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三十七章、咬碎银牙!

            逆鳞 第四百三十七章、咬碎银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三十七章、咬碎银牙!

                桃红脑袋低垂,在前面为主母和宋停云引路。

                她听得出来,主母宇文秀对宋停云非常的喜欢。只是主母喜欢的,小姐却不一定喜欢-------怕是小姐又要烦恼了。

                桃红快走几步,在门口对正在看书的崔小心说道:“小姐,夫人来了。宋家的停云少爷也来了。”

                崔小心的思绪看起来还停留在书籍的内容里,靠在火盆旁边的软榻上,脸上还保持着思索和迷惑的状态。

                过了好一阵子,直到崔母宇文秀已经走进来站在她的面前,崔小心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行礼,说道:“母亲来了。”

                抬头看了宋停云一眼,长长的睫毛轻剪,再次躬身行礼,说道:“见过宋家哥哥。”

                “小心,又陷入迷障了?”宇文秀一脸笑意的说道。虽然是在和自己的女儿说话,却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宋停云,像是在炫耀‘看吧,我就说我们家小心是个爱看书的’。

                “嗯。”崔小心握着手里的书简,出声说道。

                “小心,好久不见。”宋停云笑着和崔小心打招呼。“冒昧登门拜访,没打扰你吧?”

                “没有。”崔小心回答着说道。

                宇文秀觉得气氛有点儿‘冷’,这种感觉可不好。

                她笑呵呵的在中间打圆场,说道:“看看你们俩,以前还小的时候,整天腻在一起不肯分开,拖都拖不走。现在长大了反而还拘束起来了。”

                宋停云抿着嘴角笑了起来,说道:“那个时候没少让秀姨操心。”

                “是啊。能不操心吗?你嚷嚷着要让小心给你做小新娘,还说要立即拜堂成亲才行,赖在我们家不肯回去。”宇文秀开始发大招了。

                “哈哈,这些事情我都记得------”宋停云一脸的笑意,看向崔小心问道:“小心,你还记得吗?”

                “我-------”崔小心脸色羞涩,脖颈早就抹上了大片的桃红,说道:“有些记得,有些记不得。”

                宇文秀从女儿的手里接过书卷,出声说道:“小心,还不快请停云坐下。年纪越大,越不知礼数了?桃红,奉茶。”

                “是,夫人。”桃红答应一声,赶紧跑出去忙活。

                崔小心收拾起心中复杂的情绪,人也变得淡定从容一些,对着宋停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宋家哥哥,请坐吧。”

                “你以前都是叫我停云哥哥。”宋停云落坐的时候,看着崔小心动人的眼睛说道。

                崔小心脸上的笑容微滞,然后再次舒展开来,轻声说道:“很多年前的旧事了。世事变迁,人也在改变,提这些做什么?”

                宋停云摇头,说道:“世事变迁,人心却不易变。至少,宋停云的心没有变。”

                这句话倒是有些在指责崔小心了,我心不变,但是你的心却变了。

                崔小心坐在宋停云的对面,看着他俊郎清秀的面孔,突然间觉得有些陌生。

                这不是距离的陌生,也不是时间的陌生。

                而是,在他看向这张脸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有另外一张脸浮现。于是,她看到的宋停云的模样也就不真切了,模模糊糊的,随时就有可能被另外一张脸给代替了一般。

                “小心------”宇文秀看到女儿盯着宋停云的脸在发呆,不由得出声唤道。

                崔小心这才回过神来,看向母亲宇文秀说道:“母亲,能让我和宋家哥哥单独聊聊吗?”

                宇文秀表情微愣,然后笑呵呵的说道:“对,对,是这个理。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我这个老人家就不掺和了。”

                离开的时候,又小声对崔小心嘱咐,说道:“小心,好好待客,可不许轻怠了停云。”

                “母亲,我省得。”崔小心面无表情的说道。

                等到宇文秀离开,崔小心看着坐在对面的宋停云说道:“宋家哥哥,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如何?屋子里太闷了。”

                宋停云眼里的怒意一闪而逝,她说的不是在屋子里太闷了,而是说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太‘闷’了。

                和女子在一起的时候,你不能只听她们的字面意思,还要更深层次的去思考她所说的每一句话的深意。

                很幸运,自己是一个不笨的男人。

                宋停云便站了起来,脸带笑意的说道:“好啊。小时候我们最喜做的事情就是在雪地里面丢雪球了,靴子都被雪水浸湿也不肯回去。现在想来,真是好多年没做过这些事情了。”

