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八十五章、继承传统!

            逆鳞 第四百八十五章、继承传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八十五章、继承传统!

                神州有句谚语,叫做:怕什么,来什么。【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带着李牧羊逃离之时,陆清明就已经知道父亲的情势堪忧。

                但是那个时候他还心存希望,心想以父亲的实力,就算打不过宋孤独这个刚刚踏入神游之境的强者,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只要父亲想逃,怕是宋孤独也没办法一定就能够将其留下。

                一路逃亡,一路遭人追杀,父亲一直没有追上和他们汇合,甚至连一丝片缕的消息都没有传递过来。

                陆清明心里的担忧加剧,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当时他们正陷入一场又一场的苦战,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得一个父子皆亡的下场。而且当时的李牧羊身体还很脆弱,陆清明一个人独撑大局,也实在难以被其它的事情分心。

                陆清明将对父亲的担忧藏在心里,显然,李牧羊也和他是同样的想法。

                两个人绝口不提那个在岚山之上与人搏斗的老人的事情,一点点儿的猜测言语都没有。

                就像是他们知道那个老人只是出去溜个弯散散步,很快就会回来吃晚饭一般。

                噩耗传来,宋孤独的话对李牧羊和陆清明两人而言就是一记‘睛天霹雳’。

                比宋孤独千里之外召唤来的那记雷电的杀伤力还大上数十倍上百倍。

                “宋孤独,你这条老狗,我定要杀了你,我要与你不死不休------”陆清明一边狂喷鲜血,一边嘶声吼叫。

                满头长发胡乱披散,眼睛里面布满血雾,脸上身上伤痕累累,衣衫破烂撕裂如同乞丐。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忠君护国上千年,镇守边疆,征战不断,陆清明这一脉便成了一支单传。

                陆行空只有陆清明这个儿子,陆清明还算争气,有了李牧羊和陆天语两子。只是李牧羊放养在外面,他没机会尽父亲职责,自然也没有享受到父子相处的天伦之乐。

                陆行空将所有的父爱都给予了陆清明一人,同样,陆清明也将所有的尊重、所有的敬爱以及所有的父子之情都给予了那个老人。

                从小到大,他视其为最严厉的父亲,也视其为最强大的偶像。

                在他的心目中,父亲是无所不能的,是战无不胜的。是整个陆氏家族,也是他自己身后最坚强的支持后盾。只要有父亲在,他们就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

                陆行空战死,看起来庞大的陆氏一下子就轰然瓦解,瞬间陷落。

                天塌了!

                内脏原本就受伤颇重,被父亲战死的消息一激,伤势更加严重,那憋在内腑的瘀血便狂喷而出。

                陆清明握紧手里的天王枪,就要冲上去和宋孤独拼命。

                “父亲------”李牧羊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陷入疯魔状态的陆清明。

                “放开我,让我去杀了他------”陆清明嚎叫着,甚至都没有听到李牧羊刚才情急之下对他的称呼。

                他的心里充满了悔恨,悔恨自己的弱小和无能为力。悔恨着自己的自私自利,只顾着带着自己的儿子逃命,却没能留下来照顾自己年老的父亲。更多的是仇恨,仇恨杀父仇人,仇恨宋孤独这条老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冷静一些。”李牧羊将他挣扎的身体紧紧的抱住,沉声说道:“你现在冲上去也不过是送死。”

                “就算是死------”陆清明挣扎的更加激烈。“我也要咬下他一块肉来。”

                “我不许你死。【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李牧羊突然间提高音量,怒声吼道。

                “牧羊------”

                “我不许你死。”李牧羊沉声说道。他的声音低沉,但是却隐藏着让人惊心动魄的力量。他的表情平静,看起来只是有一些深沉冷洌,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将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狠辣的事情。“我不许你死。我不要你死-----死了太多太多人了。谁也不要再死了。要是必须有人死的话,就让我去。”

                “牧羊,让我去,你赶紧走------”

                “这一次,听我的。”李牧羊声音坚定的说道。“你伤势严重,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吧。如果我能够打败他,那么,我们还有机会继续前行。走到风城,和我们的家人团聚。倘若我失败了,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了------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

                “牧羊-------”

                “岚山之上死了那么多人,逃亡路上又死了那么多人,有很多是无辜群众,还有很多是忠心耿耿的帝国将军,他们就那么轻易的就死了,为了保护我们而死。我们又有什么特别的呢?”

