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一十六章、兵发风城!

            逆鳞 第五百一十六章、兵发风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一十六章、兵发风城!

                陆契机说杀人,那自然要杀的人是宋家人,或者说是他们陆家自己人。

                无论是远在天都的宋家人,乃或是风城城主陆勿用,都不是易与之辈。她旧伤未愈,身体疲惫,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她现在不出去,西风帝国派遣的数路大军都在白马平原疯狂的搜索他们的行踪想要将他们屠杀殆尽呢。何必主动跑过去自投罗网?

                千度稍微沉吟,出声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同样的,我也一直不喜欢你。不过,局势至此,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所以,能否听我一言?”

                陆契机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虽然你们不死族有永世轮回的无尽寿命,可是,你们的形体终究不是不死之躯,而且,每一次的轮回都需要强大的实力支撑才行。不然的话,凤凰之心没有达到九转之力,就没办法自行涅磐重生,就算轮回成功也会实力削弱。”

                “除非你要舍弃这一世的身体,或者,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冲过去也只是死路一条。何不等待李牧羊清醒过来,大家从长计议呢?”

                “李牧羊------以他的身体状况,现在哪里还有一战之力?”陆契机冷声说道。“虽然我有不死凤族的身份,但是公孙瑜是我这一世的生母,有生我养我的大恩。陆家倒塌,生母下落不明。为人子女,哪有因为贪生畏死而无动于衷的道理?”

                “你的母亲也是李牧羊的母亲,你要做的事情也是他要做的事情------你们俩人原本应当是兄妹才对。兄妹齐心,齐力断金。倘若是我的话,我一定会等到兄长清醒过来一起商议救治之法。”

                “再说,我已经派遣多路人马前去打探,只要一发现公孙姨的行踪就会立即派人接应。公孙姨那边有三魂七魄在,他们皆是陆家蓄养多年的高手死士-------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陆契机想了想,说道:“我回去睡一觉。”

                “好好休息。”千度出声说道。“我让人给你送一些滋补之药。倘若你需要外力疗养的话,我可以让祭祀过去为你渡气------”

                “不用。”

                陆契机出声拒绝,然后转身朝着自己居住的帐篷走了过去。

                在她的身后,是千度屹立在雪地里面的身影和帐篷里面李牧羊翻滚的身影和惨叫哀嚎声音。

                ---------

                李牧羊睁开眼睛的时候,远处的天际线已经露出鱼肚白。

                对白马平原上的猎马人来说,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整个冬天不见太阳,这样的能见度已经是值得喝酒庆祝的好天气了。

                昨天晚上被幽冥钉折磨的死去活来,大半宵没能睡着。

                等到疼痛减弱,身体疲惫到达极致,他才能够安稳的睡上那么一小会儿。

                地面之上一片狼藉,自己的身体更是狼狈不堪,比经历了好几场恶战所产生的伤痕还要更加恐怖一些。

                帐篷里面没有镜子,李牧羊没办法看清楚自己的脸。但是他知道,模样一定惨不忍睹。

                呼-----

                他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四处搜寻父亲陆清明的身影。

                陆清明躺在帐篷的东北角,脸朝下,背朝上。衣衫褴褛,看起来比李牧羊还要痛苦许多。

                李牧羊当时也正受折磨,也不知道幽冥钉的疼痛有没有让父亲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他从皮毛褥子上面挪动到帐篷的角落,怕也是一些无意识的行为吧?

                想及此处,李牧羊的心情更加沉重。

                他有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按道理讲,他应该有双份的父爱,双份的母爱,比其它人都要更幸运一些才是。

                可是,他的一个父亲落入贼窝,一个父亲重伤未醒。一个母亲生死未知,另外一个母亲逃亡路上------

                人生艰难至此!

