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六章、惹人耻笑!

            逆鳞 第三百七十六章、惹人耻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六章、惹人耻笑!

                崔玉,崔照人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崔照人的死亡,整个崔家都损失惨重。

                但是,若问是谁最仇恨李牧羊的话,那就是崔玉所在的这一支了------

                崔照人修为精深,实力强悍,又深谐权谋之道,少年得意,早早便成为帝王心腹监察长史,是在仕途上发展难以限量的年轻俊杰。

                崔玉却好饮酒、擅诗赋,有’一斗酒一首诗’的美名,在天都名头极响,深受文人墨客们的喜爱,是风月场上的名人,各大宴会的常客。

                崔玉有着文人墨客的狂放不羁,喝过酒后更是常作出格之语,常行出格之事。

                譬如现在,原本是想拉着宋家三少宋洮饮酒,却没想到和杀害自己哥哥崔照人的凶手-----妹妹碰了个正着。

                李思念被陆家人接至天都之后,崔玉脑子里一直想着行报复之事,更是远远的派人盯梢过好几次。

                只是陆府对这个女孩子的安危极其上心,李思念出行在外时身边时刻有高手保护。而崔家却对崔照人的报复事件不那么重视,家里也没有调派实力更加强大的人手来助阵,想来以自己身边的一群家丁几个部曲是不可能把她杀了或者三刀两洞-------

                不过,几次三番的接触,崔玉倒是对李思念这张脸极其熟悉了。乍一见面就把她给认出来了。

                “此人不杀,难以解除我心头之恨。”崔玉眼睛血红,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思念,出声喝道。

                “咔嚓。”

                崔玉的手指用力,将手里握着的酒杯给捏成碎片,酒水顺着手指缝隙滴落。

                “崔玉。”宋洮脸色微寒,出声喝道:“此乃雅集,聚集而行雅事。我们只谈风月,不谈仇恨利益。你刚才所作所为是何行为?”

                “三少-------”崔玉心中不服,反驳说道:“雅集为了行雅事,但是,倘若有不雅之人呢?此人乃是丫鬟之女,凶手之妹,这样的人难道也有资格来参加我们的雅集?难道三少不怕降低这静水凝露的格调,砸了这‘天都第一雅趣’的招牌?”

                听了崔玉的话,那些和崔玉交好,或者与崔家有利益往来的人立即纷纷出声附和。

                “是啊三少,大家聚会是为了饮酒作乐,何必将这种无趣之人给邀请来呢?”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公子哥出声说道。

                “三哥,你要是嫌弃我们这些人庸脂俗粉难以入眼,我身边可是有大把才貌双全的名媛国色,何必将一个丫鬟的女儿给请了来?这样一来,我们姐妹可就犯难了,是要和她姐妹相称呢?还是要对她爱理不理假装没有看见呢?”一个身穿素衣的名门女子声音尖利的说道。平时倒也是能够端着装着的,只是宋洮把一个丫鬟的女儿给拉进来,这就让她们这些人脸色难堪了。

                “三少,慎重啊,何必为了一个-----无甚紧要的人伤了和气-------”

                ----------

                李思念脸色阴沉。

                一直以来,她都对自己的身份地位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她心里也同样的清楚,天都那些身份娇贵眼高于顶的公子小姐们对自己冷嘲热讽,行尽辱骂攻击之能事,是不可能接受自己和他们同一个圈子聚集玩乐这样的事情的。

                只是,当事实真真切切的摆在眼前,她仍然有种身心皆寒的感觉-----何以至此?

                不过,此时此刻,她反而庆幸自己来了这趟雅集。

                你更加清晰的看清这些人的嘴脸,你更加深刻的知道这些人的恶毒------才能够真正的将他们视为死敌。

                刀刃刮不去,时间抹不掉。

                不然的话,你偶尔还会天真的相信人性的美好。

                崔小心的眼神亦同样冰冷。

                自己的好朋友被人这般的嫌弃贬低,她怎么可能还有好脸色看人?

                不过,她并没有立即说话。

                而是将视线投放在邀请李思念前来参加雅集的宋洮身上。

                人是你请来的,难道你请人过来就是受人抨击的吗?

                宋洮的脸色阴沉似水,抬眼环视四周,沉声说道:“仅仅是欣赏思念小姐高贵的人品和烂漫的心性,所以特别让人发贴邀请她来参加今夜雅集------诸君,何以至此?何以至此?”

