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七十八章、忠义两难!

            逆鳞 第四百七十八章、忠义两难!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七十八章、忠义两难!

                嘎吱嘎吱-------

                车轮碾压着冰雪,发出支离破碎的声响。

                马蹄阵阵,同时抬起又同时落下,整齐划一,沉闷肃杀。

                从马匹的嘴里喷发出大团大团的白气和那空气之中的冰凉雾气融合为一体,表示着它们刚才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和此时身体的精疲力竭。

                这些都是边疆战马,是能够在战场上驮着全幅武装的战士冲锋搏杀的怪兽------可是,此时此刻,它们却被累成了这幅模样。由此可见,之前他们经历了什么样恐怖的事情。

                百名黑骑簇拥在一辆黑厢马车的四周,他们的身体都包裹在黑色的铁甲之中,头上也戴着精钢打制的狼首面具。这正是当年纵横天下响誉神州大陆的狼骑军。

                他们是由陆家之主陆行空一手打造,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冲锋陷阵,无可匹敌。

                陆行空离开疆场之时,只带了百数规模的狼骑卫队返回天都。这些人也是守护陆行空安全和拱卫陆氏大宅的主要力量。

                现在这些狼骑军出现在这荒原之中,证明陆家必然有嫡系人物在附近出现。

                嘎吱嘎吱-------

                车轮辘辘

                呼哧呼哧------

                战马嘶鸣。

                风不停,雪已休。天上有一轮冷月出现。

                也正是这轮冷月和那广袤大地上的银妆照耀着他们前行的道路,不然的话,在这荒郊野外的山脊之地,他们不燃火把,不用照明明珠,怕是很难在这深雪里面快速前行。

                要是不小心走到断崖或者坑洞,那可就危险了。

                雪,满世界的都是血雪。

                血,大雪之中出现了一道连绵不断的红色血线。

                那车队走了多远,那血线就有多长。

                这是队伍之中有人和牲口受伤,他们一路急行,遭遇了大小七次截杀,甚至连简单包扎一下的时间精力都没有。

                疾行。

                疾行。

                去一个他们也不知道的目的地。

                咔--------

                为首的两名黑骑突然间停了下来。

                一名狼首骑士举起了右手,后面的狼骑军立即就勒住马蹄,手按刀柄。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山路陡峭,冷月寂寥。

                漫天大雪之中,百名黑匹簇拥着一辆马车驻立在大雪之中。

                不前行,也不后退。

                他们就那般安静的立在原地,目视前方,手按刀柄,静默无声。

                跨下的战马像是感觉到了危险,它们不安份的扭动着身躯,刨动着脚下的冰雪。

                可是,在那些黑铁骑士的操控下,它们只能乖乖的停留在原地,跑不了,逃不掉。

                咔嚓-------

                前方,在视线所处的黑暗尽头,走出来一个身穿监察司三头蛇制服披着大红披风的男人。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成群结队的监察司制服。

                好像整个帝国的监察史全部都被汇集到这里来了一般。

                崔见看着那些高坐战马之上的狼首精锐,出声赞叹着说道:“果然是战无不胜的狼骑军,前面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一份大礼,结果你们竟然能够提前预警,不敢再向前一步-------如果精锐之师,就此覆灭实在可惜。倘若你们愿意投降的话,我倒是愿意给你们一条生路。过往之事,既往不咎。”

                黑甲森严,眼神深邃。

                狼骑军百骑不发一言。

                他们可不觉得崔见是来称赞他们的。

                崔见撇了撇嘴,不以为意,视线看向那狼骑军中间簇拥的黑厢马车,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朗声说道:“陆夫人,别来无恙?这外面风大雪大的,陆夫人却带着天语少爷跑到这荒山野岭来玩耍,可千万别冻着了身体啊。”

                无人应声。

                黑厢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黑色的狼骑军也静静的停在那里。

                没有人愿意和崔见说话,没有人愿意回应他的这种讥讽的问题。

                崔见的眉毛扬了扬,再次出声说道:“陆夫人,晚辈跋山涉山千里迢迢的前来拜见,总要给晚辈说一句话才行。陆夫人也出自颖川名门,公孙家也是帝国一等一的贵族世家,而且那家里的金币啊,怕是堆积起来比远处的那座黑山还要更高一些吧?说起来,大家都居住在天都的同一条街上,一为街东,一为街西,但终究也是街坊邻居------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远亲不如近邻。崔见远来看望,陆夫人不发一言,怕是不合贵族礼仪吧?”

                马车之内,仍然沉默无声。

                崔见的眉头微皱,转身看向身边的一名监察史,说道:“你们确定公孙瑜和陆家那个小野种在这辆马车里面?”

