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四十二章、你伤害我!

            逆鳞 第四百四十二章、你伤害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四十二章、你伤害我!

                李牧羊很是无奈,看着燕相马笑容肆意的脸说道:“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

                “不仅仅我知道你会输,整个天都都知道你会输。”燕相马眨了眨眼睛,说道:“有件事情你一定不知道吧?”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件?”

                燕相马愣了愣,生气的说道:“你不要回答的这么有水准让人无法反驳好不好?你这样优秀,让我觉得你死了都是上天为民除害--------至少是为我除害。”

                “你快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李牧羊催促着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天都城最热门的事件是什么?自然就是你和止水剑馆老神仙-------”

                “不许叫他老神仙。”李牧羊打断他的话,生气的说道:“你再叫他老神仙我就要和你绝交了。他算是什么老神仙啊?哪有活了好几百年却跳出来欺负一个小孩子的老神仙啊?心思这么歹毒,行为这么卑劣,这算是哪一路子的神啊?他要是老神仙,我就是---------”

                李牧羊很是气愤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他干了那么卑鄙的事情,天都人还尊敬的叫他老神仙。

                自己是受害者,是委屈的宝宝。明天自己的小命都要没有了,天都人是怎么称呼自己的?

                桃花公子?

                好吧,这个名号倒是也不错。李牧羊很喜欢。

                “那就叫他老怪物吧。”燕相马出声说道。“你要还不满意,叫他老魔头或者老不死都行,反正我和他无亲无故,更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

                “我就喜欢你的无耻豪迈。”李牧羊很是欣赏的看着燕相马说道。就怕那些认死理的人。

                木鼎一成名太久,整个西风帝国的人都叫他老神仙,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一时半会儿的改不了口--------还是燕相马懂得做人。朋友面前,哪里还有什么神仙啊?

                这么没节操的朋友,李牧羊还是不介意多来几个的。

                燕相马哈哈大笑,说道:“现在天都城都在猜测你和止水老魔头一战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

                “他们是怎么猜的?”李牧羊出声问道。

                “他们没猜,都说止水老魔头准赢。”

                “-------”

                “你知道吗?前几日天都城的所有赌档给这场大战开了赌,押你赢的,一赔九,押木鼎一赢的,双倍赔偿。”

                “凭什么我的赔率要比他高那么多?”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整个天都城的民众都押老魔头胜。赌场发现这生意没办法做了,于是就央求着那些先下注的退还赌资,取消这次的赌注。毕竟,他们也不想输得倾家荡产。可是,钱都押下去了,谁愿意退啊?估计现在所有的赌档老板都在准备着要悄悄跑路吧。”

                “------”李牧羊无比幽怨的看着燕相马,说道:“你一定押得我赢是不是?”

                “那是当然了。”燕相马把自己的胸口拍的啪啪作响。“我押了一千个金币赌你赢。”

                “好兄弟。”李牧羊心里很是感激,用力的拍着燕相马的肩膀说道。

                “我押了十万金币赌老魔头赢。”燕相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所以,我就是来和你商量件事。要不你在比斗的时候反抗的不要太过用力,让那个老魔头砍你几剑,赢的钱咱们俩三七开,你觉得怎么样?”

                “滚。”

                “四六也行。你四我六。”

                “滚。”

                “难道你还想五五?这可不行,本钱是我的,而且,就算我不来找你,你也打不过那个老魔头------最多四六,不然这生意就没得谈了。”

                “滚。”

                “你还生气?你还生气?”燕相马简直气得不行,指着李牧羊的鼻子骂道:“你偷偷摸摸的回来,都不来和老朋友打声招呼,又是易容又是改名的,你觉得你对得起我吗?”

                “身不由已。”

                “你那是不信任我,担心我会出卖你------”

                这下轮到李牧羊羞涩起来,说道:“之前确实有过这样的担忧------”

                燕相马瞪大眼睛,指着李牧羊说道:“你还真这么想过啊?你还真以为我会出卖你?”

