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五十二章、君心民意!

            逆鳞 第四百五十二章、君心民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五十二章、君心民意!

                帝国有句古老的谚语:一句谎话,需要一万句谎话来圆满。

                李牧羊当然用的不是什么《笨鸟先飞》。

                他也根本就不会这种莫须有的步法。

                为了躲避木鼎一的逍遥三剑,李牧羊迫不得已之下使出了来自那头黑龙的《行云布雨诀》。

                要知道,龙族是天生翱翔于九天之外的神物。而《行云布雨诀》更是每一个龙族都应该掌握的最基本飞翔身法。

                人族大多数是御气飞行,或者说是御剑飞行。也有一些其它的神器宠物可以辅助飞行。

                但是,飞翔是龙族独特的天赋,是它们与生俱来的能力。

                或许它们的战斗力不如一些修为强大的人族武者,但是若论起逃跑的本事------怕是没有什么人能够是它们的对手。

                李牧羊自然不是木鼎一的对手,在木鼎一使出逍遥三剑的时候,他甚至连反击的想法都没有。

                但是,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将自己苦练半年时间的《行云布雨诀》身法给施展到极致。

                它如翱翔天际的神龙,在那刀光剑影,闪电雷鸣中自由自在的腾挪起伏。避开了木鼎一用逍遥三剑组成的剑阵,从容退开。

                再一次的死里逃生。

                从一开始,就没有人能够想到李牧羊会赢。

                当然,李牧羊自己也没有想过。

                他在心中盘算过,最好的结果就是使用这《行云布雨诀》逃脱战场,无论如何都要保全自己的一条性命。

                只是没想到的是,战斗才刚刚开始呢,就被木鼎一的凌厉剑法把用作逃命的《行云布雨诀》给逼得施展出来了。

                “无耻小儿。”乘风长老厉声喝道:“就你那些三脚猫的功夫,竟然想换我《止水剑法》?”

                李牧羊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三脚猫的功夫都能够躲过你们的老神仙施展出来的《止水剑法》?倘若我的《伤龙拳》和《笨鸟先飞》都是三脚猫的功夫,那你们《止水剑法》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吧?”

                “李牧羊-------”

                李牧羊懒得理会周边人的鸹躁,看着木鼎一说道:“你换不换?”

                “不换。”

                “不换就算了。”李牧羊说道。

                “李牧羊刚才所使之身法,让人闻所未闻,崔某从来不曾见过。”观战台之上,崔洗尘看着西风君王楚先达说道:“崔某心中倒是也非常的好奇,这到底是何身法?为何有如此妙用?竟然能够在老神仙的逍遥三剑之中潇洒自在,仿若嘻戏。而且,刚才李牧羊躲避之时,身姿仿若矫龙戏水,风中也隐隐有龙吟之声-----这到底是什么神奇步法?”

                “我怎么不曾听到什么龙吟之声?更不见有矫龙戏水。”陆行空反唇相击,冷笑着说道:“原本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之事。李牧羊刚才已经回来了老神仙的问题,那拳乃伤龙拳,是星空学院院长所授。倘若有人不信,大可以写信前去询问。至于这身法名为《笨鸟先飞》,是李牧羊自己所创造。李牧羊是少年英才,天赋过人,又得星空学院名师指点,自己自创一套步法并不是难以接受之事。还有八岁幼#童以一首《咏鹅》诗破境成圣,神州浩大,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只是信与不信尔。”

                “所有人都知道他满嘴胡言,当我们是三岁幼#童不成?”

                “既然你觉得他满嘴胡言,那你倒是告诉陛下,他使的又是何拳法?是何步法?”

