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四百八十六章、以命换命!

            逆鳞 第四百八十六章、以命换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百八十六章、以命换命!

                西风帝国。天都城。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队队身穿褐色戎装腰佩长剑的飞羽军在城里巡逻警戒,确保权力更替时这座城市的安全平静。身穿黑色三头蛇监察司制服的监察史们踹开一家又一家的大门,将那些效忠楚先达或者亲近陆家的达官贵人以及军部将领给缉拿戴拷。女方押解为奴或者为伎,男人收监或者直接斩首。

                他们连那些犯人的待遇都不如。那些犯了事的罪人,都有机会发配千里之外去从军。但是那些将军原本就是军队里面生长或者提拔起来的,谁知道他们能够在军队里面发挥多大的能量?

                所以,一刀斩了是最省时省事的解决办法。

                楚先达死了,被叛逆者‘陆行空’给当场斩杀。据说陆行空谋逆事件被先皇发现,陆行空狗急跳墙,气急败坏之下,一掌拍碎了楚先达的脑袋。

                这个时候,宋家多年来在民众之中为陆行空所塑造的形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宋家利用自己掌控文官系统以及民间风仪的权力,不停的去捏造和宣传楚先达和陆行空君臣不和的事实消息,将陆行空给形容成一个手握军权功高盖主又桀傲不驯的暴戾之臣。

                当楚先达被杀,陆行空谋反的消息一经宫里传出来,天都民众就沸腾了起来。他们一个个的以先知或者预言家的身份跳了出来,纷纷发表自己对陆行空叛变一事早有所担忧的看法。

                “陆行空这个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眼窝深陷,眼睛像沙鹰一样凶狠,果然是长了反骨的人啊------”

                “上一次的事情你们还记得吗?先皇惩罚陆行空跪在地上,一直到陆行空晕倒在地才被送了回去-------”

                “那些当兵的都不是什么好鸟,倚着自己打了几场仗,杀了几个人,就谁也不放在眼里,觉得自己就是天下老二-----你看看人家宋家,诗礼传家,低调谦和,对谁都客客气气的,简直是天下臣子的楷模------”

                --------

                嘎吱--------

                嘎吱---------

                挂着宋家炎鸟招牌的华丽马车碾压在天都城略显沉闷肃杀的街道上面,车帘掀开,露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如狼似虎的监察司史员们横冲直撞的模样,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浮现一抹怒色,然后布帘被人重重地放下。

                “我还是喜欢以前的天都城。”宋晨曦出声说道。“热热闹闹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那么高兴。从容淡定,就是走起路来都透着一股子天子脚下皇民的骄傲和幸福感。你看看现在,他们一个个的焦灼紧张,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些飞羽军和监察史,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大祸临头一般-------”

                “晨曦-------”宋洮出声劝慰,说道:“痛苦只是暂时的,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他们又会恢复成原来那样从容淡定的模样。民众对公众事件的记忆是很短暂的,再过几天,你看到的就是不一样的天都城。他们会忘记先皇,忘记这场政变,继续作为天子脚下的皇民而骄傲幸福的生活着。”

                “所以,这就是宋家谋逆的勇气之所在?”宋晨曦出声问道。

                “晨曦-------”宋洮怒声喝道。

                他掀开车窗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周围并无可疑人物,宋家的车夫和宋晨曦的卫队将马车给围拢的严严实实的。

                宋洮放下布帘,并且施展了一个隔音屏障,有些话就是身边人都不能听到。

                宋洮尽可能的放缓自己的声音,轻声说道:“晨曦,有些话不可以乱说。”

                “我亲眼所见,怎么就叫做乱说呢?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亲眼见到你们所做的一切-------因为民众薄情淡忘,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忘记先皇,忘记恐惧,忘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以,宋家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宋家知道,民众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那些知道真相的人,大多数都挤身高位或者身居要职,他们和宋家利益一致,所以不会说出去。要么和宋家处于矛盾对立关系,他们不敢说出去,或许还没来得及说出去就会被杀人灭口。所以,宋家是正义之师,是臣子楷模。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是这样吗?”

                “成王败寇,古来亦如此。”宋洮沉声说道。“史书是由胜利者来书写,历朝历代皆行此道。并不是只有我们宋家一家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陆家呢?”

                “陆家败了,陆家就是贼寇。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游戏规则?”

                宋洮轻轻的叹了口气,要是别人质问他这样的问题,不,要是别的人敢当面说他们宋家谋逆,他会立即砍掉对方的脑袋,然后视其为叛党余孽,可是,问出这种话的是他最宠爱的妹妹,就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他不期待她能够接受,至少,她不要仇视他们的所作所为。

                “要是陆家胜了,他们也同样会这样对待宋家。你,我,我们宋家的所有人,皆会成为他们的刀下鬼魂-----权力场上,谁也不会比谁高尚。”

                “如果陆家不比宋家高尚,他们为什么不和我们宋家一起做这样的事情呢?我不信福王没有拉拢过他们------”宋晨曦冷笑出声。

                “晨曦,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需要问,好吗?”宋洮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宝贝妹妹,柔声说道。现在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忙碌,而他却被指派来保护这个人家族人人疼爱的宝贝妹妹。所以,他尽可能的想要将这件事情给做好。

