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一十五章、幽冥之痛!

            逆鳞 第五百一十五章、幽冥之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一十五章、幽冥之痛!

                李牧羊确实知道一种救治之法。

                一种只有龙族之主才能够使用的方法。

                那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将那根幽冥钉吸入自己的身体里面,用自己强大的真龙之力去吞噬消化与其抗衡---------

                以前就有龙族被人类打入了幽冥钉,结果那头黑龙的父辈就用吞噬神功将那根幽冥钉给抽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也就是说,两头龙的血液进行互换。龙王将带有幽冥毒气的血液吸入自己的龙体里面,再将自己最纯粹的龙血渡还回去。

                那个时候,龙王一族正处于战力巅峰,仅仅只有一根幽冥钉还是可以承受的。况且,龙王一族坐拥无数神奇功法和仙丹灵药,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抵御此钉带来的痛苦。

                可是,李牧羊的身体里面已经有了八根幽冥钉。就算是继承了龙王一族的真龙之血,也已经是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倘若再吸入这第九根幽冥钉,他体内的鲜血就会被那幽冥寒气冻成冰块。当第九根幽冥钉入体,也就是他命陨之时。

                李牧羊不能死。

                至少现在不能死。

                他还要用这条残躯去救自己的父母,去救自己的妹妹李思念-------

                无论如何,他都要活着。想方设法的活着,自私自利的活着。

                所以,他要向自己的父亲,向自己的另外一个父亲道歉。

                他知道救治之法,但是现在却不能救他。

                父亲为你差点儿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为人子女的却不愿意为自己的父母做出牺牲-------听起来很不公平。

                世事两难全。

                陆清明伤得很伤,从外表上看起来比李牧羊还要伤的严重许多。

                在他带着李牧羊从岚山之巅上面逃脱时,一路行来,是他和那一狼一狗不停的与那些追逐而来的帝国强者们战斗厮杀。

                宋孤独施展《大光明术》打晕了李牧羊,李牧羊也用自己的雷霆之力给予了宋孤独一定程度的伤害。

                胖子公输垣赶去的很及时,将即将坠落的李牧羊给拖到了他的穿云雀之中。可是,也因此和那一狼一狗失去了联系。

                脸色青紫,还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口子。身体上的大伤口都被孔雀王朝的祭祀们涂抹了特殊药物,又用药布将其包裹。

                李牧羊蹲下身体,看着睡在兽皮褥子上的陆清明,心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你怎么就成了我的父亲呢?”李牧羊握住他的手说道。

                “我已经有了一个父亲,现在又多了一个父亲,心里确实觉得怪怪的------我并不是讨厌你们,我只是觉得------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才好-------”

                “你待我很好,公孙姨对我也很好-------现在应该叫母亲了。罗琦是我的母亲,她也是我的母亲------我现在有两个父亲,有两个母亲,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还有陆契机------以前总觉得家里人太少,除夕的时候不够热闹,没想到现在一下子多了那么多亲人-------”

                “我是你们的儿子,我是陆家人------你们早些告诉我也好啊,你们在陆家还完整的时候告诉我也好啊,总要给人一点时间接受不是?总要让人------享受一下陆府大少爷的荣光不是?”

                “现在倒好,陆家倒塌了,陆爷爷------爷爷也走了,被人追杀的路上你突然对我说我是你儿子,我什么好处都没捞着,我什么荣光都没有享受到,我连完整的家庭生活都没有体会过,现在,我一不小心就成了你们的儿子-------”

                “爷爷被人杀了,我要替爷爷报仇。陆家被人灭了,我要重振家族。这么多的事情,这么重的责任,全都落在我的肩膀上面了。你说,这事要是搁在你身上,你会开心乐意?再说,我是一头龙啊,我的身体里面有头龙-------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整个神州的人都要杀我------”

                “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想要屠龙的时候,我生活的真是很有压力啊。父亲,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啊------你说我现在怎么办?前路茫茫,我要何去何从?”

