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三百九十九章、赏梅解迷!

            逆鳞 第三百九十九章、赏梅解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九十九章、赏梅解迷!

                “欺人太甚。”销魂鞭罗旭没想到国尉大人亲至,宋家那个老家伙竟然如此的不给面子。气愤之极,就想冲上台阶再次拍门。

                “罗旭。”陆行空出声唤道。

                “老爷--------”罗旭面红耳赤,气愤之极。主辱臣死,作为被陆行空从死人坑里面拉扯出来的男人,这种遭遇比杀了他还要难以接受。“让我闯进去吧。我倒是要看看,这宋家老宅是什么样的龙潭虎穴。”

                陆行空脸带笑意,看着那漆色剥落的古老大门,轻声说道:“神洲浩大,想闯进这幢大门的豪杰强者不知凡几,又有谁能够成功呢?”

                “卑职宁死。”罗旭恶狠狠地盯着那道大门,出声说道。

                “死了也进不去。”陆行空笑着说道。“知道为何宋家老宅不在天都城内,却建在这天都城的城门外面吗?”

                “不是为了闹中取静?”罗旭冷笑。“听说宋家那位------喜欢清净,所以就自己搬出来居住在老宅里面。”

                “倘若为了闹中取静的话,以国相大人的身份地位,城内就找不到好的地方?大相寺旁边的象山、金湖旁边的玉山,皇宫后方的狩猎园、哪一处不是风景清幽的绝佳居处之所?”

                “那是为何?”罗旭出声问道。

                “宋家是一道门。”陆行空沉声说道。“他们是天都城的第一道城门,任何来犯之敌,先要将宋家老宅攻破,这才有机会去攻打第二道城门-------千百年来,宋家老宅这第一道门从来都不曾被人攻破,天都城的这第二道城门也就从来不曾被攻破。天都城不被攻破,楚氏的江山也就从来都不会动摇。”

                “一家一族,守一城一国之平安。这是其它家族比拟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天都城的百姓们对宋家极其尊重爱护。世人皆称宋家为‘帝国文库’,其实在我看来,宋家不仅仅是西风之文库,更是帝国之铁胆。有此胆在,西风便有勇气面对任何困难挫折。”

                “外敌尚且不能攻破的宋家老宅,岂能任由我们西风自己人给攻破了?那样的话,世人将如何看待我们?”

                “将军--------”罗旭心有不甘。他不管宋家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也不管宋家那位老爷子有什么样的身份地位。他们的将军一生戎马,为国戎边,现在回来之后连宋家的大门都进不去。这种事情倘若传出去,怕是将军和陆家会沧为天都笑柄。

                “陆家的那个老家伙不是厉害吗?怎么连宋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陆家也能和宋家相提并论?怕是给人提鞋都不配------”

                “宋家那位是在打脸呢-----早就说了不喜欢陆行空,偏偏还要跑去凑热闹------”

                ---------

                各种风言风语,嘲讽攻击怕是如洪水般涌来。

                可是,陆家和宋家的地位就相差如此悬殊吗?

                “我们只是心中不服。”陆意也在旁边说道。

                “不见未偿不是一桩好事。”陆行空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幢院落,就像是视线能够穿过围墙,和院子里面的那个老人对视交谈。

                劳师动众的来投帖拜访,别人却拒绝接见------不见怎么能够是一桩好事呢?

                罗旭想不明白。

                “回吧。”陆行空转身朝着黑铁马车走去。

                “是。”罗旭答应一声,赶紧跑过去帮陆行空掀开布帘,请他入内。

                再次愤恨的盯了宋家老宅那紧闭的大门一眼,罗旭跃上车辕,狠狠地一鞭子抽在马股之上。

                驾!

                一声轻喝,黑铁打制的马车开始前行。

                身后,是数十身披重甲头戴狼首的狼骑铁马跟随拱卫。

                等到外面马蹄声音渐远,老仆管事抖落身上的风雪,朝着院子里面喝茶赏梅的老人走过去。

                “老爷,他们走了。”管事笑着说道。

                “嗯。”宋孤独披着一件单衣坐在廊檐下面的蒲团之上,一脸入神的看着那风雪中盛情绽放的梅花,说道:“知道了。”

                “老爷当真不见?”管事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见。”宋孤独伸手捧起茶杯,茶水已经冰凉,他也浑不在意,细细地抿了一口。

                “这次怕是把国尉大人给得罪狠了。”老仆笑着说道。

                宋孤独放下茶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见之何益?”

