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波三折!

            逆鳞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波三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七章、一波三折!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谁也不曾想到,局势竟然会发展至此。

                一个娇嫩可爱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在掏出一把匕首之后竟然能够表现出如此的决绝狠辣有去无回的气势。

                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她掏出那把匕首是真的匕首,她要让人捅自己那也是真的被捅-------

                她豁出去了。

                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过好。

                你骂我出身低贱,我让你名誉扫地。

                今夜之后,怕是崔玉好不容易在墨林积蓄起来的美名要轰然倒塌-------欺负一个女人是无耻,被一个女人欺负那就是无能了。又无耻又无能的男人,还有何颜面在人群之中吟诗作对卖弄风雅?

                这就是李思念骨子里泼辣的一面,李牧羊性格的一大部份就来自于李思念的影响。

                可以说,李思念是李牧羊人生中的半个老师。

                那个时候,身边的所有人都称赞李思念漂亮,称赞李思念聪明,称赞李思念优秀。就连李牧羊自己也这么认为。

                所以,情不自禁的,黑炭李牧羊就去学习妹妹的行事风格说话方式-----不然的话,猪猡一样的家伙怎么会有那般的毒舌?

                一个丫鬟的女儿,既然将崔家的一位公子哥给逼迫到这种窘迫地步。这是之前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过的。

                崔玉脸色苍白,眼睛血红,身体残留的酒精早就变成汗水从身体的无数个毛孔释放了出去。

                “你竟然敢-----”崔玉伸手指着李思念的脸,怒声喝道:“你敢-----”

                “我敢。”李思念正视着崔玉的眼睛,嘴角带着一抹嘲讽。“你不敢。”

                “贱婢。”

                说话之时,崔玉突然间一拳朝着李思念的脑袋砸了过去。

                拳头变成紫色,隐带雷霆之声。

                这一拳竟然包裹着劲气,倘若击中,李思念的脑袋怕是要被他给砸成肉泥。

                崔玉被李思念连番激怒,心中已经有了杀机。

                他是崔家的大少爷,杀了一个丫鬟的女儿,怕是也不会有什么人当真愿意站出来替李思念来讨回公道了吧?

                他现在就要让这个贱女人付出代价,为自己哥哥的惨死先收回一点点的利息。

                嗖------

                崔小心跨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思念的前面。

                崔玉大惊,没想到崔小心竟然做这种蠢事,用自己的千金之躯来保护这个丫鬟的女儿。

                拳势用尽,想要收回已来不及。

                他的瞳孔胀大,有种难以呼吸难以思考的无力感觉。

                倘若他这一拳打死的人是崔小心,崔家-----崔家不会再容自己,怕是自己也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人世间了吧?

                崔小心,她可是家里的小公主,是每一个崔家男人都竭力保护的女子。

                啪-------

                崔玉的拳头砸在另外一个拳头之上,两个拳头对轰一次,一白一紫两道劲气进行撞击,崔玉的身体踉跄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倒在草地上面。

                抬头看去,只见宋洮脸色冰冷的站在了崔小心身边。

                宋洮盯着崔玉,怒声喝道:“够了。”

                全场鸦雀无声。

                数息之间,事情竟然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波折。

                先是崔玉突发杀招想致李思念于死地,然后是崔小心不惜犯险以身阻挡,再然后是宋洮千钧一发时刻出手击退崔玉-----

                一波三折!

                “小心姐姐-----”李思念一脸震惊的看着崔小心。

                她相信她和崔小心之间的情谊,也相信崔小心是诚心诚意的对待自己,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崔小心竟然不惜舍命相救------

                崔小心眼神温柔的看向李思念,轻声说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江南之时,杀手突至。皮肤漆黑的少年勇敢反抗,仓猝之间以手挡刀,手掌被匕首刺穿------

                千佛寺内,温泉之中。黑手化作苍鸦袭来,又有侠客挺身而出,三角海神叉再一次刺穿手掌,血流如注-------

                第一次,那个男生是李牧羊。

                第二次,崔小心怀疑是李牧羊。

                李思念是李牧羊的妹妹,李牧羊能够为自己做的,她也愿意为李思念做这些。

                “小心姐姐------”李思念眼眶泛红,用力的握紧崔小心的手。

                在被所有人贬低身份的时刻,在被所有人攻击辱骂的时刻,有一个朋友站出来支持自己,保护自己------这不是雪中送炭,这简直是快要死的时候送一条命。

                崔小心伸手握住李思念的手,声音坚毅的说道:“我把你带出来,就要再把你送回去。”

                宋洮的视线冷冷的扫视一圈,说道:“此事作罢,如何?”

