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八十四章、不堪入目!

            逆鳞 第三百八十四章、不堪入目!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八十四章、不堪入目!

                李牧羊呆滞半天,对着陆清明沉沉点头,说道:“陆叔,爷爷大寿,我这做小辈的理应表达一下我心中的敬意。哪里用得着你出声言请?实在是太见外了。这样一来,倒是显得我这做小辈的不通礼数了。”

                心想,普天之下,想给陆行空这位老爷子送礼物的人多如繁星。但是,大多数人都不得其门而入。

                自己居住陆府之内,又有陆叔主动开腔,怎么都得送一份看得过眼的礼物才行。

                可是,能够让陆行空这等人物看得过眼的礼物,那得是什么级别啊?

                不过,幸好他知道那头黑龙在天都不远处有一处秘密洞穴,或许那里面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宝贝。

                李牧羊心里这么盘算着,倒是底气充足了不少。一分钱能够难倒英雄汉,对李牧羊这个隐形的大富豪来说,钱都不是个事儿。

                陆清明苦笑,说道:“牧羊,并不是陆叔市侩,也不是想要讨要你的财物,仅仅是--------”

                有些话难以言明,有些事还是秘密,陆清明心脏抽痛,指着这满院的风雪,说道:“即使你只是写一个字,画一幅画、折一枝腊梅送过去-------想来家父都会万分欣慰。”

                李牧羊笑,说道:“陆叔,你不用解释。你我一路同行,竹海相遇,奔波数千里路赶至天都,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嘛,我的为人你也肯定明白------你视我为子侄,陆爷爷也待我如孙辈。李家承蒙陆家照顾,两家亲如一家,融为一体。我为陆爷爷祝寿是发自肺腑,实在无须多言。不然的话,就显得俗气,对不起这漫天风雪的潇洒雅致了。”

                陆清明也觉得在这个话题上有些吃力,而且,每每提及此事,心里都有一种被针刺痛的感觉。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好。不再说了,不再说了。正如你所说的这般,再谈那些事情倒是入了俗流。【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来,我们喝酒。”

                “我敬陆叔一杯。”李牧羊端起酒杯,笑着说道:“无论如何,我都和陆家同进同退。”

                无论是道义还是个人情感,李牧羊都是愿意帮助陆家的。假如陆家当真支撑不住遭遇灭族危险的时候。

                但是,他的父母家人却是要提前送走的。

                他们都是普通人,对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帮助。他们留在天都只会让李牧羊分心。

                可是,送到哪里去呢?

                陆清明没有和李牧羊一样举杯,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李牧羊,说道:“这就是我要和你聊得另外一件事情了。”

                “陆叔请讲。”

                “家父寿辰结束后,你要立即离开。”陆清明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返回星空学院继续修行,与你而言,迅速提升才是重中之重。只有实力足够强大,才能够真正守护你的家人不受伤害。至于你的父母家人以及思念将会被送往风城。风城城主是陆家嫡系陆勿用,风城百里之外就是玉门关,玉门关的驻守将领张凤山也是我陆家提拔起来的将领,军心可用-----如果风城有事,张凤山可以立即增兵救援。”

                “陆叔,我怎么能在陆家有难的时候独自离开?”

                “你平安就好了。”陆清明笑着说道:“陆家欠你太多,这个时候实在不能再将你拖入泥潭。”

                “不行。”李牧羊出声拒绝。“我同意将父母以及妹妹思念送至凤城,但是我自己是绝对不会走的。在陆家没有安全,在陆叔和瑜姨没有安全的情况下,我不会独自离开的。”

                “牧羊-------”

                “我意已决,陆叔无需再劝。做人做事,要凭着自己的良心。我此时离开,定然会良心不安。即便到了星空学院,怕是也没有心思修行破境。倘若陆家要出了什么事情,那我更是要悔恨终身了------不若留在陆家,或许也能够尽锦薄之力。”

                “牧羊------”

                “陆叔,这回就听我的吧。”李牧羊一脸固执的说道。“因为私心,我确实希望能够把我的父母以及妹妹先送到安全之处。但是,因为良心,我也着实希望能够和陆家同舟共济度过难过。”

                陆清明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牧羊,看着自己的儿子,久久的沉默不语。

                又陪着陆清明喝了两杯酒,说了一阵子话,李牧羊便告辞离开。

                等到李牧羊走远,披着雪狐狸毛皮风衣的公孙瑜出现在了陆清明的身后。

                她和丈夫并排站在一起,看着院子里那排向后园延伸的清晰脚印,仿佛那每一个脚印里面都能跳出来一个李牧羊来。

                “夫君一片孝心,做妻子的能够理解。但是,你就不怕父亲收了牧羊送的礼物心中不安吗?”公孙瑜语带怨恨的说道。“倘若不是他的话,我牧羊孩儿------牧羊孩儿怎么会吃那么多的苦头?怎么会遭了那么多的罪?怎么会------怎么会父母皆在眼前,却不能相认?”

