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许你去!

            逆鳞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许你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许你去!

                虽然李牧羊说刚才那一剑是迷惑,是上不得台面的障眼法。但是,没挡住就是没挡住。

                就是因为自己没有挡住,所以他才要替李牧羊去迎战木鼎一。

                他自己没能挡住,他担心李牧羊也挡不住。

                他死了没有关系,他担心李牧羊被木鼎一给杀了。

                李牧羊是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去冒险。

                所以,他要李牧羊答应他的这个要求。

                无论如何都要答应。

                看着陆叔铁青的脸色以及那咬牙切齿不惧牺牲的模样,李牧羊心中感动不已。

                虽然自己在竹海之内救过他一命,但是他们已经报答过自己太多太多,而且他们将自己的父母家人照顾的很好,让他们不被崔家报复,让他们能够安逸幸福的生活。

                现在他要代替自己去送死,要以命换命,这实在是让李牧羊难以接受。

                李牧羊看着陆清明,笑着说道:“陆叔,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不答应?”

                “因为他要挑战的人是我。”李牧羊眼神冷洌的说道:“他从一开始想要挑战的人就是我。是我打败了他的儿子木浴白,是我让止水剑馆声誉扫地-------如果他们不将我打败,不把我给杀了。木浴白的仇恨如何消除?止水剑馆的名誉如何恢复?”

                “不行。你这是去送死。”陆清明态度坚决的说道:“木鼎一只是放出一缕神识,就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力。倘若他本人出手的话,那一剑的威力又将是如何的恐怖?”

                “陆叔,我明白你的一番好意。我也知道那个--------老家伙实力很强大。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有多远躲多远,最好这一辈子都不要和他有任何的接触。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次你替我去了,他们不甘心,还会有下一次的挑战,下下一次的挑战。以后还有谁代我去?他们一定会将我杀了才罢手。才能够洗涮《止水剑法》败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上这种耻辱-------”

                “牧羊,我一向视你为子侄。这一次,听我的。”

                “陆叔-------”

                “就这么决定了。”

                “行了行了。”陆行空的视线从远处收了回来,出声呵斥着说道:“我还没死呢,用得着你们俩个去出头?”

                “父亲-------”

                “陆爷爷--------”

                “老的对老的,小的就对小的。既然止水剑馆那边的老家伙都亲自出手了,我们陆家也不可能不给予相应的对待。”陆天空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李牧羊的肩膀,说道:“牧羊,答应我一件事情?”

                “陆爷爷-------”

                “那个止水剑馆的少馆主木恩也在你们星空学院修行破境,答应我-----等到你返回天都,给我狠狠的把他揍一顿。”

                李牧羊用力的点头,说道:“陆爷爷,这个我能够答应你-----但是,还是让我自己去剑神广场吧-------”

                “狗屁。你是陆家家主还是我是陆家家主啊?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做主了?我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可是,那战书是送给我的啊-------”

                “送给你?”陆行空冷笑出声,说道:“那战书是送到我陆家门口,就是送给我陆家的。好了,都给我闭嘴。有什么事情我们关上门慢慢说。别忘记了,今天可是我这个老头子的六十寿诞。”

                “是,父亲。”

                “是。陆爷爷-------”

                陆行空看看陆清明,又看看李牧羊,然后伸出双手抓住他们俩人的手臂,大步向着院子里面走了过去。

                西风君王楚先达看着龙行虎步大步而回的陆行空,怒声说道:“国尉,这止水剑馆也实在过份。今日是行空大寿的日子,他们却偏偏跑来送什么战书。这不是触人霉头吗?”

                “陛下,老臣受点儿羞辱算不得什么,南征北战数十年,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就怕他们伤及陛下,那样的话,老臣可就万死莫辞了。”

                “嗯。国尉大人一心为朕,朕心甚慰。原本有心调和矛盾,止干戈为玉帛。但是止水那位老神仙亲自出来送战书,朕便不方便出面说话了。老神仙几年不出关了,此番出来,为了一个少年人而来,说是要为国选才,提拔后进。朕也没办法抹了他的面子。朕的难处,还望国尉大人能够理解。”

                “臣理解。”陆行空沉声说道。

                楚先达点了点头,开怀说道:“如此甚好。十日之后,朕亲自到剑神广场去为国尉大人呐喊助威,必要让这场战斗公平公正的举行。”

                陆行空眼神微凛,仍然躬身道谢,说道:“有陛下在,此战必然能够公平公正的举行下去。”

                陛下亲临,这场架不打也得打了。

                不仅要打,而且要好好的打。

                楚先达一脸‘欣赏’的看向李牧羊,一脸笑意的说道:“小小少年郎,竟然能够惊动止水老神仙亲自出面送战书。此战尚未开始,怕是牧羊就已经名动神州了吧?我西风有如此年轻俊杰,何愁强敌环绕强者入侵?”