                “--------”

                陆清明自然是没办法回答李牧羊的这些质问的,他现在还昏迷不醒根本就听不到李牧羊在说些什么。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李牧羊看着陆清明,声音悲怆的说道:“我希望我永远都不知道我是你们的儿子,我希望我一辈子都生活在江南小城。我希望------过安逸平静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我不想杀人,更不想被杀。”

                陆清明的表情呈现痛苦之色,身体也开始挣扎起来。

                脸色狰狞,表情扭曲。

                挣扎的越来越激烈,额头上面开始出现大颗大颗的汗珠。

                在这冰天雪地的白马平原,陆清明竟然因为疼痛而汗湿衣被。

                “又开始了吗?”李牧羊说话的声音哆嗦,就连声音也含糊不清起来。

                深夜子时,幽冥气最为浓烈的时候,体内的幽冥钉便开始发作。

                不仅仅是体内的幽冥钉在折磨你,就是地底下的幽冥毒气也仿佛受到召唤似的,一股股的朝着你的身体里面钻去。

                就像是不断的朝着龙的躯体里面打入钉子一般,打龙钉之名也正是因此得来。

                显然,现在正是午夜子时,陆清明体内的幽冥钉开始活跃,开始拼命的去吞噬他身体里面的热量。

                他现在流的是热汗,等到热汗流完,身体温度就会降至冰点。

                那个时候才是最痛苦的时候。

                李牧羊和陆清明的反应一样。

                而且,因为他的体内有八根幽冥钉,所以他所承受的痛苦折磨是他的八倍或者说无数倍。

                当你的痛点到达一定的峰值后,你就感受不到疼痛。

                这种说法完全是放屁。

                李牧羊的身体坐不住了,身体哆嗦的就像是寒风中摇曳的一片叶子似的。

                他拼命的握住陆清明的手,想要给他一点力量,或者借用一点他的力量。

                他将所有的力气都去抗击寒冷和疼痛,就连握手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力气了。

                “啊------”李牧羊的身体瘫倒在地上。

                他拼命的挣扎着,扭曲着,翻滚着。

                用脑袋去撞击地面,他感觉疼痛在脑海里。

                用身体去撞击柱子,他感觉疼痛在脊背里。

                他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去撞击,他感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疼痛。

                “吼--------”

                凄惨的声音连绵不绝。

                他撞得自己头破血流,他撕得自己血肉模糊。

                帐篷外面,千度站在那里仰望苍茫的天空,脸上带着哀伤之极的表情。

                “你不进去看看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千度没有回头,因为她不用转身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进去做什么?”千度出声反问。“我知道他体内有八根幽冥钉,可是我帮不了他。我什么都做不了------男人最需要的是在人前保持自尊。既然这是他必须要承担的痛苦,那就给他一个私立的空间,让他能够独自面对这一切。让他可以大声叫喊,让他可以歇斯底里,让他可以------用任何方式去缓解痛苦。”

                “何必进去让他全身不自在呢?他已经很不容易了,又何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面隐忍坚持-------以后需要他咬牙坚持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啊-------”

                “都说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聪明睿智,有王者气象。由小见大,此话果然不假。”陆契机出声说道。虽然说话的内容是在夸奖别人,但是因为她那爹不亲娘不爱的冰冷语气,让人听了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陆契机早就醒了。

                她只是受了劲气的冲击,在受到祭祀们的治疗之后就立即醒了。

                只是因为此战太过激烈,越级挑战更是伤及了真元。

                不仅仅如此,就连她的凤凰之心都裂开了一道口子。她刚才尝试过,因为那道口子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弥补,使她暂时没办法吸纳光明之气。

                这样的话,她想迅速的让身体恢复都是一个艰难的问题,更不用说快速的增加已身的修为境界了。

                “这样的称赞用在不死族的身上不是更加恰当?”千度出声说道。她也同样的知道了陆契机的身份。她没想到这个星空学院的同学,冷傲不可一世的女学生竟然是不死凤凰。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谁能够想象的到,一龙一凤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朝夕相伴的时光。

                等到老了作传的时候,那些书记官和史学家一定会对此事大书特书吧?

                “我要走了。”陆契机出声说道。

                “去哪里?”千度出声问道。她知道自己留不住这个女人,但是,也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走。

                “杀人。”陆契机轻声说道。

                语气平静,脸色冰冷,但是眼里却有紫火闪烁。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