                陆清明面露痛苦之色,一脸愧疚的说道:“小瑜,我知道你心中委屈,我也知道你仇恨家父。这是陆家亏欠你的,我没办法做任何的解释。可是-----这是父亲六十大寿,我想让他高兴一些。而且陆家正经历险境,生死兴亡还是未知之数------我不想让他的心里留下遗憾。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心里留下遗憾。”

                公孙瑜轻轻叹息,良久,出声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是天意。”陆清明握紧妻子的手,沉声说道。

                --------

                --------

                砰砰砰-------

                门口传来大力的敲门声音。不,应该说是大力的用脚撞门声音。

                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也只有李牧羊的宝贝妹妹李思念一人。

                果然,李牧羊嘴里的‘请进’还没来喊出来,李思念就已经一把踢开门闯了进来。

                当她和李牧羊无奈的眼神对视后,立即又退了出去重新关好房间门,站在门口轻声问道:“哥,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李牧羊没好气的说道。这丫头什么时候能够学会进别人的房间要先敲门这种事情啊?

                李思念再次推门进来,笑嘻嘻的说道:“哥,你起床了?”

                “早就起床了。”李牧羊将手里的毛笔搁下,说道:“你会这么早起床,倒是让人觉得奇怪。说吧,你这么早跑来有什么事?”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李思念笑嘻嘻的说道。“哥,你还记得我昨天晚上和你说过的事情吗?”

                “不记得了。”李牧羊摇头。

                “我昨天晚上和小心姐姐说好了,今天一大早就命你将那幅送给她的《寒梅傲雪图》送给她-----昨夜分别的时候,小心姐姐还特意提起过这件事情呢。你赶紧收拾收拾,把那幅《傲雪寒梅图》给送过去。”

                “那幅画不是已经被你送过去了吗?”

                “我是送过去了。可是那幅画上面一个字也没有,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白纸。我能给小心姐姐说你手里拿着的就是《寒梅傲雪图》吗?那样的话,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李目就是李牧羊李牧羊就是李目嘛。”

                “画已经被你送出去了,我只好重新再画一幅。”李牧羊说道。

                “那是当然。你赶紧画,现在就画。画好之后就立即送过去,可不要让小心姐姐等久了。”李思念催促着说道。

                担心李牧羊拖延,她径直朝着李牧羊写字的桌案走来,说道:“我来给你铺纸研墨,你现在就动手。”

                “不用着急,我一会儿就画-----”李牧羊说话的时候,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思念的前面。

                “嗯?”李思念眯着眼睛打量着李牧羊,说道:“李牧羊,你在搞什么鬼呢?后面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天啊,你不会又在看之前的那些春宫图吧?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还没改掉以前的那些坏毛病。”

                “我以前哪里有什么坏毛病啊----前不都是你要看那些书的吗?”

                “呸呸呸-----本小姐冰清玉洁,才不会看那些黄书呢。”李思念轻咬薄唇,眼神焕彩的盯着李牧羊,出声说道:“你是准备自己拿出来,还是让我过去抢出来?”

                “我真的没有那些春宫图。”

                “不是春宫图?难道你去了星空学院带回来更不不堪入目的东西回来?”李思念一幅好奇宝宝的模样,伸出小手,说道:“快拿来给我瞧瞧。”

                “------”

                趁着李牧羊发傻的时候,李思念突然间冲到李牧羊身后,迅速的将压在上面写满毛笔字的纸张掀开,一幅梅香袭人的《傲雪寒梅图》正在眼前。而且,正是李思念想要在昨晚送给崔小心的那幅。

                李思念冷笑连连,说道:“我还怕某人心虚不敢去呢。原来早就准备好了-----是不是急不可耐了?恨不得昨天晚上就跟着回去吧?”

                李牧羊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小声解释着说道:“我怕忘记那幅画的画法,所以--------就多练习几次。”

                (PS:感谢黑白位小朋友的十万赏,成为我们近卫军的新一任萌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