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JVRjIn'></form>
        <bdo id='JVRjIn'><sup id='JVRjIn'><div id='JVRjIn'><bdo id='JVRjIn'></bdo></div></sup></bdo>

          •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巴拉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鳞 > 第五百二十三章、八星坠地!

            逆鳞 第五百二十三章、八星坠地!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bearwagner.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百二十三章、八星坠地!

                “装腔作势。”一个冰冷的声音从石室的阴暗处传了过来。那里是光线照耀不到的地方,一个人全身被黑袍包裹,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黑暗之中。他的身体朦朦胧胧,就像是一道来自于那地底世界的幽灵恶鬼。“谁不知道那只小龙已至风城,还需要你用几只癞蛤蟆在那里面玩接小球的哄人把戏?”

                “见不得人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对本仙的候风地动仪指手划脚的?”长须老人一脸冷笑的说道。“你们要是能够留住那头恶龙,又何须将我从我的天罗山邀请至此?既然你说早知道那头小龙已至,那么为何还留守在此?龙来了,龙又在哪里?”

                “本王做事,何须向他人解释?我愿留就留,想走就走。谁又能奈我何?”冰冷的声音越发的刺耳难听。

                “那你走啊,和我在一起做什么?这里是我歇息洞府,是我候风地动仪的道场所在,你强留为何?”

                “两位国师,两位国师------”一个身穿锦袍的男人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老远就听到两位的争执声音了。一位是鬼域之君王,一位是天罗山地仙,都是神州赫赫威名的大人物。怎么能因为一头小龙就伤了和气呢?”

                黑影笼罩的旁边,一个身穿黑衣,黑发披散,双眸紧闭坐在地面之上打坐的阴冷少年睁开眼睛,朝着锦袍男人点头示意,出声唤道:“姑夫。”

                “见心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吧?”锦袍男人微笑对着黑衫少年打招呼。

                “好。”黑衫少年应了一声,再次闭上了眼睛。在他盘起的双腿之上,横亘着一把黝黑细长的诡异长剑。

                “还不是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先出口伤人。”

                “宫舟一,你当本王不敢取了你的性命吗?”

                “世间自然没有你鬼王不敢杀的人,但是------能不能杀的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你敢轻视本王?”

                “是你太过狂妄。【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本王倒是要试试你的境界是不是真是到了地仙之境界。”

                “我也想知道鬼域之王是否名符其实。”

                黑影里面,黑风激荡。

                石棺之上,八只金黄蟾蜍也呱呱乱叫,眼冒红光。

                “两位国师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们齐聚至此,为了那头恶龙而来------现在恶龙已至,两位国师却因为几句口舌之争打了起来。到时候让恶龙逃跑,没人敢找两位国师的麻烦,伯来的罪过可就大了。”锦袍男人对着两人连连拱手,笑着说道:“给伯来一点儿薄面,如何?”

                听到锦袍男人这么说,黑风消逝,金黄色的蟾蜍再一次恢复了宁静,不再呱呱呱的叫个不停。

                燕伯来对着黑影深深鞠躬,说道:“谢谢鬼君大人。”

                又对着长须老人深深鞠躬,说道:“谢谢地仙大人。”

                宫舟一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看着燕伯来说道:“燕城主,既然此事由你坐镇指挥,我等便听令行事就是。侯风地动仪有窥探天下机密之大能,由小见大,由细微处见大龙。那头小龙不来则罢,只要来了,就难以逃避我这侯风地动仪的勘探------小球从东南角掉落,显示那头恶龙从东南处而来,那里的龙气打破了空间的平衡,所以,由此可以证明,恶龙已经与人交手并且动了杀念。不然的话,龙气不漏,真气不泄,侯风地动仪狮嘴里面的感应小球是不会掉落的。”

                “候风地动仪是神州至宝,由它监测出来的信息自然是真实的。”燕伯来一脸笑意的说道。“那头恶龙的妹妹李思念正在是关押在此处,想必他先去救自己的妹妹去了。”

                “他的父母在我们身后的石壁之中,又刻意设置屏障,让他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宫舟一看着燕伯来,说道:“那恶龙寻找不到父母的行迹,或者说误以为自己的父母已经死亡,会不会及时逃跑?”

                “不会的。”燕伯来笑着说道。“地仙大人忘记了,那李牧羊来自于我江南城。我与其有旧,对此子品性极其了解。坚韧,狠辣,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们之所以将其父母藏在隐蔽之处,增加其寻找的困难,就是为了增加这场大戏的真实性。倘若将其藏在一个一眼就能够看穿的地方,怕是他的心里才会真正的有所犹豫而不敢上前吧?”

