低,平时被人吹捧的多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又和宁心海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劳宁管事亲自护送小心过来。”

                “职责所在。”宁心佛拱了拱手,说道。

                宋洮的视线这才放到李牧羊的身上,说道:“没吃亏吧?”

                “没有。”李牧羊说道。

                “没有就好。”宋洮笑着说道。“想来你也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主。”

                李牧羊疑惑的看向宋洮,宋洮却已经看向了崔小心和李思念,邀请两女入楼,笑着说道:“今天群英荟萃,定能辩出一些利国利民的真知灼见。”

                崔小心知道李思念不懂静水凝露的章程,出声问道:“三哥,今天雅集的主题是什么?”

                “自由行乐,没有主题。”宋洮笑着说道。他知道崔小心是在帮李思念询问,便对李思念解释着说道:“思念小姐初次参加静水凝露雅集,可能不懂雅集章程。其实本就是朋友之间的小型聚会,可吟诗、可作画、可弈棋就、亦可畅谈国事------随心所欲,无所拘束。”

                “谢谢三少。”李思念向宋洮道谢。

                “小心叫我三哥,你是小心好友,叫我一声三哥应当不委屈吧?”宋洮笑着问道。

                李思念无奈,只得唤道:“三哥。”

                “哈哈哈,我又多了一个小妹。帝国四明月,有三人与我兄妹相称,亦是人生一大妙事。”宋洮大笑不至。

                有人从楼台伸出脑袋,笑着问道:“三少有何喜事?”

                “又多一妹妹,”宋洮爽快答道。

                “确实大事之事,理当饮酒。”

                “就来。”

                宋洮引着李思念和崔小心进入木楼,李牧羊想要跟着进去的时候,却被宁心海给伸手拦住。

                “你进去是要作诗还是要作画?”

                李牧羊心想也是,自己现在只是一个车夫,要是作的诗画比那些公子小姐们还要厉害,那不是当众打他们的脸吗?

                太高调了不好。

                于是,李牧羊便跟着宁心海朝着一个偏厅走去。那里是各家少爷小姐们带来的护卫头子或者管事头子们休息等待的地方。

                屋子里的人看到宁心海来了,纷纷和宁心海打招呼问候。倒是李牧羊这个身穿杂役服装的陌生面孔没有什么人关注。

                李思念和崔小心进了小楼,一个提着酒壶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出声喊道:“三少,喝酒--------”

                当他看清楚了李思念的面孔,不由得一愣,怒道:“这个丫鬟的女儿怎么来了?”

                “崔玉,这是思念小姐,我请的贵客。”宋洮出声骂道。

                “可是三少,他是我们崔家的死敌,他哥哥李牧羊杀了我大哥崔照人--------”年轻人眼神凶恶的盯着李思念,杀气腾腾的模样。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