                “三哥,我这人好色好酒,但是心地无私。”崔玉梗着脖子强顶,说道:“我一向最重三哥人品,最慕三哥才华------我和三哥不曾有过任何私怨,即使是一句口角也不曾发生过。”

                “今晚放肆,只是想将杀兄仇人的妹妹给逐出这静水凝露。不然的话,我心何安?我那惨死的兄长亦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三哥容我无礼一回,明日一早,我负荆至三哥门口请罪。”

                “我等愿意负荆请罪。”其它众人齐声喝道。

                众人皆默。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宋洮这个雅集发起人的裁决。

                “啪啪啪--------”

                李思念轻轻的拍起手来。

                掌声清亮,在这空荡的夜晚传遍小楼,朝着更远处的河岸丛林飞荡。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个女孩子疯了?

                大家都在骂你呢,都在赶你走呢,你拍什么掌啊?

                崔玉眼神微凛,冷笑着说道:“怎么?丫鬟的女儿也认为我们所说的都是正确的。你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在为我们鼓掌,是吗?”

                “真是一群即可怜又可悲的人啊。”李思念脸上带着冷冷的笑意,出声说道。“这就是西风的精英?这就是帝国的未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让我这个江南小城来的女子失望之极啊。”

                “你怎么说话呢?”

                “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替我们失望?”

                “夏虫不可语冰,和一个无知少女有什么好说的?将其驱逐出去便是了。再说,我可不认为一个没有读过几本书籍的寒门女有什么才华可以展示的。”

                ---------

                李思念仰起脑袋,一脸嘲讽的看着众人,说道:“你们是不是很恨我哥哥?恨我哥哥杀了崔照人------恨我哥哥杀了你们的同类人。你们震惊,你们愤怒,你们却又无能为力。”

                李思念盯着崔玉出声问道:“哥哥求学路上,你们崔家应该没少派人去击杀吧?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惨败,一批又一批的派人去送死------直到那个时候你们才发现,你们所倚仗的精兵良将,你们所骄傲自豪的钱财家势竟然都难以奈何一个小小的------和我一样从江南小城里面走出来的布衣少年。”

                “你们震惊他的强大,妒忌他的优秀,却又对自己的仇恨无能为力-------你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入了星空,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听到他做出名扬神洲的大事。”

                “他越发的优秀,就越发的显示出你们的无能。他越是强大,就越是让你们心底胆怯。你们对他无可奈何,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无从发泄。恰好这个时候我来到了天都,一个丫鬟的女儿------无权无势,不是最好的报复对象吗?”

                李思念一脸鄙夷的盯着崔玉,说道:“这位少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不是我们的头一遭见面吧?你屡次和我这个丫鬟的女儿偶遇,无数次的派人跟踪,无非就是想要替自己的兄长报仇------想要杀掉我这个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吧?”

                “一次又一次,为何直到现在还不曾动手呢?如果早些时候就命人将我一剑杀了,又何曾会等到我受三少所邀来这静水凝露参加雅集?又如何撕破了脸面丢掉了文人风骨跑来和我这个丫鬟的女儿撕扯对骂呢?”

                “你们崔家杀不了我的哥哥,你连我这个弱女子都无可奈何-------你说,你还能做些什么?”

                李思念伸手入怀,竟然摸出了一把镶有宝玉的匕首。

                有人惊呼出声,说道:“小心。”

                有人后退,还有人挡在李思念的前面,说道:“你想干什么?”

                “思念------”崔小心拉着李思念的手。她知道这个好友的脾气,她要是持刀将这里的人捅伤,怕是以后陆家都保不住她了。

                “思念小姐------”宋洮也同样出声阻止。要是这静水凝露出现杀人事件,对他的声誉也影响不佳。

                呛!

                李思念拔出刀鞘,将手里的利刃递给了崔玉,说道:“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是要为兄报仇吧?你不是说不杀我难以平心中仇恨吗?”

                “你接着,你接着这把刀-------”李思念解开脖颈间的丝带,将火狐狸的皮衣给掀开,指着自己的心口位置,说道:“当着所有人的面,你用它刺在我这里,我就死了。我哥哥杀了你哥哥,你杀了我------你看,这样你们崔家的仇恨就报了,你心中的怨气也就解了。是不是?”

                李思念举着匕首朝前走去,把匕首往崔玉的手里塞去,说道:“接住她,杀了我。”

                崔玉脸色惨白,被这个女孩子的逼迫下,竟然情不自禁的朝后面退了一步。

                铛!

                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李思念低头看着那把华丽的匕首,轻轻叹息着说道:“你连我都杀不了,以后就休提报仇之事-------白白惹人耻笑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