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四十六章、诛心言论!

            逆鳞 第四百四十六章、诛心言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四十六章、诛心言论!

                “这不仅仅是偶像破灭,也不仅仅是信仰崩塌,这是心碎了一块啊-----”李牧羊声嘶力竭,怒声喝道:“威名赫赫的西风剑神,竟然学那些宵小之徒上不得台面的杀手一般,带着止水剑馆的精英剑客当街伏击一个后学晚辈,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李牧羊眼神淋凛冽的盯着木鼎一,冷声问道:“大家都叫你老神仙,神仙自然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所以,我想请问一下------木老神仙,这是为什么?你的儿子,止水剑馆的馆主,世人景仰的西风剑神,他为什么要杀我?”

                “------”木鼎一面沉如水,不言不语。当然,这样的问题他是没办法回答的。

                “我知道,他现在昏迷不醒。不过,他终究会有醒来的那一天。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麻烦你帮我问一问------”

                李牧羊的视线转视全场,说道:“也麻烦你们帮我问一问,他为什么要杀我-----给我一个答案。不然的话,我永远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就突然间要杀我呢?”

                “我之所以说我不怪木老怪物,是因为他是木浴白的父亲。他的儿子想杀我,结果却一不小心被我给打得昏迷不醒-----要是我儿子干出这样的事情,我也觉得很气愤啊。我这做父亲的,也觉得颜面无光无地自容啊。干了这么丢脸的事情,还被整个天都城的人都知道了。最重要的是,因为木浴白败于我这一个无名小辈的手中,就连止水剑馆的声誉受损,威严不再------”

                “黄毛小儿,你胆敢如此辱我止水剑馆的名誉-----”乘风长老气呼呼的跳了起来。

                “小子,倘若你今日不死,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三狂客之一的李秀威用手中长剑指向李牧羊,厉声喝道。。

                “李牧羊,我止水剑馆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

                李牧羊对这些人的反应嗤之以鼻,冷笑连连,说道:“说得就跟我好好跟你们说话,你们就会放过我一马似的。我都是要被你们杀掉的人了,我还在乎你们要不要和我不死不休?”

                “-------”

                止水剑馆那边立即就安静下来,他们都觉得李牧羊说得很有道理,竟然让人无法反驳。

                “儿子被人侮辱了,不管儿子是对是错,做父亲的都要站出来替儿子来找回面子,这样的行为我可以理解。我要是有儿子了,我也会这么干,谁让他运气好,恰好成了我的儿子呢?”

                “你想杀我,我能够理解。但是,就不要张嘴闭嘴就吆喝着说什么提拔后进,为国选才这样的鬼话了,我不怕死,但我怕死得如此委屈-------命都被你们强行拿走了,还要被你们赋予以大义的名头?”

                “他说得很有道理------”

                “这小子倒也是个可怜之人------”

                “李牧羊------”

                --------

                剑神广场四周,大家议论纷纷。

                舆论风向终于不是一面倒了,也终于有人站出来替李牧羊说话了。

                虽然这个人群还非常的小,更多的人仍然站在他们尊重和仰慕的止水老神仙那边------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作为保护帝都数十年的守护神,不是李牧羊三言两语就可以撬动他的信誉和威严的。

                “三哥,他说得很有道理呢。”摘星楼之上,明媚少女双手托腮,通过窗口看着剑神广场上面的李牧羊,轻轻叹息着说道:“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啊,怎么那么多人都要欺负他呢?我都有些同情他了。”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宋洮放下手里的茶杯,眼神冷洌的看着场下骚乱的人群,说道:“世间仇恨,皆因利益而起。既然他选择站在陆家那一方,其它的敌对势力想要将他杀掉,又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

                “三哥,你们男人的世界啊-----就不能简单一些吗?”宋晨曦轻声说道。

                宋洮一脸宠爱的看着少女的俏脸,柔声说道:“我们的世界复杂了,你们的世界才能够简单单纯------总要有人站出来挡风遮雨啊。”

                “唉-----”少女再次叹息。“只是希望李牧羊能够熬过这一劫吧。”

                “熬过?”宋洮摇头。“没有人能够在那个人的剑下全身而退,就是爷爷-----也吃力。他凭什么?”