                “就是。见之何益?”宋洮提着一壶滚开的开水出来,为宋孤独的茶杯里面注满开水,说道:“都已经撕破脸了,难道还要相聚一席把酒言欢不成?”

                宋孤独看了宋洮一眼,说道:“我之所以不见,是因为我知道他要见我做什么。我不见,他便也知道我要对他说什么。如此甚好。节省一些时间,又可以多吹一会儿风雪,多看几眼梅花,岂不快哉?”

                “爷爷-------”宋洮的心又悬了起来。自从在千佛寺求佛,结果出现菩萨眼睛流血那一幕之后,他就尽可能的陪伴在爷爷身边。因为他也不确定,爷爷什么时候就走了。

                所有人都清楚,爷爷的存在对宋家意味着什么,对整个西风帝国意味着什么。如果爷爷过不了这个坎,怕是宋家现在的地位难保。毕竟,现在的宋家并没有人能够达到爷爷同等的修为境界。怕是就连陆行空那个老家伙也难以抗衡。

                那个时候,陆家会如何报复宋家这么多年的压制,这还需要言明吗?

                “不要担心。”宋孤独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在担心什么,笑着说道:“不要担心。大限未至,我还有几天时间------这满院的梅花都还没有开罢,我怎么会连几朵梅花都不如呢?”

                宋洮知道,爷爷赏梅,也赏的是梅花迎着风雪灿烂开放的风骨气度,以及永不认输永不放弃的精神。

                现在的爷爷就像是那一树树的寒梅,那即将而至的天劫便是这漫天的风雪。他能不能像院子里面的这些梅树一般熬过风雪,来年再次绽放出嫩芽,此时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我相信爷爷一定会长命两百岁。”宋洮笑着宽慰。

                宋孤独的年纪早就过了百岁,倘若再说‘长命百岁’之类的话,那就是骂人早死了。

                “嗯。希望如此吧。”宋孤独毫不在意的说道。“就连陆行空这只老鹰都坐不住了,证明外面应该已经闹成一锅粥了吧?你也不要总窝在这老屋陪我这个老头子,自己编排的大戏------总不能让他们走偏了才是。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轻易的动手,不要轻易的与人为敌。但是,每一次出招,都要力求一击必杀,有所斩获才是。”

                “爷爷,你放心吧。有些大戏根本就不需要话本。我们只需要把他们给放到同一个舞台上面,想必他们就会照着我们的心意演下去。”宋洮一脸笑意的说道:“可是,陆行空这个时候来见爷爷,证明爷爷的猜测是正确的-------李牧羊和陆家当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牧羊的父母曾经是陆家的丫鬟和车夫,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也就是陆家那个名叫契机的小丫头出生的当晚,李牧羊的父母带着同样是当晚出生的李牧羊悄然离开天都,隐居江南---------”

                “当年我还以为是那一对夫妇犯下什么大错,从而导致陆家大怒,将他们给驱逐出去。虽然心中存疑,却也没有将此事过于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十几年后,当李牧羊杀了崔家的崔照人,李牧羊父母家人即将遭遇崔家报复之时,陆家的媳妇公孙瑜又远赴千里之外,亲自将李牧羊的父母妹妹全接到陆府安居,不惜和当时处于暴怒状态下的崔家刀兵相见。直至此时,我才知道当年那一对夫妻走得蹊跷,走得另有隐情。”

                “陆行空不是一个只抓不放的人。他是一个聪明的敌人,也是一个厉害的对手。如果一个人不懂得取舍之道,他是没办法爬上高位坐在今天这个位置上的-----但是,这一次的所取和所舍,完全不符合他的个人利益和陆家的个人利益。”

                “仅仅是一对佣人而已,他们何须在这种关键时刻,在内外受敌,就连君上都开始对他们百般不满的时候,强行跳出来和崔家以及君上对着干?这样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倘若不想立即谋反,用得着这样忤逆君王的意思?用得着给君王难堪?丢出去几条小鱼让君王和陆家泄泄火不就得了?”

                “所以,爷爷就默许我安排这一场大戏?”宋洮眼露精光,一脸笑意的说道:“想要试探一下陆家对李牧羊的真正态度------”

                “帝国有句谚语: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去圆场。”老人的视线再次转移到了那满院的梅花之中,轻轻叹息着说道:“可是,解开了一个迷团,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迷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PS:感谢海口热带水果同学的万赏,恭喜水果小朋友家里的小水果降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