                宋晨曦从娘胎里出来就带着病根,母亲又早早去逝,家族里面的每个人都对她极其疼爱。特别是爷爷对她更是与众不同,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一般。因为保护过度,宋晨曦极少和外界接触。特别是春冬两季,她几乎是整日整日的被关在自己的小院里不得外出。

                那个时候的她心思单纯,精致无暇,仿若一块晶莹剔透的琉璃雪晶。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和李牧羊接触久了,突然间对这些世外俗事感兴趣了。

                “真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啊。”宋洮在心里想道。“早知道就不让他和李牧羊接触了。”

                “可是,我看到了啊。”宋晨曦一脸痛苦的说道。“我亲眼所见,又怎么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

                “---------”

                “三哥,你告诉我,李牧羊,他当真是头龙吗?”

                “------这个,既然爷爷这么说,定然有它的道理。楚浔皇子为了指证李牧羊是头龙,不惜用上了自戳双眼的毒咒-------”

                “可是,李牧羊明明不个人啊,他怎么可能是头龙呢?”宋晨曦一脸难以理解的说道。“你也和他接触过,你觉得他哪里像头龙呢?”

                “据说高阶龙族可以化成人形,拥有人的智慧和龙的能力------”

                “李牧羊从出生到现在都在你们的监控之中,他怎么就成为高阶龙族了?”

                “晨曦--------”

                “三哥,你心虚了呢。【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

                -----------

                -----------

                崔家。崔府后院。

                崔小心站在廊檐下面,看着院子里冰雪素裹的花树石亭发呆。眼前的一切让她感觉到熟悉又陌生。

                一天时间,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西风君王楚先达变成了人们嘴里的‘先皇’,原来的福王变成了新的皇帝。

                天都三大门阀之一的陆家意图谋反,被宋家和崔家联合推倒铲除。

                陆行空杀死了先皇楚先达之后又被宋孤独所杀,而李牧羊-------竟然变成了一头龙。

                “李牧羊------他怎么可能是一头龙呢?”

                消息接锺而至,让崔小心有种眼花潦乱的感觉。

                崔小心不相信李牧羊是一头龙。

                因为她和李牧羊同学数载,对他的情况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同学们嘴里的‘猪猡’、‘黑炭’、‘废物’,怎么可能和龙族有什么联系呢?

                再说,数万年了,从来都没有人见过龙族,那个强大又神秘的种族早就在‘屠龙之战’时全部灭绝------李牧羊怎么可能是一头龙呢?

                可是,她的心里又不由得有些怀疑-------

                因为她知道李牧羊从一个一无所长的白痴变成一个博学通达的天才只是短短数天的时间,最后更是以帝国文试第一的成绩被星空学院录取。

                还有,江南茶馆的杀手袭击事件,他明明伸出手掌帮忙挡下了一刀,她亲眼看到李牧羊的手掌被匕首刺穿,但是第二天自己特别去查看过,他的手掌竟然已经修复好了,就像是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还有白云山千佛寺的挡刀事件,他再一次跳出来替自己挡下了杀手的攻击。当时自己怀疑车夫李目就是李牧羊,还特意去检查了他的手掌,结果上面也没有任何的痕迹------

                崔小心已经可以确定,白云山千佛寺的时候躲在汤池里面偷窥然后跳出来保护自己的人就是李牧羊。是化作李思念车夫李目的李牧羊。

                从落日湖边的两人第一次聊天,到李牧羊名满天都,再至他战败了西风剑神木浴白以及止水老神仙木鼎一-----李牧羊的经历堪称神迹。

                倘若不是龙族的话,那么,他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呢?

                “李牧羊,你到底-----还活着吗?”崔小心喃喃出声。

                “小姐,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丫鬟桃红抱着一个白色狸毛披风跑了过来,将披风披在崔小心的肩膀上面,然后为她系好颈带。“外面风寒,小姐可不能伤了身体。”

                “我没事。”崔小心摇头说道。“外面可有消息传来?”

                桃红摇头,说道:“小姐,我们都被锁在院子里关了禁闭,也没办法出去和人接触。现在事情到底发展到哪一步,我们也不知道了-----柳绿借口小姐要吃西街的桂花糕,磨破了嘴皮子才给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会儿就应该会回来了。到时候应该会打听到一些最新的消息。”

                “街头传闻,哪能当真?”

                “哪怎么办?相马少爷又没空过来-------”

                “表哥是监察司长史,现在应当被委派出去执行任务,哪里有暇过来?”

