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七十四章、福王谋反!

            逆鳞 第四百七十四章、福王谋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七十四章、福王谋反!

                天都。陆府。

                公孙瑜坐在主厅的太师椅上,就像是一家之主一般的守护着这个庞大的家族。

                小胖子陆天语端端正正的坐在母亲的身边,即使他的心啊肝啊肺啊全部都被岚山之上的那场比斗给吸引,但是他却不能出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陪伴在母亲身边,和她一起------那就么脊背挺得笔直的坐在那里。母亲对他要求极其严格,倘若看到他坐姿不对弯腰驼背的话,就会对他进行惩罚。

                贵族之间,对礼仪的要求近乎苛刻。

                陆天语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不让他出门呢?

                据说整个天都人都跑过去观看那场世纪之战了-------止水老神仙木鼎一亲自出手,这是数十年都没有见过的大事了吧?

                再说,决战的另外一方是李思念的哥哥。李思念的哥哥那就是自己的哥哥了,而且,他还救过父亲的命,是他们陆家的恩人,也是他陆天语的恩人。

                天都有句谚语是说:有爸的孩子像块宝,没爸的孩子是杂草。

                想到自己倘若失去父亲后的悲惨日子,他的心里就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尊重和喜欢李牧羊的。

                只是他不喜欢李牧羊的长相。

                男子汉大丈夫,身上没有几斤肥肉算什么男人?陆天语对自己肉乎乎的身材就相当的满意。

                而且,长得那么好看,跟个女人似的------一点儿也没有男人气概。

                男人就应当像是爷爷和父亲那样,像是李叔叔和孟叔叔那样-----

                虎背熊腰,满脸的胳腮胡才好嘛。

                还有一件事情他也想不明白,住在陆府后院的李思念一家突然间全部都消失了。除了留下来要和木鼎一决战的李牧羊,其它人都神不知鬼不觉的都离开了天都。

                “怎么就那么走了呢?”

                “总要道别一声才对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

                陆天语不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但是生在陆家这样的门阀家族,他的政治敏锐性还是极高的。他清楚,一场劫难即将到来。而陆家将置身在风口浪尖。

                陆府管事不停的进进出出,不停的将最新的消息送到公孙瑜的耳边。

                “夫人,决战已经开始了,木鼎一攻势凌厉,牧羊少爷的实力也很不弱------”

                “夫人-----好消息,牧羊少爷大胜木鼎一,木鼎一当场战死--------”

                “夫人,宋家老爷子宋孤独出现了,好像局势对牧羊少爷不利------还有人说牧羊少爷是头龙,牧羊少爷怎么可能是头龙呢,神州哪里会有龙啊?”

                ---------

                公孙瑜的脸色时喜之忧。

                当她听到李牧羊的好消息传来时,脸焕异彩,神情亢奋。

                当她听到李牧羊陷入危机时,满脸忧虑,心急如焚。【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在陆天语的心里,母亲是一个温婉端庄沉稳大气的女人。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她的情绪波动实在太大------就好像决斗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儿子似的。

                不过,陆天语心里也清楚,李牧羊毕竟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在他回到天都的这段时间,父亲对他倚重信任,母亲也对他偏爱感激。就连一向威严的爷爷,在面对他的时候脸上也难得的会露出一抹笑意-------

                “难道母亲当真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了?”陆天语在心里猜测着。先是有些吃味,想到有另外一个男人来抢占属于自己的宠爱和地位,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舒服的。

                但是,想到他对陆家的种种帮助以及他此时正在和那些成名数十年的老怪物拼命,命悬一线,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杀掉,他又觉得李牧羊其实挺可怜的。

                看到因为宋孤独的出现而更显担心的母亲,陆天语走了过去,轻轻的帮她揉捏着肩膀,说道:“母亲,不要担心,牧羊哥哥不会有事的,爷爷和父亲也不会有事的--------”

                “天语--------”公孙瑜握紧小儿子的手,看着他一脸诚挚的胖脸,轻声说道:“没事的。家里不会有事的。谁都不会有事的。”

                “嗯。”陆天语认真的点头,笑着说道:“牧羊哥哥那么厉害,连木鼎一都能够打死,他一定是天都第一高手,其它人自然也是打不过他的。”

                公孙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她心里知道,宋孤独不是木鼎一,而且刚才府里的管事已经来报告过,宋孤独刚刚踏入神游之境,现在已经是西风帝国名符其实的第一高手。

                刚刚踏破星空的人就跑到岚山那边去找李牧羊的麻烦,李牧羊能不能扛得住?陆家又能否熬过这一劫?

                不过,她不想让陆天语也跟着自己承受这样的煎熬。

                她握紧陆天语的胖手,出声说道:“是的,你哥哥是西风第一高手,其它人自然是打不过他的。”

                正在这时,小院门口一阵混乱。

                只见陆府管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出声喊道:“夫人,大事不妙,大事不妙-------麒麟军突然间朝着咱们陆府这边冲了过来,想要将咱们给包围起来-------”

                嚯!