                李牧羊强行用力,将陆清明的身体给搀扶着来到一块凸起的石头上面。

                他的手掌朝着石头上面一按,那石头之上覆盖的冰雪便瞬间一扫而光。石头上面散发着白色的轻烟,那是李牧羊学习陆清明刚才为自己所做的那般用体内真气给石头加热,避免陆清明坐在上面冻坏了身体。

                陆清明拼了那么久,伤的那么深,他是应该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李牧羊的嘴角轻扬,笑容却有一些苦涩。“不会让你等太久。”

                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

                面对宋孤独这样的对手,都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

                “牧羊------”陆清明眼眶泛红,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他知道,李牧羊这一去,怕是父子之间就再也没有相见之时了。

                不,除非死了才能够相见。

                假如世间当真有佛门所讲的那修罗地狱这种地方。

                父子刚刚相认,爷孙都没来得及团聚,他怎么舍得就这么放李牧羊去送死?

                扑通!

                李牧羊双膝着地,重重的跪在了陆清明的面前。

                然后,他的脑袋一次又一次的磕在了那冰冷地面的冰雪层里。

                砰!

                砰!

                砰!

                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将平坦的雪地磕出一个深窝。

                李牧羊抬起头来,说道:“我不管中间有多么隐情,也不想去思考你们将我送出去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用心-----生我养我,皆是大恩。李牧羊无以为报,这三个响头,就当是感谢父亲的生育之恩。”

                “牧羊------”陆清明悲声唤道,泪如雨下。

                李牧羊从地上爬了起来,霍然转身朝着宋孤独走去。

                宋孤独的身体缓缓的下落,双脚站在了雪地之上。

                奇怪的是,明明他脚上的靴子是踩在雪地里面的,但是冰雪之上却并没有任何的脚印,就像是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重量似的。

                咔嚓------

                咔嚓-------

                咔嚓--------

                李牧羊走到宋孤独的面前,然后停下步伐,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你在想些什么?”宋孤独看到李牧羊思考的眼思,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在想怎么杀了你。”李牧羊出声说道。在这个老人面前,他连隐藏心思的必要都没有。星空之眼,没有什么是他看不明白的。

                十几年前的那场夜奔,李牧羊的真龙身份以及李牧羊和陆家的关系-----都是从这个老家伙的嘴里说出来的。

                “想到了吗?”

                “不好想。”李牧羊摇头。“我不知道神游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也不知道神游境到底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威力。没有亲身体验,大概很难体会到境界上的差距。但是,我想,既然我爷爷都没办法将你拦截下来-------想必我也很难做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要想一想,想想怎么样才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怎么样杀了你为爷爷报仇。”

                “怎么?你们爷孙相认了?”宋孤独出声问道。“你不恨他?”

                “恨他?我为什么要恨他?”李牧羊反问着说道。“一个人,不管他之前做了什么,但是后来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你,去给你换取一个活命的机会------这样的人,我凭什么去恨他?我有什么资格去恨他?用他保护下来的这条命去恨一个死人?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与之相比,我又为他做了什么呢?”

                宋孤独认真的想了想,笑着说道:“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李牧羊,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智慧的年轻人。”

                “可能是你见过的其它年轻人都太愚蠢吧。”李牧羊很不客气的说道。

                “不。他们不蠢。”宋孤独摇头。“他们是太聪明了,或者说想要隐藏自己的聪明。他们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企图心,有人想要这个,有人想要那个,心里的想法多了,就难免受制于人或者落人话柄------无欲者刚,有所欲者,又怎么能够强硬的起来?你无欲无求,所以你总是能够触碰到事物的核心。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再说,世间之事,哪里有那么复杂的?只是人的想法多了,事情才变得复杂起来。譬如要是天都其它的年轻人遭遇你这样的事情,他们定然会要死要活的,利用自己的委屈以及家人的愧疚好好的讨价还价一番------闹得越激烈,家人对他的补偿也就越丰厚。不外乎如此。”

                “我和他们不一样。第一,我不需要别人的补偿。因为我自己就拥有一切。”李牧羊出声说道。

                “这倒是句实话。龙族富可敌国,每一个龙族洞穴都是一个天然的宝藏。我有幸也寻到一个龙穴,里面的藏物之丰已经让老朽惊诧不已。你本身就是龙族,想必,在这星空之下,再也没有人比你更加富裕了吧?”

