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六十三章、他是头龙!

            逆鳞 第四百六十三章、他是头龙!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六十三章、他是头龙!

                岚山之上,神剑广场。

                头顶之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就像是一道血色的虹桥横挂天空。

                颜色炫丽,凄婉哀伤。

                天空的伤痕会慢慢弥补,继而完全消失。

                可是,人体上的伤痕却永远都难以愈合。

                风轻轻的吹,雪缓缓的落。

                和那些围观的群众一般,就连这些大自然的精灵都不敢扰乱这广场之上的宁静。

                木鼎一死了。

                他的身体在半空之中爆炸,化作缕缕尘埃飘洒大地。

                这是所有人都亲眼见证的事实真相。

                所有人都仰着脸,看着木鼎一爆炸的地方,表情惊愕,瞳孔大胀。

                “老神仙--------他竟然死了?”

                “守护西风帝国的老神仙,他怎么会死呢?怎么可能被人杀了呢?”

                “老神仙-------”

                他们亲眼见证了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可是,他们仍然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在天都人的心里,木鼎一是西风剑神,是帝国的守护者。是比他们的年龄还要更大一些的超级强者。

                他就像是白马寺门口的两尊白马,就像是千佛寺里面的其中一尊佛像,就像是南门上镌刻的那两只神鸟,就像是他们偶尔会想起却又永远都不会消失的逐鹿园。像他们家里的远房亲戚或者并不亲密的长辈,像脚底的一颗痔或者屁股下面的一块股藓。

                可是,他怎么会死呢?

                摘星楼上。

                明媚少女和两个俊朗无匹的哥哥站在窗台之前,三人的脸上全都堆满了震撼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三哥,我没有看错吧?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

                “你没有看错,眼睛也没花-----李牧羊确实打败了老神仙-------”

                “这怎么可能?”宋停云满脸的不甘心。“以李牧羊的修为境界,他怎么可能打败老神仙-------他到底使用了什么妖法?”

                宋停云的情绪突然间变得特别激动起来,转身看着宋洮说道:“对,他一定是使用了什么妖法-------不然的话,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知道他的身手,我见过他和楚浔战斗。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入门,他只是一个初学者-------就算他是个天才,就算他修行破境一日千里,也不可能杀掉木鼎一-------这等成名一甲子以上的人物,岂是一个所谓的天才就可以击败的?”

                “停云,你冷静一些。”宋洮出声喝道。“我知道,你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你不愿意接受,我也不愿意接受。但是这场战斗就是发生在我们眼前,是我们亲眼所见。李牧羊他确实很厉害,他已经和我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我们远远不如。这是事实。我们必须要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才能够知耻而后勇。方能够有再次超越的机会。不然的话,我们一辈子都要被这等人物踩在脚下,没有翻身的的可能。”

                “我不信。”宋停云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盯着宋洮喝道:“怎么可能有这种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他李牧羊凭什么-------仅仅只修行了两年时间,就可以打败木鼎一。倘若是这样的话,再让他修行几年,就连爷爷---------”

                宋停云没有说下去了,但是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

                以李牧羊这样的进步速度,怕是再过几年就连他们的爷爷也不再是他的对手吧?

                宋洮也沉默下来。

                良久,轻声说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爷爷,他已经有了自己专属的一个时代,接下来,就要看我们的了--------”

                “李牧羊呢?”宋晨曦出声问道。

                她的问题打破了那两个哥哥的心事,两人一起朝着神剑广场看了过去。

                “李牧羊呢?李牧羊难道被木鼎一一剑斩杀了?”

                是的,一剑之后,李牧羊就随着那股血光消失不见了,就像是被那剑气所袭,瞬间融化了一般。

                可是,所有人都觉得,李牧羊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

                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木鼎一会死,结果木鼎一却死了。

                这一刻,他们又对李牧羊的实力充满了信心--------

                就凭今日一战,李牧羊就可以成为西风传奇,成为整个神州都瞩目的绝世强者。

                “老神仙-------”乘风长老飞快的冲到了高空之中,冲到了老神仙战陨的地方,伸出手来,落在手心的只有那混合着雪泥的红点。乘风长老仰脸看天,泪如雨下,悲声喊道:“老神仙成仙了,老神仙成仙了------”

                “老神仙--------”

                石陶等剑馆高层跪伏在地。

                “老神仙。”

                百名白袍跪伏在地。

                楚先达看着天空之上,喃喃自语着说道:“老神仙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陛下,请节哀-------”崔洗尘出声安慰。他的视线看着天空之上,极力搜索,仍然不见李牧羊的身影。不得不说,李牧羊的表现让他大吃一惊。

                如果若数整个天都最恨李牧羊的人是谁,那定然是他崔家之人了。崔家以他为首,也就是说他是最想杀掉李牧羊的那个人。

                李牧羊诛杀崔照人的消息传到天都,他连续派了九拨高手前去追杀李牧羊。

                可惜,那些人不是死于李牧羊之手就是死于那些保护李牧羊的人手里。古漠直至追到无名山脚,也没能将他踏入断山的步伐给拦截下来。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此子非池中之物。

                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年轻人,终究只是一个-------修行了几年功法的小辈。就算再有天赋,短短时间里又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

                后来,李牧羊进入星空学院,他只能将报仇之事暂时搁置。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李牧羊而招惹星空不快,继而与那些星空怪物们结下大仇。

                此番李牧羊进入天都,他知道,报仇的机会来了。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将他留在天都--------

                只是没想到的是,有人比他更加的心急,有人比他抢先出手。

                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百里长河战死,木浴白战败,接着是木鼎一战死-------

                “今日之战,倘若是自己出手的话--------”崔洗尘不由得在心里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胜算几成?”

