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四十三章、剑神广场!

            逆鳞 第四百四十三章、剑神广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四十三章、剑神广场!

                “反正我是觉得他没戏了。”燕相马出声说道。“也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把西风剑神木浴白给打得重伤。不过,我怀疑当时是有陆家的高手在场帮忙。陆家老爷子当年长期驻守在边疆。手下将军过百,士兵万万。而且听说他的身边有‘三魂七魄’,这十个人是他最核心的护卫群。没有人见过他们,但是每一个人都修为精深,功夫通玄。是世间少见的高手。”

                “倘若有这些人帮忙的话,李牧羊战胜木浴白就可以说通了。不然的话,仅仅凭借他修行一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就算他去了星空学院,就算星空学院就是传说中的那般神奇,有点石成金的功法,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吧?木鼎一实力远超其子木浴白,李牧羊与其一战,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你可真会安慰人。”崔小心不满的说道。

                燕相马哈哈大笑,说道:“这样你就可以死了心。”

                “女人死心不是因为得不到,而是因为爱不了。”崔小心愁肠百转,说道:“你当真押了木鼎一赢?”

                “那当然了。大家兄弟归兄弟,但是赚钱归赚钱。我不能损失了一个好兄弟,再损失掉十万金币。这是雪上加霜,是往我的伤口撒盐------”燕相马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

                “--------”

                “既然你不愿意下去,那我们就离开吧。”燕相马出声说道:“再停下去,他就该怀疑了。”

                “走吧。”崔小心说道。从车窗的缝隙间朝着陆府的门口张望,李牧羊仍然站在那里送别。

                “李牧羊,保重。”崔小心在心里轻轻的说道。

                “走吧。”燕相马对着前面的马夫说道。“回崔府。”

                “是,少爷。”马夫出声说道。

                目送着马夫走远,李牧羊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相马,再见。”

                “还有小心------也希望有缘再见。”

                父母妹妹走了,燕相马也走了,现在他孤身一人,只待明日的大战到来。

                李牧羊转身朝着小院走去,身后的陆府大门重重的阖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奇迹般的,风停了,雪停了。

                这场持续近一个月的大雪竟然就那么没有任何预兆的停了下来,虽然整个天都城仍然被厚实的雪层覆盖,整个世界银妆素裹,就像是一个冰晶透彻的琉璃世界。

                嘎吱-------

                李牧羊推开房间门,发现在睛儿的带领下,摘花、锄药、听雪、洗雨等婢女全都等候在门口。她们沉默无声,就连呼吸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生怕打扰了李牧羊的休息一般。

                公孙瑜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到李牧羊醒来,赶紧迎了上来,笑着问道:“牧羊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吧?”

                “睡得很好。”李牧羊说道。“公孙姨,你们怎么那么早就来了?”

                公孙瑜面容憔悴,心里沉甸甸的,却仍然强作笑颜,说道:“今天是牧羊的重要日子,所以我让她们过来给牧羊好好的梳妆打扮一番,要让整个天都都见识我-----牧羊的姿容风采。”

                “谢谢公孙姨。”李牧羊感激的说道:“这些事情我自己做就成了。在星空的时候,就都是我自己做的。”

                “少爷,还是让婢子们来做吧。这是我们的活计,我们也比你做的更熟练一些。”睛儿接话说道:“平日我们想来服侍你,又怕打扰你的修行。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就给婢子们一个机会。”

                不由分说,就已经和几个丫鬟簇拥着李牧羊重新回到了房间。

                等到李牧羊再次从房间里走出来时,让整个客厅都要亮堂起来的感觉。【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就连外面阴沉的天色都要明媚许多。

                他的头发已经被梳好了,在头顶束了一顶白鹤玉冠。

                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素白长袍,布匹柔软,裁减合身,一看就是名师手笔。

                腰间系着一条迦龙腰带,让他的身材显得修长挺拔。

                风度翩翩,潇洒不凡。

                “夫人,你看牧羊少爷穿上这身衣服特别合身呢。”睛儿出声赞美说道。

                “牧羊-----”公孙瑜上前拉着李牧羊的手,拼命的用力,就像是自己稍一松开,李牧羊就会消失不见一般。“一定要活着回来。”

