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零四章、名动京城!

            逆鳞 第四百零四章、名动京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零四章、名动京城!

                南锣街道。明月茶楼。

                “知道吗?听说咱们的木馆主被人给打伤了------”一个中年胖子端起茶碗盖住自己的脸,小声对身边的茶伴说道。

                “木馆主?哪个木馆主?”同伴一脸疑惑。

                “自然是止水剑馆的木馆主,西风剑神木浴白。除了他,谁还能够有资格叫做木馆主?”胖子的声音压得更低,就像是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怎么可能?”身边的同伴突然间提高音量,然后一脸冷笑的看着胖子,说道:“老罗,大家朋友归朋友,但是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不然我老王可就不依了-----木馆主是何等人物?咱们西风帝国大名鼎鼎的剑神,数十年未尝一败-----没听说有什么强者来我西风国挑战,木馆主怎么会败呢?败给谁?谁能够打败我们木馆主?”

                “李牧羊,听说是那个被星空学院录取的孩子,杀崔照人那个-----就是他把咱们的木馆主给打伤的。我们家隔壁李大嫂的二爷爷家的三小子在天都府伊当职,听说当天事情闹得挺大,死了不少人,最后他们去收拾尸体的时候,都有人被切成了肉泥--------”胖子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碟粉蒸肉,说道:“就跟这个似的。听说现在木馆主生死未知,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劫------”

                -------

                “止水剑馆的木浴白被人杀了,听说是那个从星空学院回来的李牧羊干的—--------”

                “李牧羊回来了,一回来就杀了止水剑馆的木馆主-------为什么这么着?嘿,还不是为了立威,是想通过此举告诉崔家,别招我,不然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木馆主都能够被人打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一定另有隐情--------”

                “就是那个李牧羊-------”

                ---------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长街杀人事件终究还是通过一些人的嘴巴传了出去。【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西风剑神战败,生死未知。李牧羊再一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现在,整个天都城的人嘴里讨论的都是李牧羊这个名字。

                文试西风第一、星空学院录取、诛杀崔照人、一笔画尽满院桃花被顾荒芜看重收为弟子-------

                李牧羊再一次名动天都。

                ----------

                -----------

                刀山火海,箭矢如林。

                无数人族的强者将自己围拢,地面之上还有数十万操戈披甲的大军。

                有人举枪,有人持剑。漫天红光、剑气纵横,无数具有大威能的经文符咒朝着自己奔袭而来。

                李牧羊的双眼如两汪血水,全身覆盖黑色的鳞片,生牙利爪,尾如铁翼。

                巨大的身体挣扎着、扭曲着,搏斗着-------

                他变成了那条黑龙。

                他很生气,很愤怒。

                他恨这天意弄人,恨那些想要诛杀自己的人类。

                咆哮如雷,吼声震天。

                他将一个又一个人族强者的身体撕裂,他将一个又一个欲砍其头颅的勇者给咬成两截,他张开血盆大嘴,龙息所至,就有上万的披甲将士化作一片灰烬-------

                “呼------”

                李牧羊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跳了起来,额头大汗淋漓,眼里还盛着没有消融的惊恐。

                “牧羊------”

                耳边有惊喜的声音传来。

                “牧羊,你醒了?”温婉丽人一脸担忧的模样。

                “公孙姨-------”李牧羊更加的惊慌。

                自己现在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是陆夫人在身边照顾自己?

                “少爷,你醒了。”睛儿眼睛通红,看来刚才哭过一般。

                摘花、锄药、听雪、洗雨四个丫鬟伺候在一旁,每个人都是一脸哀愁的模样,看到李牧羊安然无事的醒来,又一个个的展露笑颜。

                可是,自己的父母家人还有妹妹都不在面前。

                “我这是在哪里?”李牧羊出声问道。

                “在西园。”公孙瑜出声说道。

                李牧羊后来才知道,西园是陆家子女住的地方,陆家的大小姐陆契机以及那位小少爷陆天语俩人都居住在这里。李牧羊救下了陆清明的性命,陆家为了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所以又是增送美婢又是赠送豪宅。

                李牧羊这次大战西风剑神木浴白之后,身体脱力晕倒过去。李可风将人送至陆府之后,自然而然的就送到了西园陆府赠送的那幢小楼。

                “我------”李牧羊想要张嘴说要回去,回到自己父母妹妹那边去。但是,和公孙瑜那关切的眼神接触后,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是真正的在关心自己。

                “我知道你想见到父母家人,不过还是不要急于这一时。”公孙瑜看穿了李牧羊的心事,柔声劝慰着说道:“我让人给你诊治过了,你只是体力衰竭,休息一段时间,多吃一些补给品就能够恢复过来。我已经喂你吃了陆家的千年参丹和百草丸,这两种药都是大补之药,很快就能够将你流失的体力给补回去。”

                “这个时候回去,只会让家人忧心难过。何不等到你休息好后从容回家,免得让母亲伤心不是?”