                “谢陛下。”李牧羊知道这个皇帝分分钟都在给人双脚下套子往人后背捅刀子,所以尽量不愿意和他多说些什么,礼数做足就够了。陆行空转身看着西风之主楚先达,笑着说道:“我西风有如此多的英雄少年,理当为陛下贺-------今日陆府略备薄酒,还望陛下与民同乐,共饮几杯如何?”

                楚先达点头,说道:“朕意便是如此。”

                陆行空转身看向管家,大声喝道:“开席,今日大家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开席。”管家吆喝一声,近百丫鬟健仆立即忙活起来。

                “陛下请入席。”

                “国尉大人先请。”

                楚疆经过李牧羊身边的时候,若有所思的打量了李牧羊一番,笑着说道:“上次见面,没来得及打声招呼。以后我们可要多多亲近。”

                “是,二皇子。”

                “哈哈哈,你我同辈论交,无须如此客气。那样变显得生份了。”二皇子楚疆很有风度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我们天都英杰辈出,当真是可喜可贺之事。一会儿你我要多饮几杯。”

                “是,二皇子。”李牧羊再次应道。

                楚浔走到李牧羊面前,笑着说道:“不愧是我们星空学院出来的学子,入学不到一年,竟然就能够和止水老神仙同场竞技切磋。此事传出去,怕是牧羊兄现在已经名满神州了吧?我们的学院同学听闻此事,也定然会为你骄傲的。做为你的同窗同学,我有必要向你说声恭喜了。”

                啪!

                李牧羊一巴掌抽在楚浔的脸上。

                这一巴掌过于突兀。

                也过于响亮。

                谈笑风声的人安静下来、交头接耳的人定格下来,就连那忙活着上酒布菜的丫鬟仆人们也都停顿了下来。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看着被李牧羊抽打的小王爷楚浔。

                楚浔自己也被打懵了,眼神如发狂的野兽般盯着李牧羊。

                他没想到李牧羊敢动手打人,更没想到他竟然敢当着君王和自己父亲的面抽打自己。

                殴打皇室人员,他不怕被砍头吗?

                福王的脸色难堪之极。

                自己的儿子当众被打,这一巴掌不是抽在儿子楚浔的脸上,而是抽在他这个王爷的脸上。

                儒雅的面颊上染满了戾气,那一瞬间绽放出来的杀机简直可以将人给碾成灰烬。

                福王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等待着他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这在场诸人一个解释。

                陆清明表情惊诧,瞬间又释然。

                以他对李牧羊的了解,李牧羊如此行事,定然是楚浔说了什么触及他禁忌的话。

                倒是陆行空不动声色,脸上无喜无忧,一脸平静的看着李牧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先达看到这一幕,心里杀气乍起。

                楚浔是什么人?是西风皇室之人,是楚氏宗亲------

                李牧羊这一巴掌抽过去,打得可不仅仅是楚浔父亲那个闲散王爷,还有他这个皇帝啊。

                脸上的笑容凝固,然后消失,楚先达冷冷看着李牧羊,说道:“这是何意?倘若不给朕一个解释的话,殴打皇室宗亲可是重罪--------朕也绝不轻饶。”

                这件事情确实不能轻饶。

                要是这次放过了李牧羊,以后其它人也有样学样,西风楚氏得被人抽多少耳光啊?皇亲国戚的体统和颜面还要不要了?

                “我不许你去。”李牧羊的脸色苍白,眼神里面有着感激与愤恨交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他的眼睛微红,眼眶湿润,咬紧薄唇,就像是在对自己最深爱的女子说话。“我不许你伤害自己。”

                “-----------”

                众人更懵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对小情侣------吵架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