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七十五章、陆公无辜!

            逆鳞 第四百七十五章、陆公无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七十五章、陆公无辜!

                也难怪楚先达的表情会这么惊骇。

                一直以来,福王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闲散王爷。喝酒听曲、追花逐月、字画古玩、斗鸡狩猎。

                他的名声不好,因为他太‘闲’,也太‘散’。无所世事,终究会落得一个‘纨侉’的名声。

                他的名声也不坏,因为他无心政治权谋,玩的也都是高雅艺术。不伤天害理,不没事带着几个狗奴才上街调戏良家妇女-------

                楚先达以前也怀疑过福王,甚至还玩过无数次的‘忠诚大测验’。

                但是,福王数十年如一日的去游玩享乐,而且对政权军权都没有任何的企图心。他没有文官系统的支持,更不会和哪一个武将走得比较近。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他也不可能有机会得到那九五至尊之位。

                很多时候都是楚先达强行将某个职位赐予给他,还被他推来阻去不愿意就任。譬如这一次的执掌监察司,也是楚先达强行命令让他接下的-------

                世事就是这般的讽刺。

                “是我。”福王一脸狰狞的笑着,说道:“皇兄,是不是很吃惊?没想到自己最不成器的弟弟竟然敢觊觎你的皇位,竟然有胆子站到你的对面颠覆你一手遮天的权力-----是不是?”

                “朕确实没有想到。”楚先达狠声说道:“朕以真心待你,却没想到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禽兽不如的事情--------”

                “哈哈哈----------”福王狂笑出声,笑得肆无忌惮,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禽兽不如?我的好皇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成王败寇,这不是你教会我们的吗?”

                “你担心七弟掌控烈焰军威胁到你的皇位,所以找一个由头将他从烈焰军给调离出来,很快七弟就因为饮酒过量身亡-----”

                “二弟和你年纪相仿,博览群书,素有才能,深受朝臣的拥护,结果死于一场风寒-------还有十六弟,爬墙从墙上摔下来死了,不就是因为他天性率真,说了一句‘长不及幼’的玩笑之语吗?”

                福王一脸嘲讽的看着楚先达,说道:“皇兄,这些可都是你的杰作吧?和你的雷霆手段相比,臣弟所做的这点儿事情可是完全都上不得台面啊--------”

                楚先达脸色难堪之极,沉声说道:“倘若你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之心,我能够理解。毕竟,这西风帝国还掌握在我们楚氏一族的手里。可是你应该清楚,你文不成,武不就,就算得到这大位,也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傀儡--------你就甘心做一个傀儡吗?”

                “皇兄,谁愿意做傀儡呢?”福王脸上的笑容消失,一脸认真的看着楚先达,说道:“谁不想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谁不想自己的统治下文臣用命,武将效死?谁不想一声令下,千军呼应,百万雄兵挥戈冲锋?谁不想成就千年一帝,万古的基业?”

                “可是,你做不到,我更做不到,我甚至做不到你现在所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不愿意做傀儡,没有人愿意做傀儡。可是,皇兄,就算是傀儡,那也是西风的君王啊,只要我遂了他们的意,只要我满足了他们的条件,那么我就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就像之前的你一样,难道这样不好吗?”

                福王的嘴角带着一抹解脱般的笑意,出声说道:“这样总比在你的威势下小心翼翼要好的多吧?总比要随时担忧提防会被你一声令下砍掉脑袋要安全的多吧?”

                “你以为你抢走了朕的位置,成为帝国新的君王,你就不用担心这些了吗?你以为------那些人就会让你如愿以偿了吗?”

                “自然不会。”福王笑着说道:“皇兄是前车之鉴,从你的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以后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

                “你可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摆脱傀儡的命运,我为了让楚氏能够真正的执掌这个国家,能够真正的------将自己的理念施政于民,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我背地里做了多少事情?却没想到,都被你给毁了,全都被你给毁了-------”楚先达咆哮出声,悲愤之极。

                “皇兄,不是我毁了你,是你自己毁了自己------没有我福王,还会有其它的闲散王爷会被他们捧出来接任你的位置。你想夺权,你想摆脱他们的控制,只要你存下这样的心思,有了这样的想法,并且付诸于行动,让他们察觉到了危险------他们就会立即动手,将你从那高高在上耀眼无比的位置上拱下来,换一个楚氏族人来代替。可以是康王,可以是晋王,可以是明王------既然可以是任何人,为什么不能是我福王?”

                “为什么最终他们会选择我呢?就是因为我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的机会,对那大位没有一丝一毫的幻想。不然的话,我早就被你们给剁成烂泥丢出去喂狗了-------最不可能的人才是最有可能的那个人。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瞒天过海。才能够将这一枚棋子全使用到极致。”

                “是的,你为了夺回本应该属于你的权力,你为了让自己能够真正的执掌帝国,你确实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你装疯卖傻,你借力打力。你利用宋、崔、陆三家之争,不断的去削减宋家和崔家的权势。你明面上是站在宋家和崔家这边,实际上只有陆行空才是你的忠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皇兄,我演了几十年的戏,你又何偿不是如此呢?你虽然口口声声的说讨厌陆行空,一次又一次的当着我们的面骂陆行空是一条老狗,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又何曾真正的将军权从他的手里收回来?”

                “倘若不是宋崔两家联手逼迫,边疆重镇全部都落在他手里了吧?就算是那些奉命入京的陆氏嫡系,也都各有安排--------当然,只不过你们难以如愿,所安排的位置不尽如人意罢了--------”

                “皇兄,你真正信任的人是陆行空,也只有陆行空。就算是在你的内侍李福面前,也从来不曾透露过一丝口风-------你说你给予其信任,这也算是对他的信任?”