                “听三少的------”

                “对,行雅行雅,本是雅集,怎么就动起刀来?”

                “喝酒喝酒,来,枫林兄,咱们俩再喝一杯-------”

                --------

                崔玉茫然四顾,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的眼神对视。大家各行其事,自与身边的同伴谈笑风生,原本是宴会的风云人物,却沦落成为一个人人嫌弃的废物------

                崔玉心中刺痛,脸色阴睛不定。

                呆坐良久,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

                崔玉从地上爬了起来,长发散乱,衣冠不整,挥舞着长袍大袖踏着风雪远去。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将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弦断有谁听?哈哈哈-------弦断有谁听呐?”

                众人目送着崔玉的背影远去,宋洮转身看着崔小心,笑着说道:“小心,你七哥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喜饮酒,喝多了就胡言乱语,放浪行骸-----说的都是些酒话,行的也都是些酒事。酒醒之后,就什么都忘记了。你们也不要放在心上。”

                崔小心点了点头,说道:“多谢三哥出手相助。只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想来思念心情不美,我也无心再行雅事------不若就证我先送思念妹妹回去吧。免得她在这里让大家为难。”

                崔小心说这番话,已经有了埋怨的意味了。

                你把客人给邀请过来,却被人嫌弃至此,再呆下去又有何意?你身边的朋友不喜欢,那我们索性就回去好了。

                宋洮苦笑,说道:“小心,你应该清楚,我确实是一番好意。只是没想到会有此节-------你们倘若就这么走了,那这次的雅集还怎么办得下去?此事要是传了出去,说我宋洮嫌贫爱富,以身份取人------这样一来,我的脸面往哪儿搁?我们宋家不也就成了天都民众的众矢之的吗?”

                崔小心暗自叹息,宋洮把宋家的名誉也给抛出来了,此时强行要走,那就是撕破了脸面不给宋家面子了。

                无论如何,刚才都是他出手将自己的小命从自己家哥哥手里给救了下来。

                崔小心看向李思念,李思念明白崔小心的难处,笑着说道:“小心姐姐,既然来了,我们就多留一会儿吧?我对静水凝露雅集仰慕已久,也相亲眼见见在场诸位公子和姐姐们的才艺呢。”

                崔小心点了点头,转身对宋洮说道:“那我们就多叨扰一会。”

                “快请进楼。”宋洮大笑着说道。“进了这静水凝露小楼,就成了我们雅集的一份子。”

                在宋洮的邀请下,崔小心和李思念一起进入静水小楼。

                小楼共分三层,有人在喝酒、有人在弈棋、还有人在廊檐下面走来走去寻找灵感准备吟出绝世大作,还有人在宽大的桌案上泼墨作画。

                一个身穿黄衫的女孩子走了过来,很是熟络的和崔小心打招呼,然后视线转移到李思念身上,笑着说道:“我们皆知小心擅书、擅画,擅清淡,不知思念小姐会些什么啊?都说江南出俊才,不若思念小姐也好让我们见识一下江南女子的才华。”

                李思念摇头,一脸歉意的说道:“姐姐,对不起,我什么才艺都不会。”

                黄衫女子不信,说道:“思念妹妹这可就太过谦了。早就听说你是天都第四轮明月,才华和美貌并重-----怎么会什么都不会呢?不会是故意藏着掖着,怕一出手,让我们这些姐妹无地自容吧?”

                “一定是这样。帝都的其它三明月,哪一位不是才华出众之辈?”

                “思念妹妹,你就不要和我们客气了-------让我们也跟着学习一番开开眼------”

                “就是,听说你那个哥哥李牧羊-----随手画幅画,就能够招来一缕春风,春花秋绽呢。”

                -------

                李思念知道,无论这些人嘴上说的多么好听,暗地里还是存着想要看到自己献丑的心思。

                如果不拿出一点儿东西的话,怕是她们不会放过自己,丫鬟的女儿也就更加的被人敲不起。

                明日整个天都都会流传这样的笑话:丫鬟的女儿在静水凝露变成白痴,任何才艺都没有展示出来。

                李思念从怀里摸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画纸,看着黄衫女子说道:“我家倒是有个马夫画画不错。如果各位姐姐不嫌弃的话,不若一起欣赏一番?”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