                “不错。”李牧羊无比坦诚的说道:“我不缺钱。如果我想要的话,我随时就可以搬回来一座金山银山,或者比金山银山更值钱的宝物--------”

                “我相信。”

                “第二,我也不缺爱。他们虽然把我和别的孩子互换,但是这也同样给了我另外一个家庭-------我从来没有后悔自己是李岩和罗琦的儿子,而且,我深为自己曾经是他们的孩子而骄傲自豪。倘若再给我一次机会作选择的话,我仍然希望我能够有这样的经历,我仍然希望我能够成为他们的儿子-----”

                李牧羊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轻声说道:“倘若我的人生没有这样的经历,我没有机会成为李岩罗琦的儿子,没能成为李思念的哥哥,这才是真正的遗憾和损失-----他们是我的父母妹妹,是我永远的家人。这一点儿,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不错。他们着实待你不错。”宋孤独点头说道:“你们连夜逃离天都的时候,我心里对这件事情非常的好奇。虽然知道有很多地方不合情理,却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怀疑过你的身份,也怀疑你和别人互换身份的事情。后来派人去江南打探,别人回来说那一对夫妻视你为生命,并没有因为你天生残疾体弱多病而对你有所嫌弃和慢待------所以,那个时候我又相信了你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你们之所以离开,或许确实是因为那一对夫妻做了什么错事而被驱逐。”

                “他们是全天下最伟大的父母。”李牧羊出声说道。

                “这么说,怕是你的亲生父母要伤心了。”

                “我知道。”李牧羊点头说道。“但是十几年来,我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

                “我能够理解。一路走来,你也非常的不容易。“

                “我以前觉得自己很不容易。”李牧羊出声说道。“但是和现在的自己相比,发现以前是自己生活的最安逸最幸福的时光。以前只是身体有病,随时担心自己会死去。当然,就算死,也有父母和妹妹在身边陪伴,那是安详的死亡,是自己所能够接受的死亡方式-------”

                “现在的生活才不容易。每天都要担心这个,提防那个。大脑时刻紧绷着,身体也一直处于警戒的状态。就算是晚上睡觉,都要尽可能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不知道有谁会突然间出现,然后一剑斩掉自己的脑袋--------这是天降横祸,是血腥杀戮,是血肉模糊,这样的死是我不愿意的。”

                “而且,那么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你不知道是谁会杀了你,你也不知道在你死亡的时候是谁在你身边陪着你------你说,现在是不是比以前辛苦多了?”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道理。”宋孤独点头说道。“以前苦,现在更苦。”

                这个杀人如麻的老头子很有聊天的欲望。或许,几十年来,也没有什么人让他有对等的聊天兴趣。就算是陆行空一次又一次的去拜访,他也一次又一次的避而不见。

                由此可见,他的眼里怕是没有任何人的存在。也只有李牧羊-----这条龙有和他平等交流的资格。

                无君、他直接干掉现在的皇帝,叛逆谋反了。

                无父,他的父亲早就死翘翘了。

                无人,没有什么人能够被他放在眼里。

                一个人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修行到了这种境界,所能够追求的,也无非就是更加强大的力量,以及-------能够让自己家族生生不息的享有富贵的权力了。

                “这样的人是极度危险的。”

                李牧羊心里很清楚这一点儿。他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没有什么人是他不敢杀的。和这样一个看起来和蔼可亲但是内心极度的强大而且又极其的冷酷刻苦的老家伙打交道-------把他杀掉是最聪明的选择了。

                李牧羊看着宋孤独,说道:“你还没动手,却和我说这么多的废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宋孤独并不奇怪李牧羊的敏感心思,出声说道:“人们不都是这么做的吗?先交流一下感情,然后彼此做交易的时候就容易许多。”

                “你想和我做交易?”

