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二十六章、福王有福!

            逆鳞 第四百二十六章、福王有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二十六章、福王有福!

                福王看看李牧羊又气又怒的表情,又看看自己儿子委屈疼痛的模样,小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近万年来,帝国的权贵间突然流行一种蓄养娈童为已所用的风气,还有一些少年人追逐潮流,彼此看对了眼,不走正道,偏偏走上了那些邪门歪道。

                福王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得厉害,担心自己的儿子楚浔被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所勾引。

                看这两个人的模样,一个俊朗无匹,一个潇洒不群,这样的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

                “你让他说。”李牧羊指着楚浔,一幅气急败坏的模样。

                福王拉着儿子的手臂,压抑着心中怒气喝道:“楚浔,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要打你?”

                “————————-”楚浔都快要哭了。

                他为什么打我,我怎么知道?

                只不过是说了几句嘲讽的话而已,这个混蛋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他要找谁说理去?

                他原本以为,就算李牧羊心中不爽,也只能将这份恨意强压在心里。

                “怎么能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呢?当众殴打皇族,你就不怕我的皇帝伯伯把你的脑袋给砍了?”

                福王看到楚浔一幅有苦难言的模样,更加笃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又担心当场闹出一桩天大的丑闻,到时候是给西风楚氏的脸上抹黑——————不,泼粪。

                就算人在当场的皇兄楚先达饶恕过楚浔,他也要把这小子给斩了清理门户。

                他拖着楚浔的手臂,强行用力的想要拖着他离开,说道:“回去。给我滚回去闭门思过。没有反省清楚不许跨出家门一步。”

                楚浔不走。

                他若是不走,福王就没办法再将他拖动。

                楚浔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说道:“你敢打我?”

                “我不仅要打你,我还想打断你的腿。”李牧羊咬牙切齿的说道。“止水剑馆的老神仙,那是什么级别境界的高手?你要代我出战?那不是去自寻死路吗?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你要是死了,我以后还有何颜面出来见人?我李牧羊————-还有何资格傲立在这片星空之下?”

                “就是。我哥的战斗,凭什么要由你代劳啊?那样的话,天都民众会怎么看我哥哥?他们会觉得我哥技不如人,所以只能搬来救兵————-”李思念虽然没有听清楚楚浔刚才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是她清楚那一定是很不好的话。

                所以,在李牧羊一巴掌抽出去之后,她就已经机灵的挥起了匕首,嚓嚓嚓的朝着楚浔的脸上身上乱戳。

                “原来是这样。”福王的心脏终于安定了一些。

                继而又想抽自己的白痴儿子了,我的小祖宗,你也不看看李牧羊招惹的是什么级别的对手,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就想去代友出战,你知不知道一个‘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福王终究没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因为以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他理应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才对啊?找别人替他出战还有可能,他替别人去出战——————-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牧羊说的对。”楚先达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他的视线转向楚浔,语重心长的说道:“楚浔,老神仙要挑战的人是李牧羊,他所看重的人也是李牧羊。你代李牧羊出战算是怎么回事儿?你以为你去了,老神仙就会同意和你同场较技?要是每个人都存着你这样的想法,那老神仙还不得忙死?整日应对那些想要一战成名的挑战者都要忙不过来了。”

                顿了顿,楚先达接着说道:“更何况此番是老神仙亲自送来战书,朕刚才也说了十日之后会亲自到剑神广场观战,你横插一脚,若是将此战给搅黄了,即误了老神仙挑拔后进的好意,又让朕成为言而无信之人————-”

                福王吓得脸色苍白,‘扑通’一声主跪倒在楚先达的面前,说道:“皇兄,楚浔年轻任性,行事鲁莽。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楚先达亲自弯腰将福王给扶了起来,说道:“跪什么跪?他是我的子侄,我会和他生气吗?身为皇室的一员,言语行事要慎之又慎,哪能任意妄为?”

                “是是是,皇兄教训的是。”福王抽了楚浔的后背一记,说道:“还不谢恩。”

                楚浔舔了舔嘴角的鲜血,眼神如刀般狠狠剜了李牧羊一眼,然后躬身向西风君王楚先达行礼,说道:“楚浔言语无忌,请陛下惩罚。”

                “罢了罢了。”楚先达摆了摆手,说道:“都是少年人,哪能真正的责备?”