                亲生儿子还来不及相认,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战斗,去赴死-----这对一个母亲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公孙姨,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受这种离别情绪的影响,看着公孙瑜哭红的眼睛,李牧羊的心情也是难受之极。不得不说,此趟回到天都,公孙瑜和陆清明都对自己极其爱护,视若自家子侄,李牧羊的心里非常感激,也完全将自己当作陆家的一份子。“你要保重。”

                “牧羊-------”

                -----------

                ------------

                岚山以南,有止水剑馆。

                止水剑馆,有弟子三千。

                三千弟子每日在剑神广场习武学剑,优秀者方可进入内馆由名师指导授艺。这个时候,你才有真正的座师。从此以后,你的剑法修为与座师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今日的剑神广场极其热闹,因为这里将要举行一场广为人知的比斗。

                一位是止水剑馆多年不出世的老神仙,另外一位是前几日才打败了现在的西风剑神木浴白的少年天才李牧羊。

                这两位都是大有来头,止水老神仙木鼎一的履历就不用讲了,每一个天都人都是耳熟能详。

                李牧羊的风头更劲,虽然此番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天都,但是他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是天都的话题人物。当他在遥远神秘的星空学院修行破境之时,有关他的奇闻逸事几乎就没有间断过。

                因为西风君王楚先达说他要亲临剑神广场,务必保证此场战斗的公平公正,所以事先就有飞羽军前来剑神广场清场警戒。又因为西风君王楚先达说要与民同乐,也就是说并不禁止民众前来观看这场比斗,所以剑神广场的四周早就被那些好看热闹的天都群众给围满。

                不过,考虑到这两位高手的破坏力,所以飞羽军尽可能的将民众给驱逐到一个远斗核心的位置,避免那些无辜群众被他们的剑气所伤。

                在西风君主楚先达和他麾下的文武百官到来之前,自然就属于那些话唠群众的主场。

                “你说这场比斗谁会成为最后的胜者?反正我是押了老神仙十个金币------那可是我藏了半年的私房钱。”

                “我也赌老神仙赢。我见过那个李牧羊,毛都没长齐全的家伙,怎么可能赢得了我们老神仙?”

                “李牧羊也有其可取之处,诸位可不要忘记了,在未入星空学院之前就已经诛杀了崔家崔照云,前些日子他可是战胜了我们的西风剑神木浴白------那个时候谁能够想到西风剑神会败给一个毛头小子?”

                --------

                天都民众一面倒的认为这场比斗一定是木鼎一获得最终的胜利,人的名,树的影,木鼎一威名笼罩天都城数十年,可不是一个刚刚冒出头的李牧羊可以比拟的。

                一些有钱或者有关系的富家公子名媛小姐,他们疏通了关系,或者搬出某位长辈的威名,能够轻松的通过飞羽军的警戒,来到距离战斗场更近一些的位置进行旁观。

                这里是止水剑馆的主场,止水学徒自然要到场来支持自己剑馆的老神仙。

                当然,也不能让止水剑馆三千弟子全员聚集,那样的话,他们要是想要做什么事情,一般人还真没办法阻挡。到时候西风君王楚先达也会到场,一些忌讳还是要注意的。

                所以,止水剑馆尽择馆内精英,白袍赤足,一个个的端坐在剑神广场的最东边。他们自从一个区域,不言不语,气氛肃杀。

                这就像是一场狂欢盛会,能来的全部来了,不能来的想办法都来了。

                还有一个双腿瘸了多年的少年人硬是让自己的哥哥给背到了岚山之上,远远的看着他看不真切的剑神广场。

                正在这时,大批身穿黑色三头蛇制服的监察司官员涌了过来。

                他们迅速将人群隔离,将剑神殿的露台位置给拱卫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才听到一个尖利的嗓子扬声喊道:“陛下驾到。”

                哗啦啦--------

                西风君王楚先达在前,身后跟着文武百官,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剑神殿观战台走了过去。

                全场跪下,静伏不语。

                楚先达站在观台站的中心,看着由近至远并且不停向下蔓延不断跪伏在地的人群,心情舒畅,内心激荡不已,有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天高地阔,冰雪丛中。

                万人跪伏,只有一人傲然而立。

                “这就是权势。”楚先达在心里想道。

                无论如何,他都要保存住这种感觉。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开天劈地,建立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这不是任何一个君王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众卿平身。”楚先达朗声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