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七十八章、《寒梅傲雪》!

            逆鳞 第三百七十八章、《寒梅傲雪》!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七十八章、《寒梅傲雪》!

                别厅之中,李牧羊的脑袋向前,半截身体前倾,一幅起身欲走的架势。下半身却动弹不得,就像是被人给施了定身法一般。

                宁心海一只手捧着茶杯,另外一只手握住李牧羊的手腕。

                别厅和主厅相隔不远,小楼里面的主子们说话声音大一些,这边的人都能够清晰听见。

                同理,这边的护卫管事们倘若大声争吵,小楼里面的主子们也同样能够听见。所以,大多数时候这个小厅里面的几个人都是安静喝茶沉默不语的。

                李牧羊一心保持低调,就算进来之后没有一个人和他打招呼,他也毫不在意。坐在宁心海身边的角落位置,一个人倒也获得清静。

                又有俏丽丫鬟送来清茶,也是其乐融融舒适惬意。

                没想到才刚刚坐下,香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为难妹妹李思念的声音。

                刚刚开始也想着隐忍,想着不能暴露身份。但是听到那些人越来越过份,妹妹李思念连匕首都拔出来了,李牧羊就坐不下去了,心中戾气狂飙,硬着脖子就想冲出去和人拼命。

                他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将那些羞辱攻击妹妹李思念的人类全部都用岩火喷死-------

                是的,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那头黑龙的暴怒一面开始占据上风,开始接管这具身体的使用权。

                但是,他一点儿也不反对,这正是自己内心深处想干的事情。

                “主子们说话,你一个马夫有什么资格插嘴?”宁心海云淡风轻的喝茶,笑着说道:“怕是还没有进去,就被人给拖出去爆打三十大棍了吧?”

                “放开。”李牧羊嘶声喝道。他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控制体内的毁灭之力。所有的道理他都懂,所有的危险他都知道,但是,只要有人敢欺负自己的妹妹,那就和他们不死不休。【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年轻人,还是太愚蠢了一些。”宁心海并没有放开李牧羊的意思。相反,他的手腕还在不停的用力,以此来抵抗李牧羊的拼命挣扎。“你不去还好一些,你要是去了,怕是思念小姐更会成为众矢之的-------连一个马夫都敢这般的无法无天,那些人怎么可能容你?怕是到时候你只有死路一条。”

                “再说,有小姐在思念小姐身边,难道会让思念小姐受到什么伤害?你是不相信我们家小姐还是不相信思念小姐-------安心坐着喝茶吧,不会有事的。”

                “放开我。”李牧羊不想听别人说什么,他只想冲过去保护自己的妹妹不被人所害。

                他听到妹妹让人接下匕首刺自己的声音,倘若崔家的那个崔玉当真不管不顾------那样的后果他已经不敢想象。

                “别挣扎了,你再反抗都没有用。”宁心海一幅老神自在的模样。“难道你以为自己可以突破我的达摩锁魂手吗?”

                “---------”李牧羊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施展绝技将他给干掉。可是,那样的话,自己的身份可能同样要曝光--------

                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崔玉跑了,李思念被宋洮给邀请入楼。

                当尘埃落定,宁心海才松开了李牧羊的手腕,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轻轻叹息着说道:“倒也是一片忠心。思念小姐没有看错你------喝茶吧。”

                ---------

                ----------

                所有人的心里都跑过了一万头北疆特产的草泥马羊驼。

                拜托,这是静水凝露的雅集,虽然没有说必须要求有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才能够参加此会,但是能够进入这个雅集的哪一个不是背景通天的人物?

                谁都知道,那少数几个家世普通布衣出身的家伙是宋三少特意拉出来堵那芸芸众生的嘴巴的。他们宋家有‘帝国文库’的美誉,深受天下民众和读书人的喜爱。

                倘若要是让平民百姓觉得他一心偏袒权贵皇族,封死了普通少年人的进取扬名之路,自然是要被人给攻击诅咒的。深谐人性掌握世间至理的宋家自然是不会做出这种违背民意的事情。

                再说,那几个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本身才华出众,在天都已经小有名气,被二皇子楚疆看重并收为幕僚-----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是潜在的权贵阶层了,所以才有机会进入这静水凝露的小楼,和整个西风帝国最有才华也最有权势的一群子弟交好。

                可是,欣赏一个马夫的‘大作’算是怎么回事儿?

