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三十一章、宴无好宴!

            逆鳞 第四百三十一章、宴无好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三十一章、宴无好宴!

                “人品堪忧?”宋洮一脸的惊讶。

                这算是什么评价?

                天赋惊人,这一句他能够理解。

                爷爷只不过随意的问他一个问题,他就破境成功,从空谷跃至高山,实现了极其重要的一步飞跃。

                当初爷爷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也没有这么好的机缘和运气。

                人品堪忧何解?倘若觉得他人品堪忧的话,爷爷为何又要邀他来相见呢?

                “说了半天,满嘴谎言。”宋孤独出声说道。

                宋洮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原来爷爷是怪他不坦诚。我和他相见次数不少,确实发现他言辞虚伪,举止轻浮。不过,我心中很是不解,既然此人人品堪忧,为何爷爷还要邀其相见呢?”

                “一为印证一下心中的猜测。”宋孤独看着院子里那绽放着金色光晕的梅花,说道:“这个疑惑横亘在心中多年,一直想要找机会求证一番。”

                “爷爷可曾找到答案?”

                宋孤独指了指那满院的梅花,说道:“这些------不就是答案。”

                “那就是答案?”宋洮看向那些梅花,说道:“爷爷怀疑李牧羊的出身来历-------怀疑他和十五年前那场‘双龙夺珠’有关系?”

                “那不是双龙夺珠。”

                “不是?”

                “不是。”

                “那是什么?”

                宋孤独摇头,说道:“这也是我所想要得到的答案。让你将它邀来,就是为了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我所要求证的那个答案。”

                “所以,这么多年来,爷爷一直派人到江南-------”

                “只是你叔伯他们的几手闲棋而已。”宋孤独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看来陆氏对此子极其看重,竟然请动了道家的紫阳真人。我们派到江南的人全部都铩羽而归。紫阳真人实力深不可测,除非我亲自前去江南,不然的话,其它人去了也是送死。可是,如果我亲自去了的话,那个动静就太大了,难以瞒过那些有心之人。这样一来,反而得不偿失。”

                “再说,我也很想看看,看看他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看看陆家那只沙鹰布下这一手棋的目的到底在何处------以一枚棋子就想撬动大局,怕是不易吧?”

                “那此番李牧羊前来,爷爷可有何发现?”

                “没有。”宋孤独摇头,说道:“他隐藏的很深。我感觉不到他的任何气息。”

                “那爷爷觉得------李牧羊,他到底是什么?”

                “空口无凭,没有意义。”宋孤独出声说道:“既然止水剑馆的那位有心求证,那我们就耐心等一等吧。不要误了大局。”

                “那爷爷找他过来还有其它的目的?”

                “他是一个不确定因素。”宋孤独说道。“无论是斩杀崔照人,还是打败木浴白,都证明了这颗棋子的威力。而且,他还没有真正的进入战局,只是在周边游走和观察------”

                “观察?”

                “此子大智若愚,心机似海。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般,痴儿想变智者极难,但是聪明人想装傻更难。你以为他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以为他对陆氏的种种怪异行径以及自己的父母没有任何的怀疑?他心有疑惑,只是他不说而已。他想保持这样的平衡状态,或者说-----他不愿意去触碰其它的禁忌。”

                “他不愿意入局?”

                “是陆家不愿意让他入局。”宋孤独出声说道:“或者说,是陆行空不愿意让他入局。”

                “为什么?有此重要棋子,他们为何不用?”

                “保护。”

                “保护?保护李牧羊?”

                “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陆行空必然会亲自去接受止水剑馆那一方的挑战。”

                “那还真是够爱护的。”宋洮冷笑出声,说道:“爷爷早知陆行空的反应,所以------才让木浴白当街伏击诛杀李牧羊?”

                “我让木浴白当街杀人,只是因为我想让他除掉这个不确定因素。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木浴白竟然一败涂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对他越来越好奇。他杀了崔照人,败了木浴白,我想知道,他到底到了哪一层境界。”

                “可是,爷爷-----他只是空谷啊。在今天以前,他只是空谷境-----直到现在他才是高山。他的境界和我都相差甚远。为什么他能够打败木浴白?木师的剑术我是很清楚的,西风之内,无可匹敌。”

                “所以,这也是我所要寻找的答案------”宋孤独伸出手来,一朵金色的梅花从梅树之上掉落,然后缓缓的落在了他的手心。“他到底是谁?”

