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剑馆!

            逆鳞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剑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剑馆!

                雪在飞,血在溅。【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长街之上,家家户户都闭上了门窗。

                之前那几家没有关门的商家,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将自己的店门给拉上了。生怕自己成了被这场厮杀殃及的倒霉池鱼。

                “还有没有天理啊,还有没有王法啊?怎么敢在长街之上就打起来了------”

                “奇观啊当真是奇观啊,有多少年没见着有人敢当街杀人了------”

                “老婆子,你也来瞅一眼。什么,你老花眼?”

                ---------

                远处的屋檐之上,站着两个身穿白袍的男人。

                一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长发挽起一个发髻,髻中插着一枝竹笄。竹笄的一头尖细,形状看起来像是一把小剑。

                男人的视线一直放在街上的那场厮杀之中,看到李牧羊扮作的马夫李目再次一拳将一个黑衣杀手给轰得粉碎,忍不住怒声喝道:“这样的人也是马夫?他要是马夫,那全天下的马夫都该要羞愧死了。”

                “谁说他是马夫了?”旁边的高瘦男人出声说道。男人满头长发不束冠,不系带,任由其自由自在的随风飞舞,宽袍大袖,仙风道骨,看起来就像是要乘风归去一般。

                “不是说我们拦截的是一个马夫吗?”百里长河一脸疑惑的说道。“谁家舍得用这种高手做马夫啊?此人实力不弱,而且所施展的那一套拳法诡异之极,威力又非常的强大,蓄丹田之力于一点,瞬间爆发-----”

                “明知道其拳势凶猛,却又不能不硬接。一是他的拳速极快,躲避不及。二来,他的步伐极其灵敏,每一次腾挪转移都能够恰到好处的寻找到最有利的攻击点。【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如果避其拳势的话,只会将自己的空门出让出去。那样后果就更是不堪设想。”

                “《破体术》。”木浴白出声说道。“此乃道门绝技,是道家七子之一紫阳真人的成名绝技。以气破体,一击毙敌。巅峰之时,几乎可以翻山蹈海,碎星填渊。屠神灭魔,无往而不利。只是不知道此等绝技秘法怎么到了此子手里------这是道家落的子?”

                “馆主,你的意思是说-----担心此人是道门放在陆家的棋子?难道说,道家也掺和进来这桩事情里面来了?天音寺和龙虎山都是世外仙门,虽然门徒众多,势力庞大,但是大多数时候都不理会世间俗事,这一次怎么破例了?”

                “也只不过是有此一念而已,当不得真。”木浴白冷眼看着大雪之中的惨烈厮杀,脸上不喜不悲,没有任何的情绪。“或许,此子也只是和那紫阳真人有些渊源,故而得到了他的那《破体术》。不过,从他所施展出来的拳法来看,拳势虽猛,却不具威严。而且因为习练时间极短,每一次挥拳之后都会有片刻的间断,难以将破拳形成拳阵甚至拳域------待其破拳大成的话,整个天都城能够将其拦截下来的人怕是也屈指可数。”

                “当然,除非紫阳真人亲至。不然的话,也没有人能够将《破体术》练习到那种境界。听说紫阳大劫将至,能否破关再上一层楼,还是一个未解之数。真是期待啊。它人都在追星赶月,我辈怎么能不奋起直追?”

                “馆主心如止水,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环境都难以动情动性-----假以时日,必然可以破境登天,遨游神州。天下之大,又有几人能够和馆主剑道抗衡呢?”

                “世间英雄众多,豪杰无数,怎可小觑?”长发男人声音平静,淡然说道:“就是这天都城内,不也出了此等英雄少年吗?”

                “啊------”

                木浴白话音刚落,又有一名黑衣男人被李牧羊给一拳轰飞出去。身体腾空倒退的时候,嘴里还发出惨叫声音。

                落地之后,他的前半身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力竭坠地。重重地呼吸几次后,眼睛阖上没有生息。

                “馆主,让我下去会一会这个马夫。”百里长河看得咬牙切齿,怒声说道:“此子凶狠,我剑馆男儿皆成其拳下游魂。再说,时间拖延久了,对我方不利。不若让我下去将其斩杀,也好救回几条我剑馆男儿的性命。”

                “再看看。”木浴白说道。

                “看什么?”百里长河急声问道。“此子已经诛杀了我止水剑馆十几条男儿性命,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全军覆灭吗?”

