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二十二章、有龙远来!

            逆鳞 第五百二十二章、有龙远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二十二章、有龙远来!

                活着,这两个字超越世间一切的准则和法典。

                陆林感觉到了李牧羊的犹豫。

                他知道,自己所说的话也正是他所担心的事情。

                他被无数强者追杀,负伤而逃。现在伤势还没有养好,就跑到他们风城来拯救父母家人-------不就是想让自己的父母家人能够活着,能够活得好好的吗?

                自己死了,他的父母家人也全都要跟着死。就连他李牧羊也不可能逃离那些人的合击而需要给自己陪葬。

                李牧羊不是个蠢货的话,他应当清楚怎么样做出选择。

                “李牧羊,你是个聪明人,你之前就隐藏的很好,你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不想死,你也不想看到你的家人死。对不对?放下我,我带你去找你的父母家人,还有护送他们而来的许达将军等人,我都可以交给你来处理-----”

                “我的父亲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为了保护我的性命,他一定愿意接受你的任何要求------你需要什么,只管向他开口就行了------李牧羊,我们俩个交易------”

                “李牧羊,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死活再论-------李牧羊--------”

                --------

                陆林越说越紧张,越紧张也就越想要说服李牧羊。

                原本他以为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利益,李牧羊一定会答应自己谁也不用死的交易。

                可是,他发现李牧羊的脸色不见有丝毫的松动,反而有了那种越来越浓烈的嘲讽意味。

                还有他的眼神------他那双犹如野兽一般的眼神里面杀意凛然,血水翻腾,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妥协和顺从,没有任何放人生路的意思。

                “他要杀了自己。”陆林在心里想着,身体紧绷,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你在和我做交易?”李牧羊嘶声问道。声音冷酷绝情,还带着一丝嘲讽的感觉。

                “是的。我想------这是双赢的局面。”陆林终于放掉了他风城大少爷的骄傲,放掉了一切书面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不答应你就得死的狂妄,也放掉了做为一个人类应有的风骨和自尊。“李牧羊,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不,只是一只渺小的蝼蚁------我对你造成不了任何的危害。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看向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李牧羊,你的对手是我的父亲,是我父亲身边的那些修行者和高级将领-------是他们商议之后决定背叛陆家,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才投降宋家和皇室,是他们动手囚禁了你的父母家人-------这些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事情,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你拿我去和陆勿用去做交易,他一定会很痛苦很纠结---------但是,最终却不得不答应你提出来的所有条件-------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李牧羊,你看,我真的一无是处,何必让我这种人的血来染脏了你的身体呢?”

                “我也和你做个交易。”李牧羊声音冰冷,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人情味。

                “什么交易?”陆林狂喜。他以为事情终于有了转机,李牧羊终于肯向现实妥协了。

                “是我掐断你的脖子,还是斩断你的两条腿?”

                “李牧羊--------”陆林大惊。他没想到李牧羊所说的‘交易’就是要让他做这种艰难的选择。也就是说,刚才自己煽情了半天,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任何一句话的任何一个字。

                掐断脖子,那就是要死了。斩断两条腿,那可就是生不如死。

                “李牧羊,你不要--------”

                “如果你不选的话,那我就替你选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思念-----思念小姐--------”陆林哭了。号啕大哭。作为风城城主的儿子,陆氏的庞大分支,他这辈子几时受过这样的威胁啊?几时遭遇过这样的磨难啊?“思念小姐,救我------看我在我这些日子对你盛情款待的份上,看在我没有杀你的份上,替我说句话吧-------思念小姐--------”

                陆林痛哭流涕,不断的向李思念哀求着。

                “你以为你这样大声喊叫,就可以把别人给召唤过来?”李牧羊冷笑不已。“我已经在这房间里布下了隔音屏障,别人是听不到你的喊叫声音的---------”

                李思念已经迅速的穿好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系好了腰间的布带,眼神凶狠带着无限仇恨的盯着陆林,说道:“陆林,这些日子以来,我确实感激过你,因为你没有像那些我所知道的坏人一样直接把我杀了,把我的父母家人全部杀了------因为我清楚,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可能------有可能我们一家人还能够团聚,还能够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这也是我这些日子能够坚持下来的动力。”

                “可是,后来局势突变,陆家倒塌了,陆爷爷战死了,我哥哥被你们说成了一头恶龙,然后被你们追杀不休-----我知道,你们留着我们是为了把我哥哥给引诱过来,你们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把我哥哥杀了,然后把我们也全部都杀了------”

