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零三章、你争我夺!

            逆鳞 第四百零三章、你争我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零三章、你争我夺!

                一阵冷风吹过,所有人都有种脊背生寒的感觉。

                对于天都民众来说,止水剑馆有着特殊的意义。

                传承千百年,是西风帝国知名度最高也最有影响力的剑馆。

                它不仅仅深受西风皇室倚重,堪称帝国的皇家剑馆,而且止水剑馆的馆主木浴白是西风战神,也是天都的守护神。人们心里清楚,只要有木浴白在,那些来犯强敌就得小心谨慎,至少先要解决掉这个绝世高手方能够如愿以偿。

                可是,木浴白竟然被人给打到在地?而且看那七窍流血的模样------是生是死都是个未知数。

                “发生了什么事情?”崔见的脸色阴沉之极,眼神凶狠的扫向李可风怀里抱着的李牧羊身上,冷声说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伤了木馆主------李可风,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后果。倘若你还想保住自己项上人头的话,最后不要庇护凶手。”

                李可风冷笑出声,说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心里也很好奇。某人可不要忘记了,是谁一直在阻挡我们进来缉拿凶手------再说,我为什么要庇护凶手?我们巡城营的职责就是护卫都城安危,保护城内百姓不受侵害。现在天都城内出现这样的凶杀事故,木馆主被人给伤的如此严重-----难道我们巡城营不想查个清楚明白吗?要是上面怪罪下来,那李某也就只能实话实说,监察司恶意拦截,不然的话,我们巡城营早就将凶手缉拿归案。”

                “凶手就在你怀里,还要到何处去缉拿?”崔见指着李可风怀里的李牧羊,冷声说道。

                李可风仰天大笑,嘲讽说道:“崔见,你这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为了给自己开脱罪名,就随手拉人来做自己的替罪羔羊------倘若我怀里的一个小小马夫都能够将闻名天下的止水剑馆馆主给打至重伤,那么,这地上躺着的木馆主当真是真的止水馆主吗?还是说,在崔长史的心里,止水馆主原本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李可风,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如果那个人当真只是一个小小马夫的话,值得你李大将军如此看重?怎么,换一个名字,蒙一张面皮,就以为可以蒙蔽天下英雄?”

                “崔长史认为此人是何人?”

                “叛国者李牧羊。”

                “叛国者?”李可风心里微惊。将军给他的命令是务必保全此子安危,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此子的身份非同寻常,绝非一个小小的马夫那么简单。

                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就是那个被星空学院录取却又在求学路上无意间救下许达将军而同时得罪崔家和皇室的李牧羊-------

                当然,李可风喜欢李牧羊。

                因为他救下了自己的兄弟许达。

                李可风冷笑连连,说道:“先不论此人是不是李牧羊,就算他是真的李牧羊,那也是我们西风帝国的英雄,是拯救了帝国边疆将军性命的少年天才------叛国者?这个罪名从何而来?他怎么叛国了?叛了哪一国了?我看是你们监察司恶人先告状,因为李牧羊诛杀滥用职权的监察司掌令史崔照人,所以崔长史就想着公报私仇吧?”

                李可风刻意把‘崔长史’三字给咬得很重,意思是说你和崔照人是一家人,自然想着为自己家的兄弟报仇了。

                “我现在明白了,为何城东发生当街厮杀事件,崔长史却派人阻拦不愿让巡城营前来履行公务-----崔长史该不是和那些贼人凶手是一伙的吧?”

                “李可风-------”

                “崔见-------”

                两人怒声喝道。

                彼此眼神敌视,又是一幅拔剑欲斩的凶狠模样。

                良久。

                良久。

                崔见指着李可风怀里的李牧羊,说道:“我们要把他带走。到底是不是凶手,监察司自然会审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怕人进了你们监察司,就没办法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吧?到时候不仅话说不清楚,怕是小命也没有了。”

                “李可风,监察司是帝国的监察司,是陛下的监察司,难道在你眼里,监察司就是如此的藏污纳垢,是人间地狱不成?”

                “陛下设立监察司自然是为了监察民情,督察百官,原本是一番好意。只是下面执法之人有了私心,那可就什么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了。”

                “看来你是有心想要和我监察司为敌。”

                “我们巡城营职责所在,这些人我们都要带走。倘若有人想要和我们争抢的话,那就只能刀兵相见。”

                “怕你不成?”

                “再打一场。”

                --------

                哒哒哒------

                一骑飞奔而来。

                马上骑士冲至战场,打马立在即将再次厮杀起来的两支队伍间间,翻身下马,对着崔见和李可风拱了拱手,出声说道:“长史大人,李将军,大家各退一步,各退一步-------”

                他指着躺倒在地上没有任何声息的木浴白,出声说道:“木馆主还在地上躺着呢,伤情如何,还未可知,倘若有个三长两短,陛下那里你们俩位可都脱不掉干系-----”

                顿了顿,黑衣男人接着说道:“就算两位极受君宠,陛下也有意偏袒,但是,止水剑馆学徒三千,要是让他们知道你们俩人耽搁了救治馆主的最佳时机,怕是会拔剑相向吧?”

                崔见脸色稍缓,李可风身上的杀气也散去不少。

                李可风看着那个身穿监察司制服的少年人,出声问道:“你是何人?”

                “监察长史燕相马。”黑衫少年对着李可风拱了拱手,出声说道:“李将军,久仰了。”

                “原来是燕长史。“李可风的态度虽然缓和了许多,但是却更加的警惕了。燕家燕相马,是这次被陛下任命的三大长史之一。燕家和崔家是一脉同枝,好的可以同穿一条裤子。这样的人跳出来调停,谁知道中间有没有什么阴谋?

                “木馆主身份尊贵,需要及时治疗。不若就由监察司带至皇宫,由宫里的御医治疗------”

                燕相马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李可风怀里的李牧羊。

                李可风将其抱紧,挡住他的话头,说道:“他可不能给你们。”

                “哈哈哈,我们要一个马夫做什么?”燕相马哈哈大笑。“你们想要,尽管带回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