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七十三章、侥幸之心!

            逆鳞 第四百七十三章、侥幸之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七十三章、侥幸之心!

                “父亲-------”陆清明的身体飞跃到空中,将陆行空即将要坠落的身体给抱在了怀里。【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他看着陆行空惨白的脸色和嘴角的鲜血,急声问道:“父亲,你怎么样?”

                “无妨。”陆行空声音嘶哑的说道,体内气血沸腾,心头烦乱不已。看着天空之中那头被金色大手一把掐断的银龙,出声说道:“无须担心。”

                “父亲,退下来吧。这一战,让儿子为你代劳。”陆清明的眼眶泛红,声音悲愤的说道。

                他们早有所预料,这一关极难度过。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却艰难至此,近乎要将他们陆家给赶尽杀绝,一网打尽。

                李牧羊被他们打成重伤,身体脱力难以起身,直到现在还被他们给诬陷为龙族。

                现在,轮到自己的父亲了------难道他们想要将自己的父亲也给杀掉吗?

                李牧羊不能死。李牧羊是陆家的希望。

                父亲也不能死。父亲是陆家的脊梁。

                所以,他死。

                如果陆家终究要在这岚山之上丢下一条人命的话,陆清明希望那是自己的命。

                只有那样,他才愿意接受这最坏也最好的结果。

                “不行。”陆行空声音沉沉,犹如虎吼。“修行如登山,越是到了山顶就越是难以攀登。境界上一丝一毫的差距,体现出来的就是天堑之途。为父和他境界相差无已,却也只对他无可奈何。你和他境界相差太远,怕是一个回合就要折于他手。”

                “可是父亲-------”

                “不用再说,我不同意。”陆行空压低嗓门,低声说道。“清明,答应我一件事情。”

                “父亲,你说-------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陆清明抱着陆行空的身体缓缓落地,伸出手来想要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渡到他的身体里面,帮他平衡气机,迅速复原。

                “不要白费力气。”陆行空出声阻止,说道:“这些力气要留在你身上才有大用。”

                “父亲,你想要我做什么事情?”陆清明出声问道。

                陆行空的视线扫向观战台上面,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已经连续出招,但是宋孤独仍然站在那里丝毫不动。

                就凭此项,就已经让人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恐怖。

                面对更加强大的力量,让人难以抗衡的力量,内心深处的那种无助憋屈难以向外人道也。

                “一会儿我和宋孤独缠斗的时候,你想办法带着李牧羊逃离。”陆行空沉声说道。“不要回家,走得越远越好------”

                “父亲此话何意-----”陆清明表情惊骇。

                “提前发动了。”陆行空喘着粗气,沉声说道:“宋孤独突然间步入神游之境,立即就对我们陆家动手。看来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局势混乱至此,必须要立即带着他们离开才行。我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当真危险到如此地步吗?”陆清明难以置信的说道。“千年世家,岂是他们轻易就可以铲除的?”

                “如果只图我陆家,事情还简单一些。”陆行空一脸忧虑的说道。“他们所图更甚。”

                “现在当真是------最好的时机了吗?”陆清明喃喃说道。

                陆行空注视着高台之上,沉声说道:“如果我是宋孤独,我也会做出和他同样的选择。没有比今日更好的时机了。”

                “可是父亲-------”

                “记住我说的话。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带着李牧羊逃离。”陆行空再一次出声嘱咐,他怕陆清明妇人之仁结果误了大事。“小瑜那边,我已经做了一些安排。等到你这边逃离的时候,他们那边也会同时行动------走,走得越远越好。去凤城。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计策行动。”

                “是,父亲。”陆清明咬牙说道。“可是,父亲你怎么办?”

                “我自有脱解之道。”陆行空恶声说道。“宋孤独步入神游之境,确实打破了我们的一些部署,让我们的处境雪上加霜-----但是,终究会有办法解决的。”

                陆行空推开陆清明的搀扶,抖落身上的灰尘,身形一展,再一次飞跃到了宋孤独的面前。

                “后事交代的如何了?”宋孤独出声说道。

                “此话何解?我不明白。”陆行空面无表情的说道。即使刚才那两次攻击连续失利,也仍然让他处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状态。

                “如果我是你的话,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陆清明以及麾下众将带着李牧羊逃离岚山,跑得越远越好------”宋孤独云淡凤轻的说道,那双混沌的眼睛仿佛有洞察人心看穿世事的能力。

                “我为什么要让陆清明带着李牧羊逃离?”