                “终究会水落石出的。”崔洗尘的视线转移到了神剑广场上的李牧羊身上,说道:“只需要老神仙再斩一剑而已。”

                木鼎一确实准备再斩一剑。

                他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你之天赋,世所罕见。不管你所使拳法为何拳,所擅长之步法为何名,终究是你苦修得来。原本并无可诟病之处。老朽之所以出声询问,也不过是想探个究竟,满足一下心中好奇而已。”

                “既然你不愿多言,那老配便也不再多问。今日,老朽棋逢对手,幸甚至哉。现在,就请再接我一剑吧。倘若你能将此剑接下,此战就此作罢。”

                广场空旷,木鼎一人在高空之中,说话的声音自然就传遍四野。

                “听到了吗?木老神仙说他今日棋逢对手-------他竟然说李牧羊是他的对手------”

                “生子当如李牧羊,死而无撼----死而无憾矣------”

                “没想到李牧羊竟然强悍至此-----星空学院,当真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妙用吗?”

                ---------

                摘星楼上。

                娇美少女双手抱腮,爬在窗台之上。

                她看着神剑广场上那身形落魄却不掩其神的俊美男子,轻声说道:“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只是觉得他比较特别。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特别------后来回想起来,他的眼神特别亮,他的笑容特别暧。虽然是初次相逢,却觉得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一般。一点儿也不会让人觉得陌生。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仿佛------那是一个怜惜自己的兄长。和二哥三哥一样。”

                “晨曦-----”宋洮很是不喜欢妹妹张嘴闭嘴就是那个李牧羊。她说的越多,他就越是不喜。自己视若珍宝的妹妹,却总是谈论另外一个男人,心里有种很是酸涩的感觉。

                “晨曦觉得他是自己的同龄人,是和自己一起成长起来的伙伴。今日方才知道,原来他竟然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他才之般年纪,竟然就被止水老神仙称为‘对手’--------神州之下,李牧羊当为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吧?”

                “晨曦,休得胡言。世间强者无数,他又怎么能排得上字号?”

                “神州浩大,其它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是我们西风第一人吧?难道三哥另有人选?”

                宋洮想了又想,只能沉沉叹息。

                他想不出比李牧羊更优秀的年轻人,他也想不出比李牧羊更厉害的同龄人。

                反正他是没办法厚着脸皮说出自己的名字的。

                “西风第一人又如何?”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青衫少年推门而入,朝着神剑广场看了过去,说道:“反正也是将死之人。”

                “停云。”宋洮看着走进来的少年人,出声说道:“你不是去老宅陪爷爷了吗?怎么也过来了?”

                “这场好戏,怎能错过?”宋停云沉声说道。

                宋洮看着宋停云冷洌的表情,轻轻叹息。

                “李牧羊一定能接下这一剑。”少女双手合什,轻声祈祷着说道。

                ---------

                “牧羊-------”陆清明双手握拳,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知道他伤得并不重,因为他知道,倘若木鼎一三剑之中的任何一剑只要击实了,李牧羊现在只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担心。

                因为李牧羊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但是这希望------又让人如此的绝望。

                陆清明拳头握紧,‘嚯’地一声站了起来,走到台战台之前,朝着高台之上的西风君王楚先达重重跪了下去。

                哐--------

                陆清明庞大的身躯跪在石板之上,将地面上的积雪都压得嘎吱作响。

                陆清明眼眶泛红,仰起脸来,嘶声说道:“陛下,此战可休矣。”

                “清明,这是作甚?”楚先达看了一眼陆行空,出声问道。

                “陛下,大战至此,李牧羊已经表现出了卓越的战斗能力和修行破境上面的过人天赋。就连木老神仙都称其为‘棋逢对手’,足见李牧羊是何等的优秀。李牧羊是星空学院的李牧羊,也是我西风帝国的李牧羊,是陛下的李牧羊。正如陛下方才所言,西风以武立国,对修行破境者多有褒奖和恩赐。为何到李牧羊这里,却是如此对待呢?”