                砰砰砰-------

                院门被人拍响。

                “柳绿回来了。”桃红叫了一声,就要跑过去开门。

                “柳绿,你可听到什么新消息------”桃红一边开门,一边对着门口喊道。

                站在门口的是宁心海,崔小心的马夫。

                “宁管事------”桃红站立一边,低头向宁心海行礼。

                宁心海抬脚迈入院内,走到崔小心面前,说道:“小姐,别再让院内的小丫头们去以身犯险了。夫人要是怒了下来,打折她们一条腿还是轻的-------”

                “是。”崔小心低声说道。身边的丫鬟们知道自己想要知道外面的消息,所以想方设法的溜出去打探。

                当然,这也是自己有意纵容。要是自己说一声不许她们出去,想必她们也是不敢出去的。

                “几个丫头片子,又能够知道些什么?”宁心海摇了摇头,出声说道。

                “是。”

                “我知你想知道外面的消息,所以我来告诉你。”宁心海看着崔小心苍白憔悴的小脸,说道:“你问吧。”

                “陆家现在怎么样了?”

                “陆行空战死,陆氏被以叛国罪抄家,诛九族。”宁心海出声说道。“当然,当宋朗带着麒麟军全歼巡城司斩杀李可风之后攻进陆府,发现陆家人早就从陆行空的书房秘道遣散离开了。宋朗一怒之下,一把火点燃了陆家大宅,整个宅子陷入火海,现在快要烧成焦炭了吧--------”

                “宋朗率领麒麟军精锐追赶上去,誓要诛杀公孙瑜夫人以及宋天语少爷-----直到此时仍然没有消息传回,大概仍然没有得手。据说有三魂七魄护送他们离开,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

                宁心海站在廊檐下面,抬头看了一眼崔小心的眼睛,出声说道:“当然,我知道你更想知道李牧羊的消息。陆行空为了给李牧羊一线生机,不惜以死殉道,拖住了宋孤独追杀的步伐和时间。陆清明带着战至力竭的李牧羊离开,据说新皇以及宋家派遣了大量高手一路尾随追杀。”

                顿了顿,宁心海出声说道:“当然,还包括我们崔家的高手。”

                “宁叔呢?”崔小心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出声问道:“宁叔怎么没去?”

                “我留下来守护崔宅,保护小姐。”宁心海出声说道。

                “这不是理由。”崔小心出声说道。

                宁心海面无表情,说道:“小姐,这个时候你不易表现出对李牧羊的关心。”

                “嗯?”

                “从陆家的灭亡事例之中,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宋家的强大。老爷虽然也在这位拥立新王之中立下大功,但是-----新王也不过是个傀儡,和先皇一样,都是由宋家在背后遥控和操纵这一切。这也是老爷一心想要和宋家亲近的原因。”

                “你和宋家玉树的婚事已经不可更改,局势平稳,时间大概也会很快确定下来。以前你反抗不了,现在,你更加反抗不了------”

                崔小心眼神灼灼的盯着宁心海,出声问道:“是我母亲让你来的。”

                “是的。”宁心海没有否认。“夫人担心你们沟通失效,会加深母女之间的矛盾,破坏母女之情-----”

                “真是个好母亲呢。”崔小心语带嘲讽的说道。

                “从某些方面上来讲,她确实是。”宁心海不无提醒的看着崔小心,说道:“陆家倒塌,李牧羊身份不明,甚至生死不明,绝非良配。”

                “我知道了。”崔小心语气沉重的说道:“我名为小心,自然知我的性子也是小心谨慎的。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逾越之事。”

                “那便好。”宁心海点头说道。“那我就不打扰小姐吃糕点了。”

                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很快的,丫鬟柳绿就提着一个盒子冲了进来,激动的喊道:“小姐,我听说了--------”

                ---------

                ---------

                既然走投无路,那就不妨勇敢一些,骄傲一些。

                你保护不了自己的生命,你还能维护好自己的尊严。

                李牧羊是这么想的,也正是这么做的。

                他要和宋孤独战斗,然后死亡。

                和他的爷爷一样,也和他们陆氏的先辈们那样。

                只是,他这一生实在太悲苦了一些。

                连他自己都替自己感到委屈。

                如果有机会看到造物主,看到命运之神,他一定要揪着他的胡子好好地问他一句:你玩得开心吗?

                “你为什么比我还着急?”宋孤独看着李牧羊,出声问道。

                “你一定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李牧羊出声说道。“你不会体会到,很多时候,你更希望有一个结果。生也好,死也好,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这种悬而未决,才是真正的折磨。”

                “言之有理。”宋孤独点头说道。“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半神之体,万年积蓄,果然名不虚传。”

                “你有这样的习惯吗?杀人之前先将对方狠狠的称赞一番?”

                宋孤独摇头,说道:“我没有这样的习惯。也不愿意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那你为何独独对我如此?”

                “因为你是头龙。”宋孤独的眼神里有火苗闪烁。“消失万年的龙族。”

                “所以,你决定不杀我了?”

                “我愿意如此。”宋孤独说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用你的命,换你家人的性命。”宋孤独出声说道。

                “此话何解?”

                宋孤独伸出手来,手心里面出现一颗黑色的珍珠。

                黑色的珍珠莹光大作,变成一道透明的幕布呈现在李牧羊的眼前。

                在那光幕之中,呈现出李思念此时此刻的生活场景。

                在一间破旧的柴房里面,她被铁链束住双手,披头散发,衣衫破烂染血,一脸悲伤绝望的瘫倒在地面之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