                公孙瑜猛地起身,怒声喝道:“他们胆敢如此------谁给他们下达的命令?”

                “带队之人是麒麟军的将军宋朗-------”

                “宋家人。”公孙瑜眼神冷洌,心头的火气四处流窜,让人的身体有种要被它引爆的感觉。

                不过,她知道,家族危难之时,公公和丈夫又不在家,她必须要在这个时候保持冷静。“他们可有说词?无缘无故率兵围困国公府,这是大罪。他们难道想要谋反不成?”

                “夫人,巡城司李将军已经前去和他们交涉,李将军让我给夫人带话,说让夫人做最坏的准备--------”

                “最坏的准备-------”公孙瑜心脏猛地下沉,沉吟良久,毅然下达命令,说道:“开始执行‘春风’计划。”

                管家大惊,说道:“夫人-------”

                “立即执行。”

                “是。夫人。”管家满脸惊骇的表情,深深的看了公孙瑜一眼,然后步伐沉重的朝着外面走去。

                千年家族,陆家大宅,就这么------倒塌了吗?

                ---------

                ----------

                陆府门口。

                两队人马对峙而立,一队穿青色轻甲,配战马和长刀。此为巡城司精锐,由将军李可风亲自率领。

                另外一队着红色重甲,配长枪和帝国制剑。这是帝国执行特殊任务的麒麟军,由宋家的‘玉面将军’宋朗率领。

                李可风浓眉大眼,骑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立在队伍的最前列。

                他的脸色阴沉,眼神里面几乎都快要喷出火来。

                “宋朗,你疯了?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吗?不遵王令,没有虎符,竟然敢轻易调动麒麟军在天都城内行军,而且胆大包天,竟然让他们冲击帝国国公府邸------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行为?”

                “谁说我没有王令了?谁说我没有虎符了?”宋朗遗传了宋家良好的基因,玉面无须,丰神俊朗。身穿一套红色重甲,看起来威风凛凛令人迷醉。

                “王令何在?虎符何在?”

                “王令是陛下金口玉言,谁还敢作假不成?虎符嘛,因为事务紧急,我出来的太匆忙,所以忘记带出来了,不过,我已经派人回去取了,一会儿自然就到了--------”

                “没有王令,没有虎符,私调麒麟军围攻国公府,你们这是谋逆之罪-------”李可风的音量突然间拔高,对着那些身披红甲的麒麟军将士们喊道:“宋朗意欲谋反,你们也想要跟着他一起谋反吗?诛杀九罪之罪,诸位同胞可要想清楚了。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自己一家老小想想--------”

                宋郎冷笑连连,看向李可风的眼神总有一种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是宋家人的特征之一,他们的深厚家族底蕴和渊博家学知识使他们能能够居高临下的藐视众生。

                没有怀疑。

                没有异动。

                麒麟军上下一体,所有人都一脸崇敬狂热的看着自己的将军宋朗。

                他们相信宋朗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遵从宋朗的每一个命令。

                自第一任西风君王始,一直到现在,麒麟军的主帅便一直是宋家之人来委派和担任。与其说这是西风帝国的麒麟军,倒不是说这是宋家的麒麟军。

                显然,宋朗也对麒麟军的控制有着充足的信心。

                他一脸冷傲的看着李可风,冷笑连连,说道:“李将军,你也是军伍中人,行军打仗的次数不少。难道不知道,将士相疑是大忌?”

                “将者,军之魂也。倘若我三言两语就能够让你的巡城司和你反目成仇,那是不是证明你这个将军做得也太失败了一些?同样的道理,倘若你的几句莫须有的罪名就让麒麟军将士背叛于我,那就证明我宋朗是无能之辈,此战输得活该,死得其所。”

                “看来你们宋家这次是铁了心要叛国了,既然你们已经存了必死之心,那就休怪李某不客气了-------”李可风扬声说道。

                呛!

                李可风拔出手里的长剑,指着前方的宋朗说道:“有李某在,任何人休想近国公府一步。巡城司听令,以下马石为界,倘若有人敢越此界一步,格杀勿论。”

                “是。”巡城司将士齐声拔刀,高声喝道。

                宋朗的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说道:“什么时候巡城司也有这么大的威风了?不过就是几个城门捕快,抓抓蝥贼,打打恶棍。如此而已。还当真自己是百战之师呢?”

                李可风的脸色被气成了猪肝色。

                原本就是边疆重镇的守城将军,麾下能征善战者不计其数。但是,因为他们是陆行空的人,而陆行空又在帝国朝堂被众人排挤,所以他们这些嫡系部队都被调离军队,回到天都任职。

                虽然陆行空百般周旋,竭尽所能的想要为他们安排一个好的职位------但是,巡城司又怎么能和帝国边疆的那些野战部队相提并论?