                宋三少把丫鬟的女儿宋思念给邀请过来参加雅集,已经引得很多人心中不快。碍于宋家威名,又要给宋洮一些面子,所以大家强忍着这种不满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丫鬟的女儿竟然说自己家的马夫画画好看,还邀请大家一起欣赏-----

                “这个女人的脑袋里面进屎了?”

                那些名媛淑女不能轻易爆粗,不然早就这样破口大骂了。

                丫鬟的女儿的马夫,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啊?

                丫鬟女儿的身份已经够低贱了,丫鬟女儿的马夫-----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字眼来形容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了。

                黄衫女子叫做陈文婷,是镇国大将军的孙女。

                陈文婷擅诗歌、工书画、览书极丰,有女中‘文君’之称。

                只是因为样貌不及崔小心三女,所以一直未能入得‘帝国明月’这样的美称。

                赶不上陆契机、崔小心以及宋家的宋晨曦也就罢了,因为这几女确实容貌如天上明月一般的让人惊艳,而且出身不凡,才华横溢。输给这样的对手,她就算心有不甘,也不会当众说什么狠话。毕竟,那样只会得罪那三个女人的家族以及疯狂的爱慕者,会被人骂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疯女人。

                但是,当一个丫鬟的女儿也后来者居上,被人捧作‘天都的第四轮明月’,这对陈文婷来说就是打脸了。

                她曾经不只一次在聚会上戏言:天都上空的月亮是不是太多了一些?现在阿猫阿猫都变成月亮来照耀大地了?

                有此想法的不仅仅只有陈文婷一人,那些同样被人忽略的名门淑女们也对李思念的存在不满。陈文婷只是她们的一个代表人物而已。

                “思念小姐,你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吗?”陈文婷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出声问道。

                如果李思念是认真的话,这就是对她们这些人的侮辱------故意用一个马夫来侮辱她们?

                “思念小姐是觉得自己不需要出手,只需要让家里的一个马夫就可以把我们比下去吗?”

                “还真是骄傲的紧呢,怕是李小姐挥一挥手,天上再无明月,只有李小姐这一顶骄阳照耀大地了吧?”

                --------

                “思念------”崔小心也出声劝道。她知道陈文婷的意思,也知道在这样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李思念的行为将会被这些女孩子们视为羞辱。

                李思念看着陈文婷,又看看那些脸色不太和善的女孩子们,面露犹豫之色,说道:“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我们家的马夫画画真的很好的。她今天早上画了一幅《寒梅傲雪图》,我特意把它收起来准备送给小心姐姐的-----”

                崔小心点了点头,笑着问道:“是李目所作吗?李目还会画画?”

                “正是李目。”李思念出声说道。

                “噢,李目还有这样的本事?”宋洮出声笑着:“那可得好好欣赏一番他的才华了。”

                担心陈文婷等人不满,宋洮主动出声解释着说道:“李目确实是思念小姐的马夫,不过也是小心的救命恩人------小心,是不是?”

                “正是如此。”崔小心点头说道。她的视线环顾四周,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我很尊重李目先生。”

                崔小心如此替那个马夫李目撑腰,其它人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崔小心的面子也是要给的-----想来也是委屈,先要给宋三少面子,现在又要给崔小心面子。人生在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规则需要去遵守。

                他们在享受特权的同时,也要顾忌到那些比他们更加强势更加有特权的那一个族群的情绪。

                崔小心看向李思念,埋怨说道:“既然是李目先生有赠,为何不早些拿与我看?”

                李思念知道崔小心是在有意缓和双方的关系,不致于让自己一下子将天都的那些娇贵的名媛淑女们给得罪个干净,笑着说道:“小心姐姐,这不是李目先生赠送你的,是我看到他画的不错,所以取来送给你的------这不是才刚刚走进小楼吗?都没来得及和你说几句话。”

                说话之时,李思念将那筒画卷递了过去,说道:“小心姐姐,你是丹青大家,看看能不能入得了你的眼?”

                崔小心笑着点头,说道:“思念觉得好,那定然是极好的------”

                又担心李思念把话说的太满,结果李目画作不堪入眼,李思念会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又出声帮其缓颊,说道:“不过,李目先生身负守护思念的安全职责,想来平日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作画养神。手法生涩一些,那也是应有之事。”

                陈文婷冷哼一声,崔小心话中的意思她们都清楚着呢,这是在提前堵她们的嘴。

                崔小心接过李思念递过来的画卷,也不邀请别人一起欣赏。径直走到小楼窗台边沿,将画卷在一张案几上面摊开。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随着画卷的缓缓展开,一股淡淡的梅香从画卷中飘荡出来,弥漫满屋,沁人心脾。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