                “又言从前。”崔小心在心里想道:“那些事情只是让她的心情越发的沉重,就像是多年以前欠下的一大笔巨债,现在,债主上门收债了--------”

                桃红和柳绿捧着刚刚泡好的茶水过来,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主子前后脚到了院子。

                宋停云指着院子里面的一口瓦缸,说道:“以前,我们在这里面养了一尾红棱鱼。”

                又指着院子里面的一株天都樱,说道:“我记得这棵天都樱是我们俩一起手植的。你最喜樱花,当时你在我家里玩耍,看到院子里种满了这种天都樱,便央求我给你挖一棵种到自己的小院子。父亲最喜欢他院子里种的那些天都樱了,我还是偷偷给你挖了一棵回来-------事过多年,没想到长这么高了。”

                “还有这棵腊梅-------”

                “够了。”崔小心突然间出声喝道。

                宋停云抬起头来,看着崔小心呼吸急促,大汗淋漓的模样,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脸色也变得冷洌起来。

                “看来,外面的那些传闻都是真的了?”

                崔小心不接话茬,沉声说道:“我知道你此来的目的。你们不用担心,应该做什么,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谁让你准备了?谁让你准备了?”宋停云暴跳如雷。

                崔小心也是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宋停云的脑袋凑了过来,眼睛死死地盯着崔小心的眼睛,说道:“崔小心,我知道,你和我说这些,是希望我能够主动放弃,你希望我放弃你,放弃这场婚约。然后你就得到自由,是不是?”

                “我不会的,我不会做那个拼死挣扎的抗争者,我不会做那个愚蠢倒霉的牺牲者。你不是喜欢那个李牧羊吗?那你就自己去抗争吧。你去拒婚,去逃跑,和那个男人私奔-------把你姑姑当年做过的事情再重新做一遍。”

                宋停云的眼睛充血,犹如一头被激怒的恶狼:“当然,最终你的反抗没有任何意义。你会被崔家捉回来,那个胆敢带走崔家女子的男人会被崔家杀死,连一具尸骸都找不到。你呢?你的命运就是------和大家所期待的那样,你会嫁到宋家,成为宋家的媳妇,成为我宋停云的妻子。你会和我虚情假意的生活在一起,生下几个儿女-------这就是你一生的命运。”

                “前面有最好的表率,你是不是------也要再跟着她走一趟呢?或许,你的命运由此改变?”

                宋停云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桃红和柳绿快步跑了过来,她们一左一右的搀扶着面无血色即将摔倒在地上的崔小心。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你不要吓我,你快说句话啊,小姐-------”

                ---------

                “我要见李牧羊。”崔小心沉声说道:“我要见李牧羊。”

                “可是,小姐,我们出不去了,院子门口多了很多守卫-------”

                “我要见李牧羊。”崔小心咬牙说道。

                一道鲜红的血迹顺着唇角流敞下来,那是她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

                “李牧羊?”门口的门卫一脸警惕的盯着李牧羊,说道:“就是那个------陆家的那个李牧羊?”

                “不错,就是陆家的李牧羊。”李牧羊笑着说道。

                “你要见我们家晨曦小姐?”

                “是的。我要见你们家晨曦小姐。”李牧羊点头说道。看到门卫的脸色越来越差,态度也越为越不好的样子,李牧羊出声说道:“是你们家晨曦小姐请我过来的。”

                “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门卫说道。“我要去通报我们管事,管事要再去通报我们府大管事,大管事还要通报给二老爷--------二老爷同意,我们才能够让你去见小姐。”

                “这么麻烦?”李牧羊瞪大了眼睛。

                站在一边的李思念可就不耐烦了,生气的说道:“哥,我们回去吧。这宋家门槛太高,人家不让进,我们就不进了。谁稀罕啊?”

                又调头对那些门卫说道:“要不是你们家小姐请我哥过来,我们才不愿意来呢。求我们来也不来。”

                李思念挽起李牧羊的胳膊,说道:“哥,我们回去。”

                “回去吧。”李牧羊笑着说道。他看着那些门卫,说道:“倘若你们家小姐问起,就说李牧羊来过。李牧羊不曾失信于人。”

                说完,俩人就转身朝着自己的马车走了过去。

                “牧羊公子------牧羊公子------”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牧羊公子等等--------”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