                李牧羊心想也是,自己这个样子回去,母亲也不知道要被吓成什么样子。就算很快就好了,以后她也会不停的胡思乱想担心害怕。不若就先在这里休养身边,等到复原之后再回去,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岂不是更好?

                “谢谢公孙姨。”李牧羊感激的说道。心想,公孙姨当真是个细心体贴的好人啊,连这些都替自己给想好了。她对自己一家是真正的照顾。“我没事的。不要担心。”

                “没事就好。当真是把人给吓坏了。”公孙瑜心有余悸的说道。当李可风抱着昏迷不醒的李牧羊回来时,公孙瑜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直到那个时候,她才真正的感受到血浓于水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难以割舍和撕裂的亲情是多么的重要。倘若李牧羊当真就这样被人杀害,她怕自己也要心如死灰了吧?

                顿了顿,出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尽量不要出门。如果有急事出门,一定要提前告诉一声,我让人贴身保护-----万不可再独自一人出去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是------不是让你父母家人悲伤至死吗?”

                “是。”李牧羊低声应道。心想这次确实凶险万分,如果关键时刻不是雪球出现救主的话,怕是自己现在已经凶多吉少。

                倘若不化龙去和木浴白战斗,会被木浴白那惊天一剑给劈死。

                倘若化龙和木浴白战斗,那么自己就会被无数强者群殴至死。

                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死字。

                而且李牧羊心里清楚,自己化龙战斗的可能性最大。

                那个时候,自己龙族身份曝光,怕是会引来整个神洲强者的屠杀。就算是陆家------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吧?

                陆家在西风帝国已经举步艰难,倘若整个神洲都与其针锋相对,这庞大的家族,这满院的风景,还有面前这个漂亮贤惠的女人,怕是都将不复存在了吧?

                “那个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李牧羊在心里想道。“可是,那是自己想要活命唯一的选择。”

                看到李牧羊乖乖答应,公孙瑜这才松了口气。

                伸手想要触摸李牧羊苍白的脸颊,身边的丫鬟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公孙瑜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内心深处完全代入到李牧羊母亲的身份。但是实际上,李牧羊还是罗琦和李岩的儿子,而自己和他并没有太过密切的关系。这种行为,实在太过逾越了。

                公孙瑜收回手来,出声说道:“饿不饿?要不要再吃些东西?”

                “好。”李牧羊点头。“我还真有些饿了。”

                他也发现了公孙瑜刚才的亲昵动作,拦也不是,躲也不是。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公孙瑜主动提出要让他吃些东西,他就立即答应了。吃东西的时候就可以避免掉这样的尴尬了吧?

                哗-------

                一阵冷风吹来。

                陆清明披着一身风雪站在床前,看着躺倒在床上的李牧羊,温声问道:“感觉怎么有?有没有好一些?”

                “好多了。”李牧羊出声说道。“谢谢陆叔关心。”

                公孙瑜站了起来,为陆清明拂拭肩膀上的风雪,出声说道:“也不知道在外面抖一抖,带着凉气就进来了。牧羊的身子弱,要是受了风寒怎么办?”

                公孙瑜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刚才展示给李牧羊的从容淡定消失不见,咬牙说道:“父亲那边怎么说?牧羊到底是被何人所害?为什么止水剑馆的木浴白也出现在那里?我不管这次涉及到谁,我不管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杀害牧羊-----此事终究是因我陆家所引起。陆清明,我要你屠尽那些心狠手辣当街杀人之恶徒。贼子不除,法理不容,情理不彰。”

                陆清明眉头紧皱,看着妻子说道:“小瑜,能不能让我和牧羊单独说几句话?”

                (PS:谢谢水果同学的再次万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