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零六章、取而代之!

            逆鳞 第四百零六章、取而代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零六章、取而代之!

                人们对未知事物有着天生的畏惧。【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李牧羊一直活在天都人们的口口相传之中,与其实际接触的人相当的有限。

                李牧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力,修为境界到了哪一个程度--------他们所知道的资料极其匮乏。

                最重要的是,他被那座极其神秘的星空学院所录取,现在修炼到了什么等级,有没有学到什么厉害的技能,这些都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一直以来,李牧羊都被神化了。

                杀了崔家的崔照人,崔家不仅仅没能把他给怎么着,还让其安然走进了星空学院。

                灭了西风帝国监察司,西风皇室没能找回场子,还得捏着鼻子认他为‘帝国英雄’。

                在星空学院更是风生水起,一笔画出满院春意,被誉满神州有‘书画双壁’之称的顾荒芜给收为关门弟子。

                现在一回到天都,就将地位崇高受人仰慕尊重的西风剑神给打倒了-------

                西风剑神都拦不住他,谁还愿意这个时候跑去自寻死路啊?

                你想要上来干掉李牧羊,那就自行对比一下自己和西风剑神的差距吧。

                所以,现在的李牧羊反而安全了。

                “竟然是这样。”李牧羊笑着说道:“那我以后不需要易容了?”

                “不需要了。”陆清明笑着说道。“之前提议让你易容出行也只是权益之计,为的就是不想让崔家那边知晓你的身份,然后不停的派人袭击扰你清净。但是,现在既然身份曝光,无论如何,他们都欲取其性命。索性就正大光明的走出去,让世人领略你的风采吧。”

                李牧羊腼腆的笑,说道:“我能有什么风采啊?和天都那些公子哥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腐草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

                “何需自谦?牧羊风姿仪表,我早有领略。就是放眼天都,也没有几人可以与你比肩。”陆清明一脸郑重的说道。别人说自己儿子不行,自己儿子说自己儿子也不行。“称之为天都第一美男子也不为过。”

                这话李牧羊爱听。

                于是,李牧羊更显羞涩,说道:“陆叔缪赞了。”

                “明日是家父寿诞,想来宾客应该不少,到时候你便以本来面目示人吧。”陆清明一脸笑意的看向李牧羊,话中另有深意。

                “好。”李牧羊点头说道,倒是没有多想。

                他愿意以真实面貌示人,他对现在的自己相当的满意。

                就当是发给天都女子的一些福利吧。

                陆清明若有所思的看向李牧羊,笑着说道:“活着就好。以后切莫再行险事,要是出门,一定要知会一事,我好派人跟去护卫。”

                “谢谢陆叔。”李牧羊笑着拒绝,说道:“我有雪球帮助,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只是我的家人那边,还请陆叔帮忙照顾。我怕他们杀害不了我,就找我的家人报复。”

                “我明白。”陆清明点头称是,说道:“你父亲在陆府工作,理应是安全的。你母亲大多时候并不出门,所以也应当无忧。倒是思念这孩子性格跳脱好动,喜欢出门玩乐,我会派人好好跟着。绝对不会让她出事。”

                “如此甚好。”李牧羊松了口气,再次感谢,说道:“多谢陆叔了。”

                “客气什么?”陆清明看到李牧羊时刻为家人着想的态度,心里即是欣慰,又有些酸涩。原本是自己的儿子,却落得父子不能相认,实在是让人难受之极。“不是说了,大家是一家人吗?”

                “陆叔责怪的是,那我以后就不客气了--------”李牧羊一脸憨厚的笑着。

                陆清明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好生休息,我出去处理一些事务。”

                “好的,陆叔尽管去忙。”李牧羊起身相送,被陆清明又给按回床上,说道:“身体无力,不用起身。”

                看着陆清明的身影远去,李牧羊心中存留满满的感激。

                “陆叔视自己为子侄对待,自己绝对不能坐视陆家危机不管。”李牧羊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扫视四周,出声喊道:“雪球,雪球呢?”

                “噗--------”

                窗房外面,传来雪球吐泡泡的声音。

                ---------

                ----------

                西风皇室。养心殿。

                “废物。一群废物。”西风君王楚先达暴跳如雷,将手里的玉如意狠狠地摔了出去。“些许小事都做不好,朕养你们有什么用处?一个马夫,一个马夫你们都杀不了--------你们还有何脸面回来见我?你们怎么就不自刎当场,也好向朕表明一下你们的忠心?”

                崔见跪伏在大案之前,脑袋磕地,沉声说道:“陛下息怒,不是我等无能,而是那巡城司李可风实在可恨,屡次阻扰我等行使职务。倘若不是李可风坏事的话,监察司也可前去助止水剑馆一臂之力。”

                果然,崔见很容易就将战火东引。

                听到崔见提起木浴白,楚先达就更加愤怒了,怒声喝道:“西风剑神木浴白,世人皆以为其剑道为西风第一,堪为剑神。我西风皇室也对其礼遇有加,对其百般看重。却没想到此人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那个李牧羊当真有三头六臂不成?就连一个小小的马夫都杀不了,还有何资格替朕守护国门?还有何能力替朕抗御强敌?”

                “丢脸啊,丢尽了止水剑馆的脸面,丢尽了我皇室的脸面。要是让敌国知道我西风帝国的剑神都是这般的绣花枕头,早就挥兵杀来。西风危矣。”

                崔见便跪伏不语,不再说话了。

                无论是上面那位,还是西风剑神木浴白都不是他愿意招惹的。反正楚先达骂的又不是他。

                等到楚先达发了一阵子脾气,情绪稍微和缓后,崔见出声说道:“陛下,此次未能将那李牧羊斩首,反而被他再次扬名,成为整个天都百姓谈论的对象,还被人称之为-------”

                “称之为什么?”

                “帝国之骄阳。”

                “帝国之骄阳?帝国之骄阳?”楚先达又想跳起来砸东西了。摸索了一番,没找到趁手的家伙,就把桌案上的砚盒给砸出去了。“他有什么资格成为骄阳?他屡次坏朕的好事,是帝国之蝗虫,帝国之祸害-------还有脸称之为帝国之骄阳?”

                燕相马跪伏在崔见之后,抬起头打量着表兄弯曲时仍然紧绷的腰身,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表兄知道君王厌恶李牧羊,厌恶那个屡次坏其好事让其颜面扫地的家伙,却如此这般的进行‘捧杀’,称其为‘帝国骄阳’------这个帝国只能有一轮太阳,就是面前的这位君主。李牧羊成了帝国骄阳,面前的这位又是什么?

                “崔见。”楚先达喘着粗气,冷声喝道。

                “卑职在。”

                “你带领监察司替朕做一件事情。”楚先达出声喝道。他招了招手,崔见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躬着腰背走到楚先达面前。

                楚先达低声说了几句,崔见眼里神光一闪而逝,应命离开。

                楚先达看了一眼仍然跪伏在面前的燕相马,良久,出声问道:“燕相马,你是忠于朕还是忠于崔家?”

                “监察是司西风的监察司,西风是陛下的西风。卑职自然是忠于陛下。”燕相马头不敢抬,朗声说道。

                “嗯。倒是个机灵的家伙。那你和朕说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相马心中暗惊。

                表兄崔见刚刚才向君王汇报了事情经过,转眼间君上再次询问这个问题。那么,证明他对表兄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最重要的是,自己又当如何回答呢?

                他刚才才问自己忠于他还是忠于崔家,倘若自己的答案和表哥一模一样,那么,他定然认为自己是忠于崔家的。

                但是,倘若自己的答案和表兄崔见不一样,那么,又将表兄置于何地?又将崔家置于何地?

                “陛下-------”燕相马在心里快速的琢磨着用词,嘴上却一刻也不敢停顿,回答着说道:“当日卑职赶至现场之时------”

                当燕相马从养心殿出来时,双腿发软,身体里面已经出了一层热汗。

                被冷风一吹,又瞬间变凉。

                一直以来,大家对现在的西风君王评价都不高。

                称其刚愎自用、称其好大喜功、称其喜怒无常,也称其碌碌无为------

                说他是躺在先辈的功劳薄上享福,大位落于他手,还能否维持多少年的楚氏统治,怕是一个很容易就可以算清楚的数字。

                可是,今日接触,燕相马觉得或许世人皆对此人有所偏见。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些或暴戾或残忍或愚蠢的事情,是他为自己抹上的一层人皮#面具?

                宫城之中,空空荡荡。

                辽阔的百官朝拜广场以及九九归一的觐见天阶被冰雪覆盖,巍峨壮观,却又散发出一股萧瑟凛冽的寒意。

                想起离开之时,君王一脸笑意的说出那句话,他更是有种脊背生寒的感觉。

                “燕家世代为崔家附庸?可愿取而代之?”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