                “技不如人,剑不锋利,怪不得别人。”木浴白声音里面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再看看,等着他全力施为。”

                百里长河表情微僵,诧异说道:“馆主的意思是-----这个马夫直到此时还有所保留?”

                “气未紊乱,力未用尽。不见疲态,不见拼命。”木浴白说道:“他还有所倚仗。再看看吧,我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马夫。”

                听到馆长的话,百里河也再次将视线投放在李牧羊的身上。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还有什么绝招没有使出来。

                “李思念小姐的马夫?当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

                --------

                朝阳道。巡城司大营。

                今日原本轮不到李可风值守,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在边疆部队里面的习惯,每日必定到大营里面看看,和下属将领们说笑几句,甚至喝两碗酒。拍拍那些执勤士兵的肩膀,踢一脚他们的屁股。等到各处都检查一番没什么事之后,这才回到家里休息。

                今日也不例外,他冒着风雪来到军营,下属的几个副使立即就围拢了过来。

                “李老大,这风大雪大的,你怎么又跑来巡营了?有这功夫,不如在家里抱着个小娘们睡上一觉来得舒坦-----”马超嘻皮笑脸的说道。

                “就是,来了还不带酒。没有酒你怎么好意思来见我们?”陈俊拍着李可风的肩膀,没大没小的模样。

                “将军,你回去休息吧。今日大雪,想来城里也不会出什么事-----一会儿我再带兄弟出去巡查四门,一定不会让将军吃什么挂落。”李可风从部队里面带出来的张小虎一脸关心的模样。

                ---------

                李可风照着马超的屁股踢了一脚,破口骂道:“你这小子,是想媳妇想疯了吧?怎么着?你和白主薄家的那位二小姐眉来眼去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提着酒肉去找白主薄家给你提亲。”

                “将军,我就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我的身体献给将军,我的心灵献给帝国,暂时还没有成亲的打算。你可别害我。”马超嘿嘿傻笑。

                李可风又一脸嘲笑的看着陈俊,说道:“想喝酒是吧?行,今天你也不用值班了。你现在跟我走,咱们找个小酒馆,我喝多少你喝多少,谁喝趴下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将军,我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这不是为了表示咱们亲近嘛-----”陈俊一脸怂逼的模样。谁不知道李将军是千杯不醉啊?和他拼酒,那不是找死吗?

                李可风又拍拍张小虎的肩膀,说道:“行了小虎,你今日也不必去巡城,这大风大雪的,自己家兄弟的身体也得注意-----都在营里守着,有什么事情城防营会报到这里来的。那个时候再出营也不迟。天子脚下,能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是。将军。”张小虎一板一眼的对着李可风行军礼。

                李可风苦笑,说道:“你这憨货,总是这么认真。”

                几人正站在营房门口说笑时,一骑飞速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急报。”骏马尚未入营门,马上骑士已经大声喊道。

                “出了什么事?”李可风沉声问道。

                张小虎已经奔了出去,快步将骑上的骑士接了下来,说道:“出了什么事情?”

                “当街杀人。”马上骑士气喘吁吁的说道:“有人当街杀人。”

                片刻功夫。

                头戴钢盔身披轻甲的士兵们驱马出营,朝着西城门口所在的方向冲撞过去。

                “快。给我快。”为首之人一手提缰绳,一手握长剑。跨下的骏马在他的不断催促下,在这雪地上面向前狂奔。又因为地上雪厚冰坚,铁蹄践踏上去溅起一块又一块的冰层。

                身后是近百骑巡城司下属,他们脸色严峻,心知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残酷的战争。

                嗒嗒嗒------

                马蹄声整齐划一,百骑如同一骑,同起步,同呼吸。形成一股巨大的威势,让人感觉到一种排水倒海般的力度向前冲击。

                嘎!

                李可风手里的缰绳猛地一拽,硬生生的将骏马前冲的姿态给拖拽回来。

                骏马前蹄打滑,努力了几次才站稳脚根。

                李可风停下,后面的近百骑士也同时勒住了绳索。

                李可风盯着长街正中的黑衣们,厉声喝道:“巡城司执行公务,何人胆敢挡路?”

                “监察司。崔见。”黑衣男人的嘴角浮现一抹轻薄笑意,身上的三头蛇张牙舞爪,正待择人而噬。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