                “不过,上次城门口见上一面之后,我就知道你不是我想的那种人。你还是燕相马,我在江南城认识的那个燕相马。”

                “你伤害我。”燕相马简直是伤心欲绝。“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伤害了我,难道不给我一些补偿吗?你站在那里别动,让老魔头斩你几剑,这件事情就算两清-------”

                “我被他斩上一剑就灰飞烟没了。还让他斩上几剑?你当我是白痴啊?”李牧羊冷笑连连。

                “那你总得为我做点儿什么吧?”

                李牧羊看着燕相马,笑着说道:“倒是真有件事情让你做。”

                “什么事情?”

                “如果我明天输了,或者说-----我死了。”李牧羊的脸上还带着笑,只是眼神里却有一抹浓浓的掩饰不住的悲伤,说道:“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思念。”

                “没问题。”燕相马#眼神沉沉的看着李牧羊,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只要我活着,定会保李思念周全。”

                “谢谢。”李牧羊感激的说道。

                “咱们俩谁跟谁啊?”燕相马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突然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不对。”燕相马出声说道。“我是说,你要对我赔偿,你要为我做些什么------为什么现在轮到我为你做事情了?凭什么啊?明明是你伤害了我,凭什么还要让我帮助你保护你们家妹妹?”

                “我明天要是赢了,我以后就帮你保护你们家妹妹。”李牧羊笑着说道。

                “我没妹妹。”

                “表妹。”

                “我表妹不劳你保护。”

                “所以,你看,我也没办法帮你做些什么-------”

                “李牧羊--------”

                “拜托了。”李牧羊一脸诚挚的说道。

                燕相马轻轻叹息,说道:“看在我有可能成为你妹夫的份上,还是希望你能够安全回来。”

                李牧羊笑,说道:“承你吉言。不过,我要是回来了,你可就要输钱了。”

                “钱财乃身外之物。”燕相马大气的摆了摆手,说道:“十万钱而已,值得了什么?”

                “也是。你燕大少财大气粗。自然是不会将这点儿小钱放在眼里的。”

                “那是当然。”燕相马很是得意的说道:“我这几日每日都来,你一直闭门不出。门口的这几个杀才不让我进去,说怕我会打扰你闭关修行。我是那种人吗?就连思念也好几日没有见到了--------”

                燕相马抬头看向李牧羊,出声问道:“你把它送走了吧?”

                “是。”李牧羊点头说道。虽然燕相马看起来是一个极度不可靠的人,但是,他却是李牧羊心目中最可以信赖的人。之一。

                “送走了好,安心。”燕相马说道。“好了,也没什么事情了------知道你还要和很多人告别,就不占用你现在太过宝贵的时间。”

                李牧羊笑,说道:“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会有的。”燕相马认真点头,说道:“明日监察司负责护卫陛下安危,我会在剑神广场给你助威。”

                “好。明天见。”李牧羊出声说道。

                燕相马对着李牧羊摆了摆手,然后转身朝着远处停靠的黑厢马车走了过去。

                燕相马钻进马车,放下厚帘,对着端坐在马车里面的崔小心说道:“不下去和他打声招呼吗?”

                “心意到了,看到他现在很好,就满足了。”崔小心出声说道。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燕相马轻轻叹息,说道:“每日想尽办法出门,一日又一日的让我送你来陆府拜访,今儿个好不容易见到人了,你却又不愿意下车了-----你那么费劲的跑过来,有什么意义?”

                崔小心摇头,说道:“没想过要有什么意义。又能怎么样呢?我改变不了他的命运,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现在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只会平添他的心结。”

                “你倒是会为他着想。”燕相马冷冷的撇嘴,说道:“那你和宋家那小树------当真要成了?”

                “你觉得呢?”

                “嘿嘿-----”燕相马一脸尴尬的傻笑,说道:“怕是要成了。这不是你们俩人的事情,是两个家族的事情。当年我母亲-----算了,不说我母亲。就凭你个人的力量,怕是没办法反抗家族的安排。”

                “所有人都知道的结果。”崔小心声音低沉,颇为伤感。

                “李牧羊这小子人是不错,不过,确实不适合你。你们的身份背景相差甚远。我们可以不在乎,但是崔家不会不在乎。再说,他还杀了崔照人,就凭这一点,你们俩就完全没有任何的希望-----不过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明日他就要在剑神广场迎战止水剑木鼎一。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是枯荣上品的高手,他能否从他剑下逃生还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祈祷他活着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