                当然,能够在帝国京城之地掌握这一部份军权,已经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有不少军部同僚被安排到部委担任文职,那才是要了人的老命。

                “士可杀,不可辱。”李可风虽然憋气,但是却临危不乱,借助李朗的话来提升自己这方的士兵士气,狠声说道:“胜负未知,巡城司唯死而已。”

                “唯死而已。”巡城司的精锐们怒声喝道。

                他们都听到了宋朗的话,这个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又受到李可风的煽动,恨不得现在就挥舞长刀冲过去杀个痛快。

                宋朗表情凝重的看着李可风,收起了自己狂妄自大的心思。

                原本是想将巡城司说成‘衙门捕快’而来打击他们的士气,让他们面对百战雄狮时心生惧意,迅速的解决这场战斗。

                却没想到李可风借力打力,瞬间就寻找到破绽来进行反击。不仅仅没有让自己的意图得逞,反而让麾下的巡城司怒火狂飙,战力者也大幅度的提升。

                宋朗能够感受到巡城司士兵嘶吼时散发出来的怒火和杀意,不过,任何人都不能阻挡麒麟军的步伐。

                因为,他们是王者之军。

                呛!

                宋朗拔出腰间长剑,嘶声吼道:“麒麟军,冲锋。”

                “杀--------”

                身穿红色重甲的麒麟军军士挺起长枪,朝着前面的巡城司冲击过去。

                “杀-------”

                李可风一马当先,双腿用力的夹着马腹,挥舞着长剑朝着对面冲击过去。

                战火一触即燃。

                青色的巡城司和红色的麒麟军厮杀在了一起,吼声震天,血肉横飞。

                -----------

                ----------

                “李福啊李福,我一直说你是一条好狗------你也确实是一条好狗,但是这条狗却不是为朕所用,而是别人放在朕身边的一条好狗---------”

                楚先达大笑不停,悲愤不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内侍李福竟然也是他们的人。

                自己一直以来视为心腹人物,将自己最机密的事情交由他来处理,将自己最大的权势也交到他的手里。

                多少次啊,他和他商量哪个臣子可用,哪个臣子对自己怀有异心。又有多少个夜晚,自己和身边的核心臣子商讨秘事时,他在旁边端茶倒水的伺候着。

                那个时候,他以为他是自己和外界的一道天堑,一道鸿沟。

                现在楚先达才明白,李福是一个间谍,是一个内奸。是他们对自已了如指掌的棋子,是他们密谋布局的杀手锏。

                越想越气,也越说越怒。

                “你这老狗,你这老狗------”楚先达指着李福的脸,手指头都在哆嗦着,声音悲怆的嘶吼道:“朕定要杀了你,朕要杀你全家,诛你九族-------”

                李福对着楚先达深深鞠躬,沉声说道:“老奴感谢陛下这么些年的信任和倚重,只是人在朝堂,身不由已。老奴确实对不起陛下。可是,陛下,老奴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当年老奴被安排在先帝身边侍候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今日今时的命运--------”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应的位置。陛下是九五至尊,是天之骄子。手里有生杀予夺大权,掌控着无数人的生死。可是,陛下,老奴没有别的选择,老奴的命运在数十年前就已经决定了--------老奴以前是他们的人,即使几十年过去了,老奴也仍然是他们的人。至死方休。倘若想要中途跳船,怕是以前的船不会再容自己,陛下也会将老奴当作废物一样的处理掉吧?”

                “有道理。还真是有道理--------”楚先达眼里杀机大炽,出声喝道:“白熊,杀了李福这条老狗。”

                “是,陛下。”一声嗡声嗡气的声音传来。

                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李福身后,举起手里的青铜战斧朝着李福的脑袋上面劈了过去。

                巨斧之上,燃烧着土黄色的火苗。此人天生蛮力,而且真气充足纯粹,是楚先达身边的人盾一样的人物。

                冲锋陷阵,每次都抢在最前方。是楚先达极其信任的人物。

                “嗖-------”

                黑烟弥漫,将白熊高大的身躯笼罩其中。

                当黑烟散去,白熊那巨大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具瘦骨嶙峋的骨头,他身上的毛发枯萎,肌肉萎缩,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巨人变得没有任何生机。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矮小的小人。

                “黑蝇--------”楚先达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个又瘦又小的丑陋小人,没想到就连身边的供奉也背叛了自己。“你竟然也-------”

                黑蝇的小手离开了白熊的后心部位,那里,已经被燃烧出一个焦炭一般的窟窿。

                “陛下-------”黑蝇面无表情的对着楚先达拱了拱手,说道:“得罪了。”

                “你------你们---------”

                “皇兄,可千万不要生气-------”福王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有种志得意满的狂妄之色,看着楚先达说道:“你要是气坏了身体,那不是就便宜了我这个兄弟吗?”

                “福王--------”楚先达咬牙切齿的盯着福王,说道:“是你------没想到是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