                --------

                ----------

                李牧羊的脸色很凝重。

                宴无好宴,人无好人。

                这个老家伙简直是不安好心。

                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很多,但是,有实力的坏人却极少。很不巧的是,刚才就遇到了一个。

                不,两个。爷孙俩都是坏人。

                不仅仅坏,还非常的小气。

                说是请人来喝杯苦茶,竟然连那杯李牧羊本来就很嫌弃的苦茶都没有,一口水都没有喝着。

                正如宋洮所说的那般,李牧羊怎么可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怎么没有怀疑过两家的关系?

                特别是此次回来,陆清明对待自己特别热情客气就算了,毕竟,竹海之内,自己救过他的性命。可是,公孙瑜夫人-----那对待自己的态度,那看向自己的眼神。

                那完全是把自己当作亲儿子来看待啊。

                止水剑馆木鼎一将战书送达时,陆清明担忧的眼神,以及他要替自己应战的强硬态度,直到现在还回绕在李牧羊的脑海之中。

                李牧羊不是白痴,相反,因为自身的一些经历,他对周围的一切都有着灵敏的感知。

                是爱护自己的,是仇恨自己的,他的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羊很想向母亲问个明白,但是,那么多年了,母亲都不愿意告诉自己,证明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倘若不问的话,他的心里又忐忑不安,总觉得------总觉得有一团迷雾将自己给笼罩其中。

                “嘎吱嘎吱-------”

                车轮碾压着路上的积雪,载着李牧羊朝着天都城城门所在的方向走去。

                宋家老宅在城外,距离城门还有一段时间。这场雪又足够的大,所以路上有些不太好走。好在为李牧羊拉车的是上过战场的战马,不用担心骏马失蹄拖着车厢摔倒在地。

                驾车的人是销魂鞭罗旭,他本是陆行空的近身侍卫,之前被陆行空派遣出来保护李思念。今天李牧羊出门,又被陆家安排来为李牧羊驾车。

                不仅仅有罗旭一人,就连跟在身后的那十几名带着狼头盔的黑衣骑士也全都是高手。十几人整齐划一,就连马蹄抬起和落下的节奏都是一致的,整个身体笼罩在黑袍和面具之下,一言不发,却有一股子沉默的威严和凛冽的杀气。

                木浴白袭击事件发生之后,陆家将李牧羊的安全问题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虽然也有人觉得奇怪,难免打败西风剑神木浴白的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牧羊少爷,前面来了车队。”销魂鞭罗旭突然间出声说话。

                李牧羊掀开布帘看了看,只见有数辆牛车排成一排正对着自己而来。

                小路狭窄,勉强能够容得下一辆车通过。要是两辆车相对而来,那就得有一辆车后退了。

                李牧羊对罗旭说道:“罗叔,我们退让到一边吧。”

                “是,牧羊少爷。”罗旭跳下车辕,强行拽着缰绳将马车沿着路边停靠,这样方便对面过来的车队从旁边穿过。

                身后的十几骑黑骑也同样的将战马赶至路边,完全听从李牧羊的安排。

                嘎吱嘎吱------

                对面的牛车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有冷风吹来,一股子极其好闻的馨香味钻入李牧羊的鼻孔。

                “应该有女眷。”李牧羊在心里想道。

                左右两侧是一片荒野,前面只有宋家老宅。这个时候冒雪朝着那个方向赶去,应当是宋家的家眷。却不知道是哪一位。

                当然,李牧羊倒也不关心到底是哪一位。因为除了宋家的宋三少宋洮,李牧羊和宋家的其它人完全都不熟悉。更何况宋家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大人物,皆是现在执掌帝国大权的高官,他们想必也不愿意和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有什么接触吧?

                嘎吱嘎吱------

                青牛打着响鼻从李牧羊乘坐的车队穿过,李牧羊掀开窗帘看了过去,恰好和一双同样掀着侧帘朝着外面张望的眼神对视。

                李牧羊有种瞬间遭遇雷击的感觉,或者说是被惊艳到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李牧羊在心里喃喃自语。就像是春天的花、夏天的雾、秋天的枫叶、冬天的白雪。一首动人的情诗、一个唯美忧伤的故事。

                李牧羊见了很多很多的美女,但是,这是一双------自己见过一次就永远都难以忘记的眼神。

                在李牧羊恍神之时,那辆牛车已经走远。

                然后又走过两辆牛车,跟在后面的是护送卫队,足有数十人的队伍。

                “牧羊少爷,是宋家的车队。”罗旭出声说道。

                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走吧。“

                “哎------”罗旭答应一声,扬起马鞭,马车再次嘎吱嘎吱的转动起来。

                “等一等。”有人出声喊道。

                只见刚刚走过的车队,有一骑飞奔着朝这边跑了过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