                “不知道。”宋晨曦摇头,说道:“可能是直觉吧。女孩子的直觉------总觉得他不是早夭之相。觉得他一定可以活下来,而且我们之间还会有一些交集。”

                “晨曦-----”宋洮一脸的严肃,表情严厉的说道:“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你最好都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不然的话-------”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崔家的崔小心和他的关系密切,结果呢?

                他可不希望自己最宠爱的妹妹也变成崔小心那般,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而拼尽全力的去争取斗争。

                那是愚蠢的事情。

                “你说完了?”木鼎一出声问道。

                “本来已经说完了,但是想想,既然已经打开了话茬,不若我就把自己心中的委屈全部都给说出来吧------”李牧羊说道:“不然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

                “我刚才说过,我只是一个来自江南小城的普通少年。在求学路上陷入权力倾轧,遭遇崔家崔照人的狙杀。当然,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一不小心杀了崔照人------说实话,我真不想杀他啊。你杀了一只小老虎,就会招惹一个虎窝,然后有无数只大老虎会冲上去撕咬追杀。”

                李牧羊看向崔洗尘,高声说道:“国公大人,你说是不是这样?”

                崔洗尘的眼神阴沉,犹如一把利刃刺向李牧羊。

                他没想到,此子胆大包天,竟然敢当众将矛头指向自己------甚至指向身边的西风君王楚先达。

                难道说,他是明知道自己必死,所以索性不管不顾,一次性将所有的皇家秘莘宫廷争斗全部都给抖落个干净?

                倘若他敢这么做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天下人共讨之。

                “事事皆有因果,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崔洗尘声音冰冷,里面夹杂着无尽的愤恨和威严。“所谓的权力倾轧,也不过只是你一面之辞而已。我崔家男儿身负重任,为我帝国鞠躬尽粹,岂会向一个无知小儿动手?再说,当时船上那么多的进京学子,为何偏偏就向你一人动手呢?”

                “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千万不要挑衅虎群,因为最终的结果是你会被群虎所伤,被撕咬的连一块骨头渣子都不剩。”

                “确实。”李牧羊点头说道:“当时你们崔家派人一路追杀,一直追赶到星空学院山脚下面------我差点儿就被你们给撕咬的一块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你们有一个剑客叫什么名字来着?对了,他自报姓名说叫古漠。剑术也实在不错,差点儿就被他给砍伤了。”

                “--------”

                崔洗尘的手掌轻轻的颤抖,很想一巴掌冲过去将那小子给劈成肉泥。

                杀了他们崔家的人还不够,还如此这般的当众打他们崔家的脸-------简直是欺人太甚。

                李牧羊扫视众人,笑着说道:“现在在场各位明白这场武斗的真正性质了吧?没有什么提携后进,也不是你们的老神仙爱才惜才,无非就是想要杀掉自己为自己的儿子雪耻重塑止水剑馆尊严而已-------”

                “还有高高在上的那位国公大人也一样,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想要把我杀掉。因为这样他就能够替他们崔家的崔照人报仇,了了自己的心结-------”

                “一路走来,我从不曾主动与谁为敌。可是,却发现自己举世皆敌。别人骂你,你就端正态度让人骂就好了。别人杀你,你就老老实实的让人杀好了。不然的话,得罪了小的,又要招惹他们背后的老的-------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啊。”

                “我知道你们现在情绪激动,我知道你们现在血脉喷张,我知道你们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赶紧到来-------可是,在场的诸位,你们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当你们面临这样的状况时,你们要怎么选择呢?”

                “-----------”

                全场陷入了沉默。

                李牧羊的话极其诛心。

                在场众人,除了那些高坐观战台之上的权贵者,更多的是那些来自天都底层的平民百姓。

                权贵和平民,两个阶层有着天生的对立情绪。

                听了李牧羊的话,他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倘若自己是李牧羊,又当做出如何选择?

                楚先达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神变得阴沉起来。

                福王清瘦的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只是那笑容太冷太冷。

                其它人听到李牧羊大逆不道的言论,也全都面容失色,纷纷去打量君王楚先达的表情:看看他将对李牧羊的这种行为如此定义。

                陆行空却笑了。

                高台之上,只有陆行空一人咧开嘴巴笑了起来,所以,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突兀显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