                “我求过你无数次,杀了我------可是你却心存幻想,以为我会向残酷的现实妥协,又或者服从于你的淫威------陆林,我现在对你,对你们一家人只有仇恨。”

                “倘若不是你们父子背后捅刀,事情怎么会糜烂到如此地步?倘若不是你们------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陆家怎么会倒塌?陆爷爷怎么会战死?还有公孙姨和天语------他们怎么会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李思念抽泣不止,泪如雨下。

                她在天都城时间较久,与陆家一家人的感情深厚。特别是公孙瑜对她极其照顾,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陆天语刚刚开始也曾想捉弄于她,那也终究是少年心性。当他被李思念救过一次后,对李思念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想到那个小胖子每日提着新鲜瓜果跑过去送给自己,现在却在逃亡路上被人追杀----

                李思念就心如刀割。

                好好的两家人,怎么就变成了这般支离破碎的模样?

                李思念的心中充满了仇恨,仇恨那一切夺走她安静祥和生活的人和事。

                “倘若不是我哥哥及时赶到,我就已经被你------被你侮辱了。那样的话,我生不如死-------陆林,你竟然还有脸让我替你说话?还有脸说对我盛情款待?”

                “思念小姐------李思念,救我一命吧,我以后做牛做马来报答--------”陆林悲嚎出声。

                “是掐断你的脖子,还是斩断你的双腿-------考虑好了吗?”

                “李牧羊-------”

                “那就是选择掐断脖子了。”李牧羊提着陆林脖子的手腕开始用力。

                “腿。我选腿---------”趁着还能够开口说话,陆林急声喊道。

                脖子掐断了,那就是死了。

                双腿被斩断了,虽然是生不如死,可是,终究还是活着-------

                李牧羊想了想,出声说道:“我觉得你选的不好。”

                说话之时,他将陆林的身体抛向了高空。

                然后,一只手抓手,一只手抓脚,朝着两边用力的一撕扯。

                咔嚓---------

                鲜血狂飙,血肉飞溅。

                陆林的身体被撕裂成了两半,被他很是嫌弃的掉落在地上。

                脸上、手上,还有衣服上全都沾满了血水。

                “哥哥---------”李思念呆滞原地,一脸惊恐的看着李牧羊。

                李牧羊对着她咧嘴轻笑,说道:“看到他对你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这么做--------”

                “哥哥--------”李思念泪如雨下,扑过去一把搂住李牧羊的身体。“哥哥--------”

                “为了救回父亲母亲,我确实犹豫过,可我最终还是决定这么做-------因为,坏人要是不受惩罚的话,好人------好人就活得实在很不象话。”

                “嗯嗯-------”李思念拼命的点头,拼命的流眼泪。

                “不要哭,不要哭-------”李牧羊感觉到自己胸襟的衣服被泪水浸湿,这比陆林的血水溅落到他的身上还要让他感觉到灼烫。“不要哭,你知道,从小到大,我最怕你哭了--------”

                “我不哭。”李思念的脸埋在李牧羊的怀里,脑袋用力的摇晃着。“我不哭。我们去救父亲母亲-------他们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了,没有和我关在一起-------”

                “不要忧心。”李牧羊轻轻的拍击着李思念的肩膀,沉声说道:“只要他们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救回他们。”

                “除非我死了。”

                这句话李牧羊憋在心里,没有办法说出来。

                他的身体状况,让人很难乐观的起来。

                石室之中,有一小型的石棺。

                石棺案板之上,摆放着一个形似酒樽的不知名矿石打造的仪器。

                仪器的外表有各种符文以及山、龟、鸟、兽之类的图形。仪器上面攀附着八头巨大的狮子,每一头狮子嘴里都衔着一根银色的光珠。

                对着狮嘴,有八个蟾蜍蹲地上,个个昂头张嘴,准备承接银珠。

                叮当-------

                一声脆响声传来,东南侧那只狮子嘴里的银珠经过激烈晃动后掉落下来。

                嗖-------

                地面之上蹲守着的那只蟾蜍身形跃起,张开大嘴一口将那银珠给吞进肚子里。

                咕咚-------

                金黄色的蟾蜍打了一个饱嗝,心满意足的再次蹲守在原地。

                “有龙远来,不亦乐乎。”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长须长老睁开眼睛,盯着那掉落银珠的地方捻须微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