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七十七章、何须如此?

            逆鳞 第四百七十七章、何须如此?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七十七章、何须如此?

                风如利刃,月如满弓。【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呼呼呼-------

                耳边是呼啸的寒风,晶莹的雪花不停的落在肩膀之上,然后又瞬间被那冷风给吹的无影无踪。

                李牧羊被陆清明给抱在怀里,朝着岚山以北逃去。

                岚山以东是天都城,陆清明显然是没有重新回城的打算,而是带着李牧羊朝着帝国北境逃去。

                过咸阳、过翰城,再过了寒谷,最终能够到达陆氏的起源发家之地------风城。

                李牧羊听陆清明讲过陆家的发迹史,虽然他很疑惑陆清明为何会给他讲述这些,但是,也正是因为此举,使他明白风城的地理位置之所在。

                看到逃跑方向,李牧羊便清楚,陆清明是准备带他们去风城了。

                “可是,陆家人怎么办?”李牧羊在心里想着。

                当初为了安全起见,李牧羊将自己的父母家人全部送走。现在他们远在风城,暂时应当是安全的。

                但是,陆家人却没有同时离开。李牧羊赶来岚山和木鼎一决战之时,公孙瑜以及陆天语等陆家的核心人物还都留守在天都城内的陆家大宅里面。

                当然,那个时候谁也没想到局势会恶劣到如此地步------千年家族,谁能够想到就会如此的分崩离析轻易倒塌呢?

                倘若陆爷爷战死,陆叔又为了带着自己逃命而没办法回去守护家人,陆氏就此被屠,公孙姨还有陆天语-------他们将会遭遇怎样的命运?

                思及此处,李牧羊的内心格外的沉重起来。

                但是,他现在不能说,不能问,因为他们正处于逃命的状态,那些叛逆者派来的追兵一直在后面追踪,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给追赶上来。

                一路逃亡的路上,他们已经经历了大小十几场的战斗。

                李牧羊身体脱力,陆清明身受重伤。【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倘若不是雪球和红狼一路上的顽强拼搏以及惨烈厮杀,恐怕李牧羊和陆清明早就被那些实力强大的追杀者们给灭掉了。

                嗖--------

                陆清明带着李牧羊向下飞翔,朝着一座山峰的丛林深处落去。因为寒冬的缘故,树叶凋零掉落,枝条被那大雪和冰椎所覆盖。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白玉仙山一般,晶莹剔透,美伦美奂。

                当然,现在谁也没有欣赏这大山美景的心情。

                陆清明长袖一拂,一块平坦大石上面覆盖的白雪和那凝结的冰椎便瞬间一扫而光。当陆清明把李牧羊给放到石盘上去的时候,李牧羊甚至能够感受到屁股下面传来一般温热的暧流。

                李牧羊心里清楚,这是陆叔担心自己被冻着,所以特意将石头给烤干加热,将一股劲气留在上面为自己御寒。

                陆清明以为身体虚脱的李牧羊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诸不知,李牧羊仍然保持着龙血沸腾的状态,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寒冷。

                当然,这样的事情李牧羊又没办法向陆清明明说,不然又得一番解释。

                李牧羊降落,雪球和红狼也同时跟着降落。

                雪球就像是一个调皮的萌宝宝似的,在丛林中间飞来飞去,追逐着那四周飞舞的雪花,嘴巴里面发出‘唧唧唧’的响声。

                可是,它身上那道伤口却仍然的触目惊心,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愈合------

                雪球为了保护李牧羊,用自己的身体硬扛下木鼎一那全力一剑。即使它的身体构成是一具能量体,也仍然受到剑气的伤害而身受重伤。

                红狼那个大块头也想要跟着下落,李牧羊看了它一眼,它就立即明白了李牧羊的意思,然后落在一块凸起的巨石之上,负责起了警戒工作。

                陆清明将李牧羊放在石盘之上之时,然后便伸手去触摸李牧羊的手脉,仔细感受了一番之后,出声说道:“气息平稳,只是气血有些燥热,应当没有大碍。”

                李牧羊出声安慰,说道:“陆叔,我没事--------”

                “没事就好。【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陆清明咧嘴笑着。可是,那笑容却极其的苦涩难堪。

                想到离开之时正与宋孤独拼命的陆行空,两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心里都极其的担忧,却又尽量的不想让对方看出来。

                好像俩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保守着一个秘密,只要那个秘密没有被人知晓,陆行空就永远不会死亡一般-------他们害怕触及这个问题的答案。害怕因为自己的敏感,导致对方也跟着悲愤起来。

                “暂且休息一下。”陆清明出声说道。他站在山崖边沿,看着四周的环境,说道:“他们一时半会儿应当找不过来。”

                李牧羊点了点头,看着陆清明浑身密布的伤口,说道:“陆叔,你还是包扎一下吧------”

                李牧羊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递过去,说道:“这是千年王蛇膏,是我在一个山洞里面找到的,对外伤有奇效-----”