                “因为他们再不走,恐怕以后就走不了了。”宋孤独无比坦白的说道。

                “星空之眼,可以俯窥星空,世事皆在你的掌控之中-------即使我现在让他们逃走,他们就有机会生存吗?”

                “一只老鼠被关在坚铁封闭的铁笼子里,尚且知道四处搜索,寻找能够逃出牢笼的洞口--------何况人乎?”宋孤独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人有七情六欲,又怎么不夹杂一点儿侥幸心理?”

                “你觉得你一定能够杀了我?你觉得陆某今日必死无疑?”

                “我正是为此而来。”宋孤独站在原地,身上黑袍飞舞,被冷风吹扬。漫天白雪再次落下,遮掩万物的同时,也将观战台之上的两个绝世高手给笼罩其中。“倘若不是这样的话,我又何必来掺和这一场闹剧呢?行空,我早知你在大寿之时收到李牧羊赠送的一式绝世枪法,那一枪名为《须弥枪》------”

                “正是我刚才所使之枪。”

                宋孤独摇头。

                他眼神温和,竟然带着几分诚挚,轻声说道:“如果那一枪仅仅是如此威力的话,又怎么能够让你生出挑战我的勇气呢?来吧,使出你最强大的力量。好多年没有和人动手了,我希望今天遇到的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既然如此------”陆行空手里的天王枪再次扬起,说道:“如你所愿。”

                --------

                岚山之上,望风亭。

                在大战即将开始之时,西风君王楚先达被身边的众多供奉护卫给带到这里进行保护,避免这绝世一战伤及君王。

                看着远处观战台之上的那场战斗,楚先达的脸色难堪之极。

                “先前一战,止水老神仙木鼎以剑陨道。再加上之前被李牧羊所伤的西风剑神木浴白,帝国已经连失栋梁之才,倘若宋老和行空再有个三长两短,帝国根基松动,只怕会动摇国本------”

                “再说,宋老初入神游之境,已经是谪仙一般的人物,何必和凡人争个短长?此战,可休矣。”

                “陛下-------”崔洗尘对着楚先达拱了拱手,说道:“战斗已始,战意已起,此时怕是不好休战吧?”

                “有何不可?”楚先达冷声说道。“难道要等到宋老或者国公战陨一位,这场战争才可以停止吗?在场诸位都能够看得出来,宋老的实力更胜一截,胜负已知。再打下去,那就是杀伐之战。此战,实在是非本王之愿,也非西风之幸。”

                楚先达转身看着李福,态度无比强硬的喝道:“李福,朕命你立即前去佳话-----就说是本王的命令,为西风计,此战停止。”

                李福躬着腰背,一脸为难的说道:“陛下,这不是为难老奴嘛,老奴就是一个奴才,就算是去了,怕是两位大人也不会停战啊-------”

                “你这老狗--------”楚先达脸色难堪之极,怒声喝道:“胆敢违背君命不成?”

                李福笑得更加苦涩了,说道:“陛下,不是老奴想要违背君命,而是-------那两位大人不会听从君命啊。”

                楚先达脸色憋成了紫红色,一脚又一脚的踢在李福的身上。

                “狗奴才------你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狗奴才--------”楚先达气愤之极,对着李福又打又骂,怒声喝道:“你连朕的命令都不听了?你信不信朕将你们九族之内斩个干干净净?”

                听到楚先达的话,李福弯曲的腰背突然间挺直了起来。

                那么多年了,他终于在这个男人面前直起了腰背,能够这般的------平等的和他眼神对视。

                李福的脸上带着嘲讽又解脱的笑意,说话的语气带着难以言状的同情,说道:“陛下,你以前确实有斩了老奴九族的权利------只怕,以后就很难做到了吧?”

                楚先达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人也变得冷静了下来。

                他盯着李福,说道:“你也是他们的人?”

                “还望陛下成全。”李福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哈哈哈---------”楚先达狂笑出声,他笑得脸色紫红,笑得喘不过气来。他伸书指着李福,悲声说道:“你这个老狗,我早就知道身边有他们安排的人,只是没想到的人,那个人竟然是你------竟然是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