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零八章、太叔永生!

            逆鳞 第四百零八章、太叔永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零八章、太叔永生!

                “给我让开------”

                “你们凭什么拦着我?我要见我哥哥,你们凭什么拦着我?”

                “让开,我知道我哥在里面-----快给我让开------”

                ---------

                李牧羊正在昏睡之时,听到外面传来尖利的吵闹声音。

                李牧羊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对着外面喊道:“来人。”

                睛儿快步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少爷,你醒了?要不要喝口水?”

                李牧羊点了点头,出声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思念小姐,她想进来看你------”睛儿一边帮李牧羊端来温水,一边出声说道:“锄药和摘花说你在睡觉,她不依。”

                李牧羊笑,说道:“让她进来吧。”

                “可是少爷,你的身体------”

                “不碍事。”李牧羊摆了摆手,说道:“让她进来吧。你们拦不住她的。”

                “是。”睛儿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很快的,一阵凉风传来,李思念风驰电掣的冲了进来。

                李思念看到躺倒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李牧羊,眼眶立即就红了,扑过来抱住李牧羊的胳膊,急忙问道:“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外面的人都说你打败了西风剑神------这是真的吗?他有没有伤到你?”

                感受着李思念浓烈的关心,李牧羊轻轻的拍着女孩子不停抽动的后背,柔声安慰着说道:“我没事。一点儿事也没有。就是身体有点儿虚弱,所以需要休息一下。”

                “你骗人。你要是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为什么躲在这里?为什么她们不让我进来?”李思念自然不相信李牧羊的解释,问道:“哥,你当真和那个西风剑神打起来了吗?他真的没有伤到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李牧羊轻轻叹息,用手指头刮掉李思念脸颊上的泪水,出声说道:“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儿。我确实打败了西风剑神,他也没能伤到我。我之所以在这边休息,是不希望父母和你担心------父母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吗?”

                “父亲还在梅园值班,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母亲在家里忙着给你做衣服,暂时还不知道你和西风剑神决战的事情。我还是从陆天语那里听说的。”

                “陆天语?”李牧羊皱眉。

                院子里,一个小胖子正镊手镊脚的向窗口靠近。

                “天语少爷。”睛儿躬身向陆天语行礼,出声向屋子里面的李牧羊‘示警’。

                “嘘!”陆天语连忙让睛儿噤声,说道:“不用行礼,不用行礼。”

                李思念擦掉眼角的泪水,出声喝道:“陆天语,你在外面跪鬼祟祟的做什么?”

                陆天语知道躲不过去了,狠狠的瞪了睛儿一眼,抖落身上的风雪掀帘而入。

                陆天语恭敬的向李思念问好,说道:“见过思念姐姐。”

                又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说道:“你真的打败了西风剑神?”

                李牧羊有些不满的看着这个小胖子,说道:“是又怎么样?”

                “好厉害。”陆天语双眼冒金星的说道。“你知道吗?你现在已经成了天都城的英雄。所有人都在谈论你重伤西风剑神的事情,还有人给你取了一个外号-------”

                “什么外号?”

                “帝国骄阳。”陆天语呵呵傻笑,说道:“威风吧?帝国骄阳啊,说你是西风帝国的太阳,是帝国的未来。”

                李牧羊眉头皱得更紧了,问道:“这个外号是谁取的?”

                “不知道。”陆天语摇头,说道:“不知道是谁取的,反正大家都觉得这个外号挺好的。也就这么叫了。你想啊,你连西风剑神都能够打伤,定然是天都城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不,是整个天都城排名靠前的高手。除了极少数几个人,应该没有人可以打得过你了。”

                “哥,是不是有什么不妥?”李思念看到李牧羊一幅凝神沉思的模样,出声问道。

                “他们称我为帝国骄阳,但是陆家的陆契机、崔家的崔小心,还有宋家的宋晨曦,包括你------被称为帝国四明月。”

                “这有什么不对吗?”李思念反问着说道。

                话一出口,瞬间明白了这个称呼里面隐含的深意。

                李思念俏脸微红,挥舞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捧杀。他们这是在捧杀你。”

                “是啊。”李牧羊苦笑不已,说道:“恐怕这样一来,崔家和宋家要恨死我了,还有那些对崔小心和宋家宋晨曦有想法的公子哥们更是恨我入骨------这哪里是夸我啊?分明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

                “哥,那你怎么办?”李思念担忧说道。“他们会不会找你麻烦?”