                李牧羊为了给陆行空祝寿送礼,特意去了一趟距离天都不甚遥远的龙窟。他从里面找到了那个藏有《须弥枪》的盒子,当然也带回来其它一些必须品。这千年王蛇膏就是其中之一,不管是多么重的皮外伤,只要没有伤及肺腑和魂魄,他就有办法将人给救活。

                龙族皮肉结实,筋骨强壮,但是并不代表不会受伤。所以,李牧羊特意带回来这些疗伤药膏。

                李牧羊富可敌国,只要人活着好好享受就好。

                遗憾的是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去享受那头黑龙留给自己的一切。

                陆清明也不推辞,从李牧羊手里接过那王蛇膏。

                他跪坐在地窝之中,将身上的长袍上衣褪下,将自己粗壮的身体裸露出来。

                前胸后背,伤痕累累。还有几道剑伤触及骨头,皮肉外翻,血水直流,看起来极其恐怖。

                也幸好陆清明修为精深,受此重伤还能够拖着李牧羊飞千数千里之外。若是换作普通人的话,怕是早就死翘翘了。

                陆清明将瓶盖打开,将里面的药粉朝着身上伤口处涂抹,阵阵清凉感传来,伤口部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陆清明一脸惊愕,说道:“这堪称佛门的生肉续骨丸以及道家的朽木逢生符------”

                “我也是无意间得到。”李牧羊出声说道。

                陆清明看着李牧羊,嘴唇蠕动,似是想要问些什么,结果只是一声叹息。

                李牧羊看到他的表情,心里也是紧张不已。他知道他想询问自己的真实来历,他想询问自己到底是不是龙族------楚浔说他是龙,宋孤独也说他是龙。陆爷爷为了不让宋孤独去测验他的身份,不惜以命相搏------陆叔心里有所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陆叔------”李牧羊看着陆清明,说道:“天都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不知道。”陆清明摇头,脸上的忧虑更甚。

                “他们会不会-------”

                “父亲活着,他们不会。父亲死了,他们一定会。”陆清明知道李牧羊想问什么,直截了当的说道。

                “希望陆爷爷平安无事。”李牧羊轻声说道。

                陆清明一脸哀伤。

                他不愿意触及,但是却比李牧羊更加的不看好那样的结果。

                李牧羊是以高山下品之境,却打败了星空境的木鼎一,这种越级挑战成功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堪称奇迹。

                修行破境,有一境一重天的说法。相隔一境就像是相差了一重天的距离。这可不是普通的天赋或者运气就能够弥补的。

                这样一想,李牧羊的身份就更加的可疑了--------

                面对木鼎一那般的绝世剑法,他却能够全身而退。除了生来就是半神之体的龙族,还有什么人可以创造像他这般的传奇?

                “一定不会有事的。”陆清明出声说道。

                李牧羊看着陆清明,说道:“陆叔,你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

                “天都。”李牧羊出声说道。“回到天都,和公孙姨还有天语他们在一起,他们这个时候需要你------你是陆氏的未来,是陆家的希望。倘若这个时候你不能在他们身边保持他们,怕是-------”

                李牧羊没办法说下去。

                妻儿遭遇困境,家族正遭遇灭顶之灾,有可能被那些叛逆者给屠杀殆尽,毁家灭族。

                陆清明是陆氏的栋梁支柱,是公孙姨的丈夫,是陆天语的父亲,这个时候,他理应留在他们的身边照顾他们,保护他们。

                李牧羊确实救过陆清明的性命,但是,他为自己这个外人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而且,有一桩事情让李牧羊耿耿于怀。陆爷爷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和宋孤独那个老鬼发生冲突继而大战的,倘若他不幸战死------李牧羊怕是要愧疚终身。

                “我不能走。”陆清明摇头拒绝。“我看得出来,他们追杀的主要目标就是你。倘若我这个时候弃你而去,那些朝廷供奉还有宋崔两家蓄养的鹰犬追来时,你怎么抵挡?怎么脱身?”

                “陆叔------”李牧羊急了,出声说道:“我们已经跑了那么远了,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一定就能够寻找到我们的藏身之所。再说,我有雪球和狼王相护,只要小心谨慎一些,他们应当没办法找到我-------”

                “可是,公孙姨和天语他们不一样,他们居住在天都城内,身困敌营,四面八方都有可能是他们的敌人-----”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做过一些安排。而且,父亲身边的三魂七魄也留在府内,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倘若情势危急的话,他们应当会及时将他们救出来--------”

                陆清明抬头查看天色,因为大雪漫天,四周一片莹白,不好估算时间。

                “现在,怕是已经撤离了吧?”

                “可是--------”

                “没有可是。”

                “陆叔-------”李牧羊一脸的感激,说道:“你何须对我如此照顾?”

                “因为-------”陆清明的嘴唇蠕动,想说的话卡在喉间,却不知道应当怎么表述出来。“因为---------”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