                “是啊陛下,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只是,既然那两位强人都做出了最终的选择,我们也只能遂了他们的心意。老神仙以自身精血祭剑,最终使出那最强的一剑。他亲眼见到这一剑的威力,就是仙去之时-------脸上也是带着笑容走的。他心安了,陛下也应当心安。”楚先达身边的内侍李福躬声劝慰着说道。

                陆行空眼神阴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天空之上。

                木鼎一死了,死的活该。

                他才不在乎木鼎一是不是西风剑神,是不是帝国守护神或者什么狗屁的止水老神仙-------他是挑战李牧羊的对手,是想要诛杀李牧羊的杀手。

                所以,他该死。

                他若不死,那么要死的人就是李牧羊了。

                他只关心一桩事情:李牧羊呢?

                “我的孙儿李牧羊在哪里?”陆行空心急如焚。

                他知道那一剑的威力。

                他知道,以血祭剑这样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做的,除非疯子-------

                木鼎一从那水域里面出来摔倒在地上时,大概已经清楚了自己是很难将李牧羊给杀死的。

                可是,他不甘心,不愿意就此罢休。

                为了骄傲?尊严?或者武者对最强力量的追求-------

                他使出了那禁忌一剑,以燃烧自己生命的方式。

                可敬吗?

                “呸。”陆行空在心里狠狠地骂道。“老狗,想死可以,凭什么想要带走我的孙儿?”

                陆清明正是着急,他的眼睛血红,朝着那地面之上的沟渠窜去,施展移形换影之术,身体从一个大坑转移到另外一个大坑,将整个神剑广场的深沟都给搜索一遍,他担心李牧羊被那一剑所伤,受伤之后掉进那些深沟里面。

                可惜,遍寻不着。

                “李牧羊--------”陆清明不顾形象,更不在乎身份,站在广场之上大声喊道。

                高空之中,一团白光疾速向下降落。

                那团白光越落越快,就像是一只彗星划过天际,朝着地面之上坠落下来。

                “嗷---------”

                狼王惊呼一声,然后身体急冲,恰好将那团白光给挡了下来。

                扑通--------

                李牧羊虚脱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那狼背之上。

                雪球听到李牧羊的声音,也‘唧唧唧’的叫着,挥舞着四只小短腿朝着李牧羊冲了过去。

                “李牧羊没有死------”有人欣喜的叫道。

                “李牧羊-------”

                “李牧羊--------”

                “李牧羊--------”

                ---------

                神剑广场,万众一心。

                所有人都神情亢奋的喊叫着这个名字。

                他们关心的那个少年,他们期待的那个少年,他们不想让他去死的少年------终于回来了。

                他没有死。

                “牧羊--------”陆行空那漆黑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那么淡,却又那么的真挚开怀。

                “牧羊-------”陆清明身体腾空,朝着那狼王冲了过去。

                他的身体落在狼背之上,将李牧羊重伤虚脱的身体搂在怀里,眼眶泛红的问道:“牧羊,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没事--------”李牧羊声音无力的说道:“我还活着--------”

                “活着就好。”陆清明脸上布满了泪痕,笑着说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李牧羊没有死。”楚先达的脸上也露出笑容,对着天空招手,喊道:“李牧羊,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朕定要重重有赏。”

                “李牧羊当然不会死了。”楚浔的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的笑意,出声说道。

                福王皱了皱眉,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慎言。李牧羊是胜利者,同窗一场,一会儿你要上前祝贺-------”

                “父亲,我是不会去祝福他的。”楚浔笑着说道。

                “混账。本王的话你也敢忤逆?”

                “父亲,儿子不敢忤逆您的意思。只是,儿子怎么能向非我族类的凶兽祝贺呢?”楚浔盯着被陆清明抱着落在地面之上的李牧羊,出声说道。

                “你说什么?”福王大吃一惊,眼神阴厉的盯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你说他非我族类?此话何解?”

                “楚浔,你把话给朕说明白了------你说李牧羊非我族类?到底是什么意思?”楚先达出声问道。他和福王坐在一起,楚浔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他的话自然被他听在耳朵里面了。

                “小王爷,你说李牧羊不是人族?”崔洗尘的精神为之一震,说道:“倘若他不是人族的话,又是什么种族?”

                “王爷,小王爷如此诋毁星空同学李牧羊,我陆行空可就要替小辈讨还一个公道了-------他凭什么说李牧羊非我族类?此番战斗是止水剑馆先挑起来的。也是木鼎一屡次对李牧羊痛下杀手,即便万人请命,陛下出声叫停都没能成功-------现在因为李牧羊将木鼎一给杀了,他就成了‘非我族类’了?”

                陆行空眼神凶狠的盯着楚浔,说道:“小王爷,陆某位卑权小,不及王爷身份高贵。但是,陆某还是要说一声------每个人都要对自己所说之话负责任,不要随意毁人清誉-----不然的话,未能伤人,怕是最先伤了自己--------”

                福王的眉毛拧得更深,也觉得自己的儿子无理取闹,出声喝道:“楚浔,休得胡言。还不快向陛下和各位大人道歉--------”

                “父亲,儿子没有说谎。”楚浔一脸固执的说道。“李牧羊确实非我族类-------”

                “李牧羊不是人,那他是什么?”福王没好气的说道,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实在是愚蠢之极。

                无凭无据的,这种话岂是可以随便说出来的吗?

                “他是头龙。”楚浔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一字一顿的说道。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