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八十章、军权皇权!

            逆鳞 第三百八十章、军权皇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八十章、军权皇权!

                漫天白雪,整个世界都被白雪给覆盖。

                树林被白雪覆盖,山石被白雪覆盖,村落亦被白雪覆盖。

                风大雪大,白色一直延伸到纸外,给人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联想。

                那粗壮的第一笔被修饰成一枝老梅枝的枝干,枝干上面点了几点朱红,便成了朵朵红色的梅花,开得炽烈耀眼。

                苍茫天地间,唯有这一棵野梅迎风绽放,不畏严寒,露出那红色的花朵。

                黑色的树林和山石,大篇幅的留白皆是白雪。唯有那数枝梅花是画龙点睛之笔,是这寂寥世界的一抹光彩。

                那第一笔是梅树,是根骨。也是这幅画构图中的精神。

                李牧羊落尽最后一笔,将毛笔搁在了砚台之上,对着旁边一直为其磨墨的丫鬟说了声谢谢。

                “这个马夫当真懂得丹青之道?”

                “此画极佳,看起来赏心悦目,可否入品?”

                “厉害------这是什么笔法?有点儿像是万年前丹青大师徐飞虹自创的飞白法。”

                --------

                陈文婷几女走到桌案旁边,细细打量着李牧羊所作的这幅《寒梅傲雪图》,眼里光彩闪动,看向李牧羊-----这个马夫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

                不管任何时候,有才华的人总是更受人尊重一些。这个人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是画的画确实意境深远引人入胜。

                崔小心没有看画,却是打量着作画完毕后悄悄站在李思念身边的李牧羊,长长的睫毛轻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思念不懂画,颇为担忧的打量着众人的表情,生怕有人说出‘此画画法和星空那个李牧羊有些相似’之类的话出来。

                幸运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这样的惊呼。

                这让李思念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原本还担心自己的哥哥表现太好,让人把他和李牧羊给联系到一起。现在看来,这种担心都是多余的。

                李思念不知道的是,她的哥哥李牧羊和龙王的眼泪融合,继承了那头黑龙的记忆。在那黑龙的漫长生命生涯里,学过太多绘画技巧,不仅仅有他们龙族的,也有人族精英的------李牧羊画桃花时用的是一种技法,画前一幅《傲雪寒梅图》时用的是另外一种技法,画这幅《寒雪图》时自然用的是另外一种技法。

                李牧羊想画得更好一些,所以就用那头黑龙掌握最熟练也用功最深的技法。如果想要画得差一些来掩饰身份,那就用一些那头黑龙偶尔有兴致才会使用的技法。

                龙王的眼泪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里面有着数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各种功法绝技以及宝贝-------李牧羊还想着,等到自己什么时候有空,把那头黑龙藏于神洲各处的珍宝全都取出来使用。

                那个时候,自己怕是富可敌国。就是西风最富裕的商贾巨族马云马氏也不一定比自己更加富裕吧?

                宋洮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桌子上的《傲雪寒梅图》,良久良久,沉沉叹息着说道:“好一个傲雪,雪有骨,雪骨在风中。劲风长雪骨,劲风也就更加的凛冽。好一个寒梅,横枝粗糙坚硬,仿若黑石。可是,就是这么一块丑陋的枝头上却开出了最动人的花朵。黑枝越丑陋,那梅花也就显得越发的娇小动人,惹人怜惜。”

                宋洮一脸的嘲讽笑容,说道:“马夫尚且能够如何,我辈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三哥,你的画也极佳。”有人出声说道。指着画中几处瑕疵,说道:“你看,他的笔法还是有些生疏。”

                宋洮摇头,竟然主动为李牧羊解释,说道:“可以看出来,他确实不像是用功深久的人。最多也不过是三五年的功夫-------”

                李牧羊心想,我哪里学过三五年的画技啊?

                只是因为和龙王的眼泪融合之后,已经继承了它记忆中的一部份能力。而且这段时间自己一直苦练,又有顾荒芜这样的名师指点,进步自然是一日千里,看起来是有三五年的功底---------

                “但是,你还记得当年的‘白壁微瑕’张大鹰吗?他率先提出画应有瑕疵的见解。因为人有悲观离合,月有阴睛圆缺,世间万物,本就没有十全十美之说。所以,画也应该有瑕疵,有瑕疵的画才是接近现实生活的好画。你说的那些瑕疵,细细看去确实有些问题,但是一眼看去,却是另类的风景点缀。”

                宋洮抬眼环视四周,说道:“此画应该入品吧?”