                陆清明的脑袋重重的磕在石板之上,脑袋和石头撞击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因为用力过猛,又不愿意用真气护身,陆清明的额头鲜血淋漓。他却不管不顾,悲声说道:“李牧羊尚且年轻,他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只要再让他去星空学院修行三五载,定能成为我西风的栋梁之才。或保一城之百姓,或保边疆永安宁。陛下,只需要给他一些时间,给他几年的时间,就是陛下身边的可用之才-------请陛下下旨停战。”

                “请陛下下旨停战。”陆清明身后,龙骑将军孟浩跪地请旨。

                “请陛下下旨停战。”陆清明身后,威猛将军蔡月关跪地请旨。

                “请陛下下旨停战。”

                哗啦啦------

                陆清明身后,那些陆家嫡系将军们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

                “请陛下下旨停战。”

                哗啦啦--------

                神剑广场四周,那些不忍心李牧羊被杀的人也全部都跪倒下来。

                跪伏由近及远,等到后面的人明白缘由之后,也跟着跪地请旨。

                万众一心。

                所有人下跪,只为求此战休止,求李牧羊不死。

                楚先达犹豫不决,看看陆清明,又看看坐在旁边的陆行空。他怀疑是身边的这个老家伙蛊惑自己的儿子如此行事的。

                良久,楚先达看着陆行空,出声问道:“国尉大人,你意下如何?”

                “陛下,民意不可违。”陆行空指着那密密麻麻跪满整个神剑广场的将军和平民,说道。

                他从椅子上起身,然后朝着楚先达所坐的位置端端正正的跪伏下去。

                “请笔下下旨停战。”

                “这-----”楚先达脸上神情瞬息万变,然后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既然大家有此请求,那么朕-------”

                “陛下-------”福王笑呵呵的看着楚先达,说道:“陛下,比武切磋是两个人的事情。陛下何不问一问老神仙的想法?倘若老神仙也觉得此战可休,那么,陛下再下旨也不迟嘛。”

                “是啊,陛下。老神仙难得出手,就此般虎头蛇尾,嘎然而止------必定心中不快。倘若要是因为这点儿俗事影响了修行破境,那可是西风的天大损失了。”崔洗尘也出声劝阻。

                “陛下,请三思啊。”

                ---------

                楚先达无奈。

                一方是武将,一方是文臣。而且止水剑馆又是皇家剑馆,止水剑馆的颜面要给,老神仙的颜面更要给-------

                楚先达站起身来,看着高空之上的木鼎一,出声问道:“木老神仙,万民皆向朕请旨休战,你可愿遂他们的心意?”

                “倘若遂了他们的心意,老朽的念头便难以通达。”木鼎一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看着李牧羊,说道:“再接我一剑,可敢?”

                “不敢。”李牧羊出声说道。“谁不知道止水老神仙剑法举世无敌,既然你说是最后一剑,那这最后一剑的威力定然会厉害过前面几剑--------牧羊前面几剑应对起来都是艰苦万分,险象丛生。好几次都差点儿人头落地。倘若不用再接这最后一剑,我自然是欣喜若狂。”

                “再说---------”李牧羊顿了顿,指着神剑广场所有跪伏请旨的人群,说道:“民意难违。所有人都希望此战休止,所有人都希望李牧羊能够活下来,就连陛下都为小子开金口玉言,为的也不过是保全李牧羊这条小命--------我很想豪气干云的喊一声‘我敢’。可是,如果我如此这般的意气用事?视自己生命如儿戏。又怎么对得起那些为牧羊下跪请旨的亲人?”

                “所以,木老神仙,放小子一条生路,如何?”

                “-----------”木鼎一盯着李牧羊,后悔自己为何不早早就斩下那一剑。

                他原本想逼宫李牧羊,让他当众在人前受激应战。然后自己一剑将其斩杀。

                那样的话,就算死了,也是他咎由自取。反正是他自己当众做出来的决定。就连西风君王楚先达也无可奈何。

                年轻人,谁还没有一点儿爆脾气啊?

                没想到的是,李牧羊竟然‘萎’了。

                而且还反逼宫,以民意和君意来逼迫自己就此停战,放其一马。

                不然的话,那就是违背民意和圣意-------

                木鼎一,心如水。

                如一锅沸腾的热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