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一十七章、不通礼数!

            逆鳞 第四百一十七章、不通礼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一十七章、不通礼数!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上一句是废话。

                李牧羊觉得,楚浔对他的恨就是无缘无故又莫名其妙。

                第一次见面,自己在断山脚下脱下裤子想要把裤裆里面藏的金币取出来,结果他就对自己冷嘲热讽挖苦打击---------就好像李牧羊掏的是他地裤裆似的。

                后来李牧羊才明白,他之所以对自己一直怀有敌意,那是因为陆契机对待自己与众不同的态度。

                他喜欢陆契机。

                陆契机一次又一次的主动靠近,一次又一次的奇妙搭讪,以及那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的怒火和杀意,看在他的眼里以为陆契机爱上了自己。

                多么愚蠢的男人啊,没有一点儿爱情经验和撩妹手段。

                你喜欢一个人,会随随便便的就对他喊打喊杀吗?

                譬如自己喜欢崔小心,那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推倒在床上怕把床压塌了--------看到她笑,自己就高兴好几天。看到她哭,自己就难过好几年。

                幸运的是崔小心从来都没有当着他的面哭过。

                这才是爱情的至高真谛。

                李牧羊知道,楚浔定然是小时候看多了鸳鸯蝴蝶梦之流的狗血小说,上面教导没有任何爱情经验的小男生们说女人打你骂你那是因为喜欢你-------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陆契机恨自己,那是真的恨自己。陆契机要杀自己,那也是真的要杀自己。

                哪有胡乱找自己情敌的道理?

                星空学院之中,两人屡次发生冲突。自己还一不小心打断了他的骨头。

                后来大家入了幻境,便和他失去了联系。却没想到此番在天都再次相遇。

                而且,对方出口伤人,根本就不在意今天是陆老爷子的大寿之日,还有一大群人在盯着他们俩呢。

                “这是找茬的节奏?”

                李牧羊的人生准则就是:不惹事,也不怕事。

                对于那些打不过自己的人,李牧羊从来都不愿意委屈了自己。

                “让楚兄失望了,我很高兴。”李牧羊的回应就是这么的强势。

                楚浔愣了一下,然后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李牧羊的手掌,笑着说道:“要是我做些什么让你失望的事情,希望你也能够谅解。”

                “理应如此。”李牧羊认真的点头,一脸诚肯的说道:“我也在想着怎么样把你给坑上一记呢。”

                “那我们一同努力?”

                “与君共勉。”

                两人眼神对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听不到俩人在说些什么的宾客们也是一脸的笑意,看着这两个玉树临风的美少年纷纷出言称赞。

                “同样都是少年英杰,又同样出自星空学院,感情自然要比寻常人要更近一些-------”

                “这就是英雄相惜,等到他们扬名神州之时,说不定会成为佳话------”

                “却没想到李牧羊和福王家的小王爷也相识,以后前途果然不可限量------”

                ---------

                但是,近在咫尺的几个人却是表情古怪,一个个憋得很辛苦的模样。

                陆行空用力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又更加用力的拍拍楚浔的肩膀,大笑着说道:“英雄出少年。你们俩即是同窗,又是同乡,以后理应互相照顾,守望相助。”

                李牧羊躬身称是,楚浔也一脸笑呵呵的模样,说道:“陆爷爷说的是,我们定会互相‘照顾’的。和在学院时一样。”

                “嗯。如此甚好。”

                楚浔看着李牧羊,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说道:“此番回天都,耳边传的尽是李牧羊之名,李牧羊之事。听闻牧羊兄大战西风剑神木浴白而不败,浔实在是惊骇不已。实不相瞒,我也曾拜在木师座下学习剑法,却没想到自己的授业恩师也败于牧羊兄之手。由此可见,我与牧羊兄的差距何其巨大。”

                李牧羊一脸憨厚的笑着,说道:“只是运气而已。”

                “固然有运气的成份,但是木师败于你之手也是事实。”楚浔看着李牧羊,笑着说道:“浔虽知不是牧羊的对手,但是终究要尽一番弟子之谊。恰好今日又是陆爷爷六十大寿,不若你我就在院子里施以剑击,搏陆爷爷一笑,如何?”