                李牧羊走到帐篷外面,抓了把雪块朝着脸上擦拭一番,将脸上的血迹给洗掉,将额头上撞击猛烈的地方给消消肿。

                又将衣服给整理了一番,将束发的丝带给解开,索性就这般的披散着长发。这样一来,倒是有点儿哀伤洒脱的风韵了。

                刚刚做完这一切,千度捧着一个大碗及时的出现在了李牧羊的面前。

                “你醒了?”千度笑着问道。

                “醒了。”李牧羊看着她手里的肉汤。大海碗里面有一大块肉骨头,漂着一层油星子的肉汤正冒着浓郁的香气。

                李牧羊的肚子咕咕直叫,他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也不知道是有久没有好好吃过一些食物了。

                千度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将手里的大碗递了过去,说道:“快吃吧。他们向那些猎马人买的羊羔,肉很鲜嫩。”

                李牧羊接过大碗,抓起骨头就狂啃起来,一边狼吞虎咽的吃肉,一边呼噜呼噜的喝汤。

                没有吃东西的时候,反而没觉得自己能够饿到什么程度。当第一口肉咬下去时,他就被那种浓而不腻的肉香味道所吸引,越吃越快,最后完全不顾及形象了。

                当然,他知道自己也没有什么形象了。

                在李牧羊吃肉喝汤的时候,千度站在旁边脸带笑意的看着他。笑语盈盈,温柔怜惜。

                “慢一些。再让他们送一碗过来便是。”千度出声劝慰。

                李牧羊抬头看了她一眼,终于放缓了进食的速度。

                “你不想问些什么吗?”李牧羊出声问道。

                “问什么?”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吃饱饭我就去风城。”

                “好。我们一起去。”千度出声说道。“我已经吃好了。”

                “----------”

                呜-------

                嘹亮的羌笛突然间响起,从远处传来,划破天际。

                千度脸色大变,说道:“有敌袭。”

                李牧羊把手里的大碗一丢,立即朝着帐篷里面的陆清明奔了过去。

                无论任何时候,家人的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胖子公输垣顶着一双熊猫眼打着呵欠走了出来,一脸茫然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看到一队身穿彩衣头戴彩羽的鬼舞精锐朝着千度簇拥而来时,瞬间清醒过来,瞪大眼睛吼道:“他们找到了?他们找到我们了?”

                千度接过卫队替自己拉来的战马,翻身上马,看着公输垣说道:“你跟随在李牧羊身边,保护他们父子安全。”

                呛!

                千度抽出手中长剑,厉声喝道:“杀。”

                “嗷--------”

                那些鬼舞军团的精英们听说又有仗打,一个个的情绪高涨,挥舞着斩#马刀跟在千度的身后杀了出去。

                ---------

                千度是午时回来的。

                从清晨杀到中午,这一场仗的战斗时间极长。

                长发凌乱,彩衣染血。就连那一直插在头上代表王族身份的白羽也不知所踪。

                身后的护卫少了一些,还有一些伤了残了的被同胞给搀扶着回来交由祭祀医治。

                李牧羊迎了过去,出声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千度轻声笑道,脸上浮现疲态。“天海城城主莫隆率领三万士兵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偷偷摸来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在新皇面前捞个大功。”

                “人呢?”

                “死了。”

                三万虎狼之士,在半天的功夫被屠杀殆尽。鬼舞军团,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强军。

                “此地不易久留。莫隆能够找到这里,其它人也能够找到这里。莫隆死在自己的贪欲上面,倘若他将我们的行踪向风城汇报,然后数路大军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围拢而来,鬼舞军团再是擅战,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我们去风城。”李牧羊出声说道。

                “风城是边疆重镇,风城之主陆勿用手握重兵,担当防御大武国和孔雀王朝的重任。而且又和恶狼谷、石林峡谷相邻近,那里也同样驻扎大军,而且两处军事重镇的负责长官同样隶属陆家嫡系的将军。”

                “三方势力互为倚角,守望相助,就算是朝廷派遣大军追杀,也不敢轻举妄动。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直接向大武国或者我们孔雀王朝投诚,想必大家很乐意接受这些百战雄兵以及他们所镇守的城池-------倘若是以前,风城确实是避祸良地。但是现在风城已经叛变,此时前去不是------自投罗网?”

                “那就要看他们织的网是不是足够的坚韧了。”李牧羊眼神里面有一抹狠厉闪过。这个时候不是哭天喊地叫委屈的时候,他们首先要面临的问题就是活着。

                活着,就是最大的转机。

                千度想了想,眼睛一亮,对身边的一名书记官发布命令,说道:“稍作休息。一刻钟后,我们兵发风城。”

                “是。”书记官躬身行礼,毫不犹豫的将公主的命令发布了出去。

                “就是要辛苦陆叔了。”千度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

                “活着不苦,死了才苦。”李牧羊说道。倘若父亲陆清明就这么死了,那满腔的仇恨和满腹的不甘又将如何化解?就是死了也会变成恶鬼难以安宁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