                “因为陆公才是真正的忠君护国之辈,不像某些人有狼子野心。”楚先达咬牙说道。

                “对,陆行空是忠君,是爱国。是对皇兄忠心耿耿。倘若不是陆家一直掌控着军权的话,皇兄屁股底下的位置怕是早就不稳了吧?”

                “倘若不是陆氏一直掌控着军权的话,我们楚氏的江山早就没有了,早就被人给取而代之了,还能轮到你福王现在出手捡漏?陆氏为了保我皇族付出了多少?满门忠烈,死伤大半,直到现在变成了一脉单传------倘若不是陆家暗中守护,我们楚氏凭什么和宋家去争抢?凭什么去抵御他们的进攻?”

                “陛下,此言差矣。”崔洗尘出声说道:“倘若不是陛下和陆氏过从紧密,想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千年以来,不就是这样一天天的走过来的?以前的君王认清楚现状之后,都安份守已,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高位之上做一个太平皇帝-------可是,偏偏陛下觉得自己是个雄才大略的主,非要密谋陆行空想要铲除宋家,夺回治国大权-------这样宋老可就不乐意了。既然这个皇帝不听话,那就换一个听话的皇帝好了--------反正也不过就是多费一些手脚的事情-------”

                “崔洗尘--------”

                “我知道,我知道,陛下心中对我也是有怨的。可是陛下,我心中对陛下又何偿没有怨呢?按照亲疏远近,当年先祖立国之时,我们崔家就是先祖身边内府的人。后来陛下感念崔家的恩情,让陆家掌控了天下兵马,又给了崔家监察之能。”

                “崔家对楚氏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是历代君王身边的心腹人物。‘崔在楚在,楚在崔在’,这是先祖当年亲口说的话,说是两家融合为一体,有楚家的地方必然会有崔家。而有崔家的地方,证明楚家必然也站在后面--------”

                “可是,陛下,你这些年又将崔家置于何地?又对崔家何其不公?陆家的一个丫鬟的儿子李牧羊杀了我崔家嫡系的崔照云,到了陛下这里打了几个月的口水官司,结果却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仅仅陆家没有得到任何惩罚,还让陆行空麾下的许达入主了监察司------陛下,老臣不甘啊。”

                “倘若不是你私心太重,我何以会这般对你?倘若不是你和宋家眉目传情,互许婚约,又何至走到这一步?”

                “国公大人,也幸好你被皇兄排斥在外-------”福王微笑着出声劝慰,说道:“如果你现在还像以前那般对他忠心耿耿,寸步不离的守护在他的身前,怕是现在崔家危矣--------”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是立场不够坚定而已。”楚先达讥讽出声,说道:“陆行空手握天下军权,我就不信你们没有拉拢过他。为何他却能够忠于西风忠于寡人?”

                “不错,我确实拉拢过陆行空。”福王出声说道:“明里暗里表达了无数次的善意,甚至将我最宠爱的儿子楚浔放到陆家小女陆契机的身边,想要让两家互结婚约,那样的话,待到我将皇位传到楚浔的手里,陆家也就手涨船高,结果他们陆家却不为所动,屡次拒绝-------我儿有哪里不好,怎么就配不上他们陆家的女孩子了?”

                楚浔喜欢陆契机追求陆契机的事情,在整个天都都不算是秘密。

                之前大家皆以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两有门当户对,走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原来这场男女情事的背后竟然还暗藏如此凶险的危机。

                倘若陆契机也喜欢上了楚浔,倘若陆行空答应了这场些婚事,福王同时得到宋家、崔家、陆家三家的支持,楚先达有何资本和其抗衡?

                福王指了指远处化作一团化点的陆行空,恶声说道:“也正是因为这样,陆行空才是自取灭亡。今日,必将其杀之。不然难解本王心头之恨。”

                “十二十三听令,立即前去将国尉大人救下,无论如何我都要力保国尉大人的安危-------”

                “是。陛下。”楚先达身后,两个白色的身影升空而去。

                “你们走不了。”又有两个身影冲上空中拦截。

                四人皆是皇宫供奉,实力雄厚,在空中打成一片,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

                “断掌-------”楚先达再次出声喝道。

                人群之中,一个手掌被完全切断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不遵王命。

                “监察司听令--------”

                监察司众人面无表情,无人听命。

                燕相马脸色铁青,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崔见站在他的身边,用眼角的余光恶狠狠地盯着他。

                “不要忘记了你姓什么。”崔见冷声说道,如刀割肉。

                “飞羽军听令--------”

                飞羽军不为所动,众多飞羽将军耳观鼻鼻观心,就像是没有听到楚先达的命令似的。

                “朕--------”楚先达眼眶血红,嘶声喝道:“我和你们拼了。”

                “李福,你还在等什么?想要跳船不成?”福王脸色狰狞,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的笑意。

                嗖--------

                李福的身体突然间弹起,就像是一只干瘦漆黑的猴子似的,朝着楚先达的怀里跳了过去。

                嚓-------

                刀刃割开皮肉的声音传来。

                当李福的身体飞退而去之时,楚先达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在他的心脏位置,插着一把镶玉的虎头匕首。

                那是他赐予给李福的虎头匕首。

                “我死不足惜--------”楚先达的胸腔被鲜血染红,就连嘴巴里也开始溢出大块大块的血块。“陆公无辜------陆氏无辜--------”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