                楚疆早就知道李牧羊和楚浔之间的矛盾,听说楚浔要当众挑战李牧羊,知道其必有深意,说道:“如此甚好。我们西风以武立国,上至国公下至将军皆是修行破境的高手。今天恰好又是国尉大人的大寿之日,国尉大人戎马一生,替我西风征战天下,自当以剑击为贺。”

                楚先达眼神微转,然后大笑出声,说道:“很好。两位皆是少年英侠,朕也有些期待呢。”

                李牧羊就有些不乐意了。

                “你们让我剑击我就剑击,你们说要贱击那我还得跟你们比贱了?自己不是要吃大亏了吗?”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李牧羊虽然不清楚楚浔为何要当众挑战自己,毕竟,之前在星空学院的时候俩人就有过‘交流’,最终的结果是楚浔断了几根骨头,在床上躺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敌人要做的事情,那一定是对自己不利的。

                李牧羊绝对不会答应。

                于是,他一脸为难的模样,看着西风君王楚先达说道:“陛下,不是学生不愿意接受楚浔同学的挑战,而是因为------”

                李牧羊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像有些话是不应当当众说出来的。

                “因为什么?”楚先达出声问道。

                李牧羊刻意压低声音,以全院子人都能够听到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刚刚和止水剑馆的木馆主大战一场。你也知道的,木馆主实力强悍,剑法通玄。是我西风帝国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与其一战,我耗尽精力,虽然最终侥幸取胜,但是自己-------”

                “你受伤了?”楚先达眼里的喜意一闪而逝。

                “没有受伤。”李牧羊的回答让人很不满意。“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也和受伤无异。为了挡下木馆主那《止水剑法》威力最为强大的斩字诀,我将一身功力修为耗费殆尽。现在别说是和楚浔兄这样的高手比剑,就是一个孩童走过来打我一拳,我也会难以招架。”

                李牧羊对着小胖子陆天语招了招手,说道:“陆天语,你过来打我一拳。”

                陆天语胖脸憋得通红,自然不会真的冲上去打他一拳。

                “你看,连一个孩童都不忍心此时站出来欺辱我。”李牧羊沉声说道。

                楚浔脸色难堪之极,李牧羊这是骂自己连个顽童都不如吗?

                李牧羊转身看向楚浔,说道:“楚浔兄,咱们同窗一场,我也不忍心拒绝你的要求。要不这样,你先去和木馆主打上一场-------哦,据说木馆主现在还昏迷不醒。这样吧,我听说止水剑馆有止水三狂人和止水三君子,不若这样,你去找他们其中一人挑战。等到你将他们打败之时,我们再来比剑,如何?”

                在李牧羊看来,楚浔可就占尽了自己的便宜。

                自己决战的对手可是西风剑神,止水剑馆的馆主木浴白。楚浔只需要找止水三狂客或者止水三君子之一来挑战就行了。不过是三狂人还是三剑客,皆是木家调教出来的徒弟。修为境界和西风剑神止水剑相比相差甚远。

                再说,万一他们对楚浔放水的话,楚浔根本就不需要与人拼命就可以取胜------不过,对爱护自己名声如性命的武者而言,愿不愿意以自己的失败来成全楚浔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于是,李牧羊很是大度的对楚浔说道:“你也不用感谢我。毕竟,咱们都是星空学子,理应守望相助彼此照顾。”

                楚浔脸上的笑容便变得阴冷起来,说道:“既然牧羊兄今日身体不适,那我们就择日再比吧。”

                “谢谢楚浔兄。”李牧羊对着楚浔拱手,一脸‘感激’的说道:“你要是非要和我打,我还真打不过你------”

                “---------”楚浔嘿嘿冷笑,不再吱声。

                “可惜了。”楚疆摇头叹息,出声说道:“还以为今日可以见证一场精彩的剑击呢。”

                陆行空哈哈大笑,说道:“这些年轻人啊,就喜欢看热闹。如果二皇子想要看剑击的话,不若我安排几个部将表演一番?皆是我西风百战之士,想来不会让二皇子殿下失望。”

                楚疆知道陆行空此举是想展示武力,哪能让他得逞,摆了摆手,说道:“军士剑击我见得多了,每番西风大胜,宫里就会有这样的表演------但是,星空学院的两名学子同场剑击,可就极其罕见了。”

                “牧羊身体不适,只能让殿下失望了。”陆行空笑呵呵的说道。“牧羊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通礼数。无缘无故的,怎么就和木馆主打起来了呢?还把人给打得昏迷不醒-------有这么对待长辈的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