                “自然。”陈文婷点头,说道:“画者十境,李目至少已入第一境。虚实之境,腊梅是实,那漫天飞雪是虚。虚实相映,堪称绝意。”

                宋洮对着李牧羊举手作揖,说道:“我们终日聚会,扬言在此行雅。原来高手在名间,雅士竟然是一个马夫。以前宋洮不识丹青妙手,还请李目兄弟多多包涵。”

                “三少过赞了。”李牧羊拱手作揖,谦虚说道。

                宋洮又看向李思念,说道:“思念小姐所言不虚,连家里的一个马夫在丹青之道上都有如此造诣,想必思念小姐更有诸多才华------真是期待啊。”

                李思念笑着摆手,说道:“三哥,我可不如李目,也不如在场的各位姐姐们。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我只会吃。”

                “原来思念小姐是个吃货。我也是。”

                “咯咯咯,会吃的人才是有福气的-------”

                -------

                听到李思念说自己不如别人,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在场的淑女们反而觉得她天真坦率,对其好感大增。

                表演结束,李牧羊就准备回到别厅去等待。

                宋洮出声挽留,笑着说道:“之将将李目兄弟安排在别厅,已经是宋洮失职。现在岂能再任由李目兄弟去别厅坐冷板凳-------如果李目兄弟不介意的话,可以和大家一起行雅。如何?”

                心想,此人用的是飞白法,李牧羊在星空学院所画的那幅《春光乍现》所用的画法是不同的。而且虽然这个李目画画也不错,但是和李牧羊那种让顾荒芜惊艳并且借与一缕春风给他的画技相比相差甚远-----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李目就是李目,李牧羊或许当真葬身幻境?

                李牧羊想了想,还是摇头,说道:“我还是去我应该去的地方吧。那里让我更自在一些。”

                宋洮明白李牧羊的顾虑,心想,让一个马夫和一群名门公子哥和娇贵的小姐们在一起,确实会让他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于是,宋洮点头答应,说道:“那就恕宋洮失礼了。”

                “客气。”李牧羊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李牧羊回到别厅,知晓小楼里发生什么事情的众多管理以及护卫头子对其刮目相看。

                有人主动上前问候,还有人在打探李牧羊的背景来历。

                李牧羊简单作答,仍然回到角落就座。

                宁心海若有所思的看向李牧羊,说道:“你会作画?”

                “学过几年。”李牧羊出声答道。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宁心海说道。

                “谁?”

                “李牧羊。”

                “我们有相似之处?”

                “他是我见过最能够创造奇迹的人。”宁心海出声说道:“之前不过是一个人人嫌弃的废物,认真学了半年,就在帝国文试中取得状元,成为西风第一-------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了,被星空学院录取,然后又命陨幻境之中。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为天才的人物。”

                李牧羊认真点头,说道:“确实。可惜,我只是一个马夫。”

                宁心海轻笑,说道:“怕是你做马夫的日子要到头了。在静水凝露扬名,怕是有不少人要重金挖你吧?就是陆家也不会对你不闻不问,这不是爱才惜才之道。这样的人才只能够去给人做马夫,谁还敢去为陆家效死力?”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你为什么做马夫?”

                “我喜小姐性子清净,而且又在江南相处多年,自然是有感情的。”

                “我也极喜欢我们家思念小姐。”李牧羊出声说道:“我愿意一辈子给她做马夫。”

                “有意思。这些话说与你们家思念小姐听,她定会欢喜。”宁心海只当李牧羊说的是奉承自家小姐的话,也不愿意揭破。

                小楼之内,宋洮环视四周,朗声说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原本想在这大雪漫天的静水小楼,和大家赏着冬雪、闻着腊梅香味,吟诗作画,不醉不归。却没想到发生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想来诸位也没有了行雅的心情。就此结束又辜负这良辰美景,不若大家选一题进行辩之,也为此夜增添一些趣味。如何?”

                众人皆应。

                清谈辩论本就是大家喜欢做的事情,选一议题,旁征博引,唇舌为枪剑,以一身所学去击败对手。此为人生大快之事。

                “以何为题?”有人出声问道。。

                “我来作题如何?”小楼门口,一群人披着风雪而来。

                为首之人身穿锦衣,头戴玉冠。方脸威严,虎背熊腰。笑着说道:“以‘皇权重,乃或军权更重’为题,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