                “是的。”

                “你杀了我的爷爷。”李牧羊说道。

                “我不觉得你对他有那么深的感情。”

                “不,你想错了。”李牧羊沉声说道:“就算他不是我的爷爷,我也对他有很深的感情。自我返回天都开始,他就一直对我诸方照顾,各种维护。”

                “倘若没有他暗中出手相助,我早就被你们这些别有用心者给杀了吧?对于你们来说,杀人如割草。不管能不能确认我的身份,或者能不能找到我的身份之迷,直接将人给杀了,那不是一了百了吗?杀手乌鸦是你们派过去的吧?”

                “不错。”宋孤独倒也没有否认。“杀手乌鸦是家里人派去的,他们和我知会了一声,我没说可,也没说不可,也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毛头小子,而且那个时候的你,实在让人生不起警惕之心,或许这也是陆家将你送出去的原因吧------不然的话,直接将你养在陆家,给你陆家大少爷的身份。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你,所有的人都提防着你。只要你稍有异样,就会被人看在眼里。无论如何,他们都有将你杀死的必要。”

                “对于我而言,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我只需要盯着陆行空,盯着他出手就成了-------陆行空才是真正的人物。他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对手。”

                “止水剑馆的木浴白也是你派去杀我的吧?”

                “我们家的一个小子觉得你比较可疑,所以就请木浴白出手试探。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将木浴白给打成重伤------整个天都城都为此震惊不已。”

                “止水剑馆是皇家剑馆,为何听从你的命令?”

                “皇家能够给他什么?”

                “你又能给他什么?”

                “我不能给他什么,但是,皇室给予他的东西我都能一一拿走。”宋孤独轻声笑着说道:“有时候,将对方的东西拿走再还给他,也是一种恩赐。”

                “因为陆家不肯被你拿走手里的军权,所以被你给毁掉了?”

                “终究是要站队的。”宋孤独说道。“别人都站队了,就是他不肯站队-----不站在我这边,那就有可能站在敌人那边。当然,陆家确实一直站在皇室那边。世世代代镇守疆场,满门忠烈,英杰辈出,可惜,那些优秀的孩子都战死沙场--------你不觉得可惜吗?”

                “我不觉得可惜。”李牧羊摇头说道。他的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或许是因为我体内也流着陆氏血脉的缘故,继承了他们一些很不好的传统-------既然他们都战死了,那就轮到我上场了。”

                (PS:正如我在微信公众平台上面所说的那样,柳下饭的弟弟面团小朋友出生了。饭团组合正式成立。

                感谢我的妻子小妖妖,她又送了我一个小天使,一份世间独一无二的礼物。

                十月怀胎,深知天下间所有母亲的不易。

                当然,做父亲的也同样不容易。

                从一月份知道怀孕开始,老柳就进入了奶爸的忙碌模式。怀柳下饭时,老柳只需要照顾好孕妇就成了。但是,怀面团时,老柳在照顾好孕妇的同时还要照顾好柳下饭。

                很苦!

                很累!

                但是,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特别是面团即将出生的这两个月,更新速度简直慢得令人发指。

                所以,很多朋友发动手指大骂不已------

                我想写好小说,又想照顾好家人。

                可是,很多时候照顾好家人的时候就没力气再写小说。陪着柳下饭出去逛个游乐场,回家就只想倒头大睡。小孩子的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而我的精力却越来越不好了。

                将所有精力时间都投入到照顾孩子的时候,又没办法好好地去写小说。

                我两者都想做好,结果两样都没有做好。

                我即不是一个努力的好作者,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好丈夫好父亲。

                因为我的更新问题,诚肯的向每一位朋友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了我和面团宝宝的照片,有兴趣的可以关注公众号:liuxiahui28。

                这是老柳的大喜事,我急切的想和我的朋友一起分享。

                当然,上面只接受祝福。

                想骂我的,关注老柳的新浪微博就成了,你骂的每一句话甚至标点符号我都能看得到。

                请别伤害孩子,谢谢。那是我的一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