                “他们在城外制造事端,不就是为了引走陆勿用等人的注意力。诸不知,陆勿用不在,我们还有鬼王和地仙两们老神仙在-------”

                “我不是神仙。”黑影之中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一如即往的尖酸刻薄。“那些假装自己是神啊仙啊的,全都是骗子。世间哪有神仙?我就是一只鬼,一只专门取人性命的恶鬼。”

                “是是。鬼王大人息怒。”燕伯来对着黑影再一次的鞠躬,说道:“鬼王大人是鬼域之王,也是伯来极其仰慕的星空强者。”

                “休要婆婆妈妈的。那头小龙什么时候过来?本王早早将其斩杀,免得误了今日修行。”

                “应当快要来了吧?”燕伯来出声说道。

                他知道,陆勿用的那个白痴儿子陆林对李思念极有情意,日日前去关押之地看望。

                倘若李牧羊当真先去救的是自己的妹妹,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将陆林折服。等到陆林到了此子的手上,是杀是剐还是从他的嘴里问出父母所在的下落--------都是一桩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拿一条命得到的答案,想必他的心里会觉得安全许多吧?

                等到此子闯入此地,怕是再插翅难飞。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

                每个人,都是别人的棋子。

                当然,燕伯来希望自己是个例外。

                轰-------

                一股狂风席卷而来,巨大的石壁大门被撞得破碎一片。

                狂风之中,一道白影直直的杀向那坐在石棺之上的天罗地仙宫舟一。

                于此同时,那头黑影突然间黑龙卷动,无数道剑光从黑影之中横斩而出,将整个石室都给笼罩其中。

                呛-------

                地上的黑衣少年不知何时已经飞跃到了空中,手里的鬼皿剑凌厉出鞘,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斩向那道白影。

                天罗地仙宫舟一仰脸看天,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愚蠢小虫,自不量力。”

                说话之时,他的手腕一抬,那棺木之上的八只金黄色的蟾蜍便横冲而起,三前四后,将那道白影给围拢的严严实实。

                天罗地网,八面埋伏。

                那道白影给围拢,被剿杀。

                咔嚓--------

                无数道剑气劈斩在了那道白衣身影的身上,白色的身体被斩成了无数个碎块。

                嚓--------

                黑衣少年崔见心那一剑直接斩掉了白衣身影的脑袋。

                那八只金黄色的蟾蜍每人拖着一块碎肉,咔嚓咔嚓的大嚼起来,就像是长时间没有进食而饥饿难奈一般。

                砰砰砰--------

                一块又一块的肢体落地。

                黑影里面飞射出来的剑光消失,黑衣少年重新坐回地面,棺木之上的八只金黄色的蟾蜍也同样的回到原来的位置,张开嘴巴准备接下那狮子嘴里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的银珠。

                只有燕伯来没有动。

                他坐在原地,看着地面之上被砍得不成样子的那些残肢断体,出声说道:“李牧羊,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你的父母家人就在这石壁后面。”

                门口眼光耀眼,冷风呼啸。

                没有人应答。

                “怎么?害怕了?你将自己的一注龙气灌注进傀儡的身体里面丢进来,不就是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现在所有人都在等候着你,你却又避而不见,是为何故?难道说,你不想救自己的父母家人了吗?”

                仍然是寒风呼啸,石室外面一片寂静。

                “没想到那李牧羊竟然是一个无胆鼠辈,这种人杀之岂不是脏了自己的剑?”黑影之中,那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在黑影身边,黑衫少年手握鬼皿剑,眼神犀利地盯着那石头室的洞口。因为石壁厚实的大门被击得粉碎,所以光线也从那里流敞进来。少年在鬼域生活多年,习惯了那里终日不见白光的生活,反而对那些光线有些排斥。

                铛--------

                狮子嘴里的一颗光球银光大作,地面之上的一只金黄色的蟾蜍一跃而起,一口将那银球给吞进了肚子里。

                铛--------

                铛--------

                铛---------

                其它几颗光球同样的银光大作,地面之上的金黄色蟾蜍一个个的跃起,此起彼落,一颗颗的将光球吞进肚子里。

                很快的,狮子嘴里的八颗光球便全部掉落,被金色蟾蜍给吞噬进肚。

                轰隆隆------

                那犹如酒樽的铜器开始转动起来,一缕缕的银色光华朝着外面飞泄而去。

                长须老人看着面前的侯风地动仪,冷笑出声,说道:“八星坠地,王者降临。没想到啊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一头龙族王者。”

                手机用户请浏览m.bearwagner.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