                “是的,长史大人。”那名监察史躬身应道。“当宋将军带兵冲击国公府时,遭到了李可风率领的巡城司的激烈反击。公孙夫人便在府内实施了‘春风计划’,他们将陆府以及与其相邻的几处府邸全部点燃。在此之前,他们早就在陆府之内储藏了大量的黑油和石碳,那些东西一点即燃,就连大风大雪都没办法淹没。”

                “废物,我问的是你能不能确定公孙瑜和陆家那个小野种在这辆马车里------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是,长史大人。”监察司连忙道歉,说道:“当宋将军全歼巡城司所有叛变之徒斩杀李可风之后冲进陆府,陆府已经陷身火海之中。宋将军派人在陆府里搜索过一番,却没有找到陆府的丫鬟仆人的尸体------他们已经通过一条暗道提前撤离了。现在宋将军正在率队追杀而去。我们的人一直在盯着狼骑军的动向,当他们在陆府后院接了这辆马车后,便立即朝着天都城外逃跑-----”

                崔见的脸色就变得难堪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倘若宋朗追的那一拨人里面没有陆夫人和陆家的野种,那么他们就在这辆马车里-----是不是?”

                “卑职无能。”监察史赶紧躬身道歉。

                “无妨。”崔见脸上的笑容狰狞,出声说道:“既然陆夫人不愿意说话,那本史就亲自去请她下车吧-----我去把她的马车给拆了,我看她还能不能在车上坐的安稳自在。说不得她到时候觉得山野寒冷,反而主动往我怀里扑过来呢------”

                “表兄-------”旁边一名身穿监察司三头蛇制服的男人眉头紧皱,说道:“无论如何,陆夫人都是长辈------”

                “长辈?”崔见眼神凛冽的盯着那个男人,说道:“燕相马,你知道他们陆家人是怎么杀掉崔照人的吗?”

                “我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他们将崔照人斩杀,连一块骨头一片肉都找不到了,就连葬入祖坟入崔家祠堂的机会都没有--------崔照人就只能作为一个孤魂野鬼,永远都只能在外面游荡。”崔见恶声恶气的吼道。“他们杀了崔照人,陆家那个老不死的还和楚先达里应外合的演戏,说那个李牧羊是少年英雄,是天都豪杰-------杀人的人是英雄,是豪杰,那崔照人又算是什么?”

                “他们如此对待我们崔家,你还觉得那个女人是长辈-------我的眼里没有长辈,只有仇人。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他是老人还是妇孺,只要他是陆家人,就是我们崔家的死敌-------”

                崔见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盯着燕相马,语气玩味的说道:“燕相马,你不会是同情他们陆家吧?还是说--------楚先达那个老东西开出来的条件让你心动了?”

                “表兄------”燕相马的眼神浮现一抹怒意,沉声说道:“贵族应当有贵族的风仪,我只是不希望你侮辱一个能够称之为长辈的可怜女人而已。再说,我几时答应过楚先达的条件?当时他和我说起那些话之后,我不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外公-----可有一丝一毫的保留?”

                “燕相马,别人不了解你,我却是了解你的。”崔见一脸笑意的说道:“楚先达找你聊天之后,你是什么时候告诉爷爷的?第二天的晚上。当天你做什么去了?这么机密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信息,你却拖到第二天晚上才说出来-------怕是楚先达的话恰好说到你心坎里面去了吧?取崔家而代之,燕家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是不是很动心?是不是想着跟他们赌一把?”

                “表兄,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几时有过这样的想法?”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崔见眼神里的寒意让人惊心。“你以为你的那点儿小聪明就能够瞒得过爷爷?千年以来,哪一次的矛盾冲突,局势变幻,我崔家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就凭你们燕家,也想取崔家而代之?燕相马,你说你傻不傻啊?傻不傻啊?”

                “倘若表兄执意作此想法,那我无话可说。”燕相马冷冷说道。

                “你自然是无话可说了。因为你心虚了。”崔见并不愿意放过这次敲打燕相马的机会,说道:“当然,你也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知道你在江南的时候和那个李牧羊有旧。既然如此,你就去杀了面前的这些人------杀了公孙瑜,杀了陆天语,这样的话,我就相信你没有受到楚先达的蛊惑,你们燕家仍然和我们崔家同气连枝同荣共辱------你愿不愿意去证明自己的忠诚?证明你们燕家的忠诚?”

                燕相马表情阴沉,眼神充血。

                呛!

                他拔出手中的长剑,一步步的朝着那群狼骑军走了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