                发生了这样后呢一,福王饭也吃不下去了,当场就向陆行空告辞。

                陆行空再三挽留,福王执意要走,于是便也松口任他离开。

                福王拖着楚洗的手臂就走,完全无视在场无数人的闲言碎语以及异样的眼神。

                楚先达哈哈大笑,说道:“我这个兄弟其它都好,就是胆小。”

                众人陪着笑脸,迎和着这一句并不好笑的笑话。

                走出陆府,坐进自己的马车里面,在卫队的簇拥下朝着福王府走去。

                福王看着儿子脸上的淤痕,声音平静的问道:“痛吗?”

                “不痛。”楚浔摇头说道。

                “真的不痛?”

                “不是脸痛。而是——————-心痛。”楚浔狠声说道:“被人当众打脸,这种耻辱,我已经遭受了好几次,每一次都和这个李牧羊有关。那个时候,感觉不到脸在痛,只能够感觉到心在痛。全身都在痛。”

                “你们俩有旧仇?”

                “正如我之前用飞蛾给父亲传书所说的那般,他的存在让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楚浔再一次感觉到了心痛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心脏。他眼睁睁看着伤口血流汩汩,却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弥补。“陆契机对待他的态度很特别,第一次见面的感觉就非同寻常,就好像是————-他们很多年前就已经认识过一般。”

                “奇怪的是,后来我调查过李牧羊的资料,他从来不曾走出过江南城,更没有到达过天都。陆契机倒是时常出外游历,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去了江南。如果他们以前不曾见过的话,他们之间————-怎么会有一种那么密切的联系呢?”

                “怎么个密切法?”

                “就像是————-相爱相杀。我能够感觉的到陆契机很讨厌李牧羊,甚至有数次都露出杀机。但是,当有人真正的伤害到李牧羊时,她又第一个舍身相救。”

                福王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说道:“傻孩子,这就是爱情啊。”

                “什么?

                “爱啊。”福王沉声说道:“即想拥有,又想毁灭。除了爱情,哪里还有一种感情是这样的状态?”

                “————————-”于是,楚浔觉得胸口又再次被自己的父亲也给捅了一刀。

                车轮轳轳,压得路上积雪嘎吱嘎吱作响。

                父子俩人沉默了一会儿,楚浔出声打破宁静,说道:“父王交代的事情,我没办法完成了。”

                “只是一手闲棋而已,也没想过一定能够有什么收获。”福王意态悠闲,一点儿也没有刚才在西风君王楚先达面前那般的战战兢兢。看着自己的儿子楚浔,说道:“应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其它的就交给天意吧。”

                “父王————————”

                “什么?”

                楚浔欲言又止,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低声说道:“或许,我能够给父亲一个小小的惊喜。”

                “你是我的儿子。”福王用力的拍拍楚浔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出生的那一刹那,我就体会到了惊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父王————————”

                “好了。收拾你小女儿的作态,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着吧。看着这天都风起云涌,旧城换新颜。”

                “是。父亲。”

                “我福王,终究是有福的--------”

                ————————-

                ——————————-

                李牧羊喝了不少酒。

                楚浔被自己当众抽了一记耳光打跑了,二皇子楚疆却并不忌讳这些,屡次对着李牧羊举杯,说是要替自己的父皇敬天都英杰。就连楚先达也一脸笑呵呵乐见其成的模样。李牧羊拒绝不了,人家二皇子主动举杯,他也只能跟着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

                幸好他的酒量还不错,喝了那么多也没觉得醉。

                等到宾客散尽,陆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陆行空把陆清明和李牧羊叫到了自己的书房。

                陆叔帮忙泡上热茶后,主动出去并且书房的门关上。

                陆行空捧着热茶,看看陆清明,又看看李牧羊,突然间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李牧羊一脸疑惑,都这个时候了,这老爷子还有心情笑成这样?

                陆行空指了指陆清明,又指了指李牧羊,说道:“我这书房没有铜镜,不然你们就会发现——————你们俩愁眉苦脸想着心事的表情简直是一模一样。”

                陆清明心神一动,满脸惊讶的看向父亲,心想,难道父亲想要在此时将李牧羊的身份给揭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