                “麻烦肯定跑不掉。”李牧羊出声说道。他的眼神凛冽,冷声说道:“不过,西风剑神都被我打倒了,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不知死活的敢上来挑战------”

                李思念握紧拳头给李牧羊加油,说道:“哥,你是最棒的。我支持你。”

                “哥,你是最棒的,我也支持你。”陆天语也满脸亢奋的模样,握紧自己的小胖拳头说道。

                李牧羊扫了他一眼,说道:“陆少爷可别如此称呼,我实在担当不起。要是被外人听到,怕是要说闲话了。“

                陆天语一脸的委屈,看着李思念说道:“姐------”

                “听我哥的。”李思念翻着白眼说道:“他不让你叫哥,你就不许叫哥。”

                “是。思念姐姐。”陆天语眼眶泛红,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

                李思念又有些不忍心了,说道:“哥,要不让他叫你哥吧?反正也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你又不会掉块肉?”

                李牧羊其实不太喜欢陆天语,总觉得这个小胖子憨厚的外表下面包藏祸心的模样。

                不过,既然李思念帮他说情,李牧羊也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妹妹失望,便点头说道:“好吧。不过,人前的时候可不许这么叫。”

                “谢谢牧羊哥哥。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陆天语对着李牧羊鞠躬。然后,他直起腰背,一脸天真无耻的说道:“牧羊哥哥,你是怎么打败西风剑神的?”

                “就是那么打败的。”

                “你能不能教教我?”陆天语一脸期待的说道:“我想去再把天都剑神打败一次。”

                “-------”李牧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对李思念说道:“把他给我扔出去。”

                “--------”

                ----------

                ------------

                星空学院。

                断山山脚,走来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

                他的头发凌乱如杂草,眼神凶狠如野兽。

                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丝丝缕缕的飘荡在猎风之中。一阵风来,就有几片衣角嘶啦啦的被扯走。

                男人抬起头来,仰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大山,眼睛发红,眼眶里面盛满泪水。

                他的嘴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于是,他的身形一展,双脚拔地而起,朝着那断山山崖冲了过去。

                唳-------

                一声清脆的鹤鸣化破长空,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很快的,便有一只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朝着那野人飞翔在半空之中的身体冲了过去。

                轰--------

                白鹤挥舞着翅膀,一股磅礴大风朝着那怪人狂卷而去。

                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山壁之上,一根根树桩和一块块大石朝着那野人的身体砸了过去。

                “嗷------”

                野人仰天长啸,然后一拳轰向那飞扑而来的沙石和大鹤。

                唳--------

                白鹤受惊,再次俯冲而上,直入九宵云外。

                等到它再次出现时,鹤背之上已经站着一个身穿星云袍的绝美少年。

                少年人眉头紧皱,很是不喜这个衣衫破烂容貌不堪的男人。

                他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姿态优雅的捂着自己的鼻子,不愿意去嗅闻这周围的空气。

                “你是何人?胆敢闯我神山,伤我小白。”解无忧声音冰冷的说道,毫不掩饰对这个男人的厌恶。

                他有洁癖,不喜肮脏的东西和丑陋的人类。

                他之所以养鹤,也是因为鹤比较好看,而且骑行的时候姿态会比较从容雅致。骑着一头牛或者一头土狗哪里还有什么逼格?

                男人同样的对解无忧相当的不满,瞳孔血红,充满兽性的盯着解无忧,声音嘶哑的说道:“星空学院何时也以貌取人了?飞禽伤人,主人骄纵。这就是世人景仰的星空学院?”

                解无忧一脸淡然的模样,并不在意男人对他的指责,出声说道:“并不是星空学院以貌取人,只是我解无忧以貌取人而已。说吧,你是何人,所为何事?”

                男人差点儿被解无忧的这个回答给噎死,握紧拳头,狠声说道:“水之幻境,星空弃子。太叔永生可还活着?”

                解无忧脸色阴沉,眼里杀气纵横。

                太叔永生,星空院长。

                自从入学起,解